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這個王爺太欠揍,醫神王妃快扎他
這個王爺太欠揍,醫神王妃快扎他 連載中

這個王爺太欠揍,醫神王妃快扎他

來源:google 作者:女陰司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宋若昭 靳凱之

【穿越+打臉爽文+醫妃+雙強+HE+輕鬆搞笑】一朝醒來,宋若昭成了尚書府的掃把星小姐,出生便被送到鄉下外祖母家可安然度日一向不是她的作風!江南首富,勉強噹噹江湖上傳奇一般的醫神無雙,勉強噹噹可那出生便未見過的癟三父親居然要她替妹出嫁給癱瘓王爺?Tui~要不是想搞個富可敵國擴大產業,她才懶得搭理可這王爺不是癱瘓嗎?還能拽她腳踝?「誒誒誒,王爺不是面冷心狠?跟屁蟲一樣跟着我做啥?」「誒誒誒,王爺不是斷袖么?脫我衣服幹啥?」「誒誒誒,王爺……」宋若昭多番鑒定,這男人被她扎傻了展開

《這個王爺太欠揍,醫神王妃快扎他》章節試讀:

宋若昭擰眉,隨後一個旋轉踢,彭旭稍有不慎,被宋若昭踹到了胸口,她本能地看了眼輪椅上的男人。

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

居然是這男人!

趁彭旭還未回神,她再次一躍而出,可沒想到的是,腳踝再次被人拽住。

阿西八!拽腳踝上癮了?

宋若昭正打算給彭旭一個教訓,可回眸看清來人時,徹底怔住了。

他他他……

見來人恍神,靳凱之一個用力,宋若昭重心不穩,摔倒在地。

她摸着快分家的屁股,該死的靳凱之,還真不會憐香惜玉。

也不知何時蒙面的臉紗滑落在地,露出那熟悉的面龐,靳凱之神色猶如寒霜刺骨,陰沉的臉似乎下一秒就能滴出水來。

彭旭也驚呆了,猛的跳起身來,「王妃?!」

無雙醫神?!

王妃?!

這是什麼天大的瓜啊!

宋若昭站起身,癟了癟嘴,不敢看靳凱之。

這眼神,真是恐怖他媽給恐怖開門,恐怖到家了哇!

嚇死寶寶了。

「王妃不打算解釋解釋嗎?」靳凱之臉色越發陰沉,語氣透露着濃濃的寒意。

宋若昭深呼吸了幾口,轉身嘿嘿笑着。

「王爺,好巧啊,沒想到你也在。」

靳凱之不語,可周遭的氣勢無時不刻地提醒她:這男人怒了,是真的怒了。

可隨後想到什麼,瞬間來了底氣。

「王爺不是有求於我,眼下這態度……未免太過強硬了吧?」

「王妃,你真是醫神啊?」彭旭眨巴着眼睛。

宋若昭一副看白痴的模樣:不都擺在眼前了嗎?

「王妃可真是深藏不露啊!」靳凱之左手成拳,說的話如同從牙齒縫擠出來一般。

萬萬沒想到,大名鼎鼎的無雙醫神,竟是他府中唯唯諾諾頭也不敢抬的王妃。

可真是『驚喜』!

宋若昭眼睛一眯,「王爺也旗鼓相當啊。」

這男人居然能站起來!

靳凱之才回神過來,方才見來人雙眸眼熟,這才不顧一切站起身來,眼下看來也瞞不住了。

房間內十分寂靜。

宋若昭哎喲了一聲,坐在一側喝了口茶水壓壓驚道:「不就是誤會一場嘛!王爺幹嘛這麼生氣。」

靳凱之的臉猶如鍋底。

「感情還要謝謝王妃?」

宋若昭大手一揮,豪邁得很,「無事無事,這都是一家人了,王爺直接說找我的目的吧。」

再不轉移話題,這男人非得把她瞪出幾個窟窿來。

聞言,靳凱之面色一緩,不管如何,救母妃最重要。

他坐在一側,手裡拿着醫神令,道:「那就勞煩王妃救救你母妃吧。」

『你母妃』三個字咬得格外的重。

宋若昭害了一聲,「應該的應該的。」

兒媳就婆婆,情理之中。

靳凱之沒想到如此好說話,一時間愣住。

「不過……」宋若昭頓了一下,見靳凱之臉色沉下來,急忙道:「王爺不必擔心,我會治好你母妃,但要你配合我,不能外泄我的身份,至於王爺腿的事,我也什麼都不知。」

雖然是商量的語氣,可誰都能聽出威脅之意。

腳上傳來劇痛,靳凱之面色一變,隨後坐在了輪椅上,「與本王無關的事,本王自然不會多言。」

如此,是成了。

「合作愉快。」宋若昭眨巴了一下眼睛。

隨後走到窗戶邊,正要離開,忽地想到什麼,「王爺和三皇子四皇子感情如何?」

靳凱之面色漠然,好似一個局外人一般。

「皇室關係,能如何?」

宋若昭明白,那操蛋的皇子居然敢威脅他,未免也太小看自己了吧?

有機會,一定教訓教訓他!

宋若昭從窗戶消失,彭旭還有點沒回過神來。

「王爺,王妃真的是……」

「嗯。」靳凱之看着夜色外,雖有些驚訝,卻又沒那麼意外。

想到宋若昭提到三皇子四皇子的神色,彭旭有些擔憂,「那三皇子四皇子……」

看王妃就知道不是好惹的主,這是要被王爺和王妃一起坑的節奏?

「無妨。」靳凱之面不改色,「讓他長長記性也好。」

彭旭在心裏替三皇子四皇子祈禱。

希望不會死得太慘。

……

宋若昭不是個拖沓的人,說干就干!

一大早就推開靳凱之的門,而此時男人正在穿衣,古銅色的肌肉顯露出來,她頓了頓。

看不出來啊,身材這麼好!

見女人一副開春的眼神盯着自己,靳凱之側身繫上腰帶,「王妃不知禮義廉恥?」

竟如此明目盯着男子看!

宋若昭無所謂道:「不就是看一下,又沒和你睡一起,咋就不知禮義廉恥了?即便是睡了又如何?本就是夫妻!」

「如今身份被揭穿,王妃也不必如此無所畏懼吧。」靳凱之滿頭黑線。

突然覺得還是剛來時好。

如今嘴裏儘是些歪理。

「這不是着急給你母妃看病嗎?你要覺得我積極了,那我先回去歇息一下。」說著,宋若昭就要離開。

霎時一隻胳膊拽住了她,「走!」

提到老王妃,靳凱之也急不可耐,只要能治好母妃,他讓着眼前這女人又何妨?

老王妃住在攬月閣,環境幽靜,裏面只有幾個老嬤嬤,見到王爺來了自然也不稀奇,可看到宋若昭時都驚了驚。

要知道,除了御醫,王爺可是不許任何人靠近這裡。

即便是那季側妃也不敢越矩半步。

如今竟帶着王妃一同前來?

看出眾人的疑惑,靳凱之目光落在那唯諾的身板上,變臉還真是快。

隨後淡然道:「王妃進府許久,理應來看看母妃。」

是哦,兒媳婦見婆婆,天經地義啊。

雖說王爺不待見王妃,可這孝道可不能丟下。

等進了房間,宋若昭立馬伸了個懶腰,嘀咕道:「這裝得可真累啊。」

「前幾日王妃不是裝得挺舒坦?」靳凱之冷不丁地接了句。

這陰陽怪氣的,宋若昭怎麼就那麼不舒服呢。

她找了個舒坦的地方坐下,慢條斯理地講起了大道理。

「王爺,都說了貴人難求,如今我可是你們的救命恩人,也就是你們的上帝,既是上帝,那就該捧着。」

不然她要是心情不好,腦子變得不靈光,到時候忘記了藥物怎麼使用,那折騰的可不就是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