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葉珍珍齊宥
葉珍珍齊宥 連載中

葉珍珍齊宥

來源:外網 作者:王爺獨寵俏丫頭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王爺獨寵俏丫頭

葉珍珍成了靖王齊宥的通房丫頭,所有人都說她出身太低,王爺早晚會膩了她。 某小廝:珍珍別怕,等王爺膩了你,就把你賞給我做媳婦! 某侍衛:珍珍,等王爺不要你,我想養你一輩子! 珍珍翻了翻白眼:她有的是銀子,等王爺膩了她,她就自己贖身,出去買鋪子當包租婆,才不要嫁人呢。 三年後,她的小金庫都裝滿了,齊宥似乎還沒有膩的跡象……。 再過三年,看着手裡被封為正妃的聖旨,葉珍珍一臉懵逼,說好的會膩呢?展開

《葉珍珍齊宥》章節試讀:

睿王妃和孩子十有八九是保不住了。 不……肯定保不住了。 她要乘機往葉珍珍身上潑髒水才行。 齊宥不是很喜歡這個女人嗎? 她就趁着齊宥不在的時候,弄死葉珍珍,讓齊宥也嘗嘗心痛的滋味。 她不僅要弄死葉珍珍,她還要成為睿王妃,幫睿王坐上皇位。 她要讓齊宥知道,拋棄了她選擇葉珍珍,是多麼愚蠢的一件事兒。 打定主意之後,蘭照佳立即讓緋雲去雇了一輛馬車,坐車馬車往宮裡趕去。 睿王府內。 睿王妃剛剛回到王府,便被人抬到了之前準備好的產房。 葉珍珍又給她把了脈,然後開了方子讓人去熬藥。 需要的熱水也全部備好了。 睿王妃雖然覺得很痛苦,卻聽葉珍珍的話,一直調整呼吸忍着。 就在此時,快馬加鞭趕去請李嬤嬤的大丫鬟紅香回來複命了。 「李嬤嬤呢?」見紅香一個人回來了,周嬤嬤臉色大變。 「李嬤嬤病了,手抖,動不了銀針,也不能給人接生,淑妃娘娘派了太醫來。」紅香連忙說道。 周嬤嬤聽了之後急得不得了。 女子生產,太醫又不能接生,最多只是開催產葯和止血藥罷了。 「讓太醫進來瞧瞧吧。」葉珍珍抬頭說道。 還是讓太醫把把脈妥當,免得到時候出了什麼意外,自己背鍋。 「叫太醫……」睿王妃有些艱難的說道。 請不來李嬤嬤,她總不能只相信葉珍珍一個啊。 總得再有人來給她瞧瞧才行。 「是。」周嬤嬤應了一聲,連忙吩咐人去請太醫了。 來的是太醫院非常有名的,婦產千金一科很拿手的章太醫。 當然了,她比起李嬤嬤肯定是不足的。 因為女子生病,最多只能讓她把脈,然後口述自己的癥狀,等她開藥,可李嬤嬤是女人,能檢查的。 章太醫進來之後,立即替睿王妃把脈,隨着時間一點點過去,章太醫臉上的汗水越來越多。 「太醫,如何了?」見她收回了手,周嬤嬤連忙問道。 「出去說吧。」章太醫壓低聲音說道。 若是當著睿王妃的面說,睿王妃肯定挺不住的。 一行人到了外間,剛好碰到了睿王妃的母親,也就是蔣氏一族的夫人和睿王妃的嫂子楊氏。 「周嬤嬤,如何了?」蔣夫人一進來就連忙問道。 「回夫人的話,太醫還沒有說。」周嬤嬤搖了搖頭。 「太醫,我女兒如何了?」蔣老夫人一臉焦急的問道。 她家王爺女婿去了南疆,親家母淑妃又在宮裡出不來,她總不能讓女兒一個人撐着呀,免得王府里這些女人趁機作妖,所以才帶著兒媳婦一塊過來主持大局。 「夫人,王妃胎位不正,難產,從脈象上看,還有失血過多的徵兆,很是兇險啊。」章太醫一臉凝重道。 「那該怎麼辦?」蔣夫人聽了之後臉色蒼白,顫聲問道。 「只有李嬤嬤出手,才有希望,可希望也不大,至於下官……下官是男子,不能替王妃接生,只能開藥給王妃吊住氣,等王妃生產之後,再給王妃開止血藥,以目前的情況來判斷,王妃生產之後,十有八九會大出血,至於孩子……」章太醫有些不敢往下說了。 因為以目前的情況來看,孩子十有八九是保不住了,至於大人?若運氣好,活下來的機會也只有五成。 若產後出血不止,那就沒命了。 「快去請李嬤嬤呀!」蔣夫人連忙說道。 「回夫人的話,已經派人去請了,康慈宮的人說,李嬤嬤年紀大了,身子骨不好,近日還有中風的徵兆,拿不穩銀針也無法替人接生了。」周嬤嬤連忙回話。 「這可如何是好!」蔣夫人聽了之後急得團團轉。 「夫人,是要保大還是保小?下官斗膽進言,孩子胎位不正,難產,腳先下來的話十有八九是活不了的,倘若捨棄孩子,保王妃的性命,那王妃還有五成希望能夠活下來的,請早下決斷。」章太醫躬身道。 蔣夫人聽了之後搖搖欲墜,險些栽倒過去,幸虧她身邊的兒媳婦楊氏伸手扶住了她。 「母親,您怎麼樣了?」楊氏看着自己的婆婆,一臉擔心道。 「太醫,就沒有別的法子了嗎?」蔣氏連忙問道。 女子生產若是遇到大出血,很難活下來,即便活下來了,以後也難以再生產了。 倘若這孩子救不活,女兒即便活下來,以後也生不了孩子了,那她如何保住睿王妃的位置? 即便能保住,一輩子也過得窩窩囊囊的。 「沒有了。」章太醫搖了搖頭。 「你實話告訴我,睿王妃若是能活下來,以後還能生孩子嗎?」蔣氏深吸一口氣問道。 「很難。」章太醫低聲道。 蔣氏聞言臉色蒼白,許久都說不出一個字來。 而一旁的葉珍珍,打算悄悄溜走了。 既然宮裡已經來了太醫,太醫也給了建議,那她留下來也沒什麼用了。 雖說,她留下來絕對能夠保住大人,孩子也有五成的希望能活,可是……這也得別人相信她呀。 而且,她也不想冒險。 既然李嬤嬤已經抽身了,那她也沒有留下的必要了。 別和她說什麼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倘若能救活還好,若是不能,她怕是要背黑鍋了。 再說了,她之前選擇出手救人,也是不想讓蘭照佳以後有機會飛上枝頭變鳳凰。 可和自己的安危比起來,那些都不算什麼。 就在葉珍珍轉身快要離開這大殿時,周嬤嬤突然上前攔住了她的去路,望着蔣夫人道:「夫人,請這位葉夫人試試吧,葉夫人是李嬤嬤的弟子,之前我們王妃在大街上血流不止,就是葉夫人出手施了銀針,止住了血,否則王妃早就不行了。」 之前太醫還沒有來的時候,葉珍珍指揮她們有條不紊的準備生產的事宜,倘若太醫沒來,葉珍珍肯定已經在幫她們王妃接生了。 足可見得,人家是有把握的,只是因為太醫的來到,避嫌了。 「你李嬤嬤的弟子。」蔣氏聽了之後眼前一亮,連忙道:「葉夫人,求你救救我女兒和外孫。」

《葉珍珍齊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