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至尊大邪神
至尊大邪神 連載中

至尊大邪神

來源:google 作者:至尊大邪神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張啟迪 龍王

邪是他的本質,狂是他的性格他文達曹子建,武勝關雲長,坐擁天下,狂是一種本事,一種實力的象徵且看他如何瘋狂,在世間成神成王!展開

《至尊大邪神》章節試讀:

  王彪安頓好司馬翠母女後,半刻也未閑着,下了樓去了三虎門。到了三虎門剛進門未邁半步,有一位老者手持一本賬目找到王彪。王彪接過後邊走邊看,賬目中記載着三虎門近些日子的花銷,和預計要預計要花銷的一筆賬目。王彪認真看過簽好字,將賬本退給了老者。老者接過了賬目推出了王彪的辦公室。王彪隨手翻開了一本案上的賬目,上記載着與唐門一仗後雙方傷亡情況,再後翻就是從唐門手中搶過的地盤。王彪看後依依簽了字,隨手又是一本,拿着便看。

  王彪手中的賬目看過了一半,突然有一位年輕人沖了進來。王彪將賬目丟在一邊,一看那慌張的樣子就知道是出了事。王彪苦着臉說道:「小李,又出什麼事了?」

  小李面容雖是慌張,但頭腦還算清楚,說道:「外面又幾個人鬧事,這幾個人我們從來沒有見過!」小李將事說給王彪,順便又與往次事作了一下比較。王彪離開了座位,站起身來向小李指的方向走去。

  偌大的一個廳堂內,吃客圍了一大圈。圈中有幾個人年輕人正在與三虎門的人說解。

  王彪一進來,圈子開了一個口子。王彪站立在了圈子的中央,先是客套一番又詢問了幾個人糾事的理由。

  這幾個人也知道眼前這個人的分量,其中有一個人高聲回道:「這酒水不好喝,不合我們兄弟幾個的口味。」王彪一聽,心裏一樂。這幾個人找茬倒是有趣,不拐彎抹角。找茬就是找茬,王彪試圖換酒請客,免了他們的酒水。可幾個人卻不知好歹,音調一浪高過一浪。

  周圍的人看得明白,這附近大小飯店分檔次,一個檔次的飯店裡的酒水幾乎都差不多,這幾個人顯然是來滋事的。

  王彪沉默了一會兒,兩聲嗑唆全場安靜。將雙手拱與胸前,說道:「各位,三虎門在此地多年,多有打擾之處,卻忙於小事未曾登門答謝大家。今日所有酒水費全免,也請大家配合,三虎門要處理了一些事情,請大家迴避一下,不禮之處還請各位海涵。」王彪一句話這一圈人倒也退得很快,幾分鐘過後只剩下三虎門的人圍着這幾個年輕人。

  幾個人看情況不對,心裏害怕十分,面上卻還死撐,但是與剛才其明顯沒有剛才剛硬。王彪一臉笑容,說道:「幾位不是本地人吧。對這裡的事可能不是很明白,是不是聽了誰的讒言誤以為真了?」王彪想知道這幾個人背後的大哥,可幾個人的骨頭卻還很硬,什麼也不說。

  王彪等了他們一會兒,見他們不說什麼,笑聲更高,說道:「既然幾位來到了三虎門門,也不能白來一趟。小李,你手下的幾個兄弟不是手癢嗎?招待他們一下!」小李眉宇一開,應了一聲,叫上人把他們拉了出去。

  王彪又叫小李回來,說道:「每人一隻腳指頭,敢在三虎門鬧事,讓他們知道知道厲害。」小李聽完點點頭出去了。

  王彪處理完了又回到了辦公室,拿起剛才的賬目又看了下去。也不知道看了多少本賬目。小李上來叫王彪,兩人一起去看了周偉,路上王彪交待,若是周偉問起三虎門的事,就說一切都好。

  兩人的車停在了醫院的門口,周偉見二人來十分的高興,說了很多的話。果如王彪所料,周偉擔心與唐門一戰後,會有很多的小幫小派上門來找麻煩,對周偉的問題兩人對打如流,配合得天衣無縫。周偉信了八分,心中也平坦了許多。話說了很久,王彪支小李去買酒菜。小李拿回了酒菜後,十分知事地走開了。如此,病房內僅剩周偉、王彪兩個人,兩個人開懷暢飲,談天說地,不亦樂呼!

  高興之時,不免悲傷。兩個人酒過三尋,心中都十分地失落。雖然嘴上兩人沒有說什麼,但心中都知道。以前喝酒是三個人,高談闊論,海闊天空。如今,左看右看卻少了一人,不免悲傷十分。

  周偉胸中一口氣,不吐不快,說道:「大哥,我們結拜時,說:不能同時生,要死在一起。可現在也不知道迪子是死是活。」

  王彪的情感也被觸動,再想想自己的女兒王雪,獨自喝了一口悶酒,兩人雙目一視,酒杯一碰,一口酒下肚。

  「周大哥失蹤了!」小李一大早向王彪說的第一件事,說完自己都沒有了方向,似是自己犯了什麼大錯,站在王彪前懺悔。

  王彪雙目如炬,「啊」了一聲,放下手中的一切,派人四處找周偉。而自己一個人在辦公室等消息。人一波地去又一波地回,找了大半上午也是沒有一點消息。

  王彪想了半天也是想不到周偉會去什麼地方,何況他身上的傷還沒有好,若是萬一……他不能再失去這個兄弟安排了小李留下來等消息,而自己則去了醫院。

  王彪到了醫院,向看護周偉的護士問清楚。周偉出醫院前都有什麼人看過他。經過詢問,周偉很有可能是自己一個人自願出了醫院。這下王彪才放心了許多,打消了是仇家報復的念頭。可半路遇到了仇家也是有可能的。總而言之是越快找到周偉越好。王彪去了周偉的病房,並未發現什麼,於是出了醫院準備問一下小李那邊的情況。

  王彪站在醫院的門口,遠遠的看見一個,這影子非常像周偉。

  只見周偉雙手捂住自己的腹部,走路左搖右晃。王彪緊上前走了幾步,認清此人正是周偉後,大部步向前扶住周偉。像責罵幾句,但見他如此,話到口便又咽了回去。王彪將周偉扶到了病房,又去叫了醫生。

  「周偉的病情很嚴重,傷口感染,我們要作一下處理。不能讓傷口再度惡化下去。」

  王彪代周偉簽了字,親手將周偉送上了手術台,而自己在手術室外面等候,卻忘記了小李那邊還在找周偉。周偉的傷口處理很快,王彪仔細問了醫生,周偉的傷沒有太大的變化,需要好好的休息,不能喝酒吃海類的東西。

  周偉剛剛能下床走動了,就去看了一下死去的兄弟。特別是唐門的那幾個人。周偉從心裏敬佩他們,而自己卻一時糊塗殺了他們,周偉心道:「你們才是仁義之士,我乃小人一個,貪生怕死苟且偷生。」

  王彪聽了醫生的話,心裏有了底。這才想起了小李和一群小弟還在找周偉,向周偉囑咐幾句話回了三虎門,小李見王彪迎了上去,說道:「大哥,怎麼辦?」

  王彪看他着急的模樣,說道:「不用找了,周偉人現在在醫院,你去醫院不能讓他出了醫院,更不能讓他喝酒,還有不能讓他吃魚類的食品。」

  小李「哦」了一聲,去一醫院,一切都按照王彪的意思去做。

  在找周偉的同時,王彪一刻也沒有放棄找張啟迪。在張啟迪失蹤的河邊,王彪派了很多的人,經過了幾天的尋找,河裡河外都找遍了,半點消息都沒有。尋找的範圍一點點的擴大,可仍是沒有半點獲得。王彪一面處理三虎門的事務,一面還要照看周偉和司馬翠母女,還有一些打三虎門主意的人王彪也得照顧。而張啟迪他更是沒少費心。

  王彪處理了很多的事,幾天下來也消瘦了許多。小李慌張地沖了進來,向王彪點了一下頭,說道:「大哥,又一群人把我們的門給圍住了。」王彪在小李的指引下向窗外看了一眼。三虎門的飯店門外有很多人,保安勉強控制住了場面,有兩三個人在外面大吵大叫。由於距離,王彪也沒能聽清楚外面在說的是什麼。

  兩個人來到了外面,這幾個鬧事的人正是前幾天在三虎門喝酒鬧事的人。王彪一眼便看出了其中的端倪,這幾個人話音很高,把三虎門說的如屎尿一般。因為說了一句話而被三虎門的人把腳趾給剁了這次是回來報復,幾個越說越興奮,完全沒把王彪的出現放在眼裡。

  「當初真是不應該就這樣放了他們,做了他們就不會有今天。」小李氣憤地說道。

  王彪微笑地說道:「若是當初把他們殺了,現在就是幾具屍體躺在這了。」小李有些疑惑卻不敢多問。王彪吩咐所有人退到了三虎門內,讓他們叫罵吧,就當他們不存在,一切照常。可幾個人以為站了上風,聲音是用盡了力氣大喊,而看的人越來越多。若不是王彪一句話,恐怕三虎門沒人能忍的住。

  王彪坐在椅子上,向外面看着發生的一切。心中不時的在想,誰會是他們的後台呢?若是僅憑他們自己量他們也沒有這個膽子,王彪叫小李進來,說道:「他們罵了半天,差不多也快回去了,你找幾個伸手好的兄弟跟蹤他們。」小李應了一聲下去做了。

  這幾個人也是十分的詭異,分成五組朝各個方向退去,而小李的人也都跟了過去。等約有一個多小時,不見一個人回來。小李又差人去找,均是在半路發現了跟蹤的人的屍體。小李急忙告訴了王彪,王彪揮手示意小李退下,自己一個人左右想來,也不知會是誰又這麼大的手筆。王彪吩咐下去,明天停業整頓,無論發生了什麼事都不能出三虎門半步。

  這一夜過去,三虎門的人在里悶氣,而外面罵得熱火朝天,相對昨天看客有多不減,王彪一早就去周偉的病房了。若是周偉肯定會有對付他們的辦法,可周偉的傷勢。王彪實在是不忍心周偉再分身管三虎門的事,所以王彪沒呆多久,在周偉看出有事之前就走了。

  王彪到了三虎門前,情況和昨天一樣,幾個人叫罵得厲害,王彪實在聽不下去,可白天卻沒有任何的辦法。

  王彪心想要是把這幾個人殺了,就永遠也不知道他們背後的人,可要是容他們這樣罵下去也不是辦法。王彪思緒混亂,不知殺了這幾個人還有幾十幾百人在準備尋三虎門的麻煩,而背後的人也有了八分的把握拿下三虎門,殺了王彪、周偉取而代之。

  而周偉從王彪的言語中也似有察覺,決定明天帶傷去三虎門一看究竟。而這樣正好合了背後人的心意。

  張啟迪走到河邊,一不小心滑到了河裡,順着河水向下游而去,有一種神秘的力量充斥着整個河渠。張啟迪被這股力量弄得頭暈目眩,根本沒有辦法從河裡爬起,只好順水而下。

  時間好像靜止了一樣,不曾向前走過分秒,又好像划過了很長很長的時間。

  張啟迪不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突然一股力量讓自己醒了,他感覺不到自己的身軀,好象連眼睛都沒有睜開而又好像看見了什麼。他覺得有什麼東西在壓着自己,用手去摸又覺得自己所處的地方是無限的寬廣。難道我真的死了嗎?那地獄的使者呢?一種恐懼的念頭像獵鷹一樣直衝張啟迪的胸口,使他全身打了一個冷戰,而冷戰卻是那樣的飄渺,他試着用手去感知自己的身體,什麼都沒有,真的什麼都沒有。張啟迪在萬分恐怕時還慶幸自己還有思想,還能想一些事。

  張啟迪聽見背後有人在叫他,聲音是那樣的溫柔動聽他轉過身,那聲音又從背後叫他。他又轉身,如此轉了不知多少次,他才聽得真切,是王雪哭泣時心中在喊他回去,他想回應一下王雪,可竟連自己的嘴巴在哪裡都不知道,根本就不知道怎麼回應王雪,只因無法回應心痛十分。

  這個世界給張啟迪帶來了無限的可怕,沒有日月星辰,沒有花草樹木,沒有飛禽走獸,甚至連空氣都沒有,只剩下張啟迪的思維和王雪的心聲。兩者似是天作之合,交融在一起產生了一種神秘而巨大的力量。這股力量使張啟迪的思維不斷地擴大。終於有一次張啟迪好像是衝破了一道禁錮,然後他能讓王雪感到自己還活着。王雪也不再為他哭泣,但心中不斷地在呼喊着張啟迪回來,讓他快點回來。

  「你叫張啟迪?」一個陌生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說話的人接著說道:「你不用回答,我都知道。…你問我是誰?我可以告訴你,我是魔聖通天君,…不知道沒有關係,你以後會知道的。」這聲音說話斷斷續續,卻都是說中了張啟迪的心聲。

  張啟迪對這聲音是即敬佩又害怕,自從張啟迪聽到魔聖通天君的聲音就再也聽不到了王雪的心聲了,沒有了王雪的聲音,張啟迪似是針刺一樣的痛苦,無奈之下就如同等待死亡的人一樣。

  張啟迪覺得自己的思維都快沒有的時候,那熟悉的聲音又出現了。

  「我可以給你一個腦袋,但是你必須幫我找到這裡的一條小蛇,他通體發綠,有着無限邪惡的力量。你找到它之後,他可能會把你給吃了,如果你夠強大的話,他將視你為新的主人,你可願意?」張啟迪沒有選擇的餘地,他要想活着就必須答應魔聖通天君。

  「不是。」張啟迪利用魔聖通天君給他的頭顱說了兩個字,張啟迪十分的驚訝,聲音和自己以前的發音一樣,而更驚訝的是那回聲,回聲連張啟迪都覺得頭暈的時候卻還沒有減少一點,以後張啟迪半點聲音都不敢發出。

  「你是說這個腦袋不是你的嗎?那好我就再給你換一下,保證是你的腦袋!」魔聖通天君說話間,一股綠色的光芒閃過,張啟迪的腦袋就懸在了半空中,張啟迪看得更是驚訝,只有頭在上面懸着,沒有身體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幽靈。張啟迪按照魔聖通天君的話去做了,找一條名叫『綠殘蛇』的小蛇。

  這個世界沒有任何的方向感,張啟迪只憑着直覺隨意飄走。沒有了身體以後走和飛的感覺是一樣的,而且也很自然。張啟迪不斷的找,可找了不知多久也是沒有任何的收穫,突然有一種想死下去的衝動,他停了想來,四周是綠色一片。

  「誰?誰在叫我?」張啟迪快讀向四周看,思維中就覺得這聲音是特別的熟悉,「大哥,二哥!」張啟迪大喊一聲,奇怪的是這次居然沒有了迴音。喊聲一過那聲音也沒有了蹤影。張啟迪的思緒一下回到了從前,想起父母,想起了王彪周偉,想起了司馬翠王雪等人。

  「看你眼前,快去抓住它!」魔聖通天君說道。

  「綠殘蛇!」張啟迪驚呼,可又一想:「我連手都沒有怎麼抓住它?難道要我用嘴嗎?」

  正在思索之際,魔聖通天君又說道:「對,用你的嘴去咬住它,看你的本事了!」

  張啟迪向前一衝,那綠殘蛇似有察覺,周身綠光大放,看不清本身的形象。張啟迪的向前沖時遭道了一股氣牆的阻擋,根本沒有辦法衝過去。

  綠殘蛇閃電般的衝到了張啟迪的身前,從口中放出了毒氣,張啟迪看不到什麼,只覺得一股風襲面而來,而是半點的躲閃機會都沒有。

  毒氣觸在張啟迪的腦門的那一刻,自張啟迪的腦部向上發出一束似陽光一樣神聖的白光。那光向上不知道延展到了多高,而眼前的毒氣被光束擋回了大部分。一個腦袋和一條蛇,由於慣力再加上張啟迪的調整,綠殘蛇正好落在了張啟迪口中。

  張啟迪按照魔聖通天君的意思把綠殘蛇吞到了口中,可這樣卻沒有被張啟迪咬住。

  綠殘蛇本是天下至邪至毒之物。在張啟迪口中左沖右撞,若是凡人早就將嘴巴沖得爛了。可張啟迪頭上的那束光保護了他的頭,也保住了他的嘴巴。綠殘蛇左右不是辦法見咽喉就沖了下去。張啟迪本是沒有下身,就在綠殘蛇衝到了咽喉以下的地方,身體居然奇蹟般的有了骨架。

  「不好!」魔聖通天君一聲巨吼。一道奇異的綠光閃過張啟迪的身軀。張啟迪的身體隨着綠殘蛇的遊動逐漸地出現了骨架,一點點直到了腳趾全部出現。張啟迪從小到大哪裡見過這般景象,嚇得暈了過去,而綠殘蛇卻在張啟迪的身體裏面橫衝直撞,卻怎麼也沖不出去。

  綠殘蛇不同於其他的物種,不僅至毒至邪,而且頭腦也是相當的發達。見衝撞無效,又大發毒氣。而由於從張啟迪腦門進入了一些較少的毒氣,另附上張啟迪身體某些特殊的力量。綠殘蛇的毒對張啟迪居然不起作用。綠殘蛇只好用毒牙撕咬張啟迪骨頭周圍得屏障。綠殘蛇咬得卻很是起勁,可半天下來仍是無功。綠殘蛇用盡渾身解數,都沒有衝出張啟迪的身軀,也就只好認了新的主人。

  魔聖通天君雙手一揮,口中念着咒語,一股強大的力量順這張啟迪的頭頂灌入。張啟迪整個人漂在了空中,身體周圍被綠光纏繞,慢慢地升起。突然那股魔力和張啟迪自身的力量產生了極大的反斥。

  張啟迪從昏睡中醒了過來,雖然沒有了身體卻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的痛楚,他又一次聽見了王雪的聲音,這才感覺舒服了許多。

  張啟迪醒了,可雙眼看見的仍是一片充滿着綠色的黑暗,而自己的身體在半空中他都不知道。他低頭看了一下,發現自己的身體只有骨頭,而且透明可看以穿。只見綠殘蛇在自己的肺里來回的遊盪,似是魚兒一般悠閑,看得他一時入神,忘了自己在哪裡?

  「張啟迪,你不想又肉身嗎?」魔聖通天君問道。

  張啟迪回過神來,向四面八方點頭,只聽哈哈大笑。「這會讓你很痛苦,你受得了嗎?」

  「能,再苦我都能受!」張啟迪堅定地回答。

  魔聖通天君來到了張啟迪的面前,張啟迪只看見一隻帶有綠光的手指在的眼前。

  魔聖通天君用手在張啟迪的右手的食指肚處打了一個洞。張啟迪沒有任何的感覺,他只能看見自己的骨頭。然後那個手指發出強大的力量,那力量直接打在了綠殘蛇的身上,綠殘蛇隨着力量的指引,向張啟迪的手指處遊走。張啟迪只是傻獃獃地看着這一切不明白髮生了什麼。魔聖通天君的手指在張啟迪的手腕處划了一個圈,又圍着那個圈反覆划了幾十次,速度之快讓張啟迪以為只划了兩次。

  綠殘蛇自手指出來,慢慢地游到了手腕的那個綠圈處,隨着圓圈遊動,速度越來越快。最後,綠殘蛇和纏繞在張啟迪手腕的綠氣合二為一,看起來像是特別的手鐲。

  「這個在凡人眼裡只有黑和綠兩種顏色的世界,叫無明界。從無明界到凡間只有一條路,而這條路也只有我一個人知道。我用我的魔法在你腦袋前開出了一片光,你才可能看到你的頭。除我以外,在這個世界有很少的生命能夠看見你,其實這裡很美麗,只是你看不到它們,它們同樣也很難看不到你。」魔聖通天君說道:「這個世界有三大神獸,地蛇、飛鷹、天龍,由於你和綠殘蛇的融合,你現在可以看見地蛇了。我要你找到它,並且殺了它,取出地蛇的蛇膽吃了,並且依據傳說,地蛇乃華峰鬼子的坐騎,鬼子死後將畢生的絕學《鬼四式》放於地蛇的腹中。你練會了鬼四式之時就是你出無明界之日。」

  「可我為什麼要殺地蛇呢?」張啟迪不惑,

  「沒有為什麼。」隨着魔聖通天君的話音一道綠光進入了張啟迪的腦袋。張啟迪頓時變得精神起來,雙眼泛着綠光,心中堅定一個信念——殺地蛇,取鬼四式出無明界。綠殘蛇感應到了張啟迪的想法,流星一般飛出,去尋找地蛇的蹤跡了。張啟迪不知道何時被魔聖通天君穩穩地放到了地上,看到自己的骨頭在運動不知道一點點的害怕。

  經過一番的搜尋,綠殘蛇終於找到了地蛇。而張啟迪的動作遠比不上綠殘蛇的迅速,僅憑藉著感覺走在綠殘蛇的後面。等看到綠殘蛇時,綠殘蛇正在按着原路返回,綠殘蛇回到了張啟迪的手腕處。張啟迪明白了一切,加快了腳步。

  張啟迪的腳步慢了下來,在他的眼前出現了一條巨大的蛇,全身放着十二色的光芒,看起來非常的好看。蛇頭與普通的蛇頭無異,只是大的出奇。張啟迪光看就沒有了信心,這哪裡是坐騎啊?坐一二百個人都沒有問題。看樣子這輩子出無明界是一點的希望也沒有了。

  張啟迪想退後,可又沒有試又怎麼就知道能不成功呢?他向前用盡全力奔跑,把所有的力量都匯於拳頭上,距地蛇較近的地方一躍而起,一個俯衝帶動着全身的力量揮拳而去。

  地蛇也看到了張啟迪,蛇尾左右揮動,帶起了巨大的風,找准了張啟迪的落點,蛇尾迅速揮了過去,張啟迪在地蛇看來甚是不堪,地蛇沒有任何的變化,而張啟迪被反擊了回來。若不是綠殘蛇的保護恐怕現在已經丟了性命。

  張啟迪不想殺地蛇,而現在地蛇卻不會放過他。轉過身來,直取張啟迪。張啟迪一閃,不及思考,發足狂奔。張啟迪跑了很久,向後一看地蛇沒有跟上,腳步慢了下來。可向前一看,地蛇正悠閑地橫在了張啟迪的身前,沒有辦法張啟迪只有轉身再跑。他抬頭一看,地蛇不是爬而是飛了起來,好似一條巨龍。這下張啟迪看傻了眼,怎麼會跑過一個會飛的怪物呢?

  地蛇看見張啟迪停了下來,也從空中落在了張啟迪的身前,一股殺氣直逼張啟迪。地蛇搖動尾巴,將張啟迪圍了起來,圓圈一點一點地變小,張啟迪的活動空間也是越來越小。地蛇漸漸地把張啟迪纏住,初時張啟迪不覺得什麼,後來張啟迪的身體被地蛇纏得越來越緊。緊到僅有五指還可以動,張啟迪閉上雙眼周圍特別的靜,靜得他可以聽見了王雪的心聲。

  王雪自夢中醒來,朦朧的雙眼看見門口站了一個人。王雪走到了門口,門口根本就什麼人都沒有。王雪雙手扶在門上心裏好是傷痛,夢醒後的悲傷痛不比夢中少半分,慢慢地走到床邊坐了下來,她覺得張啟迪在看着她,告訴她要好好的活下去,有一天他會回來,他希望自己快快樂樂的面對每一天。

  張啟迪被地蛇纏住,全身的力氣用不上一點,只有手勉強還可以動。張啟迪將雙手攥緊,心中想着王雪,可不知為何那聲音離他越來越遠,最後終於消失了。而同時地蛇也加大了力量,張啟迪幾乎無法呼吸。自張啟迪的手腕發出一道綠光,慢慢地綠光遍布全身,在張啟迪的身邊形成了一個綠色的屏障。不知是地蛇鬆懈了還是張啟迪的身體變小,張啟迪居然可以從地蛇的纏繞中飄了起來。那綠色的屏障也隨之飄起。

  綠色的屏障似是一股巨大的能量流,頓時破滅如雨滴一樣飛進了張啟迪的身體。張啟迪如虎狼一般嚎叫,極大的痛苦如一顆顆針刺進了張啟迪的身體,而在此時他完全感覺到了自己的肉體,可看上去還是一副空空的骨架。待所有的綠色液滴都進入了張啟迪的身體後,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張啟迪停止了嚎叫,全身放出純綠色的光芒,一雙泛着綠色的雙眼看地蛇如同看仇人一樣。

  地蛇知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不敢睜眼開張啟迪一眼,想逃走卻又覺得無處可逃。

  張啟迪的雙手匯於胸前,綠殘蛇自手腕飛出,化作比張啟迪身體大一半的一把殘蛇劍。張啟迪握住劍柄,直劈地蛇七寸之處,一劍劈出發出巨大的聲音。

  但是地蛇僅僅動了一點,毫髮無損,殘蛇劍隨之又化作了綠殘蛇。綠殘蛇化作三道綠影刺進了地蛇肉體內,片刻的功夫一隻如鵝蛋般大小的蛇膽從地蛇的體內飛出,恰恰落在了張啟迪的口中,而後又是一道綠光也隨着地蛇的蛇膽之後落入了張啟迪的口中。

  張啟迪如喝水一樣,只覺得咽喉有東西有些難咽。張啟迪再看地蛇已經化作了一灘綠水。綠殘蛇想施了魔法一樣,一灘綠水轉眼間就沒了。一個綠色的布落在了地上,張啟迪走了過去,輕輕的把布拿起然後打開。綠色的布發出一道絢麗的光芒直衝天際,張啟迪拿出一本書,上寫道:一生之力書於此,有緣者珍惜。落款是華峰鬼子。張啟迪把書打開,《鬼四式》分別為:地閃、天怒、乘風斬、金剛軀。

  張啟迪將書看過,當他把書合上的瞬間,周圍的世界鬼哭狼嚎,怨聲震天,一聲巨響震寰宇。張啟迪記得剛才地蛇用的就是地閃,想不到一個畜牲能修鍊到如此的境界,不禁令他感慨。

  張啟迪回憶地蛇躲過自己的一劍,地蛇沒有動過怎麼會躲過呢?他仔細想來想去地蛇不是沒有動過,只是沒有動它的尾巴,全身只動了一點點就躲過了殘蛇劍的威力。而人沒有尾巴怎麼能學會地閃。

  「那你不會找出一條尾巴嗎?」魔聖通天君的聲音又出現了。

  張啟迪四周尋找卻無所獲。「好了,別找了!你看不見我的。我現在可以帶你出去,不過有一個條件。」

  「說吧!」張啟迪回答得斬釘截鐵。「我同意。」

  「你去完成一個任務,若是完成了我自然讓你離開無明界,並且還給你的肉身;若是完不成,我就讓你這副模樣在這裡呆上一輩子。」魔聖通天君說話的語氣十分的狠毒。

  「什麼任務?」張啟迪不加思索,急急地問道。

  「去尤龍世家,把他們家後院的一口井打開。井口有一塊巨石,上寫道:血封。你若是把它打開就算你完成任務。」

  魔聖通天君把張啟迪帶到了無明界的出口,並且找了一身衣服套在了他的骨架上。告訴了張啟迪尤龍世家怎麼走,並且把尤龍世家的地圖給了張啟迪。囑咐張啟迪不動手時盡量別動手,打開血封井便好。

  張啟迪出了無明界沒有去尤龍世家,而是去看了父母的墓地,看着石碑問道:「爸媽,我是死了還是活着,若是死了,我怎麼會看不見你們呢?又怎麼會有腦袋而且還會想事?若是活着我的身體呢?」張啟迪順路又去看了王彪,王彪在三虎門打點着一切,不知道是多長時間沒有見面,王彪瘦了許多。張啟迪想上前去打招呼,可王彪居然聽不見自己的說話,而且也看不見自己。無論自己怎麼喊,怎麼在他的面前晃來晃去,王彪就是看不見自己。

  在三虎門找了打大天周偉就是沒有看見他,無奈之下只好去看周偉的家,可家中也是沒有周偉的人影。

  張啟迪最後去看司馬翠和王雪,可走到王彪的家居然看見了一片廢墟。他回了自己的住處,看見司馬翠在做飯,他猜到司馬翠和王雪可能是搬到了他的家裡,而三虎門肯定是發生了什麼大事。張啟迪看了王雪好久好久,不知道為什麼看王雪時心裏有一種很舒服祥和的感覺,直到王雪醒來走到他的面前,他看着王雪心裏好不悲傷,心痛的感覺足夠讓他死一千次一萬次。他害怕王雪看見自己是一副骷髏,心裏十分難受慢慢地走了。

  也不知道是過了多少時間,張啟迪這才到了尤龍世家。這一路中奇怪的是張啟迪跟本就沒有看見過日月星辰,花草樹木,飛起走獸。幾乎和無明界一樣,更奇怪的是到了尤龍世家居然就能看見景物了,可日月星辰還是看不見。

  尤龍世家在一座城池內,這座城池名叫『尤姓城』,城裡的老百姓都是姓尤,而其中顯赫的『尤家』佔了尤姓城的一半以上的面積。更為特別的是自尤家的圍牆發出淡淡的白色光芒。初到尤姓城時,尤姓城裡的百姓看張啟迪就像看惡人一樣,沒有搭理他。而到了尤家,張啟迪發現自己的腳突然重了許多,走路特別的艱難,而且頭暈的厲害。綠殘蛇的綠光漸漸地罩住張啟迪的身體,這才覺得舒緩了許多。

  張啟迪慢慢地找到了尤家的後院,覺得十分的恐怖。有成百上千口血封井,而且井口的巨石一模一樣,上面都寫着:血封。按照魔聖通天君的地圖只有一眼井才對。張啟迪心道:「不管這些,把所有的巨石都搬了不就行了嗎?」想着想着張啟迪就去做了,可搬到了中途回頭一看,明明剛才移開的巨石卻又都回到了原位,在看眼前的巨石若隱若現。忽而所有的巨石都朝張啟迪飛來,速度出奇的快。張啟迪左躲右閃之際,綠殘蛇再次化劍,張啟迪左揮右舞打碎一些又從井中出來一些。似是永遠沒有盡頭一樣,張啟迪看着有些心驚,心道:「怎麼會呢?」真是不敢相信,這世界居然有這樣的奇觀。

  尤明是尤姓城的城主,五天前他看天空出現了一道詭異的綠光,知道邪惡之徒殺死了地蛇取出了鬼四式。

  鬼四式相傳乃華峰鬼子所創,鬼子是一個江湖騙子,靠算命問卜騙取錢財,為人刁鑽古怪,批脾氣暴躁。路過一座廟宇時恰好遇到了地蛇。而地蛇是天下最邪惡的神物之一,被五仙子之一的東神田宮打得五臟具裂,東神田宮無心傷它性命,放了它一條生路。鬼子救了地蛇,地蛇為了報答鬼子,抓了一些天下的靈物,取其體內的精華給鬼子吃。鬼子得了地蛇的幫助,一時間成了邪惡的厲害角色。但這都足以讓他聲名鵲起。

  鬼子修鍊了一身的魔功,功成之日殺了一城的百姓以示慶祝。就在這之後,正派人士紛紛找上門來為百姓報冤。可是居然沒有一個人能從鬼子的手中走脫,最後神陽君與鬼子一戰可謂泣鬼攝神,兩個人大戰九天九夜,最後兩敗俱傷。神陽君用盡了全力,而鬼子只用了了『鬼四式』中的前三式卻始終沒有用『金剛體』,兩人一戰後均是隱居江湖,直至今日也不知道他二人的下落。

  尤明觀天象,看到一道奇異的光直衝天際,便猜測道了鬼四式再現人間,而自己肩膀上擔負的責任就更加的沉重。尤家後院的血封井,乃是正人之士用盡了心力與智慧所造,井中所收服的大小魔物近萬。一旦血封石被開啟,萬魔出井危害人間,後果將不堪想像。於是尤明召集尤姓族的奇人異士,在整個尤家啟動了尤家幻。

  尤家幻是一種幻境,由尤祖所創。『以天地萬物為實,化天地萬物為虛』是尤家幻最大的特點。而且尤明所布的尤家幻結合了陰陽五行,規模也是空前之大。

  張啟迪所在的位置根本就不是尤家的後院,而是尤家的一塊空地。而尤明和尤姓族的奇人異士使用了尤家幻改變了尤家的整體布局,虛中有實實中含虛。但是張啟迪卻不明白這一切,以為是遇到了什麼神井,拼盡了全力也沒有辦法阻止每一眼井的巨石飛出。

  不知是什麼原因,巨石不再從井中飛出,給了張啟迪喘息的機會,飛速按原路返回。可走了一段路才發覺自己根本就沒有動,乃是在原地。剛一停頓,從井中噴出無數巨大的火球向張啟迪飛來,綠殘蛇護主心切,急化作一團綠氣,形成了綠色的屏障,把火球擋在了外面。

  火球被綠色的屏障阻擋後紛紛墜地,又從井中飛出一批,前後的火球居然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火球火速飛向張啟迪。綠殘蛇無力阻止,分成數道蛇影飛向火球。綠殘蛇此去仿若石沉大海,毫無作用。

  「地閃!」張啟迪一聲巨吼,張啟迪的周身發出綠色的光芒。在綠色的光芒的簇擁下,張啟迪的身體好似影子一樣,左右飄忽不定。巨大的火球擦身而過,險些重傷張啟迪。張啟迪在緊急的關頭,利用綠殘蛇領悟出了地閃。而自從張啟迪躲過火球之後,血封井的攻勢就更加的猛烈。

  尤家幻五行相結合,一強則四弱相抗,一弱則四強相補。血封井頓時化作火龍、水鳳左右相功。而張啟迪由於剛剛領悟到了地閃,沒有較高的層次,又多次行功,大漢濕透了了衣襟,情況愈加的危險。尤家幻由尤明主握,其中變化萬千,風雪雷電、飛禽走獸層出不窮。

  張啟迪體力透支嚴重,面對一輪又一輪的攻擊幾欲昏厥。而綠殘蛇化劍,劍化屏障多次變化直到再也拿不出一點的力氣,只好乖乖地呆在張啟迪的手腕上看着情況危險下去。

  「閉上你的眼睛,什麼都不要去想,不管你感覺到了什麼,那都是一陣風,風過後就什麼都沒有了。」一種奇怪的聲音傳到了張啟迪的耳中。此種情況,沒給張啟迪不相信的機會。張啟迪按照聲音的辦法去做了,閉上眼睛,收起了全身的殺氣,心平氣和地站在了血封井的中央。

  「你是誰?和魔天通聖君什麼關係?」尤明第一個跳出了血封井近前問話。「魔天通聖君?我不知道。」張啟迪無奈地回道。尤族人見尤家幻被破,紛紛跳出了血封井。

  「我不知道魔聖通天君,但是魔天通聖君你們他是誰嗎?」張啟迪試探地問道。「鬼神聖天。」尤明驚訝地看着張啟迪。

  「我不知道什麼鬼神聖天,我只要打開血封井就算完成了任務。」張啟迪心道。

  「你是魔聖通天君讓你來的對嗎?」尤明問道。張啟迪看着尤明的臉沒有理由欺騙他,點點頭算是同意了他的看法。

  尤明心力盤算,此人找到了地蛇,並且練成了地閃,是一個實實在在的魔人,而年齡卻是這樣的年輕,必須除掉他以防後患。尤家除了尤家幻還又一套刀法,尤明大喊道:「讓你看看尤家的刀法--尤龍刀法。」言畢手中從空中虛晃一下,只見手中突然多了一把刀,此刀名為尤龍,是上古的玄鐵所鑄,殺人則身形全無,斬魔則讓魔百世不得重生。尤明手握尤龍,尤龍發出白色的光,耀眼十分。

  而張啟迪卻不示弱,促動綠殘蛇化劍,手中握着綠殘劍,劍鋒直指尤明。「綠殘劍?」尤明一驚,一時看得傻眼。

  張啟迪不知,綠殘劍本是一條綠蛇,因被人類斬斷了尾部,所以都換它綠殘蛇,正因為綠殘蛇被人類斬斷了尾部,所以心中很透了人類,附之綠殘蛇本來就有着奇異的能量,又本身是邪惡之物,所以被吳靖當作了劍魂。吳靖年過三百時,受高人指點皈依佛門,為自己所犯下的錯誤懺悔,而不忍毀劍,故封劍西湖。正人慾毀此劍,邪惡要用此劍再興風雨,最終邪不勝正,劍被浪仙白果毀了。

  浪仙白果將劍放於火爐中,用猛火燒了三年,此劍才漸漸地融化,而有要事一時頭開,釀成了大錯,讓綠殘蛇逃走。綠殘蛇銷聲匿跡,重塑身形,養精蓄銳。恰巧被魔聖通天君發現。魔聖通天君不願做綠殘蛇的主人,並告訴它,它的主人不久便會來尋它。果不其然張啟迪如料而至。

  張啟迪、尤明一劍一刀相視片刻,未戰而狂風四起。尤家幻一時沒有人控制而變回了原來的模樣。張啟迪將劍指天,促動地閃。身形飄忽不定。而尤明的尤龍刀法是一種剛柔並濟的武功,遠不比殘蛇劍剛烈兇猛。尤明一刀揮過,張啟迪地閃躲過。尤明二招『天龍舞』,只見一條巨龍自尤龍刀出來,直取張啟迪。張啟迪轉動殘蛇劍將巨龍吸入,再由殘蛇劍吐出巨龍飛向尤明。尤明一躍而起,第三招『萬龍朝日』一發而出,數不清的小龍宛如銀針射向張啟迪,劍化屏障,卻不想被銀針射透,刺進了張啟迪的白骨之中。張啟迪一痛,癱軟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