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職業體驗:女帝的貼身保鏢
職業體驗:女帝的貼身保鏢 連載中

職業體驗:女帝的貼身保鏢

來源:google 作者:小甜總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潼 夏安寧 都市小說

在神秘復蘇,異族入侵的高武大時代!葉潼擁有一個職業體驗系統,只要體驗不同職業崗位,便能獲得獎勵「完成學生體驗,獎勵三年高考兩年模擬習題」「完成rapper體驗,獎勵言出法隨麥克風」「完成屠夫體驗,獎勵五行呼吸刀法」「完成網紅體驗,獎勵老鐵牌火箭一枚」「完成女帝保鏢體驗,獎勵雙胞胎一對」抱歉,其實我的真正職業是...芳心縱火犯!展開

《職業體驗:女帝的貼身保鏢》章節試讀:

最後在他一番忽悠下,夏安寧才放棄了看電影的念頭。

此時兩人有點無聊地坐在床上,本想休息的葉潼有點為難了。

這床就一張,擠在一起不太好吧!

看了一眼時間,已經是凌晨三點多,確實很累...

「那個,你在這休息一下,明天覺醒儀式呢。」葉潼站起來,打算在樓下客廳睡。

夏安寧一愣,抬起了那張美得讓人窒息的臉蛋,乖巧地說道:「不一起嗎?」

卧槽,你這說話方式不太對,這會讓我想入非非。

葉潼盡量躲避對方的目光,因為她那純潔無邪的眼睛真的太有殺傷力。

「我意思是你不休息嗎?」夏安寧也察覺到剛才那話有點怪,便解釋道。

「那好吧,我可累壞了。」葉潼內心有點雀躍,連忙爬上了床。

「啊,你幹嘛!」還沒蓋上被子,就被一腳踢了下來。

「媽媽說,跟男生一張床,會懷孕的!」夏安寧揪着被子捂住自己的小臉,羞澀地說道。

葉潼:...又是你讓我一起。

「算了,我下樓睡。」於是便轉身離開。

「可是我怕黑。」

剛轉身,身後傳來了小人兒急促的語氣。

看見她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葉潼有點無奈,指了指床邊的位置。

「那我下樓找張長椅睡在這裡吧。」

「嗯。」

得到對方的同意後,終於走出了閣樓。

夏安寧看到他離開,臉上露出了甜甜的笑意。

「今天真的很開心呢!」

不知為何,這男生讓她有種親切感,彷彿兩人認識了很久一樣。

這種感覺讓她很想靠近對方。

......

走出閣樓,葉潼長舒了一口氣。

十幾年的異性絕緣體,突然來了個女神級別的角色,讓他多少有點不自在。

這該死的魅力!

自我認可一番後,向小平房走去。

平房裡只有一張巨大的案台,而上面正躺着一頭如大象體型的莽牛,這是在天坑中獵殺的妖獸。

房東老穆並不是普通的屠夫,他是一名超凡者,賣的也不是普通的牲口,而是妖獸的血肉。

由於妖獸的血肉含有豐富的超凡能量,超凡者食用能增加血氣,提升自己修為。

普通人食用也能增強體質,因此頗受大眾歡迎。

但這種妖獸血肉並不便宜,畢竟進入天坑中狩獵可是冒着巨大的危險,一個不慎就成了妖獸的口糧。

在房東老穆的刀下,這頭F級異獸被一一分解,它那堅韌的皮膚在老穆的殺豬刀下毫無阻擋之力。

經過今晚的神秘事件後,葉潼才發現這老頭是有多厲害。

自己手握【弒神刀】都無法破開那鬼臉怪物首領的皮膚,而這防禦更強的莽牛,卻被當生菜一樣切開。

得向老穆學習一下這屠獸的技術!

「咳咳,穆叔,忙着呢?」

看到葉潼進來,房東老穆明顯愣了一下,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看了一下牆上的掛鐘。

「你小子身體不太好吧?這麼快?」他表情古怪地打量着葉潼,模樣十分猥瑣。

葉潼先是一愣,沒想明白這話的意思。但很快就反應過來,罵道:「你大爺,我身子硬得很!」

「嘖嘖,有問題得及早治療,趁年輕。」

「滾!」葉潼沒好氣地說道:「你看見了?」

老穆點起了一根香煙,深深吸了一口,「丫頭不錯,好好待人家。」

難得正經地說了一句。

「只是同學而已,就我這孤家寡人,連個房子都沒有,想娶媳婦,不容易!」葉潼嘆息一聲。

「給我滾,又想打老子房子的主意!」老穆罵罵咧咧,怎麼不知道這臭小子話語中的意思。

而後臉色逐漸變得難看起來,「那群傢伙最近來得可勤了,你出入小心一點。」

「哦?難道他們還敢使硬的?」葉潼知道他的意思,那群傢伙就是打算買他們房子的財團。

那財團看上了這地理位置絕佳的城中村,打算在這打造一個豪華的商圈。

在對方的手段下,絕大部分業主都同意了,只剩下老穆這別院。

但這房子可是他僅有的希望,又怎會輕易放棄...

其實房東老穆本有個美好的家庭,有個賢良的妻子,一對可愛的兒子。

某一天,村裡突然遭受到神秘生物的襲擊,作為超凡者的老穆自然挺身而出保護村民。

但是讓他沒想到的是,沒有自己保護的一對兒子卻被神秘生物拐走了。

憤怒的老穆展開了追擊,一直追入天坑,可惜最後身受重傷,未能救到自己的兒子。

那時候起,老穆便天天進入天坑尋找,日復一日,哪怕機會很渺茫。

在尋找的過程中無可避免需要斬殺妖獸,久而久之便當起了屠夫,補貼生計。

可惜,他的妻子因為此事鬱鬱而終,一個美好的家庭就此破滅。

十多年過去了,房子便成為了他最後的寄託,如果他兒子還在的話,有希望會自己找回家。

若家都沒了,這最後的希望就破滅了。

如此情況,老穆又怎可能放棄這屋子。

老穆拿起手中的屠刀揚了揚,「我的刀可不是他們能小看的,但明槍易擋暗箭難防,這事說不準。」

聽到這話,葉潼眉頭緊皺,情況似乎比他想像還要嚴重。

「行了,顧好你自己就可以,別想太多。」老穆又灌了一口烈酒,接著說道:「明天覺醒沒問題吧?」

「應該問題不大。」說著他拿出了今晚收穫的晶核,「我欠下的房租。」

「哪來的?」老穆有點詫異地看向他,「留下補補身子吧。」

葉潼收起了晶核,正色道:「我碰到鬼臉怪物了。」

聽到這話,老穆的情緒明顯變得激動起來,「終於出現了嗎?」

看到對方的情緒波動,葉潼並沒有意外,因為當初拐走他兒子的神秘生物就是鬼臉怪物。

隨着葉潼緩緩將今晚發生的事講述出來,老穆的表情開始變幻起來,先是皺起眉頭,而後似乎有點興奮。

「那麼說,這些鬼臉怪物一直隱藏在長壽市!」老穆有點激動,埋在心底多年的事似乎有點希望。

只要找到鬼臉怪物的大本營,說不定就能知道兒子的下落。

葉潼暗嘆一聲,雖然是有點希望,但是十多年過去了。

那些殘暴的神秘生物會放過一對孩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