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陰陽摸詭人
陰陽摸詭人 連載中

陰陽摸詭人

來源:google 作者:香菇燉薯條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劉小芳 懸疑驚悚 錢永年

我有兩個媽,她們都不是活人,而我在出生的那一刻天狗吞月,天降血雨,萬獸磕頭,百鬼啼哭……展開

《陰陽摸詭人》章節試讀:

錢永年被嚇的臉色瞬間就變得煞白,雙腿都在忍不住的打哆嗦,他側耳傾聽了一會,什麼聲音都沒有聽到,結結巴巴道:「昊陽,我怎麼什麼聲音都沒有聽見啊,會不會是你聽錯了?」

「我確定我媽已經沒生命了,她不應該還活着。」錢永年說道,說的十分肯定,當場都沒了性命,怎麼可能過了十個小時還有呼吸。

「噓!」

我朝錢永年擺手,仔細凝聽,跟隨爺爺學習陰陽術後我的聽力異如常人,我是真的聽到了有呼吸聲。

吸!——呼!

那就是壓抑的呼吸聲,喉嚨里堵着很多痰的那種感覺,聲音就是從被子下面傳來的,被子下面除了劉小芳還會有誰?

見我說的這麼肯定,錢永年越發的不安,身體顫抖的更加厲害。

我緩緩抬手向被子抓去,被子是那種拔涼拔涼的感覺,就好像是在冰箱里凍過一般,十分的詭異。

錢永年下意識的向後倒退了幾步,把頭扭到了一邊,他不敢看被子下面的老母親,老母親死時的模樣太嚇人了。

我憋了一口氣,猛地把被子掀了起來,第一時間低頭看去。

在我看到劉小芳的那一瞬間,臉色變了,驚呼道:「怎麼會這樣?永年哥,趕緊過來。」

錢永年走到床前,看了一眼床上,大叫了一聲:「我的媽呀!」然後啪的一下就嚇得跌坐在了地上,牙齒打着顫,哆嗦的對我說:「昊、昊陽,我、我媽這是活過來了嗎?」

錢永年此刻是又驚又怕,按理說逝去的母親活了過來,應該喜悅才對,但他心中只有恐慌沒有欣喜,太嚇人了。

此時,劉小芳一臉的污血,把整個臉都糊滿了,看起來十分恐怖。

在她腦袋上有一道恐怖的傷口,那傷口幾乎把她的腦袋劈成了兩半,透過縫隙可以看到腦漿。

最恐怖的不是這些,而是她的眼睛,她的眼睛居然是睜開的,兩隻眼睛睜的很大,裏面充滿了凶光,死死的盯着前方,那眼神就好像在盯着你看一樣。

她的嘴巴也是張開的,像是在張嘴拚命的呼吸,而且還在輕微的一張一合。

在她嘴角還有污血緩緩的流動,順着臉頰流到了床單上。

我眉頭緊鎖,這情況把我也弄懵了,她的嘴巴的確是在動,看起來就像是活了過來。

劉小芳出事是在早上七點左右,現在都快晚上七點了,都十二個小時了,這太不正常了。

受了那麼重的傷,不可能是假死。

「昊陽,那時候我明明把我媽的眼睛和嘴巴合起來了,這一點我記得很清楚,不知道為什麼又張開了。而且臉上的血液也是擦乾淨了的,不知道怎麼又有了。」錢永年驚恐的說道,雖然床上躺的是他老媽,但他現在只想離開這裡,越遠越好,他的心臟有些承受不住了。

我相信錢永年說的話,這種事是不會記錯的。

閉上的眼睛和嘴巴現在張開了,擦拭乾凈的血液又重新出現了,這是為什麼?

是因為死而復活嗎?

吸——呼!

我耳中還聽到了那種呼吸聲,現在聽得更加的清晰了,那聲音就是從劉小芳嘴中發出來的。

「你來聽聽。」我對錢永年說道。

錢永年壯着膽子把耳朵湊到了他老媽的嘴巴前,這一回他終於聽到了。

吸——呼!

那種壓抑的呼吸,喉嚨里積着大量痰的呼吸,聽得錢永年心中發毛。

「昊陽,我媽好像還真的是活着的。」錢永年顫抖的說,望着我無比緊張的問道:「昊陽,現在該怎麼辦?」

我沒有說話,目光死死的盯在劉小芳的臉上,這麼重的傷還可以活命?

我不相信!

此時我真的很想解封陰陽眼看看,但最後被我忍住了,解封陰陽眼的代價太大,不值得。

「昊陽,你看,我媽動了!」錢永年突然猛地一聲大叫。

我順着錢永年的目光看去,果然看到劉小芳的手指在輕輕的動,一副像是要馬上蘇醒過來的樣子。

錢永年居然躲到了我身後,他害怕了。

「你怕什麼,這是你老媽,能活過來是好事,就算活過來了也不會害你。」我沒好氣喝道,這也太孬了吧。

「我、我、我就是害怕。」錢永年快哭了。

「放心吧,母不害子,你……」我安慰,我話還沒有說完,突然房間里響起了一聲尖叫。

「哇!」

那聲尖叫像是小孩的哭聲,又像是野貓的叫聲,聽的人心中心臟猛地一陣收縮,就好像是有人用手抓住了心臟的那種感覺。

我聽得清楚,那聲音是從劉小芳嘴中發出來的!

錢永年身體哆嗦的更加厲害了,滿臉的驚恐,嚇的已經說不出一句話。

我也是驚魂未定的望着劉小芳,她嘴中怎麼還發出了這樣的聲音?

正當我仔細打量時,

唰!

劉小芳突然就從床上坐了起來,動作十分突兀,也十分的迅速,一雙眼睛直勾勾的望着我,一張滿是血液的臉差點就蹭到了我臉上。

這般變故讓我心頭猛地一跳,差點就驚呼了出來。

錢永年本來是躲在我身後偷偷的看,被這突然的變故給嚇傻了,臉色慘白如紙,張大嘴巴,身體踉蹌,最後無力倒在了地上。

我沒時間去管錢永年,緊盯着劉小芳,做好了戰鬥的準備,劉小芳這樣子看起來好像是詐屍了。

很快我眉頭就皺了起來,劉小芳從床上坐起來後就沒有別的動作了,就那麼身體僵硬的坐着,黑色的血液從嘴角滴落。

「嗯?」我瞳孔緊縮,我看到劉小芳的胸膛鼓起來了一個拳頭那麼大的包,而且那個包還在移動,像是有什麼東西在裏面爬。

而且,隨着那包的移動,劉小芳嘴中的呼吸聲更加的強烈了。

「難道是?」

瞬間我生出了一個大膽的猜測,沖錢永年大喊道:「快,拿一個蛇皮袋給我。」

錢永年顫巍巍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找了一個蛇皮袋過來。

我將蛇皮袋套在劉小芳的腦袋上,讓錢永年把袋子口抓好,我右手抓了一小疊黃紙在劉小芳身體上方凌空畫了一道驅鬼符籙,心中快速念着咒語:「五星鎮彩,光照玄冥,千神萬聖, 護我真靈,巨天猛獸,制伏五兵,五天魔鬼,亡身滅形,所在之處,萬神奉迎,急急如律令 。」

符咒念完後我抓着黃紙猛地向劉小芳的胸膛拍去,在那個瞬間,劉小芳胸膛鼓起來的那個包快速向喉嚨移動。

「給我滾出來!」我大喝,手上的法印再變,快速向那個包追去。

噗!

劉小芳的嘴巴張開,一道黑影迅速從她嘴中飛射而出,衝進了蛇皮袋裡。

錢永年大叫一聲,將蛇皮袋口捏得死死的。

錢永年臉上有着驚駭之色,剛才那一瞬間他隱約看到了是什麼東西,驚恐的向我問道:「昊陽,我媽肚子里怎麼會有那個東西啊?!」

《陰陽摸詭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