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一撇一捺
一撇一捺 連載中

一撇一捺

來源:google 作者:白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徐士磊 齊少強

如果可以回到過去你會幹什麼?…換個問題,你知道未來的世界是什麼樣的嗎?或許科技發達,或許戰亂不斷,又或許一塵不變但是無論世界如何變化人性永遠不會變,這個世界確實發達沒有戰爭沒有搶奪確實看上去十分和諧沒有瑕疵,當時當世界變成這樣時只有一種可能——人類有了共同的敵人敵人的強大使得人們不得不放棄仇恨攜手克服2035年人類面臨著嚴重的環境問題一聲巨響使得本就脆弱的地球不堪重負,經過十餘年的探索終於找到了解決方法,八個組成一個實驗小組根據科學家的指示他們回到了過去,在那裡他們只能互相幫助但是人心裏的猜疑從未停止,在多方不信任下任務進行十分艱難,他們是否可以完成任務平安歸來?一步步向前走任務之下的真面目漸漸露出,一個巨大的陰謀浮出水面…展開

《一撇一捺》章節試讀:

早上齊少強出門之後,呂忠強也出門了。呂忠強照着記憶找到了齊彬的住處,看到齊少強也在這裡,呂忠強知道齊彬有一個兒子但是沒想到就在離他這麼近的地方。齊彬一家三口出門了齊少強跟着走了呂忠強也跟着走。在公園裡,呂忠強看到齊少強走進齊彬但是不知道兩人聊了些什麼,接着就看到齊少強跟着一家三口玩了一天,直到晚上齊少強和一家三口一起回家。原本呂忠強是想提醒齊彬實驗室的事情,但是跟了一整天呂忠強都沒有機會靠近齊彬,他覺得齊少強的目的和他應該是一樣的,於是齊少強出來之後呂忠強馬上叫住他,齊少強對於在這看到呂忠強一點也不感到意外。呂忠強開門見山問:「齊彬是你父親?」

齊少強點頭「我已經把發生裝置被盜的事情告訴他了,父親說他會小心的。」

「就這樣?」

「不然還要說什麼?」

「當然是和他一起保護倉庫呀。我們知道的內容是倉庫被盜發生裝置消失,你讓老師自己保護倉庫這隻會得到的當年一樣的結果。」

「我知道,但是我們要明確一點,我們這次回來的事情是拿到礦石元素,但是當年不僅礦石元素全部失竊並且發生裝置也被盜了,但是除了我們這一群人還有誰會想要拿發生裝置。」

呂忠強明白齊少強的意思「也就說,我們這一群人里有人會去偷發生裝置。」

「走吧,回去再說。」

時間回到早上,耿少華大早上去敲吳德的門一打開門耿少華就一臉嬉笑的問道:「吳教授今天有什麼安排嗎?」

「在城裡逛逛,好久都沒有這樣走在大路上過了。」

「別呀,吳教授,你看我們到這也已經半個月了。仔細想想如果整個計劃只是要那個礦石元素犯得着八個人嗎?」

「你的意思是,這次任務不簡單?」

耿少華意味深長的笑了起來「這裡可是2035年,大氣層沒有惡化之前的地球可有好多稀有東西。現在的東西隨便帶點回去,這論文資料不就有了?」

「你想怎麼做?」耿少華靠近吳德兩人偷偷密謀,就在這個時候又有人敲門了,吳德站起來開門。門口站着吳芃兮,沒等兩人反應過來吳芃兮就搶先進來並且關上了門「兩位老師好。」

耿少華不想讓吳芃兮打擾兩個人規劃他們的計劃於是搶先開口「我們現在有重要的事情要計劃,你有什麼事情等下再說吧。」說著就準備把門打開。

「兩位老師還記得吳岳嗎?」吳芃兮微笑的看着兩位學者。

耿少華開門的手停住了,吳德也有些驚訝的看着吳芃兮「你是誰?」

「吳岳是我叔叔。」吳芃兮還是保持微笑。

耿少華把開出一條縫的門又關了回去,吳德有些慌張了起身準備說些什麼又被耿少華按了回去緊接着耿少華開口:「你有什麼事嗎?」

「兩位老師別緊張,我知道兩位老師對於學術研究非常痴迷,現在有一個機會可以讓兩位老師在學術上更進一層,不知道二位有沒有興趣?」

耿少華一下就被提起了興趣:「說說看看。」

吳芃兮在兩個人的耳邊耳語,聽完之後兩個人都很震驚的看向吳芃兮「兩位老師不用着急回答,晚飯之後我在花園等你們回復」說完吳芃兮越過耿少華走出房門。

」你說她真的是吳岳的侄女嗎?」

面對吳德的提問耿少華也只能搖搖頭。

當年吳岳 耿少華 吳德三個人作為天文系優秀的教授受研究所委託組建」白洞計劃「計劃組,徐士磊和周平也是當年計劃組的成員。在計劃組建立之初由於時空穿越在世人眼裡簡直就是無稽之談但是的**並不看好這一項計劃只是希望他們可以在其他機構證明白洞之前搶先給出結論。

就這樣」白洞計劃「和其他兩個計劃都在沙漠同時開始了實驗,耿少華和吳德原本滿心歡喜的計划著憑藉這個實驗一舉成名名利雙收,結果通過長時間的失敗實驗他們漸漸的開始對這個實驗失去了信心。沒有一次成功的實驗讓實驗室的三名負責人出現了重大的分歧,吳岳堅信時空穿越一定存在要想證明只是時間問題,而吳德和耿少華則也和其他人一樣認為穿越是無稽之談要求改變研究方向,吳岳不僅不採納他們的意見甚至在大庭廣眾之下說著兩個人是形式主義沒有科研精神,就這樣仇恨的種子在二人心底埋下。

實驗還要繼續三個人也只能拋開心底的不滿繼續實驗室的工作,但是耿少華私下找吳德兩人開始密謀關停實驗,但是兩個人的報告一交到研究所的高層就被人透露給了吳岳。吳岳在工作的時候衝進兩人的辦公室把退回來的報告扔在桌上「實驗這才各國開始你們就這樣,你們這是在擾亂軍心。」

吳德想要解釋而耿少華卻先開口了:「吳教授,既然話都說到這個份上,我也就有話直說了,我們做了一年的實驗,一次接着一次的失敗。無線電工作到現在一張照片能證明白洞的圖片我們都沒有發現,現在不要說穿越我們能不能證明白洞都是一個大問題,這東西說不定根本就不存在的!」

「你也是學天文的,這麼多跡象都表明白洞是有可能存在的,你們為什麼就是不願意靜下來慢慢等結果呢?當年黑洞的照片不也是等了整整兩年才最終成像嗎?」

耿少華和吳岳兩人針鋒相對你一句我一句,吳德在一旁攔着兩人但是根本攔不住。

「成像之後呢?還要等幾年,現在研究所的重點根本就不在我們這個項目,等你證明完白洞他們還會給你接着撥款進行下一步實驗嗎?你別做夢了,他們就只想要那個結果!」

吳岳愣住了,對於這一點他對耿少華是認同的「好,既然我們的科研理念不同,你們退出吧。」

「不可能!除非你解散實驗組,否則我們倆就賴在這裡。」耿少華和吳德知道在實驗中途離開是做科研的大忌一旦退出以後再想申請實驗就困難了。

吳岳非常生氣但是同為負責人的他沒有辦法撤銷二人的職位,只能作罷,回去之後吳岳日夜不停的帶着周平做實驗查數據想要儘快得出一些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