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原神:我在提瓦特賣命座
原神:我在提瓦特賣命座 連載中

原神:我在提瓦特賣命座

來源:google 作者:三阿哥又長高了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派蒙 遊戲動漫 陳知禮

原神同人腦洞文在提瓦特,迎來了全民元素時代,普通人也擁有神之眼但穿越的陳知禮卻沒有神之眼!!!看他如何與派蒙、驢得水一起,帶領七國對抗天理!展開

《原神:我在提瓦特賣命座》章節試讀:

最後,陳知禮又倒了一大杯蘋果酒。

在蒙德,人們有喝早酒的習慣,每天從清晨到夜晚入眠,酒是蒙德人最必不可少的東西,畢竟蒙德最出名的就是美酒和詩歌。

陳知禮所喝的蘋果酒,與其說是酒,不如說是果品飲料,酒精的度數很低,甚至連微醺的感覺都不會有。

其實,大多蒙德人早上喝的就是各種果飲,只不過各種飲品也被冠以酒的名字,不然,蒙德城大街上一天到晚都會是酒蒙子。

陳知禮猛灌了一口蘋果酒,冰涼的口感、酸甜的味道瞬間刺激着他的口腔和胃,一下子使他清醒了不少。

他就着抹了果醬的麵包,一邊吃一邊翻看着《提瓦特——蒙德近代史》。

就像他在前世時,吃飯必看電影和動漫,現在沒了手機,翻看幾頁書籍,效果也一樣。

就這樣,邊驚嘆着書里的內容,邊吞咽着麵包和蘋果酒,陳知禮吃完了自己的早餐,雖然此刻已經接近中午。

他收拾好餐具,把它們放在了原位,然後慢騰騰地鼓搗着準備下樓。

陳知禮打算先去蒙德元素學院詢問一下,然後在蒙德城隨便逛一逛。

自從他穿越到蒙德,一直在為賺取摩拉努力,還沒有好好領略過蒙德城的宏偉華麗,如今,他有了一大筆錢,終於可以給自己放幾天假。

陳知禮走出房門,一步跨過門墊,然後回身鎖門拔下鑰匙,做完這一切,陳知禮又擰了擰門把手,推了幾下門,確認鎖好之後,他才一步一步向樓下走去。

陳知禮聽着自己噠噠的下樓聲,又想到蒙德最負盛名的詩歌,忍不住自編自哼了起來:

熟透的六月,臨近末尾的季節

一個絢麗明亮的上午

走下深巷的閣樓,降臨我的故事——

突如其來的穿越不會在安逸歲月

或迷茫守望中結束,一段征途應是

一艘塗著彩畫又如畫的船隻

披荊斬棘乘風破浪是沉默的註腳

海鳥和波浪總是凝視着彼此的雙眼

又竊竊私語在船隻一旁

……

經過樓梯轉折處,陳知禮透過巨大的花色玻璃,看到屋外搖曳的綠影,樹葉不斷反射着耀眼的白光,看來,今天雖然有風,但溫度依然很高。

今天賣雪糕的生意一定很好,陳知禮心裏想,恨不得現在就吃上一個。

走出閣樓,陳知禮才真切感受到太陽的熱烈,熱浪隨着風一陣一陣襲來,空氣都要被烤的融化掉。

此時,小巷裡沒有一個行人,陳知禮用手遮在眼前,擋住太陽射來的明亮耀眼光芒,低頭快步向巷口走去。

很快,他就轉到了一條名叫騎士大道的街上,兩邊的商店鱗次櫛比,門前掛的招牌旗幡,在陽光下有氣無力地搖晃着。

街道上疏疏落落地有幾個路人,絲毫未被琳琅滿目的商品吸引,腳步一刻不停地匆忙走過。

「今天真不應該出門!」

陳知禮嘲弄了自己一句,拖着腳步一步一步沿街走去。

「雪糕冰激凌啦,本店推出夏日新品,快進店品嘗屬於這個夏天的味道吧!」

一個丘丘人身上掛着歡迎光臨的綵帶,不厭其煩地站在冷飲商店門口喊着口號,身前的一個紙箱上寫着幾個大大的字——新品!爆款!

自從蒙德和丘丘人簽署《蒙丘互不侵犯條約》,雙方就開始了貿易往來,因此蒙德城裡經常可見丘丘人的身影。

由於丘丘人皮糙耐力強,一些繁重的臟活累活常常會僱傭丘丘人來做,當初,陳知禮搬磚時,還結識了幾位丘丘人。

聽到丘丘人的吆喝聲,陳知禮停下了腳步,他必須承認,他被雪糕冰激凌這幾個字眼,誘惑到走不動路了。

陳知禮吞咽了一口口水,抬頭望了望熾熱耀眼的太陽,右手則在口袋裡捏着幾枚摩拉硬幣。

最終,他還是轉身走進了冷飲店。

店主是一位大腹便便的禿頭中年男人,名叫柯頓,僅剩的一縷珍貴無比的頭髮貼在油膩的頭皮上,此刻,他正靠在躺椅上,眯着眼休憩。

「老闆,雪糕怎麼賣的?」陳知禮徑直走到冰櫃前,眼睛也不看老闆,只是自顧自地喊道。

柯頓抬頭看了他一眼,聲音模糊地咕噥道:都在冰櫃里,都是最新款,喜歡哪個拿哪個。」

陳知禮看到冰櫃里擺滿了各種各樣的雪糕,有日落果味的,有各種奶丁,還有加了史萊姆凝液的新品。

在冰櫃的四個角落,有四個冰史萊姆正在努力工作,只見它們一口一口拚命地吐着冰霧,以此來使冰櫃的溫度始終保持在零下,小史萊姆冰藍色小臉都累的泛白。

陳知禮看到此景,不禁笑出了聲,它們看起來真是又可憐又好笑。

「看什麼看!沒見過史萊姆工作啊!」一個小史萊姆停下吹冰霧,翻着白眼,有氣無力地吐槽道。

「啊哈哈…,」陳知禮尷尬地以笑聲掩飾,然後隨手拿起一支日落果味的雪糕。

正準備轉身,陳知禮突然瞥到有幾支包裝鮮艷的雪糕,似乎是沒見過的新品,猶豫了一會,陳知禮放下了手中的雪糕,拿了一支新品。

「老闆,多少錢?」陳知禮晃着手中的雪糕。

「35摩拉!」柯頓看到陳知禮手中的雪糕,一下子來了精神,小眼睛裏精光閃爍。

「卧槽,這麼貴!金子做的啊?」陳知禮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往也就幾摩拉一支,頂貴的也不過十幾摩拉。

「這是新品新牌子——夢鍾,當然貴了。」

陳知禮猶豫着要不要換回,換個小奶丁它不香么!

然而,柯頓眯着小眼,滿臉笑意地看着陳知禮,只是那笑容含義不明……

「法克,被夢鍾這個老六偷襲了!」陳知禮心中暗罵道。

躊躇了一會,陳知禮還是選擇了這個雪糕刺客,不吃虧,怎麼能成長!

陳知禮從口袋裡掏出了一枚面值50摩拉的硬幣,放在櫃檯的玻璃上。

柯頓眯笑的小眼裡閃着狡黠的光,伸出胖乎乎的手拿起硬幣,放進抽屜里,然後捏了一枚10摩拉硬幣和一枚5摩拉硬幣,遞給了陳知禮。

陳知禮接過硬幣,塞進口袋裡,拿着背刺自己的雪糕,又走進了驕陽里。

《原神:我在提瓦特賣命座》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