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翼世:會飛的我恐高怎麼辦
翼世:會飛的我恐高怎麼辦 連載中

翼世:會飛的我恐高怎麼辦

來源:google 作者:老情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洛燕 都市小說 陳魚

這個世界,每個人都有翅膀各種超能力的光翼,身體素質強悍的羽翼,好看的蟬翼,科技發達的機械翼……等等陳魚恐高展開

《翼世:會飛的我恐高怎麼辦》章節試讀:

陳魚到家以後,給淼淼打了一個電話,喊淼淼來他家來。

淼淼是陳魚的發小,他父母也是洛神學院的老師,住的離陳魚家不遠。

砰砰砰~~

聽到敲門聲陳魚趕忙走去開門,門開以後一個帥氣的男人站在門前,很帥,比明星還帥的那種帥。

「有沒有鞋套?」淼淼看着陳魚皺眉道。

陳魚一臉不在意的說道:「沒事,直接進來吧隨便踩。」

淼淼說道:「不是,我是怕我鞋弄髒了。」

陳魚呵呵一笑,說道:「行了行了,知道你有潔癖。」

「這樣,你用超能力幫我把屋子打掃一遍,順便幫我把花園澆下水,然後幫我把洗手間的浴缸的水灌滿,還有客廳的魚缸,順便把桌子上的西瓜給我冰鎮一下,一會咱們吃西瓜。」

「知道了,一會夏小炎也要來。」

說著只見淼淼背後一雙藍色的光翼顯現,突然整個房間都充滿了水,把所有的東西都沖洗了一遍,然後水消失不見。

「我擦,淼淼,你沖的時候能不能把握一下尺度,你看看你給我沖的,還有那個沙發,你能不能烘乾啊,我這可是布藝的,你弄這麼濕,怎麼坐啊?」

「小魚我給你烘乾。」說著夏小炎從外面飛了進來。

玫紅色的長髮隨意的扎在一起,背後一雙紅色的光翼,沒錯,夏小炎是光翼火系。

「算了算了,上次讓你幫我烘我的被子,你把我整個卧室都點着了,我還是自己拿出去曬一下吧。」

陳魚沒好氣的說道。

然後拿起沙發墊子,就往別墅花園走去。

不一會淼淼和夏小炎也拿着沙發墊子走了出來,三人拿着沙發墊子放到草地上擺成了一排。

陳魚對淼淼說道:「去,去把西瓜拿出來,吃瓜了。」

淼淼皺眉道:「你怎麼不去?」

我吃不吃都行啊,關鍵是夏小炎想吃。「夏小炎你說對不對?」

陳魚扭頭對躺在遮陽傘下的夏小炎問道。

後者點了點頭,淼淼一臉不爽的往屋裡走去。

陳魚對着夏小炎開心道:「正好你來了,你等會啊,我去超市買點肉,一會咱們搞一下燒烤。」

說著陳魚背後光翼展開就往小區超市飛去。

等陳魚買了一箱啤酒和幾斤魔獸肉回來以後,看到夏小炎還在遮陽傘下躺着,瓜已經切好了。

淼淼飛在天上,背後的光翼已經從淺藍變成深藍色,整個別墅的上方,都在下雨。

陳魚飛了過去,喊了聲夏小炎,兩人一起躺在遮陽傘下,吃着西瓜。

看着淼淼飛來飛去的給花園澆水,陳魚扭頭看向夏小炎說道:「該說不說的,光翼水系實在是太省錢了。」

「我要有這能力,每天打掃衛生,澆花澆草的也太方便了,你說這一年得省多少水費,至少也得好幾百。」

「而且淼淼還有冰系的能力,冰箱都省的買了。還長得那麼帥,你說這麼優秀的男人,追了你十幾年,你咋就不同意呢?」

夏小炎瞥了陳魚一眼,無所謂的說道:「為什麼你還不知道嗎?我不也追了你十幾年,你咋就不同意呢?」

陳魚撓撓頭呵呵笑道:「行了大姐,你以後可別說了,我求你了,不然淼淼聽到又要找我決鬥了。」

「上次他讓我家下雨連續下了三個月,我家都淹到了二樓,我出門都得帶着游泳圈。」

夏小炎沒好氣道:「你活該,你不是魚嗎?還需要游泳圈?」

陳魚嘿嘿笑了兩聲,沒有說話。

陳魚和淼淼夏小炎屬於是發小中的發小,他們從2歲開始就拜了把子,淼淼冰系天賦沒有覺醒前,陳魚和淼淼挨揍了,都是夏小炎去幫他們找場子。

他們三個從小就是好兄弟,但是在陳魚十歲那年,夏小炎突然說要嫁給陳魚。

淼淼從小就喜歡夏小炎,聽到夏小炎說要嫁給陳魚的時候,那年陳魚和淼淼兩人打了一架,淼淼用水一直往陳魚臉上潑,陳魚用治癒系能量一直往淼淼臉上砸,大戰了一夜,不分勝負。

至於夏小炎為什麼突然說要嫁給陳魚,那就說來話長了。

不一會,淼淼已經把花園澆好了,然後落了下來,蔫蔫的沖陳魚說道:「小魚,不行了,能量用的太多了,快點奶我一口。」

陳魚笑了笑隨手一波治癒能量落在了淼淼身上,淼淼馬上精神了。

陳魚也不知道為什麼,別人治療系的能量只能治療傷病,可是陳魚的能量卻可以給別人充能,任何人只要受傷或者生病,甚至能量枯竭,陳魚都能瞬間讓人恢復。

淼淼把燒烤架弄好,陳魚和淼淼開始把肉都擺了上去,擺好以後兩人齊齊轉頭看向夏小炎。

夏小炎不耐煩的說道:「我只負責火,你倆負責烤,多撒點孜然,少放點辣椒面,我最近都起痘了,小魚你為什麼只買了魔獸肉,怎麼不買點雞翅?你不知道烤翅一對,快樂加倍嗎?」

淼淼舔着臉說道:「小炎,你要吃烤雞翅嗎?那你等會,我去給你買。」

陳魚說道:「行了行了,小炎我剛才想買烤雞翅的,但是老闆是個羽翼,我問店裡有沒有雞翅,老闆差點飛起來踹我。」

「好了,咱們搞起來吧,俗話說得好:一個人擼串,擼的是心情;兩個人擼串,擼的是默契;三個人擼串,擼的是江湖。」

淼淼接話道:「沒有錯,話說,三五好友,燒烤啤酒,人間幸事啊!」

酒足飯飽,三人躺在草地上,聊起天來。

談人生,談將來,說說曾經的遺憾,聊聊以後的夢想,

不知不覺,夜色深了。

夏小炎站了起來,看着陳魚說道:「小魚,我和淼淼要去帝國冰火軍團了。」

然後又一臉凄慘的說:「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回來,也不知道會不會再回來了。」

淼淼淡然的說道:「一群外星人而已,哪有那麼誇張。」

「小魚,放心吧,我和夏小炎都會平安回來的,我們去了結界戰場,也會幫你留意陳叔叔和萬阿姨的消息。」

夏小炎接著說道:「對,陳魚,你放心,我一定會幫你打聽到他們的消息,一定。」

此刻其實陳魚有很多話想多,但是不知道該說什麼。

陳魚躺在草地上,閉着眼睛說道:「你倆保重,一定要記得,安全第一。」

夏小炎聽到後坐在了陳魚的旁邊,看着陳魚說道:

「其實也沒什麼,我們去報到以後還要經過兩年的訓練,才能去結界戰場,你也知道,不到20歲完全覺醒,官方是不會讓去結界戰場的。」

「是啊,而且搞不好你們去的時候,我已經早就在那裡了,到時候哥照顧你們,你們也知道我的能力,等完全覺醒我估計我一次可以治療十個人,所以說,還是那句話。」

淼淼接話道:「魚哥在,沒意外!」

陳魚和淼淼同時大笑了起來。

夏小炎擔心的問道:「小魚,你真的要去當傭兵嗎?」

「候校長的一番苦心,就是不想讓你太着急去結界戰場,而且雖然我爸是傭兵協會會長,但是傭兵協會也規定需要完全覺醒才可以加入。」

陳魚回到:「放心吧,我不去,我答應候叔了,20歲前哪也不去,一切等我徹底覺醒了再說,因為我知道,就算我現在去,也沒有能力活下去,更別提找我父母了,現在去就是一個炮灰。」

「行了,也不早了,你們回去吧,記得,安全第一。」

陳魚站了起來,看着淼淼和夏小炎說道。

夏小炎不捨得說道:「小魚,給我們唱首歌吧。」

陳魚看着夏小炎和淼淼,這兩個從小一起長大的最好的朋友。

緩緩唱了起來:

那一天,知道你們要走。

我一句話也沒有說。

當夜晚的鐘聲敲痛離別的心門。

卻打不開我深深的沉默。

……………………

夏小炎和淼淼淚流滿面,歌聲還在繼續……

我知道你們有千言你們有萬語。

卻不肯說出口。

你們知道我好擔心我好難過。

卻不敢說出口。

當你們背上行囊,背上那份榮耀。

我只能讓眼淚留在心底。

面帶着微微笑,用力的揮揮手。

祝你們一路順風……

夏小炎感動的說道:「小魚,你唱的還是那麼好聽,那我也來一首吧。」

只見夏小炎擦了擦眼淚,緩緩唱到:

不要問,不要說。

一切盡在不言中。

這一刻,偎着燭光。

讓我們靜靜地度過。

莫揮手,莫回頭。

當我唱起這首歌。

怕只怕,淚水輕輕地滑落。

願心中,永遠留着我的笑容。

伴你走過每一個春夏秋冬。

聽到這裡,陳魚突然綳不住了,眼淚緩緩留了下來。

夏小炎突然高聲唱到:

傷離別!離別雖然在眼前。

說再見!再見不會太遙遠。

若有緣!有緣就能期待明天。

你和我重逢在燦爛的季節。

若有緣……有緣就能期待明天……

你和我重逢在燦爛的季節……

淼淼徹底綳不住了,嚎啕大哭道:「既然氣氛已經到這了,那我也給大家帶來一首我最喜歡的歌。」

淼淼邊哭邊唱着: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

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一壺濁酒盡余歡,今宵別夢寒。

隨着這首送別,淼淼和夏小炎依依不捨得飛走了。

邊飛還邊擦眼淚。

陳魚走進了屋裡,看到客廳魚缸里淼淼剛弄滿的水,三個小魚兒在裏面游來游去。

一個藍色,一個紅色,一個綠色。

陳魚笑着說道:「光翼水系實在是太省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