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異人名單:報告,這小子又來了
異人名單:報告,這小子又來了 連載中

異人名單:報告,這小子又來了

來源:google 作者:南荒炙壤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七海 亞瑟 都市小說

遠古歷史存有一處空白,曾經盛極一時的古魔法為何至今銷聲匿跡?一次次離奇的犯罪背後蘊藏着何等的驚天謎團?匪夷所思的凶殺案,是人為,還是「它」為?特殊的能力背後,究竟付出了什麼樣的代價?冒險家,來跟着我們一起,陷入千年的陰謀,探尋終極的秘密展開

《異人名單:報告,這小子又來了》章節試讀:

「怎麼可能讓你這個逗比來我家,辣我爸媽的眼睛。」七海一邊走向小區,一邊憤慨。

不遠處,把七海送回小區的沈山背靠着車頭上站立,向七海大喊道:「你小子,千萬不要跟任何人說昨天和今天的事情。」

「知道了,知道了。」七海摸着懷裡的十萬封口費開心的回應。

雖然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依舊讓自己心有餘悸,但誰會跟錢過不去?更何況那個案件由阿爾法組織去解決,跟他這種祖國未來的小花朵沒有什麼關係。

這十萬塊該怎麼花呢?嘿嘿嘿......七海一邊向家的方向走去,一邊開始幻想起逍遙自在不用打工的美好日子。

「記得囑咐你爸,不要去珠寶店買禮物送給你媽!哎,這小子聽見沒?」沈山轉頭問向坐在車裡的娜娜米。

「我哪裡知道,走,去第十區珠寶店。」

「哎你說,這小子發現我們給的是假幣之後,他會什麼反應......」

回到家中,七海很想跟爸媽傾訴一下昨天發生的事情。但是既然已經答應了甲亢男要保密,再加上害怕母親心臟承受不住,七海決定把這件事情爛在肚子里。

跟往常一樣,七海回家與爸媽打過招呼之後,徑直的走進了自己的房間。母親在廚房做飯,父親在客廳里看電視。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他們倆馬上就要開始吵架了。「我說你,就知道在那一坐,能不能幫幫忙乾乾活,家裡的活就指着我一個人嗎?」「我上了一天班,已經很累了好吧......」

呵,果不其然。

七海對於父母因為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引發爭吵,已經司空見慣了。他不知道父母之間到底愛不愛彼此,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們能這樣走過那麼多年。

「對對對,你說的都對,那你知道今天什麼日子嗎?我們結婚二十五周年!你有心的話,有準備禮物給我嗎?」母親大聲質問着父親。

「怎麼沒有,我還真就有,就在我大衣口袋裡,你自己去找。」

「好啊,老七,讓你嘴硬,我要是找不到,今天晚上你就睡沙發吧!」

七海在屋內猜測,八成是什麼也沒有準備,你就嘴硬吧,老爹。

「啊?怎麼可能!不應該啊?難道是落在珠寶......」七海父親充滿疑惑的聲音只傳了半截,就戛然而止了。

等等,珠寶?甲亢男是不是說過什麼珠寶店的事情。第十區只有一家大型珠寶商店,店主是一個身高將近兩米的男人,七海對其印象極其深刻。

為什麼屋外這麼安靜呢?剛才父母不是正吵的很兇嗎?

七海起身想要打開房門,當他走到門前,一種不祥的預感湧上心頭,讓他不由得認為,這扇門與昨天晚上的那扇門如出一轍。他頓時意識到了什麼,七海猛的一下打開了房門。

只見,父親把母親護在身後,手裡拿着菜刀指着不遠處客廳沙發上,一個坐着的身穿白色禮服的男人。他身材消瘦修長,僅僅是坐着,就和母親一樣高了。

珠寶店老闆?七海一眼就認了出來。

只見那人,滿頭白髮,帶着金絲眼鏡,用一條白色的圍巾蒙住了嘴巴。手中把玩着一個精緻小巧的盒子。

看見七海突然從房間中出來,父親下意識的握緊了手中的菜刀。「你你你,你是珠寶店的已!你怎麼進來的,你來我們家幹嘛?我買戒指付了錢的!大不了還給你,你離開這裡!」

「生長在死亡之海彼岸的幽靈白玫瑰共有十六片花瓣,對應着遠古時代天上的十六位古神。當花瓣開始掉落,便是眾神降下神罰之時。待到第四片花瓣掉落,即是死神阿努比斯的審判。」

「生與死輪迴不止,是生,還是死呢?」嘶啞的聲音從他口中傳出,那聲音讓人聽了毛骨悚然。

那個叫已的男人緩緩的起身,而父親的頭和手中指着他的刀也隨着他的起身越抬越高。同時,他慢慢的摘下了遮住嘴部的白色圍巾和金絲眼鏡,露出了他的真實面容。

那是一張慘白的臉,有着一張幾乎裂到耳根的巨嘴,猩紅的舌頭像蟒蛇一樣盤踞在那張巨口的利齒之中。他的眼仁是黃色的,瞳孔是到豎形的,很難把他跟人歸為一類。

已沒有再多說什麼,一步步走向尖叫着的母親,和顫抖着舉着刀的父親。

「別過來!」父親大喊道,隨即用菜刀砍向已。

已沒有閃躲,任由菜刀砍在自己的左腰上。菜刀似乎是被什麼堅硬的東西阻礙並且彈開。下一秒,已巨大的手掌直接掐住了父親的脖子,僅憑一隻手,便把父親提了起來。

咣當,父親手中的菜刀掉落在地上,他用雙手拚命地抓着已粗大的手指,試圖減小已手上的巨大鉗力而保證自己不會窒息。

「放開我父親!」七海向已大喊道。

聽到七海的喊叫,已猝不及防的把臉轉向七海,到豎的眼眸突然猛的一瞪。

撲通,七海雙腿發軟直接跪倒在地上,無法動彈。

那是什麼感覺,是渺小人類面對一個龐然大物時的,來自靈魂深處的恐懼。

七海無法站立,也無法動彈,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已逐漸加大力度,試圖掐死父親。父親的雙腿胡亂的蹬踹,但頻率與速度逐漸減慢。

「不!」七海奮力的喊着。

這時,母親撿起地上的菜刀,向已的肚子揮去。已依舊沒有躲避,任憑母親的菜刀砍在身體之上。只不過這次,菜刀像是被巨力夾住,鑲嵌在已的身體上,任憑母親如何用力都無法拔出。

父親的動作逐漸僵硬,面部因為瘀血而變得紅腫。他痛苦的掙扎着扭頭,看向自己的妻子,「跑。」虛弱的他似乎只能擠出這一個字來。下一秒,父親望向自己的兒子,微微的露出微笑。

看着眼前一幕,七海悲痛欲絕,眼眶欲裂,一股莫名的力量湧出,血液的流速和心跳明顯加快,他似乎慢慢可以站起來。當他想採取下一步行動時,已掐住父親脖子的手慢慢的鬆開了。父親倒在地上,母親趕快上前去抱住他的丈夫。

就在這令七海疑惑的時刻,一道繩索從窗外顯現,一道人影順着繩索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