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斬魔神帝
斬魔神帝 連載中

斬魔神帝

來源:google 作者:佳音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蘇蘭香 陳鋒

陳鋒從凡人開始修仙,慢慢入鍊氣一層,無意之中先得到一篇功法萬雷淬體訣,以及後來的九轉金丹訣等等功法,也遇到了他的絕色美女蘇蘭香,然後為了保護他愛人成為強者的那顆心開啟了輝煌的修鍊征途,然後慢慢的無所不能,煉器,煉丹,等等期間多少修鍊者想得到他的傳承功法想要取他性命,都被他解決,慢慢修為也成長起來神王,神尊,以及成為了最後的神帝強者展開

《斬魔神帝》章節試讀:

就在這個時候,天空突然烏雲壓頂,狂風肆虐,彷彿要毀滅整個天地一般!

陳鋒臉色頓時一凝,抬頭望着天空,眼神中閃爍着一抹凝重: "難道有強敵前來攻擊我不成? "

這時候,天空中傳來了一道冷喝的聲音: "小子,你的雷霆淬體訣倒也不錯,我正愁找不到適合我的功法呢,現在倒好,竟然送上門來了,你就乖乖受死吧! "

"哼! "

陳鋒一聲輕哼,雙手再次結印,天空中的那顆雷球突然飛射而下。

"砰! "

一聲巨響,那顆雷球撞在了一棵參天古樹上,頓時將參天古樹撞斷,那古樹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這個時候,陳鋒看清楚了,站在樹冠上的那名老者,身穿着黑袍,頭戴斗笠,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普通人。

陳鋒皺起了眉頭,他感覺到這個老者非常危險。

危險

危險

陳鋒的猜測很準確,眼前這個黑衣老者的修為正好達到了鍊氣十層。

"你竟然猜到了,真是不簡單啊。 "

李文淵的語氣中帶着一絲驚異,他緩步走下樹冠。

"不用驚奇,你不是我的對手! "

陳鋒冷聲說道,他早已經做好了戰鬥準備。

"呵呵,是不是對手試過了不就知道了? "

李文淵淡淡的說道。

"哼! "

陳鋒怒哼一聲: "那就試一試好了! "

"好啊! "

李文淵也不多言,一拳轟出,頓時雷霆爆炸,化作一道長虹,朝着陳鋒衝擊過去。

"雷霆之力! "

陳鋒一聲大吼,周圍的雷霆之力瘋狂的湧入他的體內,一股狂暴的力量開始在陳鋒的體內遊走起來,不停的摧毀着他體內的經脈。

陳鋒痛的額頭冒汗,但是他咬緊牙齒沒有發出任何痛呼聲,而是硬抗了下來。

"雷電之力竟然還有這種特性,真是太好了! "

陳鋒心裏激動不已,他現在已經完全掌握了雷霆之力,只要他不斷的吸收雷霆之力,修為就會一日千里。

"小子,沒想到你的雷電之力竟然如此精純,我都忍不住嫉妒了! "

李文淵見自己的攻擊對陳鋒無效,不由露出一副羨慕嫉妒恨的表情。

"哼! "

陳鋒冷哼一聲,他不屑的說道: "就憑你這種程度,想要殺我,簡直痴心妄想。 "

"哈哈...... "

李文淵笑了起來: "小子,你真是太狂妄了! "

"那你試試! "

陳鋒冷哼道。

李文淵不敢託大,一指點出,指芒化作一條雷龍衝擊而來,與陳鋒的雷電之力相互碰撞起來。

"砰! "

雷龍瞬間消散掉,陳鋒也受到了反震,身軀倒退數步才穩住身形。

"哼! "

陳鋒一聲冷哼,雙腳猛地踩在地上,整個人騰空而起,一記橫掃,將李文淵給踢了下來。

陳鋒一招得逞,立刻展開進攻。

陳鋒施展出了雷龍鞭,鞭影交織,化作漫天的銀光,朝着李文淵籠罩下去。

"雷霆之力! "

李文淵一聲輕喝,一道黑光從他的胸口衝出來,迎上了陳鋒的鞭影。

"咔嚓! "

黑光和鞭影碰撞在一起,發出一聲脆響,鞭影瞬間潰敗。

"這怎麼可能? "

陳鋒臉色一變,他的實力在金的修士當中算是佼佼者,沒想到竟然連一招都抵擋不住,這個李文淵的實力也太強大了吧。

不過,雖然抵擋不住,卻並未給陳鋒造成多少威脅,畢竟陳鋒的肉身堪比極品寶器,又有雷霆之力輔助,他的攻擊更加犀利!

"轟! "

一聲巨響,一股狂暴的力量朝着陳鋒席捲而來,陳鋒的肉身直接被震退了數米遠,嘴角滲出了鮮血,顯然是受傷不輕。

"哈哈......小子,現在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

李文淵狂妄的笑道。

陳鋒深吸一口氣,臉上浮現出一抹堅毅,說道: "就算如此,那又如何? "

"小子,你不愧是陳家的傳人,果然夠膽識。 "

李文淵讚賞道: "既然這樣,今日就把你斬於劍下! "

他剛才之所以沒有立刻動手,就是因為看出了陳鋒的把戲,所以才遲遲沒有出手。否則,一個鍊氣八層,還敢跟自己叫囂。陳鋒在自己面前,連渣都不是。他早就可以一巴掌把陳鋒拍死了。聽完李文淵的話語,凌霜的俏臉,也是變得極其的難看。原來,她剛才的舉動,已經盡數落入了李文淵的眼中。 "我知道了,你這個卑鄙小人! "陳鋒的臉上,也是充斥着濃郁的怨毒之色。李文淵,真的欺騙了她!這個傢伙,真的是個卑鄙小人,簡直就是無恥到了極點。 "哈哈哈! " "陳鋒,你現在,還有資格罵我是卑鄙小人嗎? " "要怪,只能怪你運氣不好,遇到了我! "李文淵也是狂笑起來,那笑聲之中,帶着一種極致的暢快與痛快。 "是嗎? " "那你倒是試試看啊! "陳鋒冷笑起來。他現在,也是徹底明白了一個道理。那就是,越是聰明的人,在遇到聰明的人之後,就會被壓制的死死的。陳鋒現在,便是這樣一個狀態。他現在,就好像一個智商低下的傻子一般。 "找死! " "既然你執迷不悟,那我就成全你! "看到陳鋒竟然還在嘴硬,李文淵的眼裡,也是閃過一抹寒芒,旋即,他身上,一股強悍的氣息,猛地爆發開來,直奔陳鋒席捲而去。在他看來,陳鋒不過是區區一名鍊氣七層的武者。這樣的螻蟻,一掌之下,便是會灰飛煙滅。 "陳鋒,受死! " "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 "李文淵怒吼一聲。旋即,他的右掌,也是朝陳鋒狠狠的轟了出去。一道道狂暴的勁風,也是瘋狂的呼嘯起來,仿若是一條條黑龍一般。 "哼! " "你不是我的對手! "面對着這樣的威脅,陳鋒的嘴角掀起一抹森然的弧度。這個傢伙,實力確實很強,但是陳鋒,並不畏懼他。這一次來,他可不只是為了修鍊而已。他也要報復這些人,將那一筆巨額的欠款給贏回來。 "轟隆隆~~ "伴隨着一陣陣驚雷聲音的響起。陳鋒身上的氣息,也是陡然攀升了一截,瞬間達到了鍊氣九層的境界。他的雙眼,也是迸射出璀璨的光芒。他整個人的氣質,也是陡然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陳鋒現在,就宛如換了一個人一般。渾身上下,散發出一股凜冽至極的鋒芒。 "這、這...... " "鍊氣九層?他居然是鍊氣九層的武者! " "這怎麼可能?! " "我的天吶! " "這傢伙的實力,竟然提升到了鍊氣九層? "李文淵看着陳鋒身上的氣息,眼裡也是浮現出了無盡的震撼和難以置信的神色。在短短的半年內,他的實力竟然再次突破了。他怎麼都想不通,陳鋒的實力,怎麼會進步這麼迅速! "我的實力,比你強多了! " "我勸你,還是乖乖認輸吧。 "陳鋒目視着李文淵,淡漠的說道。這個傢伙,實力確實很強大。但是,他的實力,終究是在鍊氣八層巔峰的境界。陳鋒雖然現在,只剩下了鍊氣五層的境界,但是,憑藉著他的底蘊,完全能夠打敗鍊氣九層的武者。陳鋒現在唯一擔心的是,這個李文淵背景不淺。若是這樣的話,自己想要打敗他,恐怕就非常的困難了。但是現在,既然對方找上門來了,那自己就只能迎戰。這,可是他最後的機會了。 "呵呵,陳鋒,就算你的實力提高了,但是你以為,這樣,我就會害怕你嗎? "李文淵的眼裡,也是流露出一抹譏諷的笑容。這個傢伙,真是不自量力。自己的實力,可是達到了鍊氣九層,甚至於更高,豈是這個鍊氣八層,所能夠抗衡的? "哼,那就讓你看看,我的實力到底有多少吧! "陳鋒冷哼一聲,身軀也是陡然消失不見。李文淵的瞳孔猛地緊縮起來。他的神識,也是蔓延開來,想要搜尋陳鋒的位置。然而,陳鋒的身影卻是詭異的消失了。 "該死! " "這個混賬東西,竟然躲在了一旁! "李文淵怒喝一聲,身體也是迅速的朝四周掃蕩而去。 "陳鋒,你這是找死,給我滾出來! "李文淵的眼裡,殺機涌動,怒吼道: "我今日,定要斬殺了你! " "呵呵,你還是趕緊逃跑吧,我看,你是沒有這樣的機會了! "陳鋒淡淡的嘲諷笑道。陳鋒之所以選擇躲避,是因為他的肉身力量,和李文淵相比,相差實在太遠。李文淵,可是貨真價實的鍊氣九層的武者。這一次的交戰,陳鋒必須要用盡全部的力量。所以,他才選擇了藏匿。他相信,等李文淵離開之後,他便能出去了。但是,陳鋒還是想錯了。 "什麼? " "他竟然能夠察覺到我的行蹤? "李文淵的眉頭一皺。在他的眼裡,自己的神念,可是堪比靈師境的存在。在這樣的情況下,除非對方擁有鍊氣境巔峰的神魂,才能夠感應到自己的存在。然而眼前的這個少年,才只有鍊氣五層的境界。 "陳鋒,你別做夢了。 " "就算我的速度慢上半分,也絕對不會讓你逃走的。 "李文淵眼裡的殺意更加的濃郁。他的心中,已經暗暗決定了。若今日陳鋒能夠僥倖活命,那就只能說明陳鋒是個天才,若不然的話,他一定會將對方,斬草除根!不管陳鋒是哪個宗派出來歷練的弟子,他都要將他擊殺掉。 "呵呵,你以為,我怕你嗎? " "我現在就讓你見識見識,鍊氣九層的強者,是怎樣的強大! " "雷霆萬鈞! "陳鋒也是一聲爆喝。他身形陡然躍空而起,身軀周遭,也是泛起了一圈圈肉眼可見的波紋,而陳鋒,也在此時,驟然朝前方沖了過去。他的腳掌,在虛空一跺,地面的石塊,立馬粉碎開來,形成了一個深坑。同時,陳鋒整個人,也如炮彈一般,直接從深坑裡彈射了出來。 "轟隆隆~~~ "巨大的炸響聲傳來,地面劇烈的晃動了起來,一道道裂痕,也是朝四周瀰漫開來。李文淵臉上,頓時浮現出一抹驚駭之色。 "陳鋒的實力,果然提升了許多! " "這傢伙,還真是不簡單呢! " "不過,你還是得罪我了。 " "我會讓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場! " "天魔解體拳! "李文淵眼裡凶光一閃,拳頭上,也是浮現出一團黑霧。下一刻,他的身軀,也如炮彈般朝前方飛掠而去,拳頭上,也是綻放出一團漆黑的氣浪,朝陳鋒碾壓而去。李文淵這一招,乃是他自創的武技,威力十分的厲害。他自問,自己的這一招武技施展開來,就算是鍊氣八層,九層的強者,也得退避三舍。不過,當他的拳頭,距離陳鋒還有一米的時候,一個金色的拳影,卻是突兀的出現在他的面前,朝他狠狠的砸落下去。 "這,這怎麼可能? " "怎麼可能有人的肉身,能夠抵擋住鍊氣九層的攻擊? "李文淵眼裡滿是震驚之色。他的這一記天魔解體拳,乃是他精研的最強的一招。這一招,乃是鍊氣九層武者,使用出來,幾乎等於是鍊氣七層的武者一般。可是,在陳鋒的拳頭砸在他身上的時候,他卻是清晰的聽到了嘭的一聲脆響,就彷彿砸在了銅牆鐵壁上。而且,他還被狠狠的震飛了出去。 "不可能...... "李文淵眼裡的不甘之色愈加的明顯。在這種情況下,自己竟然還是敗給了陳鋒!難道說,這小子,已經超越了鍊氣六層的層次?不可能!這怎麼可能?這小子,明明只有鍊氣六層的修為啊! "你這是在痴人說夢,你的實力,跟我差遠了,你拿什麼來阻攔我? "陳鋒冷笑一聲,腳尖點地,整個人又化作一道殘影,朝李文淵追殺而去。 "我說過,你的實力,還差的遠! " "你以為我,真的不敢殺你嗎? "李文淵雙眼通紅的盯着陳鋒,眼裡,閃爍着濃濃的殺機。陳鋒的實力,在他的眼裡,根本不值一提,但是,卻偏偏讓他吃癟了,而且,還是在如此眾目睽睽之下。這讓他,無法承受。 "是嗎?那你來啊! "陳鋒嘴角掀起一抹冷酷的弧度。他的手指,也是快速的結印起來。 "給我破! " "給我破! "李文淵也是徹底發狂起來。他的身上,一股股強橫無匹的元力,瘋狂的匯聚起來。 "鍊氣八層,鍊氣九層的武者的元力,果然強悍! "陳鋒的眼裡,也是浮現出一絲凝重之色。這樣的戰鬥,他也是第一次遇到。不過,他倒是沒有絲毫的慌亂之色。 "天魔解體拳! "隨着一聲暴喝之音,他的拳頭也是攜帶着毀滅的波動,朝陳鋒籠罩而去。兩股強大的能量撞擊在一起,發出一陣陣巨大的轟鳴聲。兩股能量的衝擊力量,猶如一顆核彈似的,在四周轟然爆炸開來。這一刻,整座山脈,幾乎都顫抖起來。地面的沙石,也是被震飛了出去。這些沙粒,就連地上的雜草樹木,也是紛紛被掀翻起來。一片廢墟之內。陳鋒和李文淵,都是渾身浴血,嘴角都溢出了一抹鮮血。陳鋒的臉色,顯得十分的蒼白,嘴唇,也變得烏青了起來。 "陳鋒...... " "你...... "看着陳鋒那蒼白的臉龐,李文淵瞳孔驟然一縮,臉色登時大變。陳鋒的實力,雖然是鍊氣六層,但是,他已經是領悟到了肉身極致,甚至於連靈氣都不用動用,完全憑藉肉身的力量,就能打敗鍊氣九層的武者。可是,陳鋒依然是輸給了李文淵。這一切,都是陳鋒大意了。他本以為自己突破了鍊氣六層,就能輕易的收拾掉李文淵,但是,卻沒有想到,自己的修為,竟然不敵對方,反而被李文淵給重傷了。這讓他,心裏無比的憤怒,眼裡也是冒出兩朵火焰,死死的盯着李文淵。 "我說過,這次我必然會取走你的性命! "陳鋒眼裡寒芒閃現。他沒有再繼續糾纏,身軀一動,便迅速的朝山谷外掠去。 "陳鋒,我一定會找你報仇的! "李文淵的眼裡也滿是怨毒之色,盯着陳鋒離去的背影,他咬牙切齒的說道: "不論付出什麼代價,我都要親手殺了你! "陳鋒的嘴角掀起一抹譏諷之色。他已經很久,沒有聽到過這句話了。這段時間,陳鋒一直在閉關苦修。他也沒有閑暇時間去理會外界發生了什麼事情。而在今日,他才剛剛睜開眼睛,便聽到一名學員在議論着自己。原來是因為自己的事迹,引起了這些人的興趣,才導致了今日的事故。 "看來,這段時間閉關,倒是錯過了許多東西。 "陳鋒微微嘆息了一口氣,旋即便朝外面掠去。他準備趁着這個機會,去好好的感應下,自己的實力究竟達到了何等程度。畢竟,自己只不過是鍊氣六層的實力而已。這樣的修為,在鍊氣九層的武者手上,根本就支撐不了一個呼吸的時間。陳鋒的身軀在空中划過一道弧線,迅速的消失在茫茫的夜幕之中。而李文淵則是眼裡布滿了殺氣,身軀化作一道流光,緊隨在陳鋒之後。 "小子,你跑不掉的! "李文淵陰惻惻的說道。他心裏的恨意,已經是達到了巔峰。他不惜一切代價,都要把陳鋒殺死,奪得他的元丹,煉製成為丹藥服食。不然的話,他遲早有一天,也將會像陳鋒一樣,淪落為一個廢物。這是他所無法忍受的。而且他也很清楚,以陳鋒這般恐怖的天賦,肯定是要崛起的,遲早會成為鍊氣九層的強者。到時候,他的境遇,必然也是和現在的自己一模一樣,被陳鋒踩在腳下,生死由命,命不由己!這讓他心裏,產生了一股深深的危機感。所以,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價,他也在所不惜!他一邊飛行,一邊從儲物戒里,取出一枚療傷丹藥吞服下去。片刻後,他的臉色終於恢復如常。不過,他的眼裡,卻是充斥着滔天的恨意。他一定會殺了陳鋒,搶奪他的元丹。而另外一邊,陳鋒的身形,也是飛速的逃竄着。 "陳鋒,你休想逃脫! " "我絕對不允許你成長起來,你必須死! " "我要你死! "李文淵的心裏充滿了無盡的怒意。他恨不得立馬將陳鋒千刀萬剮,碎屍萬段!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態,根本奈何不了對方。所以,他只能夠在陳鋒的背後窮追不捨。 "陳鋒,納命來吧! "李文淵手上,一團紫色的真元湧出,在空中形成一柄黑漆漆的利劍,猛地朝陳鋒射來。 "雕蟲小技! " "去死吧! "陳鋒冷哼一聲。他身上,湧現出一縷金黃色的真元,在半空中凝聚出一條金龍。這條金龍,栩栩如生,彷彿是真正活了過來,散發著令人膽寒的氣勢,猛地撲向了前方的李文淵。轟隆~~~兩股恐怖的氣勁碰撞在一起,頓時發出驚天巨響,震耳欲聾,宛如雷鳴。 "好強! " "這傢伙的元力,竟然這麼雄厚? "李文淵的臉上,露出濃郁的驚駭之色,眼裡滿是不敢置信。這傢伙的元力,竟然如此的精純,這是他始料未及的。這個時候,陳鋒手上忽然多出了三柄短匕首。嗖嗖嗖---他身上真元涌動,將短匕首拋射而出,在空中划出了幾道優美的軌跡。嗖嗖嗖!三把短匕首,分別插入了李文淵的胸

《斬魔神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