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直播之狩獵荒野
直播之狩獵荒野 連載中

直播之狩獵荒野

來源:外網 作者:土土士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土土士 恐怖靈異

北美深海釣魚王大賽;帕米爾山巔追逐雪豹;澳洲山火殺巨型蝙蝠;加拿大暴雪械搏棕熊! 我是王奎,一名戶外荒野主播,職業獵人,而我的開局,僅僅只有一個人,一把刀,和一條……犯過命案的狼狗! 已完本萬訂精品《直播之荒野挑戰》,書荒可看。展開

《直播之狩獵荒野》章節試讀:

[https://www.xs321.com/]

王奎呆萌地聞了聞手,又聞了聞棍子,「沒味兒,應該沒沾上吧……」

「算了,我還是換根棍兒把!」

反正周圍到處都是樹枝。

【2333,老奎你也太逗了!】

【awsl,主播太可愛了,關注了!】

換了一根棍子後,王奎繼續跟大家分析着周圍的危險因素。

畢竟最早看直播的那幾個可都聽到了,這山上是有野豬跟狼的。

玩笑歸玩笑,該認真的地方,必須得認真。

「有了棍子,我們至少不是空手了,既然我們已經走進了野獸的領地範圍,就應該能找到其他蹤跡。」

「單憑尿液,我沒辦法判斷這具體是什麼野獸,可惜,周圍沒發現什麼有價值的足印,要是有足跡或者糞便,就好判斷多了。」

「總之,我們還是按着之前定下的思路,先找水源,順便在路上找找足跡!」

拿起記錄儀。

王奎繼續踏上追獵的旅程。

在深山野林子里發現野獸的機會可不多,不少常年在都市安逸生活的水友,自然被這緊張刺激的搜尋過程給吸引了。

人數突破100大關,那是輕輕鬆鬆。

這期間,他還真發現了幾處野草被壓過的痕迹。

但可能因為這些天都沒下雨的關係。

泥土很乾硬,沒留下什麼清楚完整的足印。

「從足坑深淺程度上來看,倒是符合犬科生物的體重,大約30到40公斤之間,這個重量,在犬科中屬於中大型犬……」

王奎掏出懸賞通告,「從通告的照片來看,這隻狼狗還處於青年期,體型接近於成年,與體重相符。」

「但同樣,亞洲灰狼的體型也在這個範圍,不過我們至少排除了野豬,野豬肌肉發達,基本都在90到200公斤,留下的足坑,要遠深於我們一路看到的這幾個!」

【主播怎麼判斷是狼還是狗啊?】

【是啊,狼跟狗長得那麼像,更別提爪子了,足印估計分不清吧?】

【剛進來,主播抓到狼狗了么?】

【別著急,老奎現在解釋呢!】

記錄儀顯示,不少水友都發出疑惑的彈幕。

王奎蹲下身,對比着坑印。

「大家說對一半,的確,狼蹤與狗蹤十分相似,單蹤很難區分,要想把它們區開,不能從足印上看,要從側面去看。」

「首先,我們可從留下蹤印的自然環境區分,一般狗都跟隨人類居住,所以蹤跡多留在城村內的草坪或者樹落附近,而狼蹤多在郊外,或者荒野地帶。」

「當然,這條規律不適用我們追獵的這條狼狗,那麼我們可以想辦法找一段較長的蹤跡線觀察,一般狼是平穩的小跑,朝直前進,腳印均勻。」

「狗也常是小跑,但因為缺乏訓練,狩獵能力差,好奇心重,沒有目標性,不專註,容易被任何事物吸引,經常會改變步伐和方向,腳印雜亂無章。」

「所以,狼群行進時,只留下一行足蹤,發現食物獵捕時,一行蹤跡上馬上分裂出現數行狼蹤,因為狼群是協作狩獵,有紀律性,狗蹤不會是這樣……」

正當他說話的過程中,一隻三四厘米長,前後長着長須的暗褐色的蟲子,正好從足坑附近爬過。

「呦!回手掏!」

王奎玩味一笑,右手一抄,很輕鬆地便將這隻蟲子捏了起來,在鏡頭前晃了一下:「一隻華北螻蛄,高蛋白呀……」

就是這麼輕描淡寫的語氣。

然後。

一口吞下。

【卧槽槽槽!吃了?】

【真吃了?】

【牛逼!真心牛逼!狼滅啊!】

【我還認真聽老奎講狼呢,我了個去,這一口吃的,也太狠了吧!】

唰!

正當直播間的水友們瘋狂發彈幕的時候,突然,屏幕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紫色飛升動畫特效!

【恭喜十七章牌你能秒我在老奎的房間開通公爵!】

【牛逼!】

【牛逼!土豪空降?】

【之前就在直播間了吧,很早就給老奎辦卡了!】

【大氣大氣,666!】

【大氣!】

【說實話,主播也該被打賞,這尼瑪才叫荒野戶外,那些天天公園遛彎,隨便找個小河溝摸魚的,也配叫戶外打野?】

【十七張牌你能秒我贈送主播超級火箭×2――老人表情的青春回來了!】

又是兩發超火。

底下一幫水友開始羨慕不已。

要知道,單單開一個月的公爵貴族,就需要一萬五千塊軟妹幣,而房間主播,也就是王奎,會得到百分之二十的分成,同時,虎魚會返現一萬二的魚翅到貴族賬戶里。

至於超級火箭則是2000塊一個,也是目前虎魚常規禮物中最貴的一個,送出時,會發送全站消息條幅,吸引大家來開禮物寶箱。

也就是說。

這短短几十秒,王奎就有接近五千塊的收入到賬!

而這才是他剛開播幾個小時!

怪不得人人都想做主播,喜歡干網紅!

「謝謝十七章牌的超火,歡迎新進來的觀眾,給老奎點個關注,第一視角直播,帶你體驗最真實的追獵!」

王奎簡單地跟新進來的觀眾們拉了幾句家常,但他並沒有飄。

他深知這些觀眾肯留下看他的直播,是因為優質的內容,為內容去付費,而不是學小主播,看到一個大哥,就舔這個,求那個,一直要禮物。

追獵才是核心!

有獵人卡這麼強的能力在手,根本不愁火!

於是,王奎繼續把話題引回來:「其實吃個蟲子沒什麼厲害的,剛才吃太快了,可能有的人沒看到,這東西在全國很常見的。」

「在我老家東北,這東西叫地喇蛄,有些山貨擺攤的地方,甚至專門抓這些蟲子賣,炒起來特別香!」

【吃太快了,看看,這說的是人話么!】

【主播說的沒錯,油炸地喇蛄確實挺香的,但人家是油炸,你這可是活吃啊!】

【我是新來的,請問這主播吃人么?】

【吃,吃新來的!】

因為超級火箭的全站條幅,不少觀眾被吸引進來搶寶箱,短短几十秒,他的直播間就增長到接近三百人。

王奎咂巴了向下嘴,彷彿還有些意猶未盡的意思,不禁讓不少直播間的水友深感牛逼,節目效果爆炸。

「不過,儘管華北螻蛄哪都有,但它們也有分佈規律,一般喜歡在潮濕的土中生活,有「跑濕不跑干」的習性,多棲息在沿河兩岸、渠道河旁、苗圃的低洼地、水澆地等處。」

「所以,如果我們看到有螻蛄活動,就說明離水源地不遠了!」

《直播之狩獵荒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