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戰魂終結者
戰魂終結者 連載中

戰魂終結者

來源:google 作者:楚柳公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余蘭 奇幻玄幻 魏閔

愛一個人,除了愛她的肉身,更應該愛她的靈魂一名羸弱書生在向心儀女孩表白之時,不慎跌入「高維空間」,獲得五大「老道」真傳當他重返人間後,卻發現女孩已被選入皇宮,中原大地也被異族人與妖人合謀入侵,皇朝笈笈可危為結束百年亂世,少年憑着「蓋世武學和滿腹才華」,滅魂伐魄,除魔衛道,拯救眾生,開啟一個風起雲湧的新時代……展開

《戰魂終結者》章節試讀:

旭日東升,霞光乍現。

魏閔與余蘭兩人深情相擁,不覺已經一個晚上。

魏閔從腰間掏出一卷書信,遞給余蘭道:「這是我專門為你寫的一首小詩,以證我心。」

余蘭莞爾一笑,道:「閔哥哥,我知道以前的許多詩作,其實都是你寫的,為何不直接交給我?」

原來「慫包」原主雖羸弱膽小,但卻有個小優點,那就是胸有文墨高八斗,腹有詩書氣自華。

以前暗戀余蘭不敢表白,經常偷偷地寫一些讚美她的「詩詞書畫」,放在她洗菜的小竹籃里,或偷摸着夾在她翻看的書籍中,有時則是從她居住的房屋窗戶縫隙塞進去。

看來古代和現代年輕人都是一樣,干這種「傳紙條、遞情書」之類的活都是偷偷摸摸的。

「我……我那時覺得你年紀尚小,不宜早戀。」魏閔編了個理由搪塞道。

「閔哥哥,你也只比我大兩歲而已,咋就懂得那麼多……」

余蘭慍怪的同時,捶過來幾記粉拳。

忽然,有幾顆雨點打在他們臉上,兩人抬頭望向天空。

天空突然間陰暗下來,瞬間烏雲密布,電閃雷鳴。

「快下雨了,我們快些回去吧!」魏閔望着天空喊着。

余蘭手指空中,問:「閔哥哥,你看那是白雲嗎?」

空中看到一大團「白雲」飄過來,在烏雲的映襯下格外顯眼。

不,不是白雲,那分明是上千隻巨大的白色雪雕,放眼望去好似白晃晃地一大片。

魏閔極目遠眺,發現每一隻雪雕背上,都馱着一名白袍武士。

上千隻雪雕越飛越近了。

余蘭顯然也看清楚了,問道:「閔哥哥,這些白色的大鳥是什麼?」

「這是雪雕,據說是生長在千里之外的西海靈鷲峰……」

魏閔讀取記憶,想起自己在「炎門」修行的二叔魏焰,曾提起過這種雪雕。

雪雕軍團掠過魏閔頭頂,正朝衡山山頂方向飛去。

衡山山頂祝融峰,那是火系修行聖地「炎門」門派的總壇。

轟!

一聲炸雷響過,天空中下起了大雨,還夾雜着一些冰雹落下,硬生生地砸在魏閔和余蘭身上,老痛了!

「下冰雹了,我們快回家。」

魏閔隨即拉住小余蘭的手,牽着往山下跑。

奔跑中,魏閔向山頂祝融峰迴望。

那些雪雕騎士突然向下方射出無數「冰箭」,如同下了一場狂暴的冰雨,正在摧毀山頂大量房屋和建築……

隨後,山頂燃起衝天火光,隱約可見炎門弟子與雪雕上跳下來的數百名白袍武士打成一片。

嘈雜的廝殺聲傳來。

雨和冰雹越下越大,魏閔與余蘭在奔跑中數次跌倒。

山下也出現了大批白袍武士,正與從山頂衝下的炎門弟子混戰。

那白袍武士揮舞雙手冒出寒氣,將落下的雨點凍結成尖溜溜的「冰箭」射向炎門弟子。

炎門弟子掌中冒出火焰,瞬間融化了一些「冰箭」,但仍有部分「冰箭」將幾名炎門弟子射穿。

魏閔意識到,這是爆發了數百年難遇的一次「冰火大戰」。

「閔哥哥,這些都是高境界的水系修者,他們要攻打衡山『炎門』!」余蘭驚叫着。

兩人一路踉蹌,躲避着四處飛濺的火焰和冰箭。

魏閔無比鬱悶,剛抱得美人歸,就遇上這檔子大事件,低聲道:「想必昨晚冰封我的那名水系修者,定然就是準備攻擊炎門的先遣隊成員。」

「煉獄焚天!」

一名炎門弟子高喊着,全身都冒出滔天烈焰,雙手連續擊發出「烈火拳」。

一連串「火焰」凌空飛過,讓幾名躲避不及的白袍武士全身着火,在地上翻滾慘叫着。

整片山脈都瀰漫著冰碴和烈焰,異常危險。

魏閔緊緊地握住余蘭的手狂奔。

「哎喲!」余蘭大喊一聲,她的腳絆上了一塊石頭,忽然跌倒在地。

此刻,一名白袍武士面對余蘭的方向,猛然打出了一記「冰霜掌」。

一大團冰霜飛速襲向余蘭。

魏閔大驚,來不及細想,奮不顧身地高高躍起,欲擋在余蘭前面救下她。

冰霜帶着刺骨的寒風瞬間擊中了魏閔。

眼看魏閔就要被凍成冰棍,旁邊另一名炎門弟子同時推出一團「烈火拳」。

炙熱的高溫火焰,也正好打到了魏閔的身上。

魏閔全身冷熱交替轉換着,兩股力量的碰撞讓他在空中翻騰。

「冰火」兩重天的滋味,登時讓魏閔經脈撕裂,痛徹心扉,靈魂出竅。

頃刻間,身體左邊燒得通紅,右邊凍得冰藍。

咔嚓!

魏閔跌落在地,地上的石頭猛然碎裂,露出一個黑洞般的漩渦。

還未等魏閔反應過來,便被捲入漩渦突然消失了。

「閔哥哥,別離開我……」

這是魏閔最後聽到的余蘭呼喚聲。

嗖!

風聲在耳邊呼嘯,身體一直往下掉,如同漩渦之中的一片孤葉。

咚咚!

魏閔感覺身體似乎撞到什麼物體。

「咣當…咣當……」

恍如一陣金屬物體撞擊石壁的聲音。

但眼前一片漆黑,啥都看不見。

生死有命,富貴由天!

難道我這一世的人生就這樣結束了嗎?

我還要與心愛的余蘭姑娘成親啊!

也不知過了多久。

魏閔從昏迷中轉醒,似乎躺在一團軟綿綿的物質之中。

但眼前卻一片模糊,只見許多網狀的彩光交織,恍惚間覺得這是一個光怪陸離的虛擬世界。

魏閔心想,我是不是又死了?

手腳好像有些知覺,但卻沒有絲毫力氣,眼睛雖然睜着,卻什麼都看不清,只是一片混沌。

「這什麼鬼地方?」

世人常說,人死過後都會經過六道輪迴,自己莫不是掉進地獄了吧?

正當魏閔胡思亂想時,突然感覺身邊有幾個人……或者說幾個鬼?

像是在盯着自己看。

魏閔努力想看清這個地方,卻只是模糊地捕捉到了幾團光影。

「喲,這是個人?!」

一個老者聲音響起,像撿着什麼寶貝似的驚喜聲,語調甚是古怪。

「老土,這不是人難道是鬼?你是不是太久沒見過人了。」另一個渾厚的男聲打趣道。

「可惜此人受到嚴重的冰火傷害,全身經脈撕裂,無法修行!」

「你們懂個屁!這可不是個弱雞!你們仔細看此人魂魄……似乎有道異常的彩光!?」

「常人三魂七魄,即天魂、地魂、命魂,七魄即是喜、怒、哀、懼、愛、欲、惡,而此人……魂魄分離出竅,其肉身上只剩二魂六魄,還有一魂一魄,即天魂和欲魄竟然不知所蹤!」

「還真是,傳說這種可以分離的魂魄叫什麼……星魂!」

「老木,你所說的『星魂』,可是那個什麼『逆天改命,破繭重生』的彩色魂魄?」

「如此看來,倒還有一點撿到『寶』的意思,只是這具肉身太過羸弱。」

「老土,你看此人肉身經脈撕裂、魂魄分散,還能整合么?」

「若是我們匯聚五行之力,對其肉身改造一番,再召喚其分離的魂魄回歸,或許這小子會有些前途。」

……

「蘭妹妹,我們還能再相見嗎?你答應了要嫁給我的!」

「剛表白成功,幸福生活還未開始……佳人未娶身先死,常使英雄淚滿襟!」

魏閔迷迷糊糊地生髮出無限感慨:「人生自古相思苦,此恨綿綿月與風,欲問春花花不語,未妨惆悵是虛空……」

咦!

我怎麼會作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