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枕上婚約:總裁夫人不好當
枕上婚約:總裁夫人不好當 連載中

枕上婚約:總裁夫人不好當

來源:google 作者:米飯五花肉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慕欽燁 蘇夏

混亂的夜晚,沉醉的交纏,她唯一感謝的是上天送給她一個可愛的兒子,然而,兒子突發重病,她又不得不與兒子他爸糾纏…展開

《枕上婚約:總裁夫人不好當》章節試讀:

  「皇鼎」會所,照常充斥着富貴人家的聲色犬馬。

  蘇夏穿着十二公分的高跟鞋有些不習慣地走在行燈光昏暗的走廊里,手掌緊緊捏着上官昊給她的會員卡。

  精緻的妝容透露着些許的緊張,身材嬌小,凹凸有致,黑髮瀑布一般散在身後,背影溫婉美好。

  挎包里的手機震動了一下,蘇夏知道是上官昊的微信消息。

  「慕欽燁在308房間里談生意,你現在過去吧。」

  「知道了,謝謝你。」她嘴唇抿成一條線,低下頭回復,隨後把手機揣回口袋裡。

  鞋跟在地上敲出咔噠的聲響,蘇夏終於在模糊的燈光中找到308的門牌號,站在門前,臉上閃過一絲掙扎。

  那個叱吒風雲的男人此刻就在裏面……她閉了閉眼睛,腦海里閃過他從前冷漠的態度以及漫不經心的話語,心跳得幾乎冒出嗓子眼。

  不…不能再猶豫了,這是她唯一能見到他的機會了!

  只有見到了他,她才有機會挽救樂樂的性命。

  蘇夏撫平呼吸,咬了咬牙,心一橫,纖細的手指伸出,觸到門把手,輕輕一擰——

  門沒鎖,鎖芯轉了兩下,立馬開了。她試着一用力,那扇實木的大門隨即在眼前旋轉過去,露出門背後紙醉金迷的場景。

  包廂里人不少,屏幕上放着歌。眾人呈包圍之勢,圍成一圈,正在朝中間的人敬酒。

  蘇夏條件反射地朝處在人群漩渦中心的那男人瞧去。

  筆挺的西裝,他修長的身體懶洋洋地靠坐在沙發上,好似周遭的喧囂都和他完全無關。俊逸的眉眼,稜角分明的輪廓和挺直的鼻,還有那性感的薄唇,唇峰匯聚的地方,竟然綴了一顆小小的唇珠,讓五官更顯立體。

  時光絲毫沒有在他身上留下痕迹,一切就好似五年前初見一般。

  慕欽燁。

  幾經波折,總算是見到了他本尊!

  蘇夏懸着的心終於落了下來。她深吸一口氣,關上門,正打算叫他,這個動作卻引起了旁人的注意。

  一個禿頂大肚的男人轉過來看到她,眼裡掠過一抹驚艷,卻瞪着眼睛厲了聲色,「這麼久才來?你們媽媽是幹什麼吃的?咱們慕總在這都坐了這麼久了,你們會所還想混嗎?」

  「……什麼?」蘇夏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不明所以。

  禿頂男人揮了揮手,一副不跟她計較的樣子。轉了轉眼珠,一把將她往沙發上的男人連拖帶拽地推過去,阿諛奉承地賠着笑,巴結道,「慕總,你看……一點薄禮,不成敬意。」

  說著手裡一用勁,直接將蘇夏往他懷裡送去。

  蘇夏本就甚少穿高跟鞋,此刻勉強站立行走已屬不錯,還沒反應過來,背後又傳來一股大力,立馬就穩不住身形,小聲驚呼一下,接着便直直往慕欽燁身上撲過去!

  周圍響起一陣倒抽冷氣的聲音。

  這個李老闆真是想談生意想瘋了,誰不知道這慕總向來都是不近女色?他竟然巴巴地送了個KTV的小姐過來。

  蘇夏腳上踉蹌着,收不住勢頭,原本以為慕欽燁會敏捷地避開,讓她獨自摔在沙發上。眼看他的身影越來越近,她不由得緊緊閉上了眼睛。

  然而,令所有人驚掉下巴的是,慕欽燁冷漠地瞥了一眼這邊,旋即眸光一沉,居然反應極快地略一伸手,將她接住了。

  身體落入了一個寬厚的懷抱,蘇夏心裏咯噔一聲。

  莫非,他認出她來了?可是,兩人已經幾年沒有見面了……這怎麼可能?

  男人的氣息凌厲而威嚴,纏繞在她身側,蘇夏微一瑟縮了一下,飛快地打消了腦子裡的念頭,老實趴伏在他懷裡不敢再動。

  她知道,這次恐怕是惹怒他了。

  氣氛陷入了詭異的安靜。然而半晌,大家預想中慕欽燁會將人狠狠掀開的畫面卻沒有出現。一些人不由得像見了鬼一樣往李老闆望去,悄悄比了個「你厲害」的手勢。

  慕欽燁濃黑的劍眉微微皺起,懷裡的女人身上有股略顯熟悉的馨香,一聞到就讓人忍不住覺得放鬆。他吸了口氣,想要把她扔開的手臂不再那麼緊繃,轉而拍了拍她的肩膀,「下去,坐在我旁邊。」

  這股味道着實熟悉,他疲憊地揉了揉太陽穴,仔細去想,卻又回憶不起來。

  他只是單純的覺得,對這個女人,他並不討厭。

  蘇夏這才回過神來,發現自己仍然毫不避諱地趴在他身上,臉上一窘,耳朵尖立馬爬上了一抹可疑的粉紅。她輕如蚊吶地「哦」了一聲,慢慢從他身上下來,依着他坐好。

  緊張的氣氛逐漸緩和下來,大家鬆了口氣,繼續說笑。一時間,敬酒的,唱歌的,談生意的響成一片,好不熱鬧。

  蘇夏坐在他身邊,尷尬極了。她從來沒有出入過這種場合,而旁邊這個男人雖然是被宴請的主客,但看樣子似乎對這場狂歡毫不上心,兩個人干坐着,又沒有絲毫交流。

  雖然進來之前就做好了心理準備,但她仍是覺得窘迫萬分。

  蘇夏抬起頭來,正對上李老闆在不停地對她使眼色。她無奈地撇了撇嘴,轉開目光去,只當做沒看見。

  過了這麼久,她再木訥也明白過來,這些人是將她當做會所小姐了。可她明明又不是,當然不會幫這些個老闆去奉承慕欽燁這頭渾身都是逆鱗的龍。

  身邊的慕欽燁一直沒有講話,蘇夏踟躕半晌,低聲喊他的名字,「欽燁……」

  她過來是想和他談一談樂樂的情況的,沒想到竟然遭遇這種變故。只是,樂樂的病情耽誤不得,她還是想現在和他說明來意。

  話一出口,就被吵嚷的音樂聲蓋過去。

  慕欽燁轉過頭來盯着她,手裡捏着一杯暗紅色的葡萄酒,一雙漆黑的眸在燈光下顯得更加惑人,「嗯?你和我說話?」

  他微微眯起眼睛,盯着她,腦海里閃過一些破碎的畫面。

  這唯唯諾諾卻又莫名吸引人的模樣……記憶中倒是有這麼一個人和她的形象相符。

  慕欽燁的視線停留在她身上半晌,目光里慢慢閃過一絲瞭然。

  ——竟是她?只是,她費盡心思來找他做什麼?

  聽見他問話的尾音輕輕挑起,蘇夏的心跳又忍不住跟着這音節加快。

  她有些委屈,眼底氤氳着焦急,暗地裡積攢着勇氣,正打算再大聲一點,手卻被一雙溫暖的大掌執住。她一時怔楞,卻見他理所當然地把她的手往他頭部引去。

  「累了,幫我按摩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