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爭霸三國
爭霸三國 連載中

爭霸三國

來源:google 作者:別部大司馬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董卓 陳諾

穿越三國,以冀州為基石,重收漢末人才郭嘉賈詡,謀士為用;典韋張遼,不再屬曹趙雲焉能從劉備,甄宓不是袁熙妻!戰公孫,滅大耳,搗兗州,出關中,踏平江東,劍之所向,誰與爭鋒?王圖霸業,笑談聲中!展開

《爭霸三國》章節試讀:

烏雲鋪天蓋地而下,群山萬壑黯然失色。

看來一場大雨即將來到。

如劍一般的山石腳下,有一座孤零零的茅草屋。與茅草屋連着的馬廄,廄中有匹老馬。

陳諾手上也牽着一匹馬,他在茅草屋檐下駐足,抬頭看到了一方木板。

黑漆斑駁的木板,上面刻了隸書的『驛』字。

他皺起眉頭,這時,屋內隱約傳來老頭兒和他孫女兒的說話聲。

他剛才是遠遠看到他們祖孫兩拉馬進廄,然後關門進屋的。

他們所談論的都是些家常事,沒什麼可聽的。

雨水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啪啪的落了下來,落在陳諾單薄的衣服上。

陳諾緊了緊手中韁繩,就要離開,被屋內老頭兒粗重的一聲嘆息給拉住。

只聽那老頭兒忽然聲調一轉,悠悠的說道:「是啊,是很長時間沒有看到什麼人經過這裡了,可能是外面真的太亂了吧。哎!本來我大漢好好的天下,如今又是鬧黃巾賊又是鬧董卓的,能不亂嗎?

這天下一亂啊,朝廷的詔命不通,我們這些早些年設的驛站沒有書信往來。驛使不到,自然也沒人願意到這種鬼地方來了,還哪裡……」

陳諾身後的馬匹不知被什麼東西給驚嚇了,突然掀起兩隻前蹄長嘶了一聲,打斷了屋內的談話聲。

陳諾臉上一紅,就要走開,這時屋裡的老頭兒已經開門走了出來。

老頭兒一身粗布的破衣,穿得像唱大戲的。他手上還有一把長矛,除了古樸,可以當古董放到博物館展覽給遊人看外,實在看不出能有任何實際的用處。

他與老頭兒對視了一眼,就見老頭兒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掃視了一回後,又停在了他的腰間。陳諾隨着他的眼睛看去,好像到這時才發覺到自己腰間藏了個鼓囊囊的東西,不知是什麼。

他正奇怪着,就見老頭兒眼睛突然一亮,立即收回了護身的長矛,哈哈笑着,指着他的腰間:「年輕人,你油布包裹里的可是木簡,是朝廷的文書對不對?」

老頭兒並不需要他回答,他立即喚出孫女,跟她激動的說:「裳兒,裳兒,是大漢驛使,是大漢驛使!你瞧,那就是朝廷的詔書!哈哈,我還以為這個破驛站再也不會有人來了,今兒,今兒終於看到我大漢的驛使了!」

陳諾抬頭去看,眼前的小姑娘裳兒不過十五六歲,也是一身粗布衣服。

她的臉蛋蠟黃中呈現紅光,眼神卻很有力。她有一頭蓬鬆而長的頭髮,頭髮後面斜插了一根木簪子,說不出的古意,陌生。

看到他兩的打扮,陳諾失望的收回目光,腦袋一陣暈眩,除了茫然,仍是茫然!

他一句話也沒有回答他們,他們也好像不需要他的回答。在裳兒催促下,老頭兒接過陳諾手中的馬,幫忙牽到馬廄,她則一面偷偷打量着眼前的年輕人,一面迫不及待的帶着他進了屋子避雨。

陳諾或許是太過累了,看到牆角立即倒靠了上去:「我要休息,請不要打擾我。」

閉上眼睛,什麼也不想管了,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覺。他相信,醒來後一切都會好的。

陰冷潮濕的屋子裡不知什麼時候升起了火,光亮有了,暖氣也有了。

陳諾被這光亮刺激着,眼球在眼皮里忍不住動了動,但終於沒有睜開。

外面什麼聲音也沒有了,風雨應該都住了。

當然,他心裏很是清楚的知道,他們在屋裡升火,也許就是為了讓他能夠得到溫暖,可以將潮濕的衣服早點烘乾。他雖然感激着,但仍是不想跟他們說一句話。除了茫然,他到現在還真不知道該說什麼。

什麼驛使,什麼文書,都是些什麼狗屁啊。看看,又來了,他們又在開玩笑了,說些八百代前的事情,什麼大漢,什麼黃巾賊,什麼董卓!

陳諾每聽到一個字,都好像是有一根根魚刺卡在了喉嚨里拔不出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我,我是陳諾啊。我一個二十一世紀的大好青年,因為爬了回山,失了回足,然後醒來居然變成了這副樣子?!天啊,你鬧那般啊!

另一個聲音彷彿同時在說:

陳諾,誰說你不是陳諾?你是驛使,你的任務是將身上的緊急文書送到冀州,交給韓馥!

像是收到了指令,陳諾手碰到了腰間那個鼓囊囊而又硬冷的物事。

先前他根本不敢認真看它一眼,現在,他心裏禁不住想,這油布裏面裹着的果真是木簡,是老頭兒口中所謂的文書?再聯繫起自己的這一身古怪的裝束,還有跟隨自己而來的馬匹,再有眼前見到的人物,以及他們所談論的內容,豈容置疑!

腦袋像是要炸開了,不得不承認,自己真的是奪舍穿越回了漢末,而且自己這個奪舍之人跟被奪舍之人姓名居然是一樣的。只是被自己奪舍之人,仍有部分記憶被保留了,不然他也不會知道身負緊急文書這麼一回事。

一路茫然到了這裡,為的是證實自己身邊並沒有發生古怪的事情,可眼看一一得到了證實,陳諾真的不知道該如何面對。

他茫然,他無措,他憤怒。

可又能怎樣?

最終,他抵擋不了疲憊,睏倦,終於在萬般的糾結千般的不甘下沉沉睡去。

睡夢中打了個冷戰,被一陣寒意襲醒,陳諾睜開眼來。

濕衣服烘烤了一晚,差不多幹了,門外有一絲灰濛濛亮光透了進來,火堆也已經熄滅。火堆旁的祖孫兩,孫女依偎着爺爺,睡得正甜。

不行。這一切都不是真的。我要出去看看!

陳諾站起身來,看了祖孫一眼,只想悄悄走開。

「你真好看,你會娶我嗎?」

陳諾一愣,回頭一看,丫頭說夢話呢。

她在夢中說笑時居然那麼的好看。陳諾心裏一動,但還是牽着他的高頭大馬,悄然的離開了收留他一晚的茅草屋。

昨天的雨雖然只是下了一陣,但也讓道路着實變得難走多了。他昨天是失了魂似的闖到了這個陌生住處,一路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渾渾噩噩的過來。

及至休息了一晚上,呼吸到山間新鮮的空氣,看到四周峻險的峭壁,緊繃的神經稍稍放鬆,不禁想到黑山真是好山啊。

「黑山?」

陳諾一陣苦笑,黑山,原來自己此刻走的這座山,它叫黑山啊。

如今是初平二年秋七月吧,虎牢大戰已經過了,董卓也因為懼怕諸侯勢大,焚毀洛陽,遷都長安,好戲才剛剛開始呀!

「董卓?」

不知為什麼,董卓名字在腦子裡一閃,立即化作極大的痛楚,叫他不能繼續想。

陳諾翻身上馬,很驚異自己如此熟練的跨上馬背,很熟練的駕馭着馬。雖然剛開始有點不適應,但在這以前,自己可是碰都沒有碰過啊。

「駕!」

一路飛奔,看到第一座村莊時,天也已經大亮了。可村莊里看不到一個人,倒是房屋倒塌,屍橫遍野。再往下走,仍是這樣,甚至是半路上屍臭刺鼻,鷹雀爭吃腐肉。

陳諾一陣作嘔,望着茫茫前方,一下子失去了方向,失去了繼續走下去的勇氣。

還要怎麼證明?難道這些還不能讓你相信眼前的事實?

陳諾仰天注目,我這是要到哪裡去?難道真要將這勞什子木簡送到韓馥手裡?

靜下心來,陳諾想到了那對祖孫。

內心告訴他,這裡並不太平,他要給他們祖孫安排安全的地方住下,然後才能放心走開。

是的,不再猶豫。陳諾牽着馬,調轉馬頭,向迴路走去。

越來越近了,心卻漸漸往下沉去。

遠遠的,原來茅草屋的地方,已經是濃煙滾滾。等陳諾趕到,什麼都來不及了。茅草屋燒了,牆塌了,昨晚的避風港如今成了人間煉獄。

就連廄里的唯一一匹老馬,如今也只是一堆骨架子,被人宰殺吃了。

地上,銹跡斑駁的長矛染了血,被折成兩截。老頭兒的屍身就躺在旁邊。

那個女孩裳兒呢?

陳諾發了瘋似的想要衝進火堆,想要找出裳兒的屍體。但是面對仍在燃燒的熊熊火堆,陳諾兩隻手掌被燒傷,衣服也差點燒着了。

他頹廢的坐在泥地上,閉上眼又睜開眼,真希望這些都是在做夢啊。

當他的目光注視着泥濘的土地,他發現,地上留有許多雜亂的馬蹄印和腳步印,沿着那一道道印子,向著山那邊,他的思維也隨之擴散開來……

真要這樣做嗎?

陳諾周身打了一個寒噤,一個大膽的想法冒了出來。

《爭霸三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