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致命穿書:她靠法醫空間驚心探案
致命穿書:她靠法醫空間驚心探案 連載中

致命穿書:她靠法醫空間驚心探案

來源:google 作者:鹿希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穆星楚 鹿希

女扮男裝+懸疑推理+空間+穿越法醫+網絡偵探小說家穆星楚,在一場爆炸案中穿越到她正在連載的古言無CP偵探小說里成了女主沒想到她專門為女主精心設計的悲慘身世害得她現在有苦難言,而且現實中的小說除了人物、簡介,只有三章內容,一切皆是未知且看她如何女扮男裝在小說的世界裏靠破案一步步為自己找尋出路----亦正亦邪的葉蕭熠到底是黑還是白?如謫仙公子的李墨笙真如他表面上那般溫柔嗎?失聲無言的葉簫昀是否像他表面那般人畜無害?花花公子寒玉簫到底是什麼背景?心機深沉的李承俞葫蘆里究竟賣的什麼葯?----一切從一場連環死亡案開始......不過這案子破着破着,怎麼這幾人看向穆星楚的眼神漸漸起了變化......----劃重點:1、雖然喜歡女主的人多,但是有固定CP,想看NP的就繞道吧2、不是無腦的愛情文,會有有趣甜蜜的情感互動(男主的、男配的都有),但主要還是圍繞破案、事業展開故事3、關於女主固定的CP,作者有自己的規劃,如果讀者們有自己喜歡的角色,可以自行磕CP,但是不要因為不合你心意就戾氣滿身展開

《致命穿書:她靠法醫空間驚心探案》章節試讀:

穆星楚朝着那水綠衣衫的男子慢慢走進,儘管她腳下盡量無聲,但是在距離男子五米外的地方,還是被他發現了。

男子轉過臉,用手勢示意穆星楚不要發出聲響,然後他伸手指了指對面的屋舍的屋頂。

穆星楚順着手指的方向向屋頂看去,這才發現原來那喵嗚的貓叫聲是從屋頂上傳來的。

此時屋頂的瓦片上正卧着一隻渾身雪白毛色,約莫五個月大的獅子貓。

它的腿似乎受了傷,從叫聲中都能感受到它的痛苦。

「這位公子,你是想救那隻貓下來嗎?」穆星楚試探着問道。

男子點點頭,他在這裡已經站了許久了,就是不知道該如何爬上那屋頂。

「你自己都還滿身的傷呢,怎麼先不處理你身上的傷?」

穆星楚走進了幾步,看見男子除了嘴角和眼角含血帶傷,衣衫也被抓破了幾道長痕。

男子沒有回應他,在原地來回的踱步尋找着爬上屋頂的辦法。

他走動間,穆星楚發現他的右腿也受了傷,只是來回那麼幾步都是步履蹣跚。

穆星楚搖搖頭,目光移向屋頂的小貓,隨後一個飛身健步便飛到了屋頂上。

來到小貓的身邊後,穆星楚才看到原來是它的右後腿受了傷。

她將小貓抱在懷中,因為小貓受了驚嚇,縮在穆星楚的懷中瑟瑟發抖。

「小可愛別怕,沒事的,我來救你了。」

隨後,穆星楚抱着小貓很快飛身而下。

見到小貓得救後,水綠衣衫的男子臉上頓時溢出笑容,但是因為口不能言,只能手腳比划著感謝。

這水綠衣衫的男子本就長得清俊柔美,現在露齒一笑好似初春的梨花清香甜美。

之前在那酒樓那穆星楚沒仔細看他的長相,現在靠進來看,才發現他不止面容好看,年齡似乎也很小,估摸着也就是17、18的樣子,比現在的自己還小。

他將小貓從穆星楚的手中接過抱入懷中,然後笑眼彎彎溫柔的撫摸着它的毛髮。

看樣子他像是這小貓的主人,穆星楚便開口問道:「這是你的貓嗎?」

男子微笑着點點頭,然後又比手畫腳的表示感謝。

「不用道謝,你要不要先去看看腿上,受傷可大可小,萬一是骨頭傷到了,不好好休養的話會影響以後行動的。」穆星楚關心的問道。

男子擺擺手,示意自己沒事,然後又和小貓互動了起來。

雖然只是普通的一幅畫面,可是看在穆星楚的眼中,卻感覺甚是溫暖。

自從穿越到這個世界,這是一幅難得令人覺得輕鬆自在的畫面,一直謹慎的她在這一刻也不由得將笑容掛在臉上。

……

輕鬆自在的畫面沒多久,穆星楚就聽見一陣馬蹄聲還有多人的腳步聲。

她立刻跑到巷子口瞧了一眼,只見十多個身着詔刑司侍衛官服的人正在朝着這個方向而來。

「這附近發生什麼了?」穆星楚喃喃自語道。

隨後她轉身看向身後的男子:「我們要不先離開這吧,我送你去看郎中吧,順便還可以給小貓包紮一下。」

男子點點頭,手勢比划著好。

穆星楚想到剛才經過的時候就有一家醫館,於是她攙扶着受傷的水綠衣衫男子朝着醫館的方向走去。

醫館的位置正好和官兵的方向相反,所以那些馬蹄聲很快漸漸遠去。

……

「不是吧,關門了?這才幾時就歇業了!」

穆星楚看着大門緊閉的醫館無奈道。

正當她想着去尋找下一家醫館的時候,水綠衣衫男子輕輕拍了拍她肩膀,又是搖頭又是比劃的,意思是穆星楚不用管他了。

「那你家在哪?我看你的腿傷不輕,要不我先送你回家。」

穆星楚的這句話讓他垂下了眼眸,原本還在微笑的面頰頓時收起了笑顏。

「你……你是和家裡人吵架了?」

穆星楚見他默不作聲,又問道:「難不成你不是本地人?」

說話間,她仔細打量觀察着面前的這個年輕人,雖然他的衣衫有些破損和污臟,但是看布料和款式絕不是普通平民家的人。

還有他頭頂髮髻上的玉簪,雖然款式清幽簡潔,但看質地也知道價值不菲。

皮膚細白,雖然失語,但是從行為舉止來看極有禮貌。

所以穆星楚估摸着他可能是城中哪位官家富商的少爺,應該是和家裡人鬧了彆扭跑出來的。

想到他現在搞成這個樣子也是因為見義勇為,反正今天已經幫過了那對姐弟,穆星楚也不介意自己再多幫一個人。

在這種波譎雲詭的朝代,難得能遇到一個心地純良之人。

於是她很快又開口:「那你現在住在哪啊?是哪家客棧,我可以送你回去,順便讓店家幫你請個郎中。」

穆星楚接二連三的話都沒有得到回應,男子始終一言不發。

穆星楚想到他是因為救那對姐弟才受傷的,也不忍心將他隨便拋下,只好耐着性子又說道:「其實我也懂一些治傷包紮之術,要不然我們先找個地方,我來幫你還有小貓處理一下傷口吧,你臉上的傷還好,主要是腿上的傷,真的可大可小。」

話音落下後,男子抬起臉頰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哎呦喂,真不容易啊!你終於給反應了。」

穆星楚想了想,準備把他先安置到客棧里,不管他到底是什麼來頭,這一刻她助人救人的使命感又上升了。

雖然在現代社會她不是**,可是身為法醫助人救人的使命感不比**少一分。

……

於是穆星楚扶着男子很快就近找到了一家客棧,然後讓店家準備了熱水。

接着她藉由小解去了一趟空間,空間內有醫用消毒液和清理傷口的藥水、紗布等等,為了不讓別人覺得這些東西奇怪,穆星楚早就提前準備了古代瓶裝版的,就是以防哪天自己用的上,沒想到這麼快便用上了。

隨後她帶着這些東西返回了房間內。

穆星楚先是幫他清理了臉上以及手上的輕傷,清理完畢後,她指了指男子的褲腳:「把腿讓我看一下,我看看有沒有傷到骨頭。」

男子見穆星楚反正也是個男人,也沒有猶豫便將自己的中衣的褲腳挽了起來。

當他小腿露出來的那一剎那,勝似姑娘般白皙修長的腿上赫然是紅色的腫脹。

穆星楚仔細的檢查了一番,才放下心來:「還好只是筋骨挫傷,沒有骨裂和骨折,只要好好的靜養幾天便好。」

處理好了對方所有傷口還有小貓的傷口,穆星楚這才的坐了下來喘口氣。

或許是小貓看到她一直在幫主人和自己治傷,現在的它不停的衝著穆星楚發出撒嬌般的嚶嚶聲。

像是在替自己的主人感謝穆星楚。

此時窗外的月亮已經高高掛起,穆星楚知道自己再不回去,那煙笙閣內肯定翻天了。

休息不到一刻鐘的穆星楚很快起身和男子與小貓告別:「好了,天色不早了,我就先走了,今晚的房錢我已經付過了,你可以在這好好休息一晚,不管你是因為什麼原因不願意回家,但是我都勸你還是早點回去,不然你家裡人會擔心的。」

男子聽到穆星楚的勸說沒作什麼回應,只是在他恍惚間,穆星楚已經離開了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