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雲端野玫瑰:在大佬心尖肆意撩寵
雲端野玫瑰:在大佬心尖肆意撩寵 連載中

雲端野玫瑰:在大佬心尖肆意撩寵

來源:google 作者:鯨魚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白礪宸 金如惜

原名:流氓空姐:我是總裁心尖寵【輕鬆雙潔雙強團寵虐渣不隔夜】父母離異,親爹失蹤,她成為空姐勇闖天涯尋找父親一個意外闖入頂級豪門總裁的世界,從此總裁走上水深火熱的不歸路:早上被她笑死,中午被她氣炸,下午被她蠢哭,晚上被她撩暈…————————————不般配?帥爹:瞎嗶嗶的,突突警告!能力差?未來公公:她專治幺蛾子!沒教養?未來婆婆:我媳婦人美心善!出身低?親媽:王炸在我手裡…展開

《雲端野玫瑰:在大佬心尖肆意撩寵》章節試讀:

鈕俊彥下了車對金如惜說:「喝不喝咖啡?這裡有一家咖啡店的咖啡特別好喝。」

金如惜想了一下說:「我喝拿鐵,低因的。」

已經下午了,她喝普通咖啡會睡不着覺。

鈕俊彥對她比划了個OK的手勢:「好,你在這欣賞風景,等我一會兒。」

金如惜笑着點點頭,然後轉身看向鐵塔。鐵塔高聳入雲,塔下有很多遊客在擺造型,做出托塔或張嘴吃塔的動作,金如惜覺得他們有點傻,拿出手機隨便照了幾張風景照。

「嘿!」

不遠處一個鷹鉤鼻的外國胖男人朝金如惜喊了一聲,還吹了個口哨。

金如惜頓時拉下臉來,對他翻了個白眼:知道東方臉孔受老外歡迎,可惜你長得太慘不忍睹,你要是敢吹第二聲別怪我抽死你!

「你的包!」老外對她比划了一下斜挎包的動作。

???金如惜低頭一看,自己的斜挎包被拉開了個口子。

媽的,遇上小偷了!

她一回頭,只見三個不同膚色的男青年正匆匆穿過馬路,慌慌張張地跑進地下通道。

金如惜毫不猶豫地追了上去。

都說外國小偷最喜歡偷帝都人,因為他們往往選擇忍氣吞聲,金如惜想:老子今天要為所有被偷的同胞們出口氣!

她觀察地形,發現地下通道其實是個彎道,通往下沉廣場。她直接跑到廣場上層圍欄邊緣,邁腿一翻一躍,輕輕巧巧就落了地。

三個男青年被從天而降的女孩嚇了一跳,掉頭往廣場裏面的一條小巷子跑去。

金如惜緊追不捨,先飛起一腳踹倒離她最近的黃毛,再抄起旁邊的鐵皮垃圾桶蓋飛去,削倒了黑皮,最後只剩一個花臂白皮往右一拐,然後是一陣撞門的聲音。

想躲?沒門!

金如惜跟着破門而入……結果,發現裏面的人比她想像得要多。

這是一個還沒租出去的商業空間,周圍都是灰撲撲的毛坯,地上到處都是煙頭、酒瓶、針管……歪七扭八擺放的塑料椅子上,緩緩站起三個跟金剛一樣強壯的黑人,還有四個小嘍啰圍了上來,逐漸包圍了女孩。

他們咧嘴笑着,眼睛胡亂掃視着她的身體,說著金如惜聽不懂的話,但一定都是下流戲謔之詞。

女孩眼眸微眯,握緊了拳頭……

十分鐘後。

「咣當」一聲響。

毛坯房的門被踢開,衝進來三個穿緊身T恤的光頭,他們身邊還站着黃毛和黑皮。

進來之後,他們的眼睛和嘴巴頓時成了O型,顯是被眼前的景象震驚到。

只見女孩背靠在椅子上,下巴微抬,臉頰上泛着紅光,額前貼着汗濕的碎發,修長的雙腿抬得高高的,還在不停抖動……

她注視着來人幾秒鐘,隨後偏着頭,低垂下長長的睫毛,踢了踢地上瑟瑟發抖的黑人,幽幽地吐出一句問話:

「你朋友?」

中間的光頭連忙拿出執照往前一亮:「No!我們是便衣**!」

女孩露出輕鬆的微笑,將長腿從三個疊羅漢的壯漢的背上移下,繞過他們,從另外四個躺地上無法動彈的小嘍啰身上踩過去,走到光頭**面前,平靜地說:「他們偷了我的東西,還要襲擊我。」

「嗚……」地上的壯漢們哭了出來:「救命……我們受了重傷……」

光頭**拿出對講機嘰里呱啦講了一通,然後蹲下身,抬了抬離他最近的白皮的大花臂,白皮痛得「嗷嗷」亂叫。黃毛和黑皮躲在**身邊不停地流汗,暗自慶幸自己只是被輕K了一下。

「你說……他們襲擊了你?」光頭**挑起一邊的眉毛,表情極其疑惑。

眼前聲稱遭受襲擊的女孩毫髮無傷,而地上的七個人完全不能動彈,跟癱瘓了一樣,所以到底誰襲擊了誰?

「嗯,他們偷了我的東西,我追着來到這裡。」金如惜蹲下身,從花臂白皮的褲兜里抽出一個花色小布包,說:「就是這個!」

「是這樣嗎?」**問白皮。

「對對對,沒錯。」白皮忙不迭地回答。

**嚴肅地看着金如惜說:「我們已經明確了他們偷東西的事實,但是現在他們遭受的重傷請您解釋一下。」

「呃……其實他們沒有重傷,只是……」金如惜的外語水平用來日常交流沒問題,但說到專用術語就卡了殼。

她想說的是:脫臼。

???**搖搖頭,一臉懵逼。

金如惜撓了撓頭,比劃說:「你知道樂高積木里的小人嗎?」

**點點頭。

「我現在就是……咔……把他們拆了。」金如惜比划了一個分離動作。

「What?」**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然後……我可以像這樣搭回去……」金如惜抓住白皮的花臂,輕輕一扭,把他的手臂複位了。

!!!在場所有人都震驚不已,在花國,脫臼了必須要去醫院做手術才行,是件特別折磨人的事。

而這個看起來像未成年人的東方女孩,竟然能徒手正骨,速度還相當之快。

不到五分鐘時間,所有人的關節都恢復了活動功能。這時,增援的**也趕到了現場,將地上的地痞一一扣上手銬。

「我非常抱歉,希望您的心情沒受今天的事件影響。」**紳士地送金如惜走到了廣場**。

金如惜笑着聳聳肩,表示自己心情很好。

「金如惜,你怎麼在這?我找你半天了!」鈕俊彥拿着咖啡,從地面沿着通道跑下來,他身邊還跟着不知哪裡冒出來的記者。

「你來得正好,哪杯是我的?」

「這杯。」

金如惜拿過咖啡就一仰脖子,瞬間喝了個底朝天,喝完拿手背往嘴上一橫:「正好老子口渴了!」

**和鈕俊彥在旁邊看得嘴角一抽:第一次見這樣喝咖啡的。

鈕俊彥和**用花國話交流了一番,聽着**的描述,他的表情越來越不可置信,記者在一旁不停地照相,記錄。

「Miss金,本來要請您回警局做筆錄,不過紐先生已經和我說明了情況,無需走這個程序,我們就在這裡說再見。」光頭**說著伸出手跟金如惜握手。

金如惜與他握手之後,笑着說:「**先生,您的手腕好像受傷過。」

**驚訝道:「是沒錯,兩天前抓逃犯傷到的,可是你怎麼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