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雲深新月不見山
雲深新月不見山 連載中

雲深新月不見山

來源:google 作者:熯苒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鶴深 現代言情 辛玥

【1v1雙潔he姐弟戀男女主確認關係後高甜就是一個小甜餅主愛戀】前期純情小奶狗,確定關係後,技能一鍵啟發,小奶狗化身小狼狗京畿音樂學院最年輕的喬教授,氣質清冷,英年早婚,25歲的他過於老成,天天張口你們師娘,閉口你們師娘,那哪裡是師娘啊,明明是美女姐姐!為什麼不讓他們叫姐姐,學生們都很不滿某人厚顏無恥道:「對不起,姐姐只能我自己叫!」(悄咪咪透露:男主是會彈琵琶的超級氣質型帥哥哦!長相卻屬於妖孽小狼狗型!!!)辛玥煙清閣仙氣十足的茶館店主,又美又颯!還是位國風畫家哦!理智深情帥大叔岑許山,野心勃勃,猶猶豫豫,最後措失摯愛岑某內心os:沒錯,我就是傳說中的那個大怨種,全本小說出場的戲份少的可憐,鄙人就是一個工具人灰媽:沒有的事,我是很心疼你的!一道凌厲的寒光射來,灰媽蜷縮在角落裡瑟瑟發抖展開

《雲深新月不見山》章節試讀:

那夜之後,兩人都相安無事。只是從那時起,男生熾熱的眼神,辛玥再也無法忽視。

中午,喬鶴深來到茶館,沒看到辛玥。

他問徐師傅辛玥怎麼不在,徐師傅正在給顧客上茶,「玥玥到機場接她哥哥了。」

「岑許山要來了啊。」男生眼神暗淡下來,這些年,岑許山每年都會來幾天,替他奶奶過來看看辛玥,並帶些老人家自己做的東西。

「是啊,中午的班機,一大早就出去了。」誰都能看出他對辛玥的喜歡,「這次好像只留兩天。」

「好,我知道了。」

「鶴深,還沒吃飯吧,我讓後廚給你做點?」

「沒事,徐叔,我不餓,來的時候在家裡吃了點。」

下午的演出,喬鶴深心不在焉,到了晚上,才聽到茶館外有汽車停泊的聲音。

喬鶴深跑出去,就看到辛玥從副駕出來,隨後,一位俊逸絕塵的男人也下了車。

男人大約三十齣頭,身材頎長優雅,穿着得體的黑色西裝,手上一枚黑金閃閃的戒指顯示着非凡貴氣,整個人都帶着天生高貴不凡的氣息。

凌厲的眼神望向茶館門口的少年,「這小子今年怎麼還在這?」

辛玥順着他的視線望去,微微一笑並沒有回話。

他們走到茶館門口,男生看向她說道,「玥姐姐,你回來了。」

辛玥第一反應,像個小狗狗委屈巴巴的,剛想說話,就被岑許山打斷,「怎麼?我這麼大個活人在這,看不見?」

聞言,喬鶴深看向男人,渾身散發著冷氣,「我們應該沒什麼好打招呼的。」

「哦?」

辛玥彷彿看到一隻大狼狗,一隻小狼狗,在兩人身後互相齜牙低吼較着勁。

氣氛頓時劍拔弩張,她頗為無奈,伸手拽了拽岑許山的胳膊,示意他不要這樣。

柔荑搭在男人胳膊上,扎眼地很,於是喬鶴深將辛玥拉到他身邊,但她微不可查的往後退了一步,讓男生心口痛到窒息。

苦澀在全身蔓延,他只有一個想法,她在拒絕他。「玥姐姐,你安全回來就好,我先走了。」

「路上小心。」辛玥現在很亂,男生的告白,讓她動搖了,但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

男生走後,岑許山看着兩人完全不似之前相處的狀態,低沉道,「你喜歡上他了?」

辛玥沒有肯定也沒有否定。

她向來愛恨分明,恣意洒脫,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沒有中間值,從不曖昧。他沒直接拒絕少年,讓其出現在她身邊,就說明她動心了,兩人在一起是遲早的事。

他嫉妒了,嫉妒到發瘋,卻無能為力。他是最沒有資格追求她的人,因為他為了前途和地位放棄了她。

當知道他要接受家族聯姻時,她果斷提出分手,沒有一絲猶豫,決絕的可怕。

她心狠,從那以後就再沒給他任何念想。

他的婚姻也只是逢場作戲,女方也有喜歡的人,他們的結合只有利益。

他知道辛玥為人,不屑成為沒有名分的情人,他也不會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他希望,她有更幸福的人生。

他和辛玥進入茶館,「裝修風格變了很多。」

「是啊,年前我費了不少心思,重新又整修了一遍。」

「暑假旺季過後,要不要來京畿待一段時間,奶奶很想你。」岑許山看到一個兩人桌,坐了過去。

奶奶是岑許山的外婆,叫白勝景。他們談戀愛的時候,白奶奶很喜歡她,對她很好。

白奶奶知道岑許山同意家族聯姻的那天氣到住院。「你…你…你個沒福氣的東西,玥玥那麼好的姑娘,你說不要就不要,你哪來的自信覺得人還會跟着你,你就後悔去吧。」

「你不要玥玥,我要!」奶奶把她認作孫女。這也是他們之間僅剩的聯繫。

看着眼前的人,已經從當時稚氣未退的少女,轉變成現在孤傲冷艷的女人,岑許山莫名心裏煩躁,他點了一根煙,緩緩地抽了起來,整個人是說不出來的性感。

「忙完這陣我會去的,奶奶這段時間身體怎麼樣?」辛玥問道。

「挺好的,老人家身體硬朗,就是天天念叨着你。」男人回道。

說完後,兩人都不知道該怎麼聊下去,坐在車裡還好,可以低頭玩玩手機。

現在面對面,竟有些尷尬。往昔無話不談的戀人,現已變得陌生無比。

辛玥只好說道:「我先回房間了,你也早點休息吧,還是你之前住的客房,我已經讓徐叔給你收拾好了。」

男人呼出一口煙,眼睛微眯,低啞地嗯了一聲。

辛玥起身正要走,岑許山突然拽住了她的手腕,性感沉穩的聲音響起,「玥玥,我希望你可以幸福。」

突如其來的祝福,讓辛玥有點摸不着頭腦,她掙脫束縛後,說道:「謝謝。」

回到房間,辛玥看到喬鶴深發來的消息,【玥姐姐,你睡了嗎?】

男生回到家,一直坐立不安,他覺得今天岑許山有點奇怪,感覺會有什麼事情發生,他不安地給辛玥發了消息。

【還沒有,我要先去洗澡】

【好,玥姐姐等會洗漱完,可以給我回個電話嗎?】

【那估計很晚了,你可能已經睡了】

【不會,我等你。我想和你說點事情,很重要。】其實沒什麼重要的事情,他就想要聽聽她的聲音而已,這樣他才能放心。

【好吧】

辛玥放下手機,就去衛生間洗澡了。

洗漱護膚完,剛出衛生間,辛玥就聽見敲門聲。

她習慣性地問了聲,「誰呀?」

沒有人回答,辛玥從門眼看到來人是岑許山,她回卧室套了個外套,便將門打開。

「是缺什麼了嗎?」辛玥問道。

岑許山緊盯着辛玥,一言不發。

辛玥從他身上聞到了酒氣,「你喝酒了?」

男人突然抱住了她,嘴裏呢喃道,「玥玥。」

突如其來的重量,讓辛玥支撐不住,摔倒在地,男人壓在她身上,她有點喘不過氣。

「岑許山,你清醒點。」她用力推着身上的男人。

「玥玥,我們為什麼變成了這樣,為什麼!」男人不斷呢喃着。

他在她身上一動不動,只是一直重複相同的話。

辛玥正費力推着他,突然一陣電話鈴聲響起,但她現在根本沒辦法接電話啊!

鈴聲響了兩遍後,辛玥才終於把男人推到了旁邊。

「累死我了,真重啊,這185的個子真沒白長!」

辛玥坐起來,地上的男人已經睡著了,不過偶爾會喊她的名字。

她將門關上,拿起一瓶水,一口氣喝了半瓶。

她一個人抬不動這麼大個男人啊,還是叫徐師傅過來幫忙把人抬走吧,拿起手機,看到男生剛剛給她打了兩個電話。

她連忙回了過去,剛撥通,就傳來男生的喘氣聲,「鶴深,我剛剛……」

還沒說完,男生就打斷了她,氣喘吁吁道,「玥…姐姐,你…開下…門,我在…茶館後門。」

「啊,你怎麼跑過來了。」

「我等了一個多小時,你還沒有給我打電話,我就打了過來,但兩遍都沒人接,我很擔心,就跑來了。」男生解釋着。

「可是,萬一我只是忘了,睡著了沒聽見呢?」辛玥邊走邊問道。

「你不會。」男生堅定的回答着。

「你就這麼相信我嗎?」辛玥嘴角不自覺翹了起來。

「玥姐姐,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等我開門,咱們見面再說吧。」

「好。」

辛玥將門打開,男生關切的目光尋來,雙手緊握住她的肩膀,「玥姐姐,到底出什麼事了?」

「先去我的房間吧。」

男生一路上憂心忡忡,到了房間,臉色明顯一黑,「岑許山,為什麼在這裡?」

辛玥把剛剛發生的事情給他說了一遍,「所以,現在我們需要把他抬到房間,正好你來了,我正打算找徐叔來着。」

「他沒對你做什麼吧?」

辛玥感覺出他現在很生氣,「沒有。」

在岑許山時不時的一聲玥玥下,臉色黑得更深了。

「我現在抬他出去。」說著就扶起了地上的男人。

「我來幫你吧。」

「不用,玥姐姐我一個人可以。你不要碰他!」

「我怕不小心傷到你的手。」男生彈琵琶的手很好看,她不想他的手受傷。

聽到這句話,喬鶴深臉色終於緩和下來,「沒事,不會的,別擔心玥姐姐。」

喬鶴深也是185的個子,看他扶着岑許山輕鬆的樣子,她也不擔心了。

「我給你帶路吧。」

到了岑許山的房間,男人突然顛顛撞撞得跑到衛生間吐了起來。

吐完後,清醒不少,他出來看到他們兩個人,轉身對着辛玥道:「玥玥,對不起。」

「沒事,你洗漱吧,我們先走了。」

男人一言不發,目送他們離開。大門合上的那一刻,他無力的坐在地上,他的一聲聲玥玥,她都無動於衷,她真的不在乎他了。

那個滿眼是他的辛玥,他弄丟了。

這幾年,他不是沒有僥倖地想過,玥玥還愛他,等一切都穩定後,他就離婚,重新追求玥玥。

但好像都晚了,男人雙眼發紅,硬撐着眼淚不要掉下來,他的心像被揪着一樣疼,快要喘不過氣了,連呼吸都是痛的。

辛玥將喬鶴深送到門口,囑咐着,「回去小心點,注意安全,知不知道?」

「玥姐姐,回去把房門鎖好,誰敲門也別開。」

辛玥看着男生像哄小朋友似的,不禁眉眼彎了彎,踮起腳尖揉了揉他的頭髮,「好了,知道啦,我又不是小朋友。」

男生因為害羞,眼睛看向了旁邊,「你本來就是。」 怎麼他都不放心,像個小孩子一樣,讓他天天操心,後半句喬鶴深在心裏悄悄得想着。

「好好好,我本來就是,等下回到家,給我發個消息,好不好?」辛玥無奈道。

「哼。」又像哄小孩似的哄他。

這咋還傲嬌起來了?小男生的心思你別猜。

「玥姐姐,快進去吧,天涼你頭髮還是半濕,會感冒的。」

*

喬鶴深回到家,給辛玥報了平安,一動不動看着聊天框,一分鐘後,對方的消息發來,【好乖,快休息吧】

【晚安,玥姐姐】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