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友誼是奇蹟
友誼是奇蹟 連載中

友誼是奇蹟

來源:google 作者:SCP一303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SCP一303 明戀 遊戲動漫

當「我」來到小馬國,能獲得什麼樣的友誼?亦或是讓這裡故事的發展變得不可控?OC:明戀種族:角狼身高:154cm展開

《友誼是奇蹟》章節試讀:

剛剛從幽暗森林脫身的明戀抬頭看向湛藍的天空,此刻的她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驅散了壓抑已久的恐懼,露出了放鬆的表情。

溫暖的陽光散去了身體與心靈的寒意,明戀看向太陽這才意識到此時已經是下午。

邁着輕快的步伐,低頭看向地圖走,確認自己是否走在通往甜蘋果園的小路上。一陣微風拂過,帶着一絲香甜的氣息,遠離城市的喧囂,獨自享受着大自然帶來的寧靜,從來沒有這樣感受過自然的明戀,不知為何開始喜歡這樣的感覺了。

「我記得大PP能控制太陽的下落升起。」明戀抬起頭又看了一眼太陽的位置,確定他的位置是和之前有那麼些輕微的變化。

「既然太陽的位置會一直會改變,那麼她是不是一直在控制着太陽?」去到甜蘋果園的路程實在是太過無聊,為了不那麼無聊只能想辦法來緩解自己,無事可做的孤獨感對明戀而言可太難受了。

「我到底走了多久啊,怎麼還沒到,永恆自由森林到甜蘋果園這麼遠嗎?我開始想念手機了。」

看了眼手裡的地圖,生怕自己走到錯誤道路上。明戀的方向感並不怎麼好,以前還能憑藉著導航來找到自己要去的地方,現在沒有電子科技的幫助,感覺此時就像沒頭蒼蠅一樣的在亂竄。

她從來沒有像這樣迷路過,沒有手機,也沒有任何建築來確定自己的位置,這裡除了草就是樹,還有遠方的坎坷洛特城堡。從未用過地圖的明戀,此時她都不知道自己在地圖的哪個位置上。

「要是能像遊戲一樣上面把自己的位置標註出來就好了。」就在自己吐槽的時候肚子也開始發出了「咕咕」的抗議聲,明戀這才意識,至今都還沒有吃任何東西,當然不算土的話,她現在真的覺得自己好餓「好想吃一碗拉麵。」……

就算這樣也只能硬着頭皮去找甜蘋果園。

「話說我能不吃肉活下去嗎……」

此時她突然意識到自己的設定是名為角狼的幻想生物……

時間來到傍晚,史密斯婆婆和往常一樣坐在她的搖搖椅上睡着,做好晚餐的蘋果嘉兒把薄煎餅放上了餐桌對着窗外喊道:「開飯啦!」

門外不遠處傳來有力的馬蹄聲,那是一匹紅色的公馬,拉着一架空着的小貨車,回到了穀倉。這是蘋果嘉兒的哥哥大麥,勤勞,而且話不多。

「你看到小萍花了嗎?」

「是的。」大麥對着蘋果嘉兒點了點頭,順便卸下了身上的小貨車。

「嗯,是在回來的路上看到的對吧?」

「是的。」

「她現在心情看起來很糟嗎?」

「沒有。」

「我就知道她會想通的!」

「是的。」

知道小萍花沒什麼事了之後,就放心的回到了客廳準備一家人開開心心的吃晚餐。

但是過了幾分鐘小萍花她並沒有回來,這讓蘋果嘉兒有些疑惑,平時的話聽見開飯了她肯定跑得比誰都快,現在史密斯婆婆都比她快了,如果再不回來估計史密斯婆婆又要睡著了。

蘋果嘉兒站在窗前看着快要落山太陽,開始有些擔心起來,小萍花已經出去好久了都沒有回來,這讓她不安起來。今天上午的時候,還好她發現的快,把偷偷溜出去的糖塊屋的小萍花給抓了回來,並且好好的說教一頓。從回到家裡,小萍花就一直悶悶不樂。

雖然她一直想證明自己長大了,能夠給家裡做些事,但蘋果嘉兒可不希望她用那種危險的方法去證明自己。

「這麼久沒回來,我去叫小萍花吃飯。」話音剛落她就焦急的離開了。

甜蘋果園面積挺大的,就設定上而言蘋果嘉兒可以算是一個大地主,不過她並沒有僱傭任何勞動力,而是嚴格按照家族傳統,靠着自己的勤奮經營管理着這裡。這裡的好幾個山頭,幾乎都是種滿了蘋果樹,一眼都望不到頭,一般來說想要在這裡找馬並不那麼容易,但是蘋果嘉兒作為姐姐還是知道小萍花愛去的那個幾個地方。

「果然在那裡。」遠遠望去一下就看到了站在樹旁的小萍花,但是她的身旁似乎還站着別的什麼身影,似曾相識但又想不來。

忽然那個身影撲倒小萍花,壓在了身下,這讓蘋果嘉兒慌了起來,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看樣子似乎被襲擊了!

接着不知為何一旁高大的蘋果樹搖晃着,隨着一聲巨響,倒向了小萍花的位置。

「我的天,我的天!小萍花不要怕,姐姐來了!」此時她只能用蹄步最快的速度,快點去救小萍花。

「小萍花沒事吧。」把小萍花緊緊護在身下的明戀,被蘋果樹砸的生疼,腦袋也嗡嗡作響,不過好在她現在的身體可比人類之軀強太多,要是換成以前沒死也肯定骨折了,現在她只是覺得疼,並沒有什麼大礙。「希望沒有腦震蕩……」

「我沒事,我好像聽見姐姐的聲音了!你得躲起來!」

明戀用力折斷枝葉站起身子把小萍花給抱了起來。

「你說什麼,我沒聽清,什麼晚餐來了?。」腦子嗡嗡作響的明戀並沒有聽清小萍花說的話,忍着疼痛撐起身子從倒塌的蘋果樹枝葉里抱起小萍花離開。

「好餓,還沒開始吃,樹怎麼就倒了。」

「給我放開小萍花!你這個惡魔!」憤怒的嘶吼伴隨着急促的馬蹄聲,傳入明戀耳中。

「什……」音節才剛出口,剛想轉頭過頭看向聲音來源方向的明戀,瞬間就完成了一個720°空中大迴旋,飛出了五六米遠,再以面朝下方姿勢完美落地。

就在這短短滯空時間裏,明戀似乎回憶起了曾經二十多年的人生。

「姐姐!你為什麼要這麼做!」落在小萍花生氣的看了一眼,跑向了明戀。

「她剛剛都要吃掉你了,我剛剛可都聽見了!萍琪說的沒錯她是澤科拉召喚的惡魔!而且還要吃掉你之後還要來吃掉我們!」

「可是她……」沒等小萍花把話說完,就被蘋果嘉兒給打斷了。

「雖然你還小,你總不能這些都聽不明白吧!」

「都說了,我已經不小了!姐姐你能不能聽我把話說完!」

蘋果嘉兒呆住了,雖然她現在有些生氣,她從沒見過小萍花這麼對自己生氣過。

「剛剛是明戀救了我!」

「可她剛剛不是說……要吃……」蘋果嘉兒一臉疑惑的看着小萍花。」

「她說的是吃蘋果,這樹上的蘋果,知道嗎,她已經一天沒有吃東西了!」

現在蘋果嘉兒這才意識到,她完全誤會了明戀,正當她準備道歉的時候,小萍花竟然哭着就跑着回去了。

「姐姐你這個笨蛋!」

看着離開的小萍花,她心裏有點不是滋味,同時也在反思着自己。「看樣子我應該多和小萍花多溝通一下了。」然後看向了趴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明戀。

嗅,嗅嗅。緊閉雙眼的明戀鼻子不停的輕輕抽動着。

被蘋果嘉兒搬回家裡的明戀,現在有着靈敏嗅覺的她,就算是在昏迷了在本能的趨勢下,不停的嗅着食物的香味。

「啊!吃的!」原本昏迷着的明戀蘇醒過來。

「啊,我回家了嗎!」不過她很快的意識到自己並沒有回到家裡,因為她睜開眼睛看到的是陌生的天花板。

「我是誰,我在哪,我好餓,現在彷彿年輕了二十多歲。」那可不年輕了二十多歲,明戀剛剛可是被蘋果嘉兒的後蹄給狠狠的來上了一下,直接完成一次人生回憶錄。由於發生的太過突然她都不知道發生了啥,直接就失去了意識,完全不知道是蘋果嘉兒踢的。

明戀晃了晃有點眩暈的腦袋,但當她摸了下自己摸了下自己的額頭的時候。

「嗷!!」她疼痛的尖叫了起來,明戀這才知道自己額頭上起了個大包。

「我這是……」

「對不起,那是我踢的。」循着聲音看去,只見一匹橙黃色的小馬用蹄子微微壓住了頭頂的牛仔帽,露出一副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

明戀獃獃的看着蘋果嘉兒,有點興奮的說不出話。

「我是蘋果嘉兒,我知道你一天沒吃東西了,這是我剛做的蘋果派,希望你能原諒我,在沒有搞清狀況的情況下,攻擊了你。」蘋果嘉兒的道歉非常真誠。

作為一個馬迷她怎麼可能會不原諒蘋果嘉兒呢,一般人還沒有挨着一蹄子的待遇呢,不過要是一般人真的被這麼來一下那鐵定是沒了。

「噢噢,沒事,我不在意,現在有吃的真是太好了,我感覺自己能吃下一整頭牛!」

「你是說吃什麼?!」蘋果嘉兒露出疑惑又驚恐的表情希望自己聽錯了。

明戀忽然反應過來自己口中的吃下一整頭牛對小馬是多麼恐怖的一件事情,連忙改口到:「我的意思是一車……一車蘋果,額沒錯就是蘋果,總之我非常餓!」

蘋果嘉兒將信將疑的看着眼前有着銳利尖爪和牙齒的生物,雖有些不安,但她已經意識到那些對明戀的惡意揣測都沒有實質性的證據。

「那.....我就不客氣了?」明戀尷尬的看着蘋果嘉兒有些不安的神情,她對此時突入起來的晚餐,有些不好意思,就算這是以道歉的名義為她做的。

「嗯,嗯,都是給你做的……」

話音剛落,明戀就開始吃起了食物,由於實在是太餓了,再加上不會用這裡的餐具,所以她的吃相併不怎麼好看,簡直就像遭受了龍捲風襲擊的災害現場一樣。

不得不說蘋果嘉兒的廚藝還是很好的,就算只是素菜,明戀全都吃的津津有味,不過她吃的並不怎麼習慣,並不是說這些食物有什麼毛病,而是明戀根本就沒有吃過這樣烹飪的食物,再加上沒有米飯什麼的,所以吃的總覺得差點意思。

「那個...明戀?聽小萍花,說你不是惡魔,那你是什麼呢?那個,我不是……因為你真的長的有點....與眾不同?」

「我?我是一隻角狼。」

「角狼那是什麼?和木精狼有什麼關係!」

「別緊張!雖然就設定而言我也是狼,但我不會吃你們,而且之前在森林的時候,我差點被它們給吃掉了,我和它們絕對沒有任何關係!」

說著說著明戀又幹掉一份蘋果派,突然瞪大了雙眼,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接過遞過來的水杯,把水一飲而盡之後這才緩過勁來,差點被蘋果派帶走的明戀說道:「你們當然不可能聽說過,因為我並不是生活在艾奎斯陲亞的生物,準確的說我甚至都不是這個世界的生物。」

「不是這世界的生物?那你是怎麼來到這的。」

「我也不知道啊,原本我在家裡的床上睡的好好的,一覺醒來就發現我在天上,然後落到永恆自由森林。」

「什麼永恆自由森林!那裡可是很危險的,你是怎麼活下來的!」聽到到這個蘋果嘉兒眼睛都瞪大了。

「怎麼活下來的?運氣好唄,如果不是澤科拉救我,我肯定就不會出現在這了。」

「那個邪惡的女巫嗎!」

「嘿,說啥呢,澤科拉怎麼會邪惡是女巫,女巫會好心救我,然後到小馬谷幫我買東西嗎?」說到這明戀故表現出生氣的語氣。

其實在之前迷路的時候,明戀就想好了各種說辭,就連神態都自己演繹了一遍,所以蘋果嘉兒的問題都回答的完美無缺,而且還都是真話。不過迷路這麼久是明戀沒有預料到的,當走到甜蘋果園的時候都快餓得幾乎快要暈倒。

只不過明戀當時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餓暈了還是腦子抽了,非要學着動畫里的蘋果嘉兒那樣用蹄子踹樹就能讓蘋果掉下來的操作,結果踹了好久一個蘋果都沒有掉下來,這才讓她意識到這其實是個技術活,不是傻用力就行的。

好在功夫不怕有心人,終於掉下來了一個蘋果。就在明戀偷蘋果吃的時候,被出來散步的小萍花給撞見了,接下來就是和小萍花聊天解除誤會什麼的,再然後就是被蘋果嘉兒給一下帶走了。

接下來的閑聊已經完全打消了蘋果嘉兒的疑慮,她已經完全相信了我的說辭,而且還答應帶明戀明天去找暮暮,並且解除大家對澤科拉的誤會,並且幫忙找回家的方法什麼的。

「如果短時間沒有辦法回去的話,這段時間住在甜蘋果園吧,這裡還有空房間。」蘋果嘉兒就和動畫中表現的一樣熱情,面對有困難的人她總會忍不住去幫助。

「嗯……如果沒有打擾到你們的話。」

雖然明戀現在不怎麼想回去,想在這裡多玩一段時間,但想着家人如果擔心自己怎麼辦,而且她也不屬於這個世界,她現在只擔心萬一要是回去了,還是這幅樣子該怎麼辦,總不能回去對着家裡人說,「我是你們的兒子。」這樣的話吧。

「船到橋頭自然直!」

「哈?什麼意思?」面對突如其來的一嗓子讓蘋果嘉兒有些摸不着頭腦。

「不好意思……自言自語而已……」明戀尷尬的笑着撓了撓自己的腦袋。

「啊,吃飽了!謝謝招待。」明戀心滿意足的拍了拍自己的肚子。

不過蘋果嘉兒看到一片狼藉的桌子可高興不起來,畢竟待會兒做清潔的是她,現在已經過了她平時的睡覺時間,她有些擔心明天的精神狀態。不過明戀肯定不會讓她獨自做的。

「我也幫下忙吧。」

「這我一個就行收拾就行。」

「我也算吃了白食,不做點什麼心裏會不安的。」明戀此時心裏暗爽的不行,不跟蘋果嘉兒一起做事那才不安呢!

既然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蘋果嘉兒也不再多說啥。

獸爪雖然不比手掌方便,但比馬蹄還是要方便不少,很快一獸一馬就收拾乾淨了。

收拾完之後蘋果嘉兒把明戀領到了一處空房「今晚你就用這個房間吧。」而她並沒有回自己的房間,而是去了小萍花的卧室。

蘋果嘉兒的家構造很是奇怪,竟然是和穀倉是一體的,而且沒有做什麼隔音處理,明戀在這裡關着門都能聽見她們姐妹倆的談話聲,雖然聽不清說了什麼。

在寧靜的夜晚,月光透過窗戶照射在地板上,明戀靜靜的躺在床上,望向寧靜的夜空,此時的她才真正的靜下了心,聽着窗戶外不知名的動物叫聲,不知為何明戀自己開始覺得有些難受。

藉助月光再次看着自己的爪子,再看了看自己腳。打開窗戶嘆了口氣,望向陌生的夜空,突然感覺到心裏一陣寂寞難受。獃獃的看着一顆閃爍着藍色光芒的星星。

「我真的回得去嗎……」

《友誼是奇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