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成錦鯉,夜夜被老公煎炒烹炸
重生成錦鯉,夜夜被老公煎炒烹炸 連載中

重生成錦鯉,夜夜被老公煎炒烹炸

來源:google 作者:花無愛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錦瑤兒 霍俢瑾

前世,錦瑤兒自小被人販子拐走,極度渴望親情被錦家尋回後,她唯唯諾諾的討好每一個人,一心想要融入這個大家庭,卻不想,她的做低伏小卻將她推向了深淵最終她被陷害,關進牢獄,被生生打死,全身骨頭碎裂,痛入骨髓,恨意滔天老天垂憐,給了她重活一世的機會只是,為毛會重生成一條魚?還是一條五彩斑斕的錦鯉難道是想讓她給自己下毒,然後端上仇人的餐桌嗎?本以為是老天給她開的玩笑,讓她每天看着仇人在眼前蹦躂,卻無能力為卻不想狗主人霍俢瑾每摸她一次,她就能變成人身一天;每親一次,就能變成人身一個月;每滾一次那就更不得了了,一年打底就這樣,錦瑤兒一邊咬牙跟狗主人么么噠,一邊快意的復仇一不小心,就生了一窩小魚仔霍俢瑾:老婆,今天我們換一種烹飪方法好嗎?錦瑤兒咬牙切齒:紅燒油炸清蒸快炒悶燒,十八般廚藝你都試了一個遍了,你是不是想上天!霍俢瑾:老婆息怒,誰讓你是一道菜呢錦瑤兒:雖然我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展開

《重生成錦鯉,夜夜被老公煎炒烹炸》章節試讀:

「你找死!」

徐子博氣勢洶洶地走來,抬手就要甩巴掌。

錦惜玉先他一步擋在錦瑤兒身前,佯裝滿臉的擔心:「子博哥,不要!」

徐子博頓住,滿眼複雜地看着愛慕之人:「惜玉,你這是做什麼?你聽聽她說話多難聽!她有把我們放在眼裡嗎?」

錦惜玉咬着唇輕輕搖了搖頭,眼中波光粼粼:「子博哥,她畢竟是我親姐姐,我不能眼睜睜看着你打她。」

「你怎麼這麼傻?」徐子博恨鐵不成鋼,一臉戾氣的看着錦瑤兒,「你何德何能能有這麼溫柔善良的妹妹!」

「溫柔善良?」錦瑤兒捂着肚子笑了,「你的腦子是出生時跟着你的胎盤一起掉了嗎?」

徐子博見她不僅不知錯,還變本加厲。

一張俊臉青白交錯,他怒氣沖沖道:「惜玉,你讓開,我今天非要教教她,做人的基本準則。」

錦惜玉撲在他懷裡,狀似死死地拽着他。

「子博哥,冷靜啊!我替姐姐向你道歉好嗎?求你不要傷害她!」

「惜玉,你讓開。她是白眼狼,你對她再好都換不回她的真心。」

徐玲也橫插一杠:「對啊,惜玉,她這種蛇蠍心腸的女人,死了才好。」

陸芊芊道:「惜玉,你別讓子博哥為難了,這種狼心狗肺就是欠收拾!打一頓就乖了。」

錦惜玉急的都哭了,她雙眸紅紅地看向錦瑤兒,帶着祈求:「姐姐,你就別犟了,我快拉不住子博哥了。你就低頭認個錯,子博哥大度,不會跟你計較的。」

「想的美!她嘴巴這麼毒,就是欠抽。」

「子博哥……」錦惜玉昂着小臉看着她,溫柔的眼裡帶着倔強跟祈求,「姐姐是為了我才去長白山的,她好不容易才回來,你不要這麼對她。好嗎?」

陸芊芊嫉惡如仇道:「錦瑤兒,你聽到了沒有?還不快道歉!惜玉為了不讓你挨打,做出了多大的犧牲。」

「對啊,你要還是個人,就趕緊道歉!」徐玲道。

一旁,許經理都看呆了。

所以這種情況下,他是繼續做個透明人,還是幫一下?

他咳嗽一聲,對錦瑤兒格外客氣道:「這位客人,這裡是SIR品牌點,請不要有過激的言論跟行為,而造成不好的影響。」

許經理並不知道錦瑤兒是跟着霍俢瑾一起來的,他只是看到店長發給他的一小段視頻,那時候,她正在試衣間試衣服。

店長也不認識錦瑤兒,只有收銀員跟薛曉曉知道她的身份。

但薛曉曉討厭她的緊,自然不會說,收銀員小伊本能的覺得不能得罪這個人,便想要悄悄的提醒店長一下。

誰知道薛曉曉大喇喇地衝過來道:「店長,你不知道這個女人有多噁心!明明之前那位尊貴的客人要打包所有的服裝,可她偏偏不讓我打包!」

薛曉曉很好的將「他們是同伴」這個重點規避了。

讓人誤會錦瑤兒自大,跟徐子博他們一樣,是挑刺兒來了。

許經理更加不悅了,雖然還是很客氣,但是語氣明顯的冷硬了一些:「客人,請您儘快解決這些糾紛,不然我要叫保安了。」

徐子博洋洋得意道:「錦瑤兒,你乖乖的把從長白山採摘的藥材交出來,再跪着跟我道歉。我看在惜玉的面子上,大人不記小人過。不然——」

他話鋒一轉,面容帶着犀利的狠勁:「我就割了你的舌頭,讓你從此以後都做個啞巴!」

錦惜玉似乎覺得殘忍,捂着嘴巴輕輕嗔怪:「子博哥……」

眼底卻閃着惡毒,與快意。

她就喜歡這種眾星捧月的感覺,喜歡將所有人都玩弄於股掌之中。

讓他們做她的裙下之臣。

見錦瑤兒不動聲色,錦惜玉催促道:「姐姐,你趕緊道歉吧?不然我真的無能為力了。」

許經理也道:「客人,請不要讓我們為難。」

就在所有人都將矛頭指向錦瑤兒的時候,卻沒有發現門外不遠處,霍俢瑾臉色冰冷地站在那裡,眼中充滿了暴虐之氣。

他之前負氣離開,回到車裡,越想越氣,就打給顧北希。

「哥,啥事?」

沒人的時候,顧北希更喜歡叫他哥。

霍俢瑾斟酌詞彙後,將他們的事情敘述一遍。

顧北希道:「哥,你這麼做,會讓人家覺得你小氣。」

「那我回去道歉?」

顧北希手頭的活很多,隨口說了幾句竅門,就掛了。

只是沒想到,他才走了這麼一會兒,瑤兒就被一群人圍攻了。

好的很啊!

他的女人,他們也敢碰?

霍俢瑾抬腳,剛要進來,卻聽到一直沉寂的錦瑤兒,開口:「徐子博,你真想我給你道歉?」

見她態度放軟,徐子博生出優越感。

「跪着道歉,再將藥材交出來,我既往不咎。」

錦瑤兒將手裡的手提袋放在地上,露出一個風情至極的笑意,輕蔑道:「好啊,等你下輩子投胎成一隻狗,我賞你一根骨頭。」

「狗嘴吐不出象牙,找打!」

徐子博咬牙切齒,不管不顧就沖了過來。

錦瑤兒站在原地,動也不動,似乎嚇呆了。

錦惜玉見此,一直端着的大家閨秀也微微變了形。

打吧,最好打死她!

許經理沒想到這人真的動手,他雖然不想事情鬧大,但也不敢上前勸,怕挨揍。

收銀員急急道:「經理,快阻止啊,這位客人是跟之前那位包場的男客人是一起的!他們是同伴!那位男客人就是為了她,才包下我們店所有的衣服的!」

許經理跟店長一聽瞬間嚇尿,甚至都來不及反應,徐子博的拳頭已經落了下來。

對着的,正是錦瑤兒的臉。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他這輩子,要完了——

薛曉曉渾身的細胞都在叫囂着,打啊!往死里打!這種狐狸精,最好一拳打死!

這樣,之前那位帥哥就是她的了!

沒有人跟她搶了。

她才是最尊貴的那個人,不像面前這個白蓮花綠茶婊,看起來柔柔弱弱的,其實心都是黑的吧?

她自以為是,卻不知道那位客人比面前這個打人的男人要好看多了,有氣質多了,也有錢多了。

這些個女人,都將被她踩在腳下。

一時間,在場的幾個人,心懷各異,卻目的一致。

打死錦瑤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