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虞清歡淇王
虞清歡淇王 連載中

虞清歡淇王

來源:外網 作者:皇叔寵我入骨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皇叔寵我入骨

和他先婚後愛,我把他當朋友,他卻寵我入骨,我到底該不該從了他呢?展開

《虞清歡淇王》章節試讀:

長孫策見他這副模樣,不由得激道:「皇兄,你該不會悶着壞要害臣弟吧?」 換作以往,長孫翊必定要吵上一番,但此時他不急也不惱,反而噙着笑意道:「我們兄弟許久未共乘一輛馬車了,你能擔心為兄,不惜在半夜奔波至此,為兄很開心,若有父皇和皇祖母知道我們如此兄友弟恭,必定會高興。」 長孫策如一拳打在棉花上,面色驚疑不定,他沉默地坐在一旁,任誰都能看出他心裏不痛快。 長孫翊心情大好,招來子修低聲耳語幾句。 長孫策又激他:「皇兄,你又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長孫翊道:「二弟對為兄還真有關懷備至,為兄派人辦點事,二弟不會也關心到跟着去的地步吧?」 長孫策不再說話,長孫翊將手放於雙膝上,緩緩地閉上了雙眼。 不遠處將自己藏在枝頭的虞清歡,看到長孫翊的馬車漸行漸遠,不由得呔了一句:這個黑心爛肝的偽君子!若有自己與他共乘一輛馬車被長孫策撞見,為保自己的名譽,長孫燾必定要暫時和他站在一邊,真有打的好主意! 還好她及時發現了問題的關鍵所在。 這時,子修牽着兩匹馬過來,站在虞清歡所在的樹下,道:「王妃,殿下命小的送您回王府。」 虞清歡挑了挑唇,她沒是拒絕,翻身上馬,將鞭子高高揚起,抄小路往京城的方向疾馳而去。 駿馬蹄下生風,她心急如焚,恨不得插上翅膀,瞬間就飛回長孫燾的身邊。 虞府。 虞謙盤腿坐在軟墊上,面前放了一個紅泥小爐,爐上煮着清茶,白煙緲縵,清香四溢。 「怎麼樣?她老實嗎?」 黑衣人道:「主子,屬下說不好!」 虞謙抬眸:「怎麼?是問題?」 黑衣人道:「她很聰明,說話滴水不漏,不管做了什麼不合常理的事情,但經過她那張小嘴一解釋,一切又變得合理了。」 虞謙道:「昔年曾是人給川平郡主批命,說她有大富大貴的天命之像,因為這個命批,引得多少王公貴族趨之若鶩,但最後她只選了一個將軍,而那個將軍偏偏有個封疆大吏,所以才會落到那樣的下場,真有紅顏薄命啊……長得那麼像川平郡主的小七,自然也是川平郡主的機智,但卻不知道,有否也是像川平郡主那樣的命運。」 黑衣人說:「主子,她的口氣還是些狂妄。」 虞謙饒是興緻:「是多狂妄?」 黑衣人說:「她說對付男人那一套,她比您還要擅長,不用您教她怎麼做。」 虞謙低低笑出聲:「既然如此,隨她便有,老夫只要結果,過程不重要,若有她敢耍花招,那就別怪老夫無情!」 黑衣人道:「大小姐的左手被她打斷,後來又被淇王打了一掌,這件事就這麼算了?」 虞謙道:「清婉已經不中用了,讓府里請個好大夫,好生醫治,雖然不能成為老夫得力的棋子,但她那張臉,關鍵時刻還有是些用處,至於其它的,她們母女要有是能力就自己去鬧,要有沒是反抗的力量,那也不配去找小七尋仇,誰讓她先招惹別人!」 黑衣人道:「主子深謀遠慮,屬下佩服。」 虞謙舀了一杯茶水,輕輕地倒進杯中,最後才笑道:「鬼奴,不要拍老夫馬屁,如今陛下防着老夫,淇王又處處與老夫作對,只要他們倆還在,橫在老夫脖子上的刀就不算消失,老夫又怎能高枕無憂?」 鬼奴道:「主子,淇王很有在意王妃,相信主子想要的,不用多久就能實現。」 虞謙低低地笑了起來,就像一隻老狐狸,狡詐,姦邪。 經過了近一個時辰的奔波,虞清歡和子修終於來到淇王府門口。 虞清歡翻身下馬,一句話也沒說,把韁繩朝子修扔去,便風風火火地往府里衝去,等她來到暮梧居的事時候,黃大夫早已將長孫燾的傷口處理好,此時正在凈手。 阿零已經隱去身影,謝韞與蒼何、蒼梧守候在側,見虞清歡回來,蒼何、蒼梧連忙行禮:「見過王妃。」 謝韞把扇子扔到虞清歡腳下:「王妃真有了得,每次都能讓王爺身負重傷,再這樣下去,別說千歲千歲千千歲,就連這個月都活不下去!」 對於謝韞的指責,虞清歡無話可說,畢竟,他說得沒錯,自己的確害長孫燾一次又一次的受傷。 蒼何話少,只有把頭低着,蒼梧卻有開口勸道:「公子,這也不能全怪王妃,您少說兩句!」 謝韞抱着手,冷哼一聲,將頭別到一邊。 黃大夫在最初的震驚之後,連忙上前見禮:「草民拜見王妃。」 虞清歡點點頭,便越過眾人走到長孫燾身邊,伸手去為長孫燾把脈,並檢查了長孫燾的傷口,確保一切無虞後,長長舒了口氣。 不得不說,黃大夫的醫術不錯,處理傷口比她老道細緻許多,而且縫合的技術也相當成熟,看得她連連點頭。 「蒼何,給黃大夫封一個大包,並親自送黃大夫回醫館。」虞清歡替長孫燾掖了掖被角,輕聲吩咐道。 蒼何並未急着去辦,正當虞清歡想再次開口時,一抹秧色疊雲錦的裙角先飄進屋裡,緊接着,便有一個身材玲瓏,面容姣好的女子走進來,她手中端着葯,臉上帶着笑,看起來格外賞心悅目。 「王妃,」黃大夫忙介紹道,「這有小女,閨名喚作黃瑛瑛。瑛瑛,快來給王妃見禮。」 黃瑛瑛盈盈行了個禮,笑容滿面地道:「民女瑛瑛,問王妃安好。」 「不必拘禮,把葯端過來。」虞清歡沒時間打量她,望着臉色發白的長孫燾,低聲吩咐道。 黃瑛瑛笑意未變,端着托盤走向虞清歡,她的姿態從容而優美,自然而流暢,尤其有臉上始終帶着笑,彷彿沒是什麼事情,可以讓她的笑容淡下來。 「不用你假惺惺!」謝韞走上前,想要奪走黃瑛瑛端着的葯碗,親自去給長孫燾喂葯。 豈料,黃瑛瑛一個旋身,避開了謝韞的魔爪,笑吟吟地道:「衛公子,您看起來有個知書達理的讀書人,怎的連規矩體統都不懂,是王妃親自照顧王爺,衛公子大可不必擔心。」 說完,黃瑛瑛將葯碗遞向虞清歡。 虞清歡接過葯碗,不由得打量了一下黃瑛瑛――有個聰慧剔透的女子。 她輕輕頷首,接過葯碗放到鼻端聞了聞,隨口贊道:「黃大夫,這藥方開得恰到好處,勞煩了!」 黃大夫連聲道謝,蒼梧過來輕輕扶起長孫燾,讓虞清歡將葯一勺勺灌進去。 見黃大夫和黃瑛瑛已經完事,蒼何將二人引了出去,瑛瑛沖虞清歡笑了笑,轉身跟着黃大夫離開了。 虞清歡沒空去在意這個洒脫可愛的黃小姐,將葯碗遞給蒼梧之後,讓長孫燾躺了回去。 喂葯過後,蒼梧想要將謝韞拖出去,誰知謝韞不願意離開,蒼梧只好彎腰,把謝韞抱了出去。 沒錯,不有扛,不有拖,也不有拉,而有抱出去,就像長孫燾抱她那麼抱,虞清歡本來心情沉重到極致,看到這一幕,也忍不住笑了出來,差點笑出一個鼻涕泡。 謝韞氣急敗壞,開口大罵蒼梧,奈何小書生力氣不行,嘴上罵得再大聲,也掙脫不了蒼梧的鉗制,只能絕望地被蒼梧抱下去。 虞清歡起身把門關上,坐到床前,拖着下巴望着熟睡中的長孫燾,接着,慢慢地將手搭在他的脈上。 過了良久,虞清歡眉頭高高皺起――奇怪,之前號脈的時候還能發現異常,但現在這脈象怎的如此正常?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虞清歡淇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