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御武凌霄
御武凌霄 連載中

御武凌霄

來源:google 作者:陌上有芳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慕容寒煙 蘇沐秋

蘇沐秋身負巔峰人族血脈,卻也因為身世不得不隱匿蜉蝣萬界,丹田更被皇圖禁令封鎖,縱天賦絕頂卻無法修武,眼看摯愛之人受辱而死滔天恨意換的轉生之機,然再世為人還是無法守護所愛指認,刺激之下兩世融合,覺醒輪迴之眼,得道皇傳承,從此機遇不斷、福運連連,最終走上巔峰御武巔,凌九霄展開

《御武凌霄》章節試讀:

話分兩頭,雖然對於練武之人來說背個人不算什麼,蘇沐秋也算不得多重,但婉兒畢竟是女子,更何況肩負生活重擔,每天都要出去干不少雜活才能勉強維持生存,此時再將蘇沐秋背回家也是連吁帶喘,強撐着替蘇沐秋簡單清洗了一下,隨後脫下外衣鞋子,讓他躺在床上蓋好被子,又貼心的倒了杯水放在一邊。

終於收拾完,婉兒這才顧得上自己,隨便應付了兩口洗了個澡之後婉兒也急忙去休息了,因為平日里雜活瑣碎繁雜,還賺不了幾個錢,於是婉兒就通過商會旗下的任務大廳,相當於人才市場結識了幾個生活同樣窘迫的武者,相約明天一起去喋血山脈外圍獵殺幾隻妖獸再出售給商會換取報酬。

折騰到半夜,第二天天剛蒙蒙亮,婉兒就起來了,來到蘇沐秋的房間發現他還沒睡醒就先自顧着洗漱然後又給蘇沐秋準備了早飯,等一切忙完發現蘇沐秋還沒有醒過來的跡象,就試探地喚了兩聲,無果。

婉兒也沒有強求,隨即輕手輕腳地出門,按照約定去城門處和其他幾名狩獵人匯合了。

這些狩獵武者的實力說強不強,說弱不弱,都是玄清境的散修,和婉兒實力相差不大。

畢竟實力強的也看不上這些勾當,實力弱的又沒有這樣的能力,雖然他們只是去喋血山脈的外圍,基本上不會遇到什麼高階妖獸,但妖獸得益於兇狠的戰鬥天賦和殘暴的嗜血本能一對一對情況下同級別的人族武者大概率不會是對手,萬一再遇到群居性質的妖獸那基本上都是有去無回,這也是婉兒之前沒有孤身一人外出狩獵妖獸的原因。

這並不是她膽怯畏懼,而是她首先要好好活着,才能照顧蘇沐秋。

直到婉兒這邊一行人已經離開皇城,進入了喋血山脈蘇沐秋才昏昏沉沉地醒了過來,喊了兩聲婉兒沒有得到回應,蘇沐秋踉踉蹌蹌起來走向桌子,當他看到桌子上留好的飯菜時蘇沐秋眼神中閃過一絲掙扎,似乎在深邃的瞳孔深處有微弱的亮光在閃爍,不過很快又被濃郁的沉重所替代。

最終他還是沒有吃,僅僅是給自己倒了杯水,一飲而盡後再次出門走向了城中繁華的煙酒之地。

就在蘇沐秋借酒買醉的時候,婉兒正在和其他人圍攻一隻三階高階妖獸墨玉蛟,通體漆黑如墨卻帶有玉石的色澤,算是比較稀有的妖獸,雖然名字帶蛟但目前還只能算蛇,充其量頭上有個微微凸起的鼓包。

墨玉蛟動作靈活,全身又有碗口大的蛇鱗包裹,能攻能防極難得手,權衡之下他們採用了車輪戰的戰術,輪番和墨玉蛟戰鬥,就這樣足足過了一個多時辰墨玉蛟才被徹底壓制住。

眼看墨玉蛟就要堅持不住了,婉兒咬了咬牙一腳將不遠處的半截斷木踢向墨玉蛟,迫使對方格擋,自己則趁機快速逼近,踩着墨玉蛟巨大的身體來到了墨玉蛟的頭頂,對着墨玉蛟盤子大小的眼鏡重重刺了進去。

吼!

墨玉蛟吃痛發出凄厲的嘶吼,不斷扭動身軀想將婉兒甩下來,但婉兒卻不管不顧,任由黃的綠的紅的、粘的稀的濺了自己一身,一隻手死死抓住劍柄,另一隻手掌運玄氣,好似鐵鎚般砸在劍柄出,希冀能將墨玉蛟的頭顱貫穿。

咔!

終於婉兒感知到那道筋骨崩斷聲,墨玉蛟也如同過電般全身僵直緊繃,然而就在婉兒鬆口氣的功夫墨玉蛟的尾部如同鐵鞭般破空抽來,婉兒大驚急忙運氣將利劍抽出橫檔身前,卻依舊難擋巨力,虎口崩裂利劍脫手,整個人也被衝擊震飛,如炮彈般撞向遠處的古樹,重重摔落。

噗~

婉兒背後火辣辣的疼,沒忍住一口逆血吐了出來,不過立刻就被她用泥土掩蓋同時將嘴角的血漬拭去。

防人之心不可無,更何況這些人只是萍水相逢有了共同的目的才聚集到一起,而婉兒又是一名女子若是被他們發現自身狀態保不準就會升出不軌之心。

婉兒艱難站起身來,長吐了幾口氣調整內息這才折返回去,那條墨玉蛟已經被眾人徹底斬殺了,幾人正在進行屍體拆解工作。

對此婉兒並不在意,他們名義上還是一個團隊,收繳利益都會按照貢獻程度分配,剛剛婉兒不惜以身犯險就是為了爭取擊殺墨玉蛟的功勞。

「你剛剛也太冒險了,年輕人有膽量是好事,但也要以自身安全為前提呀,不然一切都是空談。」

一名長相憨厚的中年男人走了過來,他是一名普通散修,為了生計出來捕獵妖獸,應該是看婉兒和自家孩子差不多大,忍不住提醒道。

「謝謝張叔,我會注意的。」面對善意,婉兒笑着回應。

「你剛剛消耗不少,接下來還繼續參加嗎?」

「我感覺還能堅持,再跟一段吧,感覺不行了我會主動退出的,不會拖大家的後腿。」

婉兒仔細考慮了一下,墨玉蛟的品級已經不低,而妖獸都是有自己地盤的,也就是說短期內他們不會再遇到什麼厲害的妖獸,接下來的收穫等同於白撿,說不定還能遇到什麼靈植異草。

「你這孩子。」

張叔無奈,卻也沒有再勸,每個人都有選擇的權力,也都要為自己的選擇買單。

到處搜颳了一會,婉兒又得到了兩株鳳尾草和一株芒星花便準備打道回府了,因為自身的狀態已經越來越差,若是再遇到其他妖獸要麼出不上力,要麼重傷,這二者都得不償失,更何況回去的道路也未必一帆風順。

其他人也沒有意見,經過最終商議婉兒斬殺墨玉蛟出力最大,放棄了墨玉蛟其他值錢的部分換取了妖丹的所有權。

與眾人分別之後婉兒不惜繞路只求儘快脫離喋血山脈的範圍,不過剛剛和墨玉蛟的戰鬥動靜實在太大又持續了那麼長時間,引起了周圍其他妖獸的注意,不斷匯聚想要分一杯羹,婉兒也很不巧地剛好碰到一隻三級低階妖獸,火浣狐。

火浣狐雖然品級不高但勝在速度極快,而且皮毛特異,在妖氣灌輸下可以燃起火焰,若是正常情況下以婉兒玄清境中期的實力倒也不懼,但現在…

稍作思量,婉兒取出一株鳳尾草服下,隨即手持利劍玄氣再運,攝人劍勢破體而出,劍吟連連。

火浣狐本能地感覺到威脅,頭部壓低後背躬起,渾身毛髮倒立隱隱有火芒閃爍。

二者都做好了戰鬥準備,幾乎是同一時間,發動了攻擊。

婉兒本身在武道上的天賦就很出眾要不然也不會即使被生活所累在蘇家依舊能壓制大部分不缺修鍊資源的公子少爺。

但畢竟先前消耗太大且身上有傷不宜久戰,纏鬥了一會後婉兒體內玄氣滿運。

「劍氣如星。」

這是蘇家武技之一,施展起來漫天劍氣如繁星似劍雨,當然婉兒還沒有到那個程度,不過卻也頗有威勢,十數道劍氣破空而止。

嗖嗖嗖!

火浣狐利用速度優勢不斷左右挪移卻依舊沒能全部避開身上被照顧了好幾下,此時也激發了獸性,怪叫一聲,毛髮倒立火焰燃起朝着婉兒撲了過來。

哼。

婉兒嬌斥一聲,看準時機利劍刺出,火浣狐也是示弱直接一口咬住同時烈焰猛漲,炙熱的溫度幾乎是在瞬間就讓劍身通紅並不斷蔓延。

婉兒不管不顧,左手撕下一塊寬大的裙擺翻轉間將手掌層層纏繞一拳轟向火浣狐的腹部。

刺啦!

玄勁爆發形成一股亂流,在外沖滅火浣狐體表的火焰,再內震散火浣狐體內的妖氣,讓其無法繼續燃燒。

不過其表皮的溫度還是很高,婉兒忍着宛如烙鐵的灼燒感,反手一劍將火浣狐的頭顱削掉。

稍作調息後婉兒再次從裙擺上撕下一塊布片將燒傷的左手纏住隨後將火浣狐剖開,取出妖丹並剝下皮毛,這可是不懼凡火的好東西,婉兒自然不能放過。

做完這一切婉兒顧不得休息快速離開現場,要是再遇到一隻哪怕低級妖獸也很有可能讓她徹底留在這裡,更何況天色已經暗了下來,黑暗中的喋血山脈才是真正的恐怖。

好在剩下的路都比較順利,而婉兒也處在山脈外圍的位置,沒有再遇到其他的麻煩,又走了約莫大半個時辰,已經依稀可以再落日的餘暉中看到玄蒼城的輪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