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隱匿告白
隱匿告白 連載中

隱匿告白

來源:google 作者:江訴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今諳 江訴 現代言情

今諳出生豪門世家,被寵着長大少女嬌艷明媚,恣意張揚,光是看一眼就讓人想起畫家筆下最濃墨重彩的一筆,耀眼奪目,顧盼生輝她和喻家的喻清舟兩小無猜,青梅竹馬當大家以為他們會結成連理,可是高考過後今家發生意外,今諳考去了別的城市,一別就是七年再次出現在大家眼裡,她眉眼平和,舉手投足之間無一不是沉穩,面面俱到,一顆七竅玲瓏心,臉上的笑意像被精確算過的弧度和喻清舟結婚,完全是今諳的意料之外某天,今諳翻到喻清舟的日記本她怔了下,沒想到喻清舟這樣的人也會寫日記本在徵得本人同意後,她如獲珍寶般小心翼翼翻開,扉頁上是幾行漂亮的意大利斜體英文——「Iofferyouleanstreets,desperatesunsets,themoonofthejaggedsuburbs.」她認出來這是哪首詩歌,繼而聯想到上下句,微抿了抿唇,翻到下一頁「她總說我太過現實,不夠浪漫,我一直不太明白這句話的意思直到今天她從上淮市回來,穿着一身紅裙出現在我家門口在那一刻,我有些後悔沒能夠送她一束玫瑰花」展開

《隱匿告白》章節試讀:

第五章

整個會議室里噤若寒蟬,坐在靠近主位的某位股東起身,臉上是客套的笑意,「今總,歡迎回來。」

他一起身,身後那些股東也跟着起身,大有一種歡迎儀式的感覺。

「各位都是公司的股東,何必這麼大陣仗,各位坐吧。」今諳笑了笑,她坐到主位,「你們昨日召開董事會,送來的報告,我已經看過了。」

今家。

蘇橋晚到家後,和許久不見的今爺爺和奶奶聊了會天。還沒到午飯時間,就有菲佣來告訴她喻家夫人過來拜訪。她剛從客廳沙發起身,宋新滿女士就從外面走進來了。

宋新滿年齡和蘇橋晚差不多,可兩人站在一起氣質天差地別。

蘇橋晚屬於那種典型的溫婉書卷氣,但性格和外表看上去的不太一樣。宋新滿是芭蕾舞演員,從上到下渾身都散發著高貴典雅的氣質,說話也是溫溫柔柔的。

蘇橋晚有些感慨歲月,七年了,時光在宋新滿身上好像被停滯了。她走上前,抱了抱宋新滿,才笑着說道:「怎麼?你是過來歡迎我的嗎?」

「難道不是嗎?你這鄰居,一走就是七年。」宋新滿無奈地看着她,又看了看周圍,「諳諳中午還回來嗎?我有在新聞上看到她了,感覺小姑娘這幾年還挺不容易的。」

蘇橋晚看了眼時間,「她晚上都不一定回來,她忙起來不記時間的,連飯都不一定吃。幸好我讓宋宋幫我看着她,不然不知道會累成什麼樣了。」

如蘇女士所言,今諳在公司待了整整一周才回到這個七年都沒回來的家。

也如外界所預言,今朝的董事會徹底洗牌了一次,一部分股東的股權被收購,今諳依舊是今朝唯一的掌權人。同時,她也在考慮怎麼把事務交到今宋手上。

她實在不想管了,甚至再也不想工作了,依照她的身價,就算不工作一輩子都沒問題,甚至還能保證後幾代都衣食無憂。

今宋對此表示有些不安,「姐,你就不擔心我把今朝敗光了嗎?」

「敗光就敗光吧,反正百年之後是你沒有臉敢面對今家先輩。」今諳看到他臉上錯愕的表情,忍俊不禁,「開玩笑的,你以為你可以在公司實行專制嗎?你當公司那些股東和董事是傻子嗎?除非你錯得離譜。」

她回來的那一天是下午六點,然後一覺睡到了第二天下午五點鐘,還是被鈴聲吵醒的。

今諳看也沒看來電人,就接了過去。她困意還沒消,所以也沒有先說話,想等對方先開口。

結果她不開口,對方也不開口,就這麼在僵持中,她又睡了過去。

手機那邊的人實在忍無可忍,「今諳,是你吧?我應該沒打錯電話吧?你怎麼不講話?」

今諳勉強撐着睡意,抬眼看了眼來電人,又躺了回去,「遙霜?是我,你沒打錯。」

林遙霜聽出她的困意,瞬間啞火,「你怎麼還在睡覺?是這幾天太忙了嗎?算了,你先睡吧,等你醒來給我回個電話吧,我有事和你說。」

「你現在說吧,我已經……」今諳看了眼時間,「我已經睡好久了,也差不多醒了。」

林遙霜直擊重點,「你今晚有時間嗎?」

「有。」

「那我把地址和時間發給你,你不是回明京了嗎?想着辦個聚會,你來嗎?」

「……」今晚舉辦,現在才告訴她。她要是拒絕,林遙霜肯定會直接殺過來。

今諳含糊不清地應了一聲,「行吧。」

之後電話就被掛斷了。

過了二十分鐘,她才從床上坐起來,感覺整個人都清醒了不少。她看了眼信息,離聚會開始還有兩個半小時。她坐在床邊又發了十分鐘的呆,才起身去洗漱。

等洗漱打扮完已經七點了,她看了眼時間,決定先下樓吃個東西墊下肚子。

「姐,你晚上要出去嗎?」早就坐在餐廳里吃飯的今宋見她下來,禁不住好奇問道。她回國後,他已經很少看見她這麼精緻打扮過了。

「嗯,可能很晚才回來。」今諳環顧了一圈,「蘇女士呢?」

「她去隔壁串門了。」今宋想了想,又琢磨着,「姐,我覺得蘇女士可能和宋阿姨在計謀要怎麼把你們湊在一起。」

「小孩子家家不要想這些。」今諳揚起微笑,「今天下班這麼早?」

「……」今宋已經開始後悔八卦她的事情,為自己辯解,「我只是回家吃個飯,等會兒就回公司。」

這次聚會設在了林遙霜的家裡,請的人也都是相熟的人。只是普通的歡迎會,加在一起差不多十幾個人,所以她也沒弄多大的陣仗,只是讓人簡單弄了一下,看上去像個樣子。

「你們聯繫喻清舟了嗎?他會來嗎?」林遙霜有些頻繁地看時間,將近八點,除了這場宴會的主角沒來,就剩喻清舟了。她看向那一桌悠哉聊天的人,嘴角抽搐了一下。

「他說會來,他答應了就不會食言,像他這種性格,也不會遲到的。」姜樾在百忙之中抽空回答了她的問題,「你放心吧,時間到了就來齊了。」

姜樾說得不錯。

喻清舟答應了會來,他也不會遲到。而今諳也說會過來,但她這種性格一直是踩點到的。所以,兩個人直接在林遙霜家正門口碰到了。

今諳一下車,就一眼看到從另一邊下車走過來的喻清舟。今諳看到他的打扮還沉默了一下,正值盛夏,他穿了件襯衫,還在外套了件米色外套,看上去他們根本不是處在同一個季節。

今諳這次見他,已經沒有上次那麼心虛了,甚至可以說完全沒有,她還能臉色不改地打招呼,「我還以為你沒有時間來參加這個聚會。」

後者腳步停頓了一下,走到她面前,目光不着痕迹地打量她。他沒有接她的話繼續說下去,反而換了句,神情看起來很認真,喚她的名字,「今諳。」

「嗯?」今諳被他的正經搞得有些發懵。

他看上去有些好奇,「你有看天氣預報嗎?」

一身短裙的她:「……?」

今諳直到進了林遙霜家門,都沒聽懂他這句話,可是喻清舟完全沒有要為她解釋的樣子。她打開手機,翻出天氣,漫不經心地掃了一眼,就看到一個半小時後會有紅色暴雨來襲,氣溫會驟降到到十五度左右。

更別提室內還開了空調。

她小時候身體不太好,比常人都要怕冷,七八歲前她連夏季都是長袖。直到後來身體就算好了,她還是很怕冷,手冷腳也冷,調養了好久也才恢復了一點。

今諳沒把這件事放心上,她都多大了,怎麼可能還會怕冷。

「你們怎麼一起來了?」林遙霜看着一起進來的人,狐疑地打量着他們。

「門口碰上的。」今諳剛走前幾步就被林遙霜一把抱住,她的臉被林遙霜肆意揉捏,她想掙脫又掙脫不出,沉默了下,「你在幹什麼?」

林遙霜咬牙切齒,「你這人回來都不跟我們說一聲,太心狠了吧,走的時候什麼都不說,現在回來還什麼都不說,如果我不打電話給你,你是不是打算這輩子都不和我說話了?」

「……平常又不是沒聯繫,我覺得沒有必要通知吧。」今諳辯解了一句,她眼尖地看到紀書禮,「書禮,你別站着不動啊,這女人下手好狠,快來救救我。」

紀書禮和那群朋友在圍觀她的窘境,聞言,她溫柔地笑了笑,「可是我也有點生氣。」

「……」

林遙霜隨手開了瓶雞尾酒,她漫不經心地往高腳杯倒酒,對今諳的打算感到詫異,「你是說你要把公司交給今宋,那你以後打算做什麼?」

「不知道,先這樣吧,培養他這件事,可能要過很久。」今諳接過她遞過來的酒杯,「反正我是不想繼續做了,沒有休息時間,太累了。」

紀書禮看到她接過酒杯,眨了眨眼,「諳諳,你現在能喝酒了嗎?」

她問這話是有緣由的。

高考之後,他們出去團建旅行了一周。最後那天晚上,她喝得爛醉如泥,醒來之後頭痛欲裂,完全不記得發生什麼事情了。從那以後,她就再也不碰酒了。

「可以啊,我現在已經千杯不倒了。」今諳輕輕晃了晃酒杯,然後一飲而盡,眨了眨眼,「你看,何況這杯度數本就不怎麼高。」

姜樾在一旁起鬨,「要再來一瓶嗎?」

今諳面帶微笑,「你覺得我今天是來喝酒的嗎?」

在一旁圍觀當背景的祝雲川及時制止他們,他看向林遙霜,選擇切換了話題,笑道:「林遙霜,你不是有件事情要和今諳說嗎?」

今諳看向林遙霜。

見這個風情萬種的女人笑了笑,旋即拋下一句話。

「對,我想跟你說,我的婚期就在九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