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獄龍入江
獄龍入江 連載中

獄龍入江

來源:外網 作者:秦江沈如霜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秦江沈如霜 都市言情

都讓開!我家小姐能治!程月婷猛地將秦江推開,狠狠瞪了他一眼。 眾人一片驚詫。 沈如霜從口袋中拿出幾根銀針,在關元、巨闕、.........展開

《獄龍入江》章節試讀:

《獄龍入江》的主角是秦江沈如霜,小說《獄龍入江》的作者牧北文筆極佳,題材新穎,推薦閱讀。精彩章節節選:... 公海,煉魔島監獄。 一架AW-101灰背隼直升機螺旋槳呼嘯,捲起的沙塵遮天蔽日。 一老一少從監獄大門走出。 少女熱的臉色通紅,忍不住抱怨道:爺爺,咱陳家好歹是帝都超級門閥,身家數千億,跋山涉水過來,那秦江竟然連面都不給見,我看他就是個沽名釣譽之徒! 閉嘴! 唐裝老者勃然大怒:冥王名諱豈是你有資格叫的? 漫天黃沙被氣浪震的倒卷,連同女子一起震飛。 老者眼中閃現一抹懼意:煉魔島監獄,關押十萬大惡,皆是兇殘暴戾,無藥可救之人,放出去一個,都足以讓四方震動! 可他們面對冥王都得俯首稱尊!為何?因為冥王醫術、功法、相術皆無敵! 單單看守他一人就需要數萬全副武裝的特種兵,咱陳家在他面前形同螻蟻! 你直呼冥王名諱,是嫌活夠了么! 數萬人看守他一個!少女身子悚然一震,捂着胳膊站起,怯聲道,難道,他比駐守在北境的十大天王還厲害? 說到天王兩字的時候,少女眼中滿是崇敬之色。 他們是鎮守夏國國門,橫壓一域的傳說,萬千少女做夢都想嫁的偶像! 天王? 老者不屑冷笑:天王受命於天,統兵數十萬,鎮守大夏國門,保一域百年安危,隨便拎出來一位,都能令敵國大軍心膽俱裂! 確實很強! 但那又如何,十位天王有八位是他的徒弟吶! 龍騎軍上將葉劍南,帝國中樞六長老,武者天榜第一趙玄修,青麻鬼醫葛洪,擒龍大相師曾璞等等,來見他都要俯首低眉,言語恭敬如下人! 什麼! 少女滿臉不可置信,嚇得花容失色:怎麼可能,他不是連三十歲都不到么!怎麼會有如此成就! 葉劍南等人皆是大夏國權柄之巔的神話,秦江如此年輕,竟能橫壓眾惡,無敵於世間,這根本不是凡人能做到的! 老者極盡尊崇,眼神炙熱:這就是他被稱為世間禁忌的原因! 我也是剛知道,昨天帝國中樞六長老過來,想封冥王為天策上將,就藩西涼王,沒想竟然被他直接拒絕了! 如此說來,冥王不見咱們,也在情理之中,老夫太過自信了 少女神情大駭,再次看向監獄方向時,已如面見神靈般虔誠! 隨着直升機離開,一輛紅色法拉利和三輛悍馬停在了監獄門口。 法拉利上下來一個女人,五官驚艷,烏黑的頭髮瀑布般垂下,火爆的身材在合襯小西裝下更顯飽滿豐腴。 只是,女人氣質冷如冰山,頗有一種生人勿近的感覺。 她是魔都豪門沈家的大小姐沈如霜,青麻鬼醫葛洪的關門弟子,人稱南境第一聖手的神醫! 沈如霜摘下墨鏡,冷冷看了眼煉魔島的監獄大門,在十名黑衣保鏢簇擁下走了進去。 不一會,十幾人來到了監獄最深處的牢房前。 秦江正低頭作畫,見人過來,微微皺眉。 沈如霜掃了眼穿着隨意,看上去弔兒郎當的秦江,不禁撇了撇嘴。 你是秦江,今天出獄,對吧! 她雙手環胸,眼神居高臨下,高跟鞋上的水晶熠熠生光,儼然一副高人一等的姿態。 秦江有些生厭,皺了下眉頭:你是? 沈如霜掏出一張婚約,神色平淡道:我是沈如霜,你爸曾託人去我家定了門親事,這個婚,我毀了! 希望你出去後,不要騷擾我們沈家! 刺啦! 婚約被當場撕碎,紛紛揚揚落在秦江腳下。 她身後的保鏢見狀,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不屑的目光打量着秦江,神情帶着濃重的鄙夷。 一個坐監十年的勞改犯,從小被秦家拋棄的廢物,也配娶身價幾十億的沈神醫? 秦江眼中閃過一絲冷漠,眉頭緊緊皺了起來。 沈如霜見秦江一言不發,略微搖頭,帶着憐憫道:我知道你很難過,但你也看到了咱們兩個的差距,你配不上我的,即便娶了我,你也會活在我的陰影之下。 畢竟我的名氣太大了,咱們兩個在一起,只會讓你更自卑! 說完,她朝牢房內掃了一圈,右手嫌棄的在鼻子前扇了扇,彷彿身處廁所一般噁心。 秦江眉宇間多了分冷意,感覺這個女人腦子有病。 沈如霜將一張名片丟在畫作上,道:你有案底,出獄後不好找工作,如果到時真吃不上飯,可以給我打電話。 其實,你是因為打了後媽王燕珺才進的監獄,勸你出去後先給她道歉,說不定她一高興還能讓你回秦家,這樣雖然會寄人籬下,但至少讓你有口飯吃。 說完這話後,沒等秦江說話,沈如霜便在保鏢的簇擁下離開了。 秦江的出生就是個錯誤,還未出生,他們母子就被秦家拋棄,若他在生母死後,願意喊王燕珺這個後娘一聲媽,或許還能當個秦家庶子。 可惜沒有如果,親娘死後,秦江去秦家打了王燕珺,這輩子註定窮困一生! 我跟他說話,他竟然跟木頭一樣,一句回應都沒有,看來他是自卑了,真可憐 沈如霜嘆息中帶着一抹惋惜。 也許過不了多久,秦江就會拿着名片上門,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求她賞口飯吃。 如果真是這樣,沈如霜不介意給秦江點錢,或者在旗下公司給他找個小職員的工作。 沒一會,典獄長火急火燎走了進來,顧不得擦汗,緊張道:江哥,新來的兄弟不懂規矩,替班時把剛才那幫人放了進來,我已經訓斥過了。 秦江淡淡擺手,以示無妨。 江哥,那人誰啊! 監獄長重重鬆了口氣,小聲問道。 一個神經病。 秦江捏起名片,看都沒看就丟進了垃圾桶。 哦,長得挺漂亮,可惜了。 監獄長搖了搖頭,掏出一張銀行卡,道:您署名王茗的畫作聞名海外,這幾年拿出去賣了不少錢,除去您賞我們的錢,還剩一億三千萬,您留着在江北用吧。 秦江點了點頭收下。 典獄長遞上一個鑰匙,繼續道:趙無敵說,他剛進來那會被獄中大佬欺負,您出手救過。 他一直想報答,奈何沒資格跟您說話,求我替他轉送您一套別墅。 他還讓兄弟,江北首富吳天德去機場等您了 趙無敵?記得他也快出獄了吧。秦江想了好一會才記起來。 趙無敵是江北萬龍商會的會長,在江北黑白通吃,連首富吳天德都要給幾分面子。 五年前倒賣國家資源,被抓進了煉魔島,原本要判三十年,交了三十億贖金,改判成五年。 嗯,趙無敵四天後也要出獄。典獄長賠笑點頭,江哥,這是他的一片心意,您去江北也要找住處,還是收下吧! 北境戰神姜天隋已經送了我一套江北別墅,趙無敵的就不要了。秦江擺了擺手,隨即問道,剛才操場喧囂了好久,發生什麼事了么? 典獄長微微躬身,道:四大監區的犯人知道您要出獄,想為您送行,已經在操場上站一個小時了。 去看看吧! 秦江把畫放進包裹,朝監區外走去。 操場上已是人山人海。 這裡有縱橫域外幾十個國家的僱傭兵,有刺殺總統顛覆小國的中情局殺手,更有世界各地暗黑組織的大佬,和擁兵數十萬的人屠軍閥,每個人手上都有成千上萬條人命。 此刻,眾人皆是神情尊崇的望向監區門口,眼中閃着忌憚的光! 隨着監區鐵門緩緩打開,秦江出現在門口。 轟隆隆! 眾人驚奮,猶如帝王臨朝般齊齊跪地,烏泱泱看不到盡頭! 恭送冥王出獄! 剎那間,炸雷的拜送聲響起,震得操場上沙石都在顫動! 秦江負手,像神明俯瞰螻蟻般從人群中走過,不帶一絲表情。 什麼情況? 沈如霜剛出監獄大門,身後就響起了地動山搖的拜喝聲。 她眉頭一皺,趁監獄大門還未全部關上,朝操場看去

《獄龍入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