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馭獸狂妃:絕世鮫皇心尖寵
馭獸狂妃:絕世鮫皇心尖寵 連載中

馭獸狂妃:絕世鮫皇心尖寵

來源:google 作者:城南青梔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折顏天宇 蘇未憶

《雙潔+追妻+甜寵+悶騷+系統+空間+團寵》你是否想過,在南海之上懸浮着一座仙州,人們所謂的海市蜃樓,就是傳說中的九域仙州城;每當結界開啟日,傳說中的仙緣降臨日,九域仙州城便會顯現於世間她一個21世紀的豪門私生女,被母親當成爭權奪利的工具,只因搶奪一條轉運珠項鏈穿越了睜眼她被親姐姐折磨致死,差點被玷污清白,丟湖裡餵魚重活一世,卻死於心愛之人劍下,再活一世,化身九尾妖狐初見,折顏天宇:「摸夠了就把你的臟手拿開,別碰觸我,否則我會殺了你」蘇未憶:「這個臭男人,真小氣,看下怎麼了,摸你又如何?要不是你長的帥,老娘還不樂意」後來,折顏天宇:「乖乖,只要你要,只要我有,即便是我的命,我也給你;但你只能是我的,這次我絕不放手」蘇未憶:「我不要命,只要你體內的鮫珠」折顏天宇:「乖乖,馬上給你,是不是以後我就可以和你躲在被子里,說悄悄話,還有…」展開

《馭獸狂妃:絕世鮫皇心尖寵》章節試讀:

「轟隆隆…」突如其來的巨響將正在閉關沉睡中的三隻妖狐給驚醒。

三隻妖狐睜開雙眼,就見到一片漆黑,一陣狂風呼嘯而過。

天空中還時不時地掉落着碎石塊,將整個夜空變得更加的混亂。

「吼…!」

其中一隻妖狐怒吼了一聲,便從地上站起來,朝遠方跑去,另外兩隻也緊隨其後。

「砰砰砰!」

巨大的爆炸聲不斷地在黑暗之中響徹,那些碎石塊就好像是子彈一般,飛快地砸落下來,濺射起漫天塵埃。

三隻九尾狐瞬間化作三個俊美男子,一邊躲避着四周的落石,一邊向遠處逃去。

三人在一個隱蔽的地方停住腳步,轉身看着遠處的情況。

此刻,三人面前已經出現了一片火海,火焰熊熊燃燒着。

將整個天際映照得一片紅彤彤,彷彿世界末日就在前方一般。

「不好,魔尊封印有鬆動。」洛白滿臉憤怒的看着面前的一切。

怒罵道:「該死的,這個該死的魔尊。」

「嚯!大哥,現在只有我們三個人,那我們怎麼辦?」洛青頓時怒氣衝天,同時發出一聲怒吼。

「對啊!大哥,二哥說的對,以往封印有鬆動,都是洛溪同我們一起封印,現在只有我們兄弟三人,會不會有點困難。」

洛焰的話語剛落,一旁的洛白便也發出了怒吼聲。

「該死!」聽到這些,洛白心中也不由怒火叢生,同時心中也升騰起一股恐懼。

畢竟魔尊的魔力很強大,若是魔尊破除封印而出,那自己三兄弟必死無疑。

「大哥,你看這有一封洛溪傳來的密信。」

這時,洛焰手中忽然出現一個紙團,打開紙條,就看到了洛溪寫的密信內容。

三人看完信上的內容後,臉色變得悲憤無比,一股濃重的殺意在三人體內散發開來。

「魔尊,你膽敢殺了我妹妹,我要讓你灰飛煙滅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洛焰憤怒的嘶喊道:「大哥、二哥,我們走,我們一定要把魔尊給殺了。」洛焰歇斯底里的咆哮道。

「魔尊!敢殺我妹妹,從此我只為讓你灰飛煙滅而活!」洛青也是咬牙切齒的發誓道。

「魔尊,我洛白以血為誓,我要讓你萬生萬死,讓你灰飛煙滅!」

洛白用劍在手上划了道口子,把血滴在劍上,恨意滔天的大聲咆哮道。

三人都是咬牙切齒的詛咒,恨意充斥着三人的心臟。

「大哥,你看洛溪反面還留有字。」洛焰打開反面,兄弟三人看到了一行娟秀卻帶着無比霸道的字跡。

「大哥、二哥、三哥,我在彌留之際,知道無力回天了,把我的內丹給了我從前的救命恩人蘇未憶;以後就讓她代替我活着,你們別難過,妹妹永遠活在你們心裏。洛溪,訣別!」

看到這一幕,兄弟三人的淚水忍不住奪眶而出。

「洛溪,你放心,我們一定替你報仇,以後你內丹所在之身就是我們的妹妹。」三人哭泣着發誓道。

這時,一陣巨大的爆炸聲又從遠方傳來,震耳欲聾。

「該死的,魔尊封印在異動。」洛白怒罵了一聲,便向著遠處掠去,洛青和洛焰緊隨其後。

「嗖!嗖!嗖!」三人的速度極快,眨眼間就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最後三人雖然受傷了,但是合力把封印重新給封印住,而且還保護着那一片區域沒有受到破壞。

封印一被封印好,三人都癱坐在了地上,大口的喘息起來。

「二弟、三弟,接下來我們就去找妹妹吧!」洛白擦拭乾凈眼角的淚痕,看着面前的兩人說道。

「嗯!」洛焰和洛青同時點點頭。

櫻花谷。

「小憶,別吃了,你聖朴師父剛剛不是傳音說了,你三個哥哥來荼蘼花谷找你了,你去看看吧!」

聖櫻拿起桌上的一杯花茶喝了一口,然後放下茶杯,看向了蘇未憶說道。

「三個哥哥?」

蘇未憶聽聞,立即將手中的烤兔肉扔到了盤子中,然後站起身來。

說道:「是不是搞錯了,我連一個哥哥都沒有,更別說有三個哥哥,這老頭又在搞什麼鬼。」

「誰知道聖朴搞什麼鬼,你去看下不就知道了嗎?」聖櫻翻了個白眼說道。

「那好吧!」蘇未憶想了想,也覺得是那麼回事,於是點了點頭。

「我去給師父送點酒,順便給他捎點烤肉過來。」蘇未憶提着東西便朝着外面走去。

過了許久。

蘇未憶大汗淋漓氣喘吁吁的走到荼蘼花谷外,剛準備進去,突然蹦出三個美男子來。

「妹妹,你終於回來了,我們等你好久啦!」洛焰一把抱住蘇未憶,大笑着說道。

「滾!你誰呀!上來就抱我,想占我便宜你直說呀!」

蘇未憶一拳打在洛焰的胸膛上,洛焰立即倒退幾步,撞在了身後的石壁上,疼得呲牙咧嘴的。

「哎呦喂,我的媽呀!我們家這小丫頭好狠!不過哥哥喜歡你撒嬌。」洛焰捂着胸膛,哀嚎一聲說道。

「哼!我可警告你啊,再敢占我的便宜,我可不饒你!」蘇未憶冷哼一聲說道。

「親愛的妹妹,同生共長一片天,相知相伴不願分,血脈共流一樣的血,手足情深永不忘!哥哥祝你永遠高興快樂!幸福終生!」洛青也是走上前去,伸手摸了摸蘇未憶的腦袋說道。

「丫頭,從今往後,你有什麼事就告訴你的三個哥哥,我們替你撐腰,我們護你永生永世。」洛白也是笑呵呵的說道,還颳了刮蘇未憶的鼻子。

「你們是我的三個哥哥?」蘇未憶疑惑的問道。

「當然了,難道你還懷疑我們不成,我可是你大哥洛白,他是你二哥洛青,這是你三哥洛焰!」洛白笑嘻嘻的說道。

「你們三個別仗着自己長的好看,就我佔便宜,我哪裡來的哥哥。」蘇未憶嘟着嘴巴不悅的說道。

「妹妹,不管你承認不承認,我們都是你的哥哥,以後日子就讓哥哥們寵着你愛護着你,不許拒絕!」洛焰看着蘇未憶說道。

「喂!你們也太霸道了吧!我有沒有哥哥我難道不清楚嗎?」蘇未憶不爽的說道。

「洛溪的內丹和你融為一體,那你就是她,她就是你;那她就是換另外一種方式活着,所以你就是我們的妹妹,你有什麼理由不接受呢?」洛焰看着蘇未憶說道。

「……」蘇未憶突然聽到這麼沉重的話題,不知該如何接口了,只能獃獃站在那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