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御獸:我物理降伏聖龍很合理吧?
御獸:我物理降伏聖龍很合理吧? 連載中

御獸:我物理降伏聖龍很合理吧?

來源:google 作者:風與貓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路晨 都市小說 風與貓

【御獸+系統+爽文+搞笑】異世界空間入侵,新紀元的到來,讓這個世界徹底變化無數的特殊種族和怪物橫行肆虐人類覺醒靈魂深處的秘密——靈魂契約!從此,人族也有了自己的超凡之力——御獸師!這是一個新紀元,人們都為成為御獸師而努力路晨擁有【神級天賦:神靈之眼】可他卻在御獸師這條路上越走越歪對手:這傢伙是人形御獸嗎!九尾天狐:主人說我沒有用,只會跳鋼管舞,嚶嚶嚶……白骨聖靈:我也不想簽契約的,可是他說最近上火,想吃排骨燉苦瓜白龍王·光明之魂:本聖龍高高在上,可他揪着我的要害,讓我喊爸爸路晨:你們這群小傢伙有點用行不行?眾神獸:不是我們沒有用,而是你根本沒用在對的地方啊!!!展開

《御獸:我物理降伏聖龍很合理吧?》章節試讀:

路晨剛打開門,就聞到淡淡的煙火氣。

房間的布局是個一居室,進門就是客廳,地板是舊到邊角微微翹起,顏色變得暗黃的木地板。

客廳裏面沒有什麼傢具,牆上有一個小小的電視。

中間擺着一張沙發,上面整齊的疊着一床被子。

這是路晨睡覺的地方。

右邊是個小小的陽台,陽台邊上就是個簡易的灶台,旁邊有一張小桌子和兩個椅子。

很小,但也很溫馨……

記憶中,家的感覺……

「小晨,回來了。今天的課上的怎麼樣?」

一個穿着便宜西服套裙,長的很溫柔漂亮的女生撲過來,伸手輕輕揪着路晨的臉。

路雪雅就是有這個愛好,一見面就喜歡揪他臉。

路晨無奈,只好任由她帶着麵粉的手揉搓。

「小晨,先坐下吧。今天是你生日,我給你煮了長壽麵,今天還可以加兩個雞蛋哦!」

路雪雅揉夠了,又回到灶台忙活。

說是煮了長壽麵,她也是剛下班,現在還在忙着揉面。

平時她每天都主動要求加班,到了九點才能回家,就是為了多掙一點錢。

今天也是因為路晨的生日,才正常時間下班。

「姐姐,你上班那麼累,還是你坐着吧。我來做飯就行了。」

路晨說著就上去要接手。

平時他放學去公園鍛煉,掐着時間回家。做好飯菜後,路雪雅也一臉疲憊的回到家中。

路雪雅不樂意的開口:「小晨,今天是你生日,你做什麼飯!」

「沒事,讓我來吧。」

路晨也有他的想法。

這個姐姐啥都好,長的好看又溫柔,還特別心疼路晨。

就是唯獨一點,不會做飯。

你見過,炒青菜,變成鹽焗青菜的嗎?

煎雞蛋,結果雞蛋神奇的消失了。

路雪雅只好洗乾淨雙手,乖乖的坐到小桌子上等着。

她比路晨大了兩歲,兩個人都是在孤兒院長大的。

院長撿回來路晨的時候,還是一個在破搖籃中,只有幾個月的小嬰兒。

路雪雅也只有兩歲多,不過倆人很投的來。

一見到路雪雅,本來哇哇大哭的小嬰兒就止住眼淚。

而在孤兒院中,一向孤僻早熟的路雪雅也主動帶起來小嬰兒。

路晨這個名字,還是路雪雅給取的。

「姐,面好了,趁熱吃吧。」

兩碗面端上桌,很普通的清湯麵條,表面帶着一點油花,上面撒着少許蔥花,還各放着一個溏心蛋。

「小晨,給你吃,你還在長身體。」

路雪雅夾起雞蛋,放到路晨的碗中。

「姐,今天是我生日,你要聽我的,咱倆一起吃。」

雞蛋又物歸原主。

因為野外這種凶獸怪物橫行的原因,幾乎就沒有普通的生物。

這些牲畜都是城內飼養的,隨時還有着變異進化的可能。

這個時代,普通人賺錢很難,路雪雅辛苦工作一個月,算上加班才只有1500的工資。

房租500,水電剩着用50,路晨每個月學費300,再加上雜七雜八的日常花銷開支,一個月就只能剩下一兩百。

路雪雅連女人最愛的化妝品都沒有買過,公司要求化淡妝。要不是她長相很出眾,面試的時候都差點沒過關。

畢竟,化妝術是世界四大邪術……

「小晨,高考測試結束後,選擇你喜歡的御獸,錢的事情你不用擔心,姐姐一定會解決。」

路雪雅小口的吃着面,不時還扒拉一點放到路晨的碗里。

「姐,不說這個了,先吃飯吧。」

吃完飯後,路晨洗碗,路雪雅收拾灶台。

看了一眼牆上的老掛鐘,七點半。

「姐姐,我出去一下。」

「去幹啥?又要去鍛煉身體嗎?」

「沒,今天去幫個老闆幹活,幫忙抬一下東西……」

「那早點回來,不要累着自己,馬上就要高考測試了。」

「嗯,知道了,要是困了,你就先睡覺,不用等我。」

路晨穿好鞋子,上面印着dsabi的logo,一看就是名牌貨。

他輕輕帶上門,快步往南大街108號趕去。

雖是一個混亂,實力至上的時代,城市中還是有着規則的。

夜晚正是人們出來放鬆的時間,白天許多人外出和怪物搏殺,獲取各種凶獸身上價格不菲的的材料。

晚上,他們回到城中,用酒精還有那種不能多寫的……麻痹自己。

驅散戰鬥留下的戾氣。

「我跟你說,今天張老三的狩獵隊,出去搞了只烈焰鳥,賣了整整2萬塊聯盟幣啊!」

「烈焰鳥,那不是青銅級的凶獸嗎?這張老三的御獸升到青銅級了?」

「可不是嗎,不過我還聽說,這張老三,差點被碳烤大雕了!」

「好傢夥,這特么這錢掙得也不容易啊!」

「唉,不說了,不說了。咱哥倆喝兩杯去,喝完我請你去按摩洗腳。」

「是正經的按摩洗腳嗎?」

「那還用說!」

「算了,正經的誰去啊!」

路晨:……

聽不懂!

聽不懂!

除了前面的幾句,剩下的都聽不懂!

成年人的世界真複雜,不適合我這種涉世未深的純潔少男。

不一會,路晨就來到了南大街108號。

面前的建築方方正正,除了中間一個大門,正面沒有一個窗戶。

大門看起來黑黢黢的,偶爾吹出來的風帶着一絲涼意,給人陰森森的感覺。

簡單來說,這殯儀館就像個超大棺材。

由於所處的環境,路晨的腳步聲也放的很輕,如同一隻黑暗中的貓,幾乎沒有一絲聲響傳出。

前面有點點的紅光閃爍,靠近後,那是一根香煙的煙頭亮光。

一個男人正坐在前台,背對着路晨,腳高高翹起,抵在牆壁上。

看那遍布腳印的牆壁,就知道男人是慣犯了。

「你好,我來了……」

「哎喲卧槽!」

輕飄飄的聲音在王斌耳邊響起,嚇得他一激靈,整個人都從凳子上摔下來。

香煙又掉到他上衣里,王斌趕忙站起來,上躥下跳才把香煙弄出去。

沒好氣的說道:「你這傢伙,來就來,走路也不帶聲。不知道在這種地方,會嚇死人啊!」

「我這不是怕打擾大家睡覺嘛……」

黑暗中,路晨臉上帶笑,顯得十分詭異。

神特么打擾大家睡覺,這裡除了你和我還有誰?

王斌冷汗直冒,趕忙摁下開關,大廳瞬間亮堂起來。

「咳咳!」

咳嗽一聲,他嚴肅的說道:「馬上就要幹活了,先對你進行面試。」

另一邊,王剛帶着十來個都是紅綠雜毛,脖子上紋着蝦線,穿着緊身褲豆豆鞋的小混混往這邊走來。

他們手裡拿着鋼管,臉上不可一世的表情。

「南大街,97號、98號……」

「108號!!!」

十幾個人面面相覷,這108號不是殯儀館嗎???

王剛小心翼翼的對一個二十來歲的紅毛青年說道:「大哥,那個叫路晨的臭小子說就是南大街108號……」

「打尼瑪啊!」

「啪!」

紅毛青年一巴掌呼在王剛的後腦勺上,沒好氣的帶頭離開。

他愣是想不明白哪來的狠茬子。

約在殯儀館打架……

就問你,約在殯儀館打架,你怕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