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至尊神醫帝婿/至尊神醫帝婿
至尊神醫帝婿/至尊神醫帝婿 連載中

至尊神醫帝婿/至尊神醫帝婿

來源:google 作者:狂躁貝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希芸 現代言情 肖元

六年前,他被仇家追殺,被迫加入敢死隊六年後,他強勢歸來,報恩也報仇展開

《至尊神醫帝婿/至尊神醫帝婿》章節試讀:

此刻,羽雀站在不遠處看着一臉決絕,目光冷冽的戰神,心中不由得掀起驚濤駭浪。

這是她第一次看見,肖元因一人之故,情緒出現如此波動。

不過,她也聽說他的姐姐多年以來一直與他相依為命。

這些年來,隨着他征戰四方的時候,羽雀也偶爾有看見,戰神在不少夜深人靜的時候,對着一張他們姐弟倆的合照若有所思的樣子。

想必,眼前這個血肉模糊的女人,在戰神的心裏佔據了必不可少的位置吧。

不等羽雀多想,渾身散發著狠厲的怒氣的戰神,在深呼吸了幾口氣之後,語句微微顫抖說道:「羽雀,馬上為我姐姐安排全市最好的病房。」

說完之後,只見他從懷中掏出了一塊手帕。

肖元小心翼翼的走了上前,擦拭掉姐姐臉上已經乾涸凝固的血漬。

隨着他不停的動作,肖菀天姿絕色的容顏漸漸顯露出來,只不過這種艷麗的姿容,現在因為失去了大量的血液而變得慘白,呼吸也十分的微弱。

如果不是因為陳老為她針灸爭取的最後的寶貴的時間,恐怕現在迎接他的早就是姐姐失去生機的一具屍體了。

「找一處乾淨的地方。」

看着周圍雜亂的房間,以及因為他們時不時的動作而飄揚起來嗆人的灰塵,肖元好不容易抑制住的怒火,瞬間滔天。

這樣的環境,難道不是加速姐姐病情的惡化嗎?

這群人到底怎麼敢的?

看着眼前此景,自知不妙的周正軒馬上吩咐了侯在一旁的手下,為戰神的至親之人騰出一處乾淨的地方,好讓他能夠趕快救治已經瀕臨死亡的肖菀。

他的話音剛落,那幾名穿着灰色制服的男人,立馬動身外出,動用了督察院的手段,為戰神清理出了一間消毒乾淨的病房。

推動着病床的幾人也緊隨其後。

已經找到了,適合醫治姐姐的醫療環境,肖元也不再耽擱。

只見他走到病房內的洗手間,洗凈雙手,為救治姐姐做好準備。

看着那個床上呼吸孱弱的至親,肖元吐出了一口濁氣。

傷害姐姐的人,他一個也不會放過!

見戰神已經準備妥當,站在一旁的三位醫者,馬上走到了一旁,為他騰出了一個空位。

「您的銀針。」

見肖元開始了動作,陳老將早就準備好的銀針遞了過去之後,現在也不敢發出任何聲響,生怕自己的一舉一動會影響到眼前這個男人的治療。

只見肖元走了上前,伸出手扣按在女人的天靈之上,這看似簡單的動作,其實是一種十分古老的中醫技術,同時也透露出了他不俗的醫術造詣。

他蜻蜓點水般的把銀針點刺在肖菀頭上的幾個大穴位。

就在瞬息之後,竟然神奇地穩定住了女人紊亂不堪的氣息。

這究竟是一種怎樣深厚的醫術?

看着眼前的此景,以陳老為首的三名醫者,在肖元的身後,皆是露出了一臉驚駭之色。

原本他們以為,自己的醫術已經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沒想到竟然還有人能夠展露出如此高超的技藝。

三人對視了一眼,更是屏息凝神,小心翼翼地觀察着眼前這名男人接下來的一舉一動。

溟湖七針是失傳已久的古法,他們也只是僅僅在古籍上見到記載,才得知此術,未曾想到的是眼前這個男人居然掌握了如此秘法。

就算他們不能通過短短的治療之刻,將此針法學會,但是能夠從其中得到一些啟發也是極好的。

只見肖元十指紛飛,令人眼花繚亂,那些銀針也彷彿擁有了生命一樣,刺入了屬於他們的位置。

縱然是不懂醫術的外行人看了,也無一不會驚嘆眼前的這副驚世盛狀。

「呼……」

在刺入了最後一根針之後,肖元結束了手中的動作,這才放鬆了原本緊繃的神經。

而病床上的女人,雖然未能清醒過來,哪怕是普通人也能看出,她的情況已經比原先驚險的狀況好了許多。

站在一旁的羽雀,也及時地走上了前,將早已準備好的熱水,浸潤手中的帕子,幫戰神的姐姐清理附着在身上的血污,以及熟練地處理着她身上的傷口。

縱然她隨着戰神征戰沙場這麼多年,但親自上手查看了對方的傷之後,也不禁感到一陣心驚肉跳,究竟是怎樣心狠手辣的人,才會對眼前美艷的女人,下此狠手。

「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見姐姐的情況已經好轉,肖元這才放下心來。

他相信接下來的狀況有這三位醫者的照看,姐姐會很快好轉。

現在的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絕對不會容許有人對他的親人下此狠手,還逍遙法外。

「這……」

早就在剛才,周正軒就已經掌握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只不過其中的門道實在是牽扯了太多,若是他將此事的真相告知與他,恐怕又會在國內掀起一番驚濤駭浪。

「一切如實告知於我。你也知道,我若是調查起來,這一切可就沒現在。這麼簡單了。」

看着眼前不停地擦拭着冷汗的男人,肖元冷聲說道。

雖然他的面上不顯,但是他今天握住的拳頭,早已暴露了他心中的想法。

「是天海市的三大家族中的林家……」

聽着肖元帶着威脅意味的話語,周正軒猶豫了片刻,還是將事情從實說起。

他也知道,就算自己不說,憑藉肖元的手段,現在調查出事件的真相也是輕而易舉的。

更何況,自己也沒辦法做到坐視不理,當初自己能夠坐上督察院院長的位置,也少不了肖元當初的相助。

自己本來也能夠和眼前的男人一樣四處征戰。

無奈,在三年前遭到了小人的陷害,若不是肖元當初清楚自己的為人,向上面用他的戰神之位做擔保,保住了自己。

否則他現在恐怕也當不成什麼督察院的院長。

現在只怕是一名籍籍無名的小輩罷了。

聽着周正軒一字一句的吐出事件的真相,原本做好了心理準備的肖元,但是忍不住雙眼通紅。

他恨啊!

這麼多年以來,他用性命去守護**每一寸疆土。

戰功無數,威勢滔天!

可是到頭來,卻連至親之人都無法守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