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永生之血
永生之血 連載中

永生之血

來源:google 作者:弍叄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胡朔 邱依依 都市小說

平凡高中生胡朔在十八歲那年被一群自稱為行刑官的人從班級裡帶走,經過美其名曰心理調查的詢問後他發現這個世界並非想像中那麼簡單先是樓下麵館老闆變成怪物被人追殺,再是午夜怪物敲門突然襲擊,從此之後他的人生徹底顛覆,闖入了一個未知的世界展開

《永生之血》章節試讀:

時間慢慢的推移寒假迫近,而自從上一回黑衣人突然闖進教室抓人之後學校里算是安生一段時間。

雖然風言風語還有不少但是經過校方和學生本人的闢謠,這些謠言逐漸被壓了下去,學校又恢復了往日的模樣,壓抑又不失活力。

這天是期末考試最後一天,胡朔帶着屬於自己的東西出了校門,他已經考完了,接下來整個寒假就是屬於自己的時間了,不用擔心翹課上網吧被教導主任逮到,也不用因為睡過頭而遲到了。

「讓開,讓開。」一個急促的聲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循聲望去,一張熟悉的臉映入眼帘。

胡朔一下就認出了那個在街上瘋狂奔跑的男人,這不是樓下拉麵老闆嗎?誰在追他?他怎麼了?胡朔心裏有種種疑問,想弄明白怎麼回事但是他清楚自己肯定追不上老闆的。

他目光後移,看到了一個一個熟悉的身影,三個穿着黑色風衣的人正飛快的追逐着老闆,他們的速度和老闆不相上下但是又和老闆那種絕命狂奔的狀態不同,似乎是有意的將他驅趕向某個地方。

三人中的其中一個就是那天和他搭話的「男孩」,不過男孩的臉上並沒有當天和他搭話的微笑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讓人心悸的冷漠。

拉麵老闆越跑越快,面目也越來越猙獰,路人們都被路上的「**抓小偷」的戲碼吸引住了,紛紛駐足觀看。

黑衣人在他的身後窮追不捨,無論他跑的多快,黑衣人在他的身後永遠都保持着相應的距離。

「該死。」老闆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人,他清楚這些是什麼人,如果被他們抓住可能會死或者終身監禁。

他們是想逼死我嗎?明明能追上來偏偏一直和我保持距離,難道想把我逼入死胡同?思索着老闆加快了腳下的速度,以一種匪夷所思的速度前進着。

眼看着前方的人加速,負責抓捕的人也紛紛跟上了老闆的步伐。

「目標情況很不穩定,若不受控制可就地處決。」他們每個人的耳朵里都帶着一個通訊器,周逸的命令傳達到每一個追捕人的耳朵里。

「明白,組長。」拉麵老闆瘋狂的逃竄,他理想的地方是廢棄的房屋,那樣他就能甩掉身後這三個跟屁蟲。

「滾開!」他以匪夷所思的速度行進,路上一旦有阻礙他逃跑的人他都會把他拋到身後去。

不少人看到這樣的狂徒都會選擇躲進旁邊的店裡,因此路上阻攔的人並不算多。

不過事事都有意外,在他前方不遠處就有一個小女孩正在路**站着,可能是被嚇傻了,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看着他,女孩的手裡還緊緊的抱住一個玩具熊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彷彿下一秒就會隨着哭聲一起流出來。

以拉麵老闆的速度不出兩秒就能到那裡,但是他會撞到路中間的小女孩,那樣不僅會阻礙他的行動甚至小女孩也會當場死亡。

當然他繞路可能是更好的選擇,但是以他現在的速度可能稍不留神就會撞到路邊的服裝店裡,到最後還等待他的結局還是一樣被捕。

「滾開,混賬。」眼看着女孩近在咫尺他咆哮着抓着女孩的胳膊如同丟垃圾一樣往身後丟去。

這下子他困擾的事情終於解決了,既不會被這個小女孩影響速度也能用這個小女孩阻礙身後那些人的前進,真可謂是一舉兩得。

眼看小女孩朝着自己飛了過來,男孩高高躍起一下就接住了空中的女孩平穩落地。

「我要媽媽…」

小女孩被剛才的經歷嚇得嗷嗷大哭,手裡的玩具熊也被她擠得有些變形。

男孩想要安撫她,但是現在情況,不允許他這麼做。

「抱歉了,你在這裡等着媽媽過來吧,等一小會就會有叔叔阿姨過來讓你忘掉這段不愉快經歷。」

「組長,目標有了暴走傾向,我想可以處決掉了。」簡單的安慰了一句小女孩之後男孩繼續加入到了追捕的隊列中。

沒多久他們又拉近了與老闆的距離。

「同意。」沉默了一會之後,通訊器里傳來了周逸的聲音。

四人在街上追逐着,周圍的景色不斷變換,由新到舊。

路上的行人也越來越少最後除了他們四人外已經沒有其他外人了。

這條街的盡頭是一片剛拆遷的老城區。

沒有多久幾人就到了這裡。

在看見老城區的一剎,老闆的眼睛亮了起來,他很高興,作為一個從小在這長大的人,這裡的一切他都無比熟悉,說是他的天堂也不為過。

在其他地方可能沒有完全甩掉他們的自信,但是唯獨這裡他有信心在這兒甩掉那些人。

同樣在追捕人看來這裡一樣是天堂,偏僻的老城區用來處決暴走的目標再合適不過,一切都是神不知鬼不覺的進行,他們之所以將老闆往這裡驅趕就是為了在這裡給他選一座好的墳地。

老闆很胖,但是現在卻很靈活,在屋子的殘骸上一蹦一跳的拉開和追捕人的距離。

「執行處決。」這個三人小隊里男孩就是隊長,他所下達的命令和組長相當。

拉麵老闆回頭看了一眼,追捕人們被越拉越遠,他得意的大笑起來。

你們就算再厲害,可是在這裡一樣抓不到我,等我逃到其它城市隱瞞身份遭殃照樣可以正常生存,什麼狗屁執行局什麼狗屁行刑官通通見鬼去吧。

想到這裡老闆的心裏就美滋滋的,他已經幻想着未來生活的場景了,但等他回過頭,迎面而來的是一隻腳。

「轟」那隻腳狠狠的踢在他的小腹上,肚子上的肥肉如波浪般的顫抖着。

伴隨着口中順着唇邊不斷滲出的口水,他狠狠的砸在廢墟里。

濃煙揚起,嗆的人忍不住咳嗽起來。

與此同時其他兩人也到了地方,三人成三角陣型把老闆墜落的地方包圍起來。

濃煙散盡,老闆肥胖的身軀顯露在三人眼前。

他的身上都是傷,鮮血染紅了半張臉。

「我安安分分的做小本生意,你們憑什麼抓我?」他雙手支撐在身後,額頭上的傷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

「是安分做小生意嗎?」一名追捕人走到他旁邊。

「你有一個老婆但是因為不能生育所以收養了一個孩子。」他說,「對吧?」

老闆渾身肥肉一顫:「是……怎,怎麼了?」

「我們這裡有一些你可能感興趣的東西,怎麼樣想看嗎?」男孩半蹲着,手裡拿着一張照片,上面那張沾滿鮮血的臉赫與此刻的老闆幾乎一模樣,唯一不同的是那張胖臉後面躺着兩具已經面目全非的屍體。

屍體被啃食的已經不成人形,哪怕是專業法醫看到這張照片都會忍不住乾嘔出聲。

《永生之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