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中宮
中宮 連載中

中宮

來源:google 作者:番茄荔枝飯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瑤瑤 魏離

十八歲的虞瀾清,精明聰慧,傾城貌美,偏是個不撞南牆不回頭的倔強性子,魏離費盡心思要娶蘇瑤瑤,她用盡手段做了魏離的皇后虞家的女兒,眼裡實在見不得髒東西,她手段利落,把他的後宮搞得雞飛狗跳魏離不愛虞瀾清所以她的一切言行,都格外的礙眼魏離說,虞瀾清心思深重,陰險狠毒,為了虞家圖謀後位,其心可誅虞瀾清笑,凄凄涼涼的眼神里裹着淚,她挑着眉眼問他:「皇上知道天涯地角有窮時,只有相思無盡處么?」一日中宮,一世中宮她是橫行世間的鬼,不怕千夫所指,只為他渡煉成人展開

《中宮》章節試讀:

  京香應下便往外走,從魏離身邊過的時候,被魏離叫住了,他微微撇眉,和太后對峙幾秒,才無奈的嘆了口氣。

  正要說話,蘇瑤瑤突然站了起來,她本就瘦弱,輕聲細語的說話聲兒,別說魏離,太后聽着骨頭都軟了:「皇上和太后有要緊事商議,嬪妾便先行告退了,嬪妾明日再來給太后問安。」

  說罷,蘇瑤瑤抬起眼帘看一眼太后,見太后頷首,臉色有所緩和後,顧不得魏離是什麼臉色,趕緊福身退出去了。

  出了慈壽宮,喜笙才壓低了聲音問一句:「娘娘怎麼出來了?在太后娘娘跟前受幾句指點,可是大福氣,皇上也趕着過來幫襯娘娘,可見皇上看重。」

  蘇瑤瑤目視前方,一臉漠然:「就為了這麼幾句指點斷送了太后的好感,才是最不值的,你瞧不見太后臉色不好么?想來是不喜歡妃子越過了皇后去,皇上和太后是母子,不管皇上做什麼,太后都是可以原諒的,我若是不懂事還在裡邊坐着,太后怕是要以為皇上急匆匆趕過來說這事兒是我唆使的,全當我惦記着皇后的權利呢。」

  喜笙眨巴眨巴眼睛,有些明白過來:「主子是以求來日呢。」

  蘇瑤瑤沒再說話,她的目光陰沉而內斂,望向高聳宮牆外飛過的雁群,輕而又輕的握了握袖中的手。

  蘇瑤瑤走後,太后才讓屋裡伺候的人都出去,只剩母子二人坐着。

  魏離走上如今這個位置,是他的運,那三個月的明爭暗鬥何其兇險,此刻想起來,太后仍心有餘悸。

  大魏的江山代代相傳至今,靠的是清明賢君,更離不得後宮主位的品行端正。

  魏離自小刻苦聰慧,在前朝政幹上的手段把控,太后一點也不操心,可偏生得和他父皇一般脾性,身為帝王,一腔深情都落在一個女人的身上,實乃害之。

  此時魏離不肯說話,盯着靴子上的龍紋出神,太后伸手拿過桌案上的摺子翻了翻,半闔眼帘,輕聲開口:「先帝寵愛靜賢皇貴妃,為博皇貴妃一笑,千里快馬送春花,鬧得舉國不安,皇貴妃在世時,何其跋扈囂張,偏生遇上皇后性情純良敦厚,更助長其氣焰高漲,幾度越過皇后職權去,那幾年哀家在皇貴妃的宮裡是如何低三下四,伏小做低才把你保下來的,你全當是忘乾淨了么?!」

  說起往事,太后語氣重了幾分,魏離怔了一下,連忙接過話來:「兒子不敢。」

  「皇貴妃生前惡事做盡,斷送了皇后,斷送了那麼多皇子,直到死後真相大白,先帝才念及皇后賢德,追悔不已,可去了的人永遠去了,聽不得,見不得,談何原諒?」太后感慨一句,眼中似有淚花閃動,她把摺子擱下,手指輕點,「眼下便是靖安國公寵妾滅妻的好例子,好端端的嫡小姐怎麼就突然在選秀的節骨眼上受了春寒要以庶女來替?皇上是明君,前車之鑒就擺在跟前,還要哀家多費這些口舌做什麼?」

  魏離皺眉:「瑤瑤性情溫和,心地善良,怎可以靜賢皇貴妃相較,且,皇后那般強勢,她莫傷了瑤瑤,便罷了。」

  太后猛地坐直了身子,嚴厲的打斷了魏離的話:「中宮皇后就是中宮皇后,規矩一開始便要立下,哀家活一天,便不容擔上靜賢皇貴妃的事再重演一遍的風險,皇后是哀家硬要塞給皇帝的,皇帝這般怨懟皇后,是不是也這般怨懟着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