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遺憾與甜蜜過肩
遺憾與甜蜜過肩 連載中

遺憾與甜蜜過肩

來源:google 作者:余乘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古軒 慕小涵 現代言情

本以為自己被陷害後會上西天會佛祖,結果只是昏迷了多年,回想起當初的一切,她決定要當一個又酷又颯的女人去報仇雪恨,但結局是成了眾人的心頭肉,不僅幫她解決了仇人還把她寵成了小孩,在此同時她也成了倆男人的競爭目標「慕小涵,你說是什麼樣的孽緣才讓我愛了又愛?」「慕小涵,我說過,在我這裡你不需要說對不起」展開

《遺憾與甜蜜過肩》章節試讀:

在陽台曬着太陽的古軒聽到從廚房傳來的水流聲,滿臉的煩躁皺着眉頭在心裏罵道:「MD,這尼瑪什麼孽緣,生氣的是我心疼的還是我。」

慕小涵想着剛才古軒說的話出了神,就這樣獃獃地盯着水龍頭湧出來的水,以至於男人走過來把水龍頭關了都不知道。

「慕小涵,你是不是不清楚自己的身體,不會用熱水嗎?」

頭頂傳來一道兇巴巴的男聲給慕小涵嚇得不知所措,一時間不知道怎麼開口說話。

古軒拿過女人小手裡的盤子,打開水龍頭調試好水的溫度,再拉過她的手洗乾淨上面的油污。

「我以前和你說過,家務活我來做,你只管玩,你連自己都照顧不好你還想照顧別人,你說你傻不傻。」

「我,我現在能做家務活的。」

「走路摔跤,一天要睡好幾次,洗碗用冷水,你這叫能?你知不知道你自己是個藥罐子?你還是啥也別幹了,免得一會兒心疼的又是我!」

為了不妨礙到古軒,慕小涵站在一旁靠在牆上,獃獃地望着那高大的背影,看着男人那乾瘦的手腕,慕小涵看着他的眼神逐漸染上了心疼隨後又滿是內疚。

當初她剛拋棄他的時候,他整天頹廢,茶不思飯不想,情緒一崩潰就傷害自己,看他這樣子估計這些年沒少折騰自己。

古軒沒得到慕小涵的回應便轉身看一看,見她靠着牆上又皺起他那好看的眉毛。

「慕小涵,牆上冰。」

「現在是夏天。」

「你是不是忘了你受不了涼,小心一會兒咳嗽,過來,」古軒抽了幾張紙插試乾淨手上的水,隨後將人打橫抱起走到客廳後將人放在沙發上,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頂「我去收拾乾淨了然後再幫你洗漱,不許自己去,免得一會兒摔了。」

「三歲的小孩都能自己做自己的事情了,我都22歲了,我也能!更何況我又不是小寶寶。」

「可是你在我這跟小寶寶沒什麼區別。」

慕小涵望着男人離去的背影眨了眨眼睛,最後歪着腦袋疑惑道:「小寶寶?」

收拾完後古軒從浴室拿着一張熱氣騰騰的毛巾走向慕小涵。

「小丫頭,洗臉了。」

「我自己來。」慕小涵兩手攤開面向男人,以示將毛巾遞給她。

古軒看着女人小小的手掌,嘴角上揚微微笑着,上前將女人的手環抱着在自己腰間,一手抬起下巴一手輕輕擦拭着她的臉頰。

「我給你洗。」

「你這是趁機占我便宜。」

古軒挑了挑眉,身體向女人靠了靠,邪笑着:「噢?是誰占誰便宜?嗯?」

慕小涵看了一下倆人直接距離,瞬間臉紅耳燙,結結巴巴地說著:「我,我,不,是你唔!」

男人一手捏着女人的臉,低頭吻向那嘟起來的小嘴,感受到腰間的小手想要逃跑,拿着毛巾的那隻手繞到後面握住兩隻小手。

「跑什麼?」男人看着女人白嫩的小臉逐漸變紅低聲笑着「哈哈,小孩害羞了?以前那個天天跟我開火箭喵喵叫的小**去哪了?」

「你放開!我不知道,哼!」慕小涵紅着臉,抿着小嘴,兩眼委屈巴巴地瞪着這個不可理喻的老男人。

男人的手放過了那肉肉的小臉,摸上了那兩顆泛着淚光的眼珠子上方的眉骨,又摩挲着女人右眼下方的淚痣。

「明明長着一張娃娃臉可偏偏有了這雙厭世眼,別人的厭世眼一瞪像是要人命,你也是要人命,可愛得要命。」

慕小涵獃獃地看着眼前這個男人,明明嘴裏說著的情話油得可以幾年不買菜油了,可偏偏就是好聽,撩得人一愣一愣的,許是他那加分的顏值和帶有磁性的聲音才會有這樣的效果,又或許是那平時看起來兇狠的眼神此刻含情脈脈的看着自己。

「怎麼獃著了?換做以前不是要上趕着撩我,然後反客為主嗎?」

慕小涵一時不知道如何懟回去,撩也不是不撩也不是,撩了起火了萬一要自己滅怎麼辦,不撩顯得自己很廢物,慕小涵就這麼看着眼前這個男人思考着問題。

古軒見這女人不說話就這麼看着自己想問題就像是把自己當空氣一樣,內心裏面又覺得是她在嫌棄自己,剛剛還笑着的眉眼立馬變成不爽。

「嘶……疼!」臉突然傳來痛感,回過神看見的便是那兇狠的眼神和正在作案的毒手「放手啊!捏疼了!」

見男人還捏着自己,慕小涵一腳往男人腳上踩去。

「啊~操!」

男人傳出悲痛的聲音,慕小涵趁他鬆開手連忙爬向沙發的另一頭,見男人坐在沙發上揉着腳,慕小涵搖着做着鬼臉的頭吐了吐舌頭。

「略略略!你輸了吧!」

古軒看着這幸災樂禍的小女人又好笑又好氣,見她嘚瑟的樣子,他開口說道:「還跟17歲一樣,欠揍又可愛。」

還在笑着的臉聽到這話瞬間凝固住了,情緒突然複雜起來,隨後慕小涵蜷縮在沙發上玩着自己的手指不再搭理古軒。

古軒見小女人不理自己,起身將手裡的毛巾放回原處,又走到慕小涵身邊坐下。

「愁眉苦臉的,和我說說唄,這些年發生了什麼。」

「不要,不說。」慕小涵撇過頭不看古軒,看了一下前方還有一些位置又往前移了移。

古軒看到她這傻乎乎的樣子,想氣都氣不起來,躺在沙發上大笑着:「哈哈哈哈,慕小涵,你怎麼這麼可愛。」

慕小涵又轉過頭撅着嘴,小腳一腳向男人腰間踹去,奈何腿短還差一點點,看着自己夠不着的短腿女人眨了眨眼睛,心裏說道:「卧槽!尷尬了!完了完了,趕緊縮回來。」

躺在一旁的男人用餘光看着這一幕,努力憋着笑為了可最後還是憋不住:「噗哈哈哈,慕小涵,就你這短腿還學人踢人呢,你躺着吧你。」

此時的慕小涵又生氣又委屈,鼓起她的腮幫子,朝正在大笑的男人爬過去隨後起身跨坐在男人腰上,伸起她的兩雙小手就給對方來一個鎖喉,奈何手小脖子握不完便使力往下按。

見古軒滿臉通紅髮紫,慕小涵立馬鬆開了手做起了鬼臉吐着舌頭。

「略略略!」

男人撐起上半身咳嗽着手順着胸膛。

「咳咳咳咳,慕,慕小涵,你特么謀殺親夫啊你!」

「什麼謀殺親夫,咱們沒啥關係,你信不信我現在一大巴掌呼死你!」說完慕小涵揚起了手掌停在半空,最後還不忘瞪一眼以示警告男人。

這架勢換成別人可能是一副要弄死人的樣子,但這不是別人是腰細胸大臉肉說著小奶音的慕小涵,怎麼看都覺得是撒嬌不是要打人,再看看倆人現在的姿勢那極為少兒不宜,男人緩過氣撐着腦袋不懷好意到看着上方的小女人。

慕小涵見對方一臉猥瑣,小肉臉上立馬堆滿了嫌棄,再想想對方為何這樣才知道這丫的腦子裡的黃色廢料又來了,知道對方已經什麼想法了連忙收身撤離,可終究還是反應遲鈍惹的禍,此時的慕小涵已經躺在男人懷裡了。

「啊啊啊啊啊!撒手,我才不要和你十指相扣!」慕小涵看着自己兩手和對方的狗爪十指相扣着別提有多煩躁了。

「別**」

「什麼啊!你個老sp!」

「哪有你色啊我的小貓咪,你看你這都出招坐在我腰上了。」

「別逼逼!老子這是為了掐死你!」

「停停停,你個小姑娘整天老子,死的,多不文明。」

「你咋這麼能叭叭,有本事跟我干一架!」

即便對方力氣很大,慕小涵也還是使出來吃奶的勁掙扎着,看着這炸毛的小貓咪,古軒這打趣她的興緻又來了。

「我這麼能叭叭你找個東西給我堵了唄,最好用你的嘴,又軟又甜,還有小舌頭濕濕的。」

「古軒!你能不能正經點!」慕小涵停止了掙扎怒視着那個滿嘴污言穢語的男人。

古軒眯起了眼睛將懷裡的女人看了看,隨後陰陽怪氣地說道:「嘖嘖嘖,咱們的慕小姐也知道正經啊?這以前是誰天天求我……啊!」

慕小涵見男人還要繼續叭叭,手又抽不出來,也不能用嘴去堵,只好一口給對方肩膀咬住,聽見對方的慘叫聲慕小涵鬆開了口。

「還叭叭不?」

「嘶,啊~你玩不起,有本事親我!」

「別喘,我沒錢我也沒本事。」

「啥?這跟錢有啥關係?」

「沒得錢點你這個男模,所以別勾引我了。」

「慕小涵!」

看見男人此刻惡狠狠的瞪着自己,慕小涵收斂了一些,覺得氣不過又小聲懟道:「凶什麼凶,你個垃圾!」

「啪!」

男人鬆開了手裡的小手一巴掌問候了一下對方的翹臀,慕小涵先是愣住隨後大哭起來:「你打我屁股!嗚哇!」

「操,咋咋咋還哭了,你掐我咬我我都沒哭。」

「嗚嗚嗚!你打我還要跟我講道理,你不要臉!」

「停停停停,我的錯我的錯!」

「我不!我就要哭,我煩死你,嗚哇!唔!」

男人見這祖宗不罷休的樣子皺了皺眉,隨後用剛打過對方屁股的手按着後腦勺另外一隻手捂住嘴。

「閉嘴,話題扯遠了,怎麼跟你總是能把正事拋後腦勺去。」

慕小涵收住了哭聲見繞了那麼一大圈對方還記得,心裏暗罵道:「喵的,這老男人啥時候記性這麼好了,以前繞半天都能繞忘了,現在咋不行了。」

見女人兩眼盯着自己像是在思考什麼,古軒突然就明白了。

「好啊你,小丫頭片子想轉移話題讓我忘了是吧,我和你說沒門!」

慕小涵見對方看懂了自己的想法隨後翻了個白眼送給對方。

「嘖!你還跟我翻白眼?我今天可不放過你了,必須跟我老實交代了,就這麼坐着和我說,別想跑路。」

良久沒有答覆,回應的只有那雙「你個智障」的眼神看自己,古軒不耐煩道:「你個小混蛋,要玩冷戰是不是?」

見對方宛如智障,慕小涵伸出手指了指捂着自己嘴的「狗爪」,古軒隨着手指的方向看去,看着自己捂着慕小涵嘴的手再想到剛才自己說的話,一臉的尷尬。

「怪我怪我,我收回我收回。」

「tui,一股洗碗精的味道。」

「哎呀,抱歉抱歉,所以我的小祖宗,能不能和我說了?」

慕小涵望着眼前迫切想要知道真相的男人,無奈地說道:「古軒,很重要嗎?」

「重要,這五年你沒有任何消息,現在又突然出現在我面前,就算是傻子也想弄明白吧!」

「我還不知道是你的時候,你的父母說是請求我幫他們接在外工作很久的女兒回家,可你說的話,做的事情都很奇怪,長期在外工作怎麼可能沒有坐過飛機?你閨蜜為什麼說你昏迷這多年,你……」

看着男人那喋喋不休的嘴,慕小涵很想給他一嘴巴子,但還是忍住了內心的怒火打斷道:「停停停!別叭叭了。」

「那你說不說?」

「我只能大概和你說,至於全部我沒辦法說。」

「沒關係,只要我知道原由就行,要是有什麼事我給你擔著。」

「古軒,你這樣偏愛我真的好嗎?」

「切,無理由偏愛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