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雲海泛舟記
雲海泛舟記 連載中

雲海泛舟記

來源:google 作者:巾米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久良 楚元真

現代大學生穿越到海上一艘船上,原本以為只是一個簡單的古代世界,以為自己可以靠着現代知識能夠在這個世界呼風喚雨,登峰造極可突如其來的世界讓其不得不重新審視這個世界海上竟然出現傳說中的蛟龍,並摧毀了他的船隻,為的竟然是船上所採摘的藥草?從小就佩戴在胸前的鏡子竟然救了他一命?先帝組建大型船隊親自去海上尋仙是否真的是愚昧?......種種超乎想像的事情接連發生,這究竟是個怎樣的世界,又會遇到怎樣的冒險呢?展開

《雲海泛舟記》章節試讀:

第二天清早,李久良就急匆匆的又去找道童了他要找道童驗證一下內心的想法。

李久良把他的猜想給道童和楚元真說了出來。

「我有個猜想。」

「什麼猜想?」道童和楚元真急切的問道。

「你們記不記得我們上船的第二天晚上,我遇到奇怪黑影的事情。」

「黑影?」道童和楚元真同時發問。

隨着李久良對修行的學習,他對靈力和法術的理解加深了,要是在之前他肯定是沒辦法想到的。

李久良問向道童:「有沒有一種法術是操控一團黑影的。」

道童想了很久說道:「能創造一團黑影的法術有很多,但是專門使其具備人形的法術有一個。」

「什麼法術?」楚元真急切的發問。

「影法,利用靈力製造一團如人般的黑色的虛影,因為像一團影子所以叫它影法。但是這個法術的實用性極低,雖說是虛影但是並不能穿越牆體一般的實體,只能穿過一些較大孔洞縫。而且這個法術雖然所需靈氣不多,但是需要學習的時間非常多,所以很少人會去學。」

「就是這個,我看到那黑影進入了一間房間。」

李久良確認那天看到的就是影法。

「那為什麼有人要施放影法呢?只是虛影有什麼用,嚇人把人嚇死嗎?」楚元真問道。

「虛影是能短暫地變化為實體的,但是變成實體所需的靈力巨大,在變成實體之後虛影就會消散。影子的本身的力量特別小,沒什麼戰鬥能力。但是殺死一個熟睡中的普通人實力就夠了。不過修士一般沒人會用這招式來暗殺別人,如果對面是個普通人,修士有上百種手段殺死他。如果對面是個修士,那一團蘊含靈氣的黑影光靠感知就能夠發現。」

李久良想道童這小小年紀就把殺放在嘴邊就沒一點畏懼嘛。

楚元真問道:

「那黑影去那個房間里做什麼,裏面也沒什麼人啊。「

道童顯然是非常喜歡尋找真相的過程,頗有興緻的說道:

「不知道,但是我們可以去看看。」

三人來到了李久良那天見到黑影進入的那個房間外面。

有一個小問題,門鎖住了。正常打開肯定需要找專門管理門房的管事,管事肯定不會同意他們的,需要向田仲或者是胡康的請示。這兩人肯定不會同意的。

「這怎麼辦。」楚元真問道。

"看我的。「道童頗為自信的說道。

只見道童輕輕的一拍手掌,他的身邊出現了一團模模糊糊的黑影,慢慢的變成人的形狀。正是影法。

「哇,你真的什麼法術都會啊。」楚元真驚訝道。他上前去嘗試觸碰那黑影果然什麼都沒摸到。

「那是當然了。」道童得意洋洋的說道。

然後道童呆在原地,身邊的人形黑影來到門口,接着從門縫中鑽進了房間中,接着一陣響動,房門打開了,是黑影從裏面打開的門鎖,門房打開之後,黑影便消散了,這時道童才活動了開來。

李久良問道:

」操作虛影的時候不能動嗎?」

「嗯,要分神操控。所以這法術很雞肋,我本來只需要一個開鎖咒鎖便可以打開,省心省力的。」

李久良點點頭,看來這影法確實不怎麼好用。

三人來到屋內,屋內的擺設和其他的房間大致沒什麼差別。

「好像沒什麼東西,良哥,你確定是這個房間?」楚元真到處看了看沒發現什麼。

李久良仔細觀察了一會兒發現窗戶有被打開過的痕迹。

「你看,這窗戶的被人打開過。」

「是哦,上面的灰塵有明顯窗戶打開的痕迹。良哥你的觀察真仔細。「

「喂,你們來看,這床下面藏了幾隻烏龜。」

道童喊着他們。

「烏龜?」李久良有些疑惑。

李久良看去,是幾隻手掌大小的烏龜,躲在了床底下,被道童給找了出來。

「這裡怎麼會有烏龜呢?那黑影進來不會是就為了這些烏龜吧。」楚元真不解地問道。

李久良也一頭霧水。道童坐在地上,拿手逗弄着這些烏龜。

他們又仔細在這個房間中翻找,沒能再發現其他地事物了,可以肯定那黑影來到這個房間里就是為了這些烏龜。

「那是誰把施展的影法,以及把烏龜放在這裡的。」楚元真問道。

「我覺得還是那個吳泰。只有他」李久良分析着。

」我覺得不會是他,他手都受傷了,連手訣都卡不了。」楚元真替吳泰說話,這吳泰這幾天對他們相當好,楚元真對他的印象相當不錯。

「他手根本沒有受傷,那天他用手撫桌子了,一點事也沒有。對了,小仙師,能不能單手捻訣。」

「如果法術熟練的話當然可以。」

「那如果一個人一直捻訣釋放法術來釋放體內的靈氣,那他體內是不是就看不出靈氣。」

「應該可行。你的意思是吳泰一直把手包裹着是為了一直釋放法術來隱藏自己是修士。而那天的影法是他施放的」

「應該是這樣,這個房門一直鎖着,出來看鑰匙的管事,就只能是船長在全體人員上船之前才能進入。就只有他有這個機會把烏龜放在這裡。」

「就是這樣,走我們去找吳泰,向他確認這件事。」道童興奮的說道。

「不好吧,我們又不知道他為什麼做這些,萬一他沒什麼邪惡的目的呢?還有,我們還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修士,之前只是我們的猜測。」李久良說道。

道童思索了會兒。

「你說的對,我們得先確認他是不是修士。你們先回房修行吧我去看看那個吳泰。」

「你要小心些,別讓他發覺到什麼打草驚蛇了。」

「放心吧。」

————

過了一天都沒見到道童。直至第二天清晨道童才現身。

李久良他們一打開房門就看到道童一臉興奮地說道:

「我昨天在暗處觀察了吳泰一天。那傢伙隱藏地真好,一直沒有破綻,於是我就想他到了晚上睡覺地時候肯定不會釋放法術了。果然,我用隱形咒跟到他地房間里,果然他在睡覺地時候體內果然留有靈氣了。不過純靠自然積攢,靈氣在體內積攢地很慢。我就想看看那吳泰的水平怎麼樣,看他能積攢多少靈氣。」

「所以你就在那裡等了一晚上? "李久良有些懷疑道。

"對啊,那吳泰確實是修鍊很多年;體內靈氣還是很濃厚的,不過比起我還是差很多。」道童說完打了個哈欠繼續說道:「有點困了,本來今天還想跟着公主姐姐去島上玩會兒,看來等下午再說吧。」

不是道童說,李久良都忘了今天是抵達珍乙島的日子。

道童又說道:

「你之前的推論全部都能證實了,但是我們還是不知道吳泰有什麼目的。」

楚元真說道:

「他可真膽大,三層那麼多道士,他也不怕被發現。」

道童也思考着:

「對啊,他為什麼要冒險去那個地方呢。」

李就良回答道:

「那是因為有一件事在他的計劃之外。」

「什麼事?」道童問道。

「就是船隊忽然改變了航線。」

「那他到在三層要做什麼呢?」

「我估計應該是想要把改變航道的事情給傳遞出去。」李久良思緒被打開了分析了起來。「那些烏龜可能就是傳遞信息的載體。烏龜不需要食物和水還能活幾個月,同時又能在海中游泳,是目前最好的通訊載體了。」

「哦,原來是這樣。」

「那他要傳給誰呢?」道童又問道。

李久良搖搖頭:「這我怎麼可能知道。」

道童晃晃腦袋也是跟着李久良的思路仔細思考着,沒來由的說一句:「真有意思。」

「什麼。」李久良不知道他在說些什麼。

「就是一步步探究真相的過程很有意思啊。」

李久良有些無語,在心裏想到要不要教道童學一學數學,讓他們從頭一步步論證得出結論看他覺不覺得有意思。

「繼續啊。」道童顯然是來了興緻。「趕快再想想那個吳泰還有什麼可疑的地方。」

「也沒什麼了,就是經常會問起仙師們的情況。」李久良答道。

「我想到一個。」楚元真說道:「他跑船從來沒遇到過海盜。」

道童地驚呼:「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一定是這樣,他一定是和海盜是一夥的,除非是他運氣非常好,否則只有這一種可能了。」

「這麼想來應該是這樣,如果他們是一夥的,海盜自然不會來打劫自己的人,而吳泰為朝廷做事自然能夠掌握很多消息透露給海盜。所以吳泰聯絡的對象就是海盜們。」

「那又能怎麼樣呢?船上有仙人在這,來再多的海盜也無濟於事。」楚元真寬心得說道。

「除非……」道童思索着。

「除非他們在仙人不在的時候出手,在珍乙島上,只要劫持住了公主就算是仙人也沒辦法。」李久良急切的說道。「公主現在在哪裡。」

「公主已經下船去珍乙島上了。」

「什麼?」

「船昨晚就已經抵達珍乙島上了。公主不久前就已經帶着田仲去了珍乙島上了。」道童知道昨晚的情況。

「他們帶了多少人。」

「大概有一百來號人。」

「太少了,對面肯定人手充足,極可能有會法術的人,而且是在暗處,還是非常危險。」

「呀,睦臨姐姐有危險,我去找師叔。」

「我們去告知官兵。」

道童急切往他師叔那裡去了,李久良則去找能夠管事的官兵。

那個老道士正帶着一眾弟子在三層最裏面的一個大房間裏面閉關修鍊。

「師叔,師叔。」道童在房外急切的喊道。

結果出來的不是他師叔而是一個別的道士。

「師叔呢?」道童問道。

那個道士不急不慢得回答道:「師公和師兄弟們正在閉關,已經下令這十天天不管是什麼事,不管是什麼人都不能打擾他。」

「可是公主現在有危險。」道童急切的說道。

那個道士依舊不緊不慢的說道:「師公下令不許。」

「你讓開,我自己去和師公說。」道童都快急死了。

沒想到那道士竟然展開陣勢,看樣子是要釋放法術的樣子。「小師叔,師公之命無法違背,若你想強闖,我會阻攔你的。」

「你。」道童有些生氣,看樣子也是要動手。

李久良和楚元真好不容易找到了個管事的,又是好說歹說才讓那人相信他們說的話,本來以為沒他們什麼事了,只要道童的師叔出馬一切就結束了,結果到了三層就感受到這裡的波動,就趕忙趕了過來。

李久良看到道童正在和另一個道士正互相釋放法術,道童明顯是處於劣勢,那道士依舊死守大門,退也不退。

李久良一把攔住道童,「怎麼回事。」

道童把事情和他說了。守門的那道士是老道的首席弟子,從小便開始修行,已經修鍊了二十餘載了,自然要比道童厲害。

「這位仙師,公主現在處於一個危難之中,既然你不肯讓我們見道童的師公,但是你可不可以出手救助公主。」

那道士搖搖頭。

李久良要在心裏面罵娘了,沒想到這道士這麼死板。

道童氣不過,一道火球直接發出。

那道士面不改色,一道水球也是相應地發出,直接化解了道童地攻擊。

道童接着又施放了幾招不同地法術,但都被那道士輕鬆地化解。很明顯兩人並不在同一水平之上。

李久良想要看看那道士是什麼水平,可想到道童之前地警告就打消了靈氣窺探的念頭。他攔住了道童,再這麼打下去只是單純地浪費時間毫無意義。

「不要再浪費時間,公主現在很危險,必須馬上去救她。」

道童冷靜了下來,施展法術,裹挾着李久良和楚元真往外面飛去,飛往了珍乙島。

在天上楚元真說道:「你的同門難道都是這麼不近人情地嗎?」

道童顯然是氣還沒有消散。

」他以前挺好說話的,誰知道今天怎麼這麼執拗。」

他們飛到了珍乙島上空,眼前的景象確實讓李久良讚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