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遺憾的過去
遺憾的過去 連載中

遺憾的過去

來源:google 作者:務農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楊怡 現代言情 風羽

每個人人生當中,總會出現那麼一兩個讓你深陷其中,無法自拔的人,總是在未來遺憾這過往的過去,風羽和楊怡最終還是各自成為了雙方遺憾的過去………………展開

《遺憾的過去》章節試讀:

風狂人臉色陰沉,即將要爆發的暴戾情緒被他深深地壓抑着,就差一個點就能徹底引爆風狂人的暴戾與瘋狂。

身邊幾個朋友一看風狂人情緒不對,都跟着神色凝重起來,心中猜想為何風狂人會突然變得如此暴戾危險,是視頻當中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只見風狂人掏出自己的那部手機打了一個電話,待接通後,語氣冰冷的詢問道:「羽兒呢?他在哪?」

身邊幾個朋友聽到風狂人打電話的這兩句問話,心中咯噔一聲,是了,被救治的小男孩,而風狂人就有一個獨子也是一個男孩,按年齡來算與溺水休克這個小男孩差不多,那視頻當中應該就是他的兒子溺水處於死亡的邊緣…………………

這麼瘋狂刺激的嗎?郭少俠和這個身穿黑色運動裝還有一個帶着黑框眼鏡獃獃的男人相互看了一眼,打了個寒顫,只覺得有事情要大亂了,而且還是矚目的那種大亂,按照風狂人的性格來說,如果他的獨子就這麼溺水死亡了,肯定要發泄出他內心的暴戾情緒,別看風狂人平時很不錯的一個男人,但如果涉及到他的底線,你完全想像不到他到底有多可怕,有錢又有權又有勢的一個男人瘋狂起來,只怕這個天都要為之一顫吧!

這邊風家豪宅內,楚可躺在柔軟的躺椅上,正在閉目享受着陽光照射帶來的溫暖,突然聽到電話響起,聽着熟悉的鈴聲就知道是自己老公的來電,隨手一接,還不等她開口詢問怎麼了,便聽到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帶着無比壓抑,想要發泄卻強忍着沒有發泄的冰冷情緒詢問到。

「羽兒呢?他在哪?」

楚可一聽到這句問話,懵了一下,怎麼老公好端端的用這種語氣詢問羽兒在哪?

不知詳情的楚可,疑惑的語氣回復道:「怎麼了?羽兒應該在家裡跟小白一起玩着呢吧。」

高爾夫球場上的風狂人聽到妻子楚可的這句話,心態直接炸裂,咆哮着對手機那頭的楚可瘋狂怒吼道:「楚可!我剛剛刷到一條救人視頻!視頻當中那個被救的人就是我和你的兒子風羽!而他現在生死未卜!你卻告訴我!他現在應該還在跟小白玩耍?!你就這麼看兒子的?!楚可!!!我兒子風羽要是死了!我跟你這輩子都沒完!!!你他媽的給我等着!!!」

風狂人咆哮完直接掛斷了電話,眼神當中充滿着殺氣,暴戾的氣息從身體內散發,把郭少俠的手機扔還了回去,便撥打起電話。

同時幾個電話撥打了出去,一時間整個城市彷彿動了起來,風家身處於武國最繁華的大都市,方天市,當然擁有着超高超好的醫療設備,等國際有名的醫生都有大部分在這裡落根生存,在接到風狂人的電話後,幾家風家背後控股的巨大精英醫院治療團隊就已經開始查詢並前去風羽所在的醫院。

五分鐘後,一架直升飛機便直接停靠在了高爾夫球場的上空,徐徐降落。

風狂人登上直升飛機,便迅速的指揮着駕駛員朝着風羽所在的醫院飛去。

直升飛機巨大的風力吹動着高爾夫球場剩下的幾個人,望着漸漸遠去變成小黑點的風狂人,郭少俠等三人也各自撥打出電話,一時間整個方天市波濤洶湧,暗涌朝流。

與此同時,聽到風狂人咆哮的那段話,楚可這才意識到出了什麼事情,她完全想不到平常乖巧笨拙的兒子,怎麼好端端的會出現在外面,而且還會溺水處於死亡狀態,楚可此時整個人都要崩潰了。

她飛快的整理好自己衣着,同時打開手機視頻,當她看到短視頻平台,滿屏推薦當中果然是自己兒子溺水被救,依舊處於死亡邊緣,她的淚水止不住的往下流,眼眶通紅,她好恨,好恨自己為什麼沒有看護自己的兒子,怪不得老公風狂人對自己發這麼大火,說這麼狠的話。

隨手拿起桌上的其中一把車鑰匙,便一路小跑着來到車庫,打開車門,啟動引擎,只聽發動機音浪如猛虎一般的咆哮聲。

「嗖」的一聲便竄了出去,楚可隨手一拿的是一輛瑪莎拉蒂跑車的鑰匙,車庫當中停滿了五十多輛豪車,跑車,越野,商務等豪車一應俱全。

發動機的轟鳴聲,帶動着巨大音浪,急速行駛着路上,周圍行人車輛紛紛躲避,當看到是一輛豪車,還是一輛擁有着88888車牌的豪車,便忍下了口中罵人的話語,憤憤然的躲在一旁羨慕嫉妒恨。

當楚可趕到醫院的時候,風狂人已經在急救室門口等候,背負着雙手,臉色陰沉的一直盯着急救室,手中布滿了緊張害怕的汗水。

可見此時的他心中是多麼的不平靜。

楚可看着老公此刻的模樣,很是心疼,但又同時無比的自責,都是因為自己沒有看護好兒子,才會造成現在的局面,如果自己的兒子因為自己而丟了性命,那麼自己也陪著兒子一起去了算了。

楚可邁着着急的步伐來到風狂人的背後,伸出雙臂緊緊的抱着風狂人,哽咽着說道:「對不起,狂人,我真的不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情,都是我的錯,我應該照顧好咱們兒子的,對不起,我知道說對不起,現在已經為時已晚,也已經改變不了現在的事實,但我真的很難受,真的很難受。」

楚可緊緊摟着風狂人的背,在不停的哭泣流淚,風狂人依舊是面色陰沉,任由楚可緊抱着他哭泣,也沒有任何動作,只是冷冰冰的一句話傳出。

「祈禱羽兒能夠化險為夷吧,他休克昏迷已經超過半個小時了,醫生趕到出事地點的時候,羽兒就已經嘴唇發黑髮紫,身體冰涼,心臟停止跳動,沒有脈搏,處於死亡狀態,這還幸虧是有人跳湖去救羽兒,不然到時候咱倆面對的直接就是遺體,而不是現在勉強有一點生存希望的羽兒,我已經請了最好的醫生團隊還有先進的藥物,儀器等,目前只能等結果了。」

時間飛快的流逝着,風傲天也帶着風羽的奶奶劉氏急匆匆趕來。

一家人就站在急救室的門口靜靜的耐心等待着結果,風傲天安慰着眼眶通紅的老伴,風狂人則依舊無動於衷,臉色陰沉,渾身充滿着暴戾危險的氣息。

「叮」

突然一聲門響,急救室的大門終於打開了,率先走出來的是一名國際上赫赫有名的男醫生金飛,已經步入老年狀態的他,醫術愈發精湛,只見他微微搖了搖頭,略感遺憾的說道:「很抱歉,風先生,我已經儘力了,他被救治的太晚了,等我趕到這邊醫院時候,他雖然在被救治,但已經浪費了太多時間,所以沒有來得及。實在很對不起風先生,沒有把貴公子給救回來。」

隨着急救室大門又出來幾名,被風狂人所打電話喊過來的國際知名醫生,都搖了搖頭,帶着傷感且遺憾的語氣說道:「我們盡了我們最大的努力了,但依舊還是沒有把貴公子給救回來,所有的手段都用盡了,但已經為時已晚了。」

風狂人聽到這些話,強忍着暴戾情緒,雙手一震,脫離了楚可的懷抱,邁着沉重的步伐緩緩走向了急救室裏面,身後緊跟着妻子楚可,父親風傲天母親劉氏,還有那幾名國際上有名的醫生。

當風狂人看到還有一名女醫生在不停對風羽做着心臟復蘇,同時嘴中說著鼓勵期盼的話語,並沒有放棄風羽時,心狠狠地被震撼了一下。

「加油,小朋友,姐姐相信你一定可以的,你一定會堅強的活下來的,姐姐相信你不會就這麼輕易的丟下爸爸媽媽,爺爺奶奶等人吧,姐姐相信你一定有你牽掛的人,你肯定還想多陪陪他們吧,多想再看他們幾眼吧,你一定可以的,加油,相信自己啊,現在除了你自己內心活下去的意志力,別人是幫不了你的了,你要加油…………………」

這些話不停的從這名女醫生嘴中反覆說出,明知道已經沒有希望了,卻還在堅持,這或許就是救人的意義所在吧。

風狂人楚可夫婦,風傲天劉氏夫婦,還有他們身後的這幾名醫生都眼神複雜的看着這名女醫生,心中感到嘆息,或許是真的有奇蹟會發生吧?…………………

風羽沉醉在水下黑暗當中,不停的沉淪,他的意識不停緩慢擴散消逝着。

過了許久,他似乎感受到了有一束光,在照耀着他,在呼喚着他,在鼓勵着他。

這時的風羽懵懵懂懂,大腦發育遲緩似乎得到了改善,變得迅捷如流星一般,逐漸的,遲緩速度變得越來越快,大腦運轉的速度似乎衝破了什麼阻礙,風羽天生的大腦發育遲緩竟然真的從生死之間恢復成了正常,貌似還因禍得福,大腦變得反應迅捷,快速無比,超出了正常人太多的期限。

他能感受到正是這束光照射了他,才能使得他最終完成這場生與死之間的蛻變,他想要睜開雙眼了。

於是,風羽意識便努力的凝聚着,想要睜開雙眼,但太難了,已經渙散消逝的意識,想要再重新凝聚回來,談何容易?

但風羽並沒有放棄,好不容易自己完成了蛻變,豈能在這關頭退避,退避就代表着真正的死亡,到那時候就真的什麼也來不及了,骨子裡的執着與堅定,在風羽意志不斷的堅持下,終於,風羽意識凝聚了起來,在快速的恢復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