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游婿之我的將軍夫人
游婿之我的將軍夫人 連載中

游婿之我的將軍夫人

來源:google 作者:大人的真菌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獨孤明珠 趙曉樂

【贅婿+日常+歷史軍事+單女主+無系統】他是大武五皇子,生性散漫,少小離家尋母親;她是北莽長公主,武藝高強,號令萬軍;大武王朝建立伊始,欲與北莽聯姻,值百廢待興之際,舊朝餘孽陰謀暗藏,各大宗派搶奪資源,人力不可為,天道變輪迴,玄幻大陸將迎來未知的變故意氣風發的少年郎,站在人來人往的道路上,故事由此開始…展開

《游婿之我的將軍夫人》章節試讀:

「你這畜生,走不走,啪」馬夫高高揚起手中的長鞭,狠狠打在拉着草料的馬匹馬背上,新添了幾處鞭痕。

馬背上全是傷痕,看得出來,它經常遭受馬夫的鞭打,可是儘管如此,它依舊不動半步。

「嘿,我給你吃,給你喝,你就這樣對我,是吧,早知道就讓那伙莽人把你吃了得了,白眼貨!」,馬夫罵罵咧咧個不停,旁邊經過的人來來回回,或有看熱鬧的停下腳步,看的索然無味後又提腳離開。

「馬夫,別打了,這馬身上都是傷,再打怕是得打壞了」

「打壞?打壞也是我的事,關你什麼事,別管閑事,去去去,走開!」

趙鄴被馬夫推搡出了幾步外,好不容易站穩了身子,馬夫還在繼續鞭打,那匹馬兒也是十分倔強,硬是一步也沒有挪。

趙鄴實在看不下去了,他是個愛馬之人,這匹馬明明是匹極具烈性的好馬,可現在卻淪落成拉貨的劣馬,它的價值不應該在這裡被埋沒。

一把擋住馬夫的鞭子,趙鄴護在了馬前,「你別打了,我把它買下來!」

馬夫剛想發怒,一聽有人願意買這匹馬,馬上換了臉色,他早就想賣掉了,只是這馬忒壞,壓根沒人願意要,就算有人買了也會馬上回來退貨,現在有傻小子願意出錢買它,真是天上掉餡餅了!

馬夫打量着趙鄴,「小子,醜話說在前頭,這馬是我好不容易從莽人手裡買下來的,可不便宜啊!」

「行,多少錢,你說!」

「這個數,不二價!」馬夫伸出了五個手指頭。

「五十兩?行,沒問題!」趙鄴正準備掏錢,馬夫竟然坐地起價。

「不不,老闆這是小看我家這匹馬,它可是絕世罕見的好馬啊,你看看這毛色,是不是?」

「五百兩?馬夫,你吃相實在難看,這馬你自己留着吧!」

馬夫還想挽留一下,卻突然靈光一閃,「切,果然還是個畜生,浪費我的草料,我打死你!」黑馬的馬背上的鞭痕越來越多,血滴流到了街道上。

趙鄴終究還是心軟了,他走的急,身上本來就沒錢,當掉了身上唯一的玉佩才換來千兩銀子,一路上花了近半,若是買馬,恐怕後面的日子怕是不好過了。

猶豫一番後,趙鄴還是做出了選擇,「馬夫,給,五百兩,現在這馬歸我了吧?」

一把接過錢袋,趙鄴用手稱了稱,打開仔細檢查了一番,當即喜笑顏開起來,「老闆一看就是個有身份的人,大氣,咱這馬是您的了,草料也給您」

急匆匆地把馬鞭交給趙鄴後,馬夫便逃似的離開了,生怕晚了一步趙鄴會後悔。

路上的行人看完熱鬧後也各干各事,一個熱心的大嬸迎了過來,「小夥子,你被騙了,那人就是個二道販子,這馬頂多是別人白送它的,別上當了,快去追回來吧!」

趙鄴搖搖頭,對着大嬸露出了大白牙,「謝謝您,不用了,這個馬,值這個價!」

「哎,你這小夥子!」好心大嬸嘆着氣離開了。

「這人真是個傻子!」

「說得對,五百兩買個破馬,也就傻子做的出來了!」

好事的路人指指點點,趙鄴不以為意,替馬匹解開了束縛着的馱具,輕輕撫摸。

「馬兒啊,你也不容易,淪落至此,現在天大地大,以後你自由了,我帶你離開吧!」

拉着馬兒,走出了城外,北風帶着寒意,江邊的溪水有些涼,趙鄴用水清洗馬兒的身軀,直到馬兒乾淨為止。

「走吧,以後小心些,遇見人躲着些,人,才是世界上最可怕的,知道嗎?」馬兒聽不懂人言,但它很有靈性,知道眼前的這個人沒有傷害它!

鼻息噴涌而出,馬兒開始撒開蹄子跑了起來,儘管身上帶着傷,但依舊跑出了馬的高傲姿態。

趙鄴笑得很開心,對着馬的影子大喊,「這才是你該有的模樣,去吧,去追逐你的自由吧!」

馬兒回過頭看了一眼,或許想記住這個幫助它的人類,前蹄高高揚起,馬兒犀利的叫聲傳了過來,隨後狂奔而去,影子逐漸消失在了茫茫天際。

真好,你自由了,我也自由了,以後就要靠我們自己了,趙鄴緊了緊衣衫,也不再多做停留,往更北方走去,他要去極北,他娘在那裡等他,至於極北在哪裡,他也不知道,或許還在北莽的北邊,或許還要遠,不過,他相信自己總能過去的。

買馬的事情發生的如此偶然,也如此稀鬆平常,但這一幕幕都發生在一雙又一雙人的眼裡,可以說,從趙鄴走出龍勝城門的那一刻起,就有眼睛盯着他了。

而裏面有一雙靈動的眼睛,便是獨孤明珠的!

此刻的她女扮男裝,身着長衫,頭戴兜帽,兩手在袖中取暖,身後兩人是她的娘子軍親衛。

「小月,小雙,你們去把咱們未來駙馬的錢袋取回來,既然要做我的男人了,那就不允許有人欺負他!」

「公主,您還沒嫁人呢,就開始護夫了,真是好女人呢!」

「是呀是呀,公主,這男人真不知道多大的福氣呢,能許給公主!」兩個侍衛和獨孤明珠形同姐妹,這時候都嬉笑起來!

「好了,你們兩個臭丫頭,快去吧,再取笑我把你們送給我二哥去!」

「可別,公主,二殿下不知禍害了多少女孩兒,您還是放過我們吧,我們馬上就去奪回駙馬的銀子!」

明珠看着嬉鬧的兩個侍衛離開後才意識過來,原來自己已經臉紅了,而且尤其滾燙,或許在別人看來,趙鄴買馬是一件怪事,可在明珠看來,趙鄴就是個不一般的男人,尤其是他的那句話,「去吧,去追逐你的自由吧!」

身為風裡來雨里去的草原女將,她又何嘗不是一個鎖在父兄組成的囚籠里的落難野馬,只是她的處境只有她自己知道罷了,眼前的這個男人真的引起了她的注意與好感,最起碼,第一印象很不錯!

「好了,公主,拿回來了,不少呢,那傢伙可真黑,咱駙馬吃了大虧了!」兩個女侍衛憤憤不平。

「好了,回來了就好,小月,我們一起去跟着駙馬,小雙,駙馬放走的那匹馬…算了,還是放它走吧!」

「是,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