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戰天守護神
戰天守護神 連載中

戰天守護神

來源:google 作者:雨中花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江風 都市小說 雨中花

消失了六年的江風,創立戰天宗,突然出現在自己指揮部的小女孩是他的親生女兒嗎?強勢歸來的江風將用他豪氣無雙的翻雲覆雨手守護自己所能守護的一切!展開

《戰天守護神》章節試讀:

一艘白色的快艇如利箭一般穿過大河進入滾滾的滄瀾江!

兩個殺氣騰騰的男子迎風站在快艇之上,江風拚命的緊奪油門,快艇所到之處掀起兩道滔天巨浪!

「一一是我跟你弟弟江風的孩子!」

剛才電話里蕭雪的話江風聽的真真切切,同時他也可以確定那就是他初戀女友蕭雪的聲音。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江風心中的疑雲就像眼前這滾滾的滄瀾江水,深不見底!

蕭雪是江風在天海上大學時候的同學,一個是帥氣有才的學霸,一個是貌美多金的校花,很快兩人便陷入了愛河。

奈何命運弄人,隨着畢業的到來,他們的關係被蕭雪的父母知道了,蕭家是天海有錢的大家族,他們根本看不上出身南江這種小地方的江風。

蕭家多次棒打鴛鴦不成,就對江風下了殺心,為了保全江風的性命,蕭雪不得已跟他恩斷義絕,還騙江風說自己有了新的男朋友。

可是蕭雪太愛江風了,她趁吃分手飯江風酩酊大醉的時候獻出了第一次!並且事後跟江風斷絕了一切聯繫!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心灰意冷的江風決定去當兵,才有了後來的經歷!

至於蕭雪,天真的以為從此跟江風相忘於江湖就好,奈何她的肚子卻一天天大起來。

蕭雪從此成了蕭家的棄子,成了天海的笑料,她只好孤身萬里去南江尋找江風。

此刻的江風努力的回想自己跟蕭雪最後在一起的場景,終於朦朦朧朧的記起一些不完整的零碎片段!

啊啊啊!

「是我辜負了她!」

啊啊啊!

「我恨當初不夠強大的自己!」

啊啊啊!

「我恨這些世俗的枷鎖!」

啊啊啊!

「我江風要砸碎世間一切的不公!」

江風血紅着雙眼發出一聲聲凄厲的咆哮,突然之間像一隻恐怖的怪獸,連一旁的鷹都被他嚇得一個激靈!

看着江風痛苦的樣子,鷹破天荒道:「宗主,你就盡情發泄吧!」

速度拉到極限的快艇不知不覺已進入龍國外圍水域。

滄瀾江是一條橫跨世界戰場的大水系,它穿越北緬的高圖境內進入龍國的西南城市,最後匯入長江流入東海!

而南江市就位於滄瀾江與長江的交匯處。

龍國,西南水師師部,作戰指揮室內!

「報告周師長,發現一艘不明快艇已進入我方水域,請指示!」

一個身材魁梧穿着藍色水軍軍官服的人聽了彙報立馬來了興緻:「呵呵!誰人這麼大膽?竟敢闖我西南水師?我周舟定要將他碎屍萬段,以儆效尤!」

周舟旁邊一個戴眼鏡的參謀勸慰道:「師長,要不要給總部彙報情況?」

周舟呵斥道:「我乃龍國水師大員,震懾一方,這點小事就沒必要驚動總部了,好久沒活動筋骨了,看我去把來人擒拿!」

拚命加油門的江風看到迎面駛來了一艘重量級軍艦,軍艦之後的左右兩側是各式大小模樣統一的子艦!

「子母艦!」

江風嘀咕了一句,但卻一點也沒有減緩油門的意思。

「鷹,坐穩了,我們衝過去!」

「快艇上的人聽着,不要試圖挑釁權威,現在我方命令你立即停止,否則我將採取武力措施!」

江風事出緊急,一直馬不停蹄,更別說在這大江之上去解釋什麼,親人生死不明,時間就是生命,所以只好硬闖了。

水師師長周舟連續喊了兩遍話也沒見對面快艇有停下的意思,於是他果斷下達了開火的命令。

砰砰砰!

各種炮彈朝着江風的快艇飛速襲來,江風扭動快艇,各種躲避,炮彈全部落空,炸入江水之中,掀起一股股滔天巨浪。

這時,江風的快艇已經距離艦隊很近了,只有衝過艦陣,才能繼續前行!

面對巨大的戰艦,快艇小巧靈活的優勢就更加明顯了,由於距離近,戰艦也不能使用炮火打擊,因為這樣弄不好,快艇沒打到,打到自己人的可能性還很大。

江風瞅准戰艦與戰艦之間的空隙,準備加速衝過去,可在周舟的指揮下,所有軍艦兩側全部展開了鋒利的鉤刀,瞬間填補了軍艦之間的空隙!

「呵呵,小子,真拿我西南水師當擺設啊?」稍顯得意的周舟下一秒就直接傻眼了。

仍然沒有絲毫減速跡象的快艇上,一個刀疤男子直接凌空飛起,一道勢如破竹的飛索鐵鉤直接飛向其中一個空隙上的鉤刀,瞬間撞出無數火花,鉤刀全被擊落,露出巨大的間隙。

江風嗖的一聲,揚長而去,同時刀疤男子也藉著飛索的衝力,實現了一段巧妙的位移,準確無誤的落到了江風的快艇上。

見快艇衝破防線,周舟下令立即調轉船頭追擊,卻被無數道巨浪噴薄的聲音震驚了,他回頭一看,遠處黑壓壓一片重火力配置的軍艦正朝自己狂奔而來。

「戰天宗蛟龍堂殺到,攔我宗主者死!」

只見一個皮膚黝黑,戴着紅色頭巾的精壯男子筆直的站立在一艘重火力軍艦的桅杆之上,大有一覽眾山小的氣勢!軍艦後面更是一眼望不到邊的清一色重火力軍艦。

周舟心中瞬間咯噔一聲!

「戰天宗?」

「宗主?」

戰天宗這幾年明裡暗裡幫龍國消除了很多棘手的麻煩,這在龍國高層都不是什麼秘密,雖然龍國沒人見過戰天宗宗主江風的樣子,但一直替龍國守西南大門的周舟卻一直視江風為偶像。

「剛才沖陣的人莫非是江宗主,我的天哪!完了!完了!這下我闖大禍了!」

「趕緊給我接通總部!」周舟聲音明顯已經破音了。

龍國最高作戰指揮部內,一個咬着煙斗的白鬍子老頭正在悠然看報紙,突然接到了西南水師師長周舟的電話。聽了彙報之後,直接驚出一身冷汗。

「什麼?你他嗎的真牛筆啊,敢對着戰天宗宗主開炮?你自己不想活就算了,不要拉着整個龍國陪葬!」

白鬍子老頭的話語瞬間讓整個最高指揮部的氣氛降到了冰點。在場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能進入最高指揮部的人都是知道龍國底細的人,同樣他們比普通人更加知道戰天宗的實力,就算戰天宗這幾年不幫龍國這麼多的忙,也不能去輕易得罪人家,如今倒好,直接向人家宗主開炮,這算是恩將仇報加活得不耐煩了嗎?

「龍指揮啊,我是真的不知道那人是江宗主,不過好在江宗主現在毫髮無傷啊!您快想想辦法,這事怎麼處理啊!」

白鬍子老頭思索了片刻道:「鎮定,我想其中必定有誤會,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先給我穩住局面,記住,只能防禦,不許開火!我來查查到底出了什麼事?」

「是!」

周舟掛斷電話,又連忙拿起大喇叭喊道:「對面戰天宗的兄弟們,誤會,全是誤會,我真的不知道剛才的人是江宗主,請戰天宗的弟兄們放心,你們宗主他老人家毫髮無傷!」

見周舟態度乖巧,蛟龍堂堂主蛟龍大手一揮,所有軍艦戛然而止,雖成兩軍對壘模式,可雙方都沒有主動進攻的意思。

蛟龍是得到了龍女的指令來策應的,本就不是為了攻打龍國而來,至於這麼大的動作,就是為了給龍國高層提個醒,讓他們別打亂了江風的行動。

至於周舟剛才攻擊江風的行為,蛟龍根本就沒放在心上,只是嚇唬一下他而已,因為蛟龍很清楚宗主的實力,肯定是宗主念在龍國一家親根本就沒動殺心,要不然他周舟和他手下的艦隊早就沉入滄瀾江了。

「壞了!」

周舟大嘴巴一張,他想到前面還有個關卡,是自己上任西南水師以後親自督造的,要是守衛們再衝撞了江宗主,就算江風秋後不找自己算賬,龍霸天也要收拾自己。

周舟連忙接通守衛關卡的隊長:「馬上開啟關卡大門,遇到一輛快艇,直接放行!」

周舟掛了電話還是怕出事,又嫌戰艦笨重,索性也駕起一條快艇,飛速奔了過去。

白浪之上疾馳的江風被眼前的一幕震撼到了。

一座超級大的城牆藉著兩側的山勢把洶湧的滄瀾江攔腰截斷,城牆下分流出幾十個泄洪口,中間是一道厚重的機關門,上面寫着「滄瀾關」三個字。關上守衛嚴陣以待,大小輕重火力點琳琅交錯。

他不禁暗嘆了一句:「好個滄瀾關!」

接到開門命令的隊長立馬命人啟動機關門,可是厚重的機關門啟動一次程序繁瑣速度緩慢,眼見江風的快艇卻沒有絲毫減速的跡象,竟然直接朝滄瀾關沖了過來。

「他想幹什麼?」城牆上守衛們都瞠目結舌。

江風跟鷹使了個眼色,鷹騰空而起,兩道飛索極速盤向滄瀾關城牆的石壁上,江風猛然提起快艇,快艇準確無誤的飛到了鐵索上,如同過山車飛起之後又落入軌道一般,速度卻絲毫不減。

正當城牆上眾人都看呆的時候,鷹猛然將兩道鐵索收回,鐵索的反衝力將他靈活的彈向快艇,快到快艇的時候江風伸手一拉,便把鷹穩穩的拉入懸空的快艇中。

砰!

快艇就這樣眨眼間便越過了高達十幾米的滄瀾關,激起了千層浪,進入滾滾的長江,回頭望去,滄瀾關的機關大門才緩緩打開了一半!

這一幕恰巧被緊急趕到的周舟看在了眼裡,周舟透過還沒完全落下的機關門,望着遠去的快艇朗聲道:「不愧是我周舟的偶像,好一個鐵索飛滄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