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重生成為神裔的我對開掛一無所知
重生成為神裔的我對開掛一無所知 連載中

重生成為神裔的我對開掛一無所知

來源:google 作者:落網之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瑞法戈 落網之愚

遊戲團長意外重生到異世界成為諸神後裔特色標籤:吸血鬼,黃道十二宮,龍人,魔法師,神殿,蛇女,蟲王,取名狂魔,賞金獵人,哥布林,聖殿騎士團,獸人,半獸人,強獸人,矮人,精靈「什麼?黃道十二星官竟然成為了眷屬?」「什麼?百級龍族大佬竟然是我的眷屬?」「什麼?吸血鬼始祖竟然是夫妻?竟然成了我的眷屬?」「什麼?夜魅一族竟然和蛇人一族融合了血脈?」「聖主隨手釋放的一個魔法竟然威力達到了10階?」「為什麼看不到我自己的等級?」「內個,弱弱的問一下,為什麼我的等級還是1,還有,那個1旁邊的星星是什麼意思?」「什麼鬼?這個青銅級冒險者竟然能使用9階魔法?」「昨天哥布林的一隻耳朵還能換一個金幣,今天怎麼就十個耳朵換一個金幣了?」「不對啊,石碑上明明寫着我的名字是Lucifer,為什麼你們要叫我Reficul?叫瑞法戈很土誒」「納塔斯之神?有沒有一種可能納塔斯Natas其實是Satan?"「什麼?我手下的亡靈守護者竟然是傳說中的人類大帝?展開

《重生成為神裔的我對開掛一無所知》章節試讀:

「恭迎聖主。」

瑞法戈在靠近納塔斯神殿大圖書館的時候,四周突然出現了一大堆黑衣刺客,紛紛跪拜在瑞法戈面前。

「這是?」

瑞法戈望着拉修莉婭,一臉的疑惑。

「回聖主,這是守衛大圖書館的暗影守衛,對聖主擁有絕對的忠心,算是死士之一。」

瑞法戈點點頭。

嗯?死士?還之一?那意思就是不止這暗影守衛咯?

不容自己的再想,瑞法戈飛快的走進圖書館。

圖書館的規模着實讓瑞法戈吃了一驚,眼前的規模已經超越了瑞法戈的認知,在自己有限的記憶里最大的圖書館也不如眼前的十分之一。

「我靠,這怎麼找。「

瑞法戈不耐煩的吐槽了一句。

「聖主不用擔心,大圖書館裏有着許多的神殿僕從,聖主需要什麼,只需要跟他們說一聲就行。」

瑞法戈十分無奈的點點頭。

娘希匹,總不能告訴別人說自己堂堂聖主要從入門級別的書開始看起吧。

「內個,拉修莉婭,關於這個世界歷史的所有全部拿來吧,我要仔細看看。」

瑞法戈隨手拉過來一張桌子坐在那裡扶額。

諾加德隨手一揮。

原本在遠處的大書桌憑空出現在了瑞法戈身邊。

瑞法戈朝着諾加德點了點頭,肯定了他的舉動。

「阿爾卡德,我記得你的本體是蝙蝠是嗎?」

「回聖主,正是!」

「本尊問你,若是給你一天,你能將神殿周圍多大範圍的地圖給本尊畫出來。」

阿爾卡德連忙上前跪拜。

「回聖主,若是聖主可以讓安尼姆與屬下一起,屬下可以在一天之內將神殿周圍五百里範圍內的所有情況全部繪製成地圖。」

瑞法戈隨手翻着第一本書,還好瑞法戈還有着自己曾經一目十行的能力,雖然比不上一些量子速讀,但是對於了解現在的情況而言,夠用了。

瑞法戈合上書本。

看來這個世界的時間跟自己原來的世界並無差別,按照這裡一萬年前的記載,這個世界擁有一塊巨大無比的完整大陸。

至於這個神殿嘛,原本正處於懷斯特大陸中部地區的禁忌叢林,至於這個世界經歷了億萬年的演變,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樣。

「本尊給你兩天時間,你倆務必將神殿周圍一千里範圍內所有的情況詳盡的製成地圖交給拉修莉婭,去吧。」

一千里和五百里雖然看起來只是多了一倍的距離而已,但是實際上的範圍要大很多。

瑞法戈有點故意的意思,既然我是聖主,我給你分配任務,你竟然還敢跟我講條件,那不是不把我放在眼裡,既然你想要人作伴,那必須給他長個記性。

「遵命。」

「去吧。」

瑞法戈揮揮手,阿爾卡德和安尼姆兩人對着自己跪拜之後,拉修莉婭捏了一個手勢,兩人便被傳送了出去。

「拉修莉婭,只能你主動傳送嗎?難不難學?」

瑞法戈覺得這個傳送很有用,自己還想偷偷摸摸去逛逛最後一層的寶庫,自己也不知道拉修莉婭給自己穿的這件大氅到底是普通衣服還是一件強力裝備。

「回聖主,屬下能在神殿傳送是因為這個。」

拉修莉婭說著便從手上脫下來了一枚戒指。

「傳送戒指?」

瑞法戈拿在手裡看着。

「這種傳送戒指守護者們都有,但是只有天神們才能在戒指里添加神殿每一層的傳送坐標。」

「原來如此。」

瑞法戈把戒指還給了拉修莉婭。

「那要是戒指給其他人得到了不是可以在神殿內隨便傳送?」

瑞法戈問出了一個致命的問題。

「回聖主,添加了特殊坐標的傳送戒指其他人是無法使用的,就像進入權限一樣。「

拉修莉婭耐心的給瑞法戈解釋。

「你還有傳送戒指嗎?」

瑞法戈眼巴巴的看着拉修莉婭將那枚傳送戒指戴在手上。

「聖主,您在神殿里不需要傳送戒指就可以到達任何地方。」

拉修莉婭沒有領悟瑞法戈的意思。

「我不是…」

「唉,算了。」

瑞法戈搖了搖頭。

「你去給我拿本關於傳送法術的書過來吧。」

拉修莉婭接收到指令之後瞬間從瑞法戈眼前消失。

娘希匹,這傳送法術是個好技能,一定得學,以後說不定跑路用得上。

誰能想到堂堂聖主,竟然需要用一個傳送術來逃命?

瑞法戈不再想看這個世界的歷史事情了,都特么一萬年前的事情,跟現在有半毛錢關係,煩得很。

「諾加德,什麼法術是最基礎的?」

瑞法戈放棄了奇怪的想法,糾正自己的心態,安心的從零開始吧。

「回聖主,屬下認為,最基礎的應該是偵查法術,和鑒定法術,在戰鬥中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嗯,說的有道理,你說的這兩種法術,難嗎?」

這種技能聽起來很簡單,但是要鍛煉到一定程度,想必還是需要下一番功夫的,說不定還有什麼限制。

「回聖主,不難,可以說十分簡單,萬年前基本上是連史萊姆都會的技能。」

「emmm……那你去替我尋來,快去。」

瑞法戈一秒也不想多看到諾加德,難道要告訴他們自己還不如一萬年前的史萊姆嗎?

「艾布雷普斯,本尊看你本體的樣子應該是一位戰士吧。」

瑞法戈感覺艾布雷普斯的人形態和亡靈形態並沒有太大區別。

「回聖主, 屬下生前的職業確實是一名戰士。」

正如瑞法戈所想的一樣。

「那你的武技一定很強了,去給本尊找一些簡單好用的武技來吧。」

既然傳送法術都學會了,如若自己再學習一些武技,會不會融合成一種閃現偷襲的技能,瑞法戈心裏盤算着。

「遵命。」

現在瑞法戈身邊就只剩下艾迪夫尼。

「你的本體是巨蜥對吧。」

瑞法戈扭頭看向艾迪夫尼。

「回聖主,正是。」

「那你為什麼幻化成人形是這麼個形象呢,怎麼著巨蜥應該是像艾布雷普斯那樣的魁梧戰士,怎麼會像現在一樣的刺客模樣呢?」

瑞法戈把自己對巨蜥的固有形象瘋狂代入,這就是讀書讀一半的丟人下場。

「回聖主,屬下的職業就是刺客,就算是巨蜥,也可以利用皮膚融入環境隱蔽身形,找准機會給予敵人致命一擊,如是而已。」

艾迪夫尼這麼一解釋,瑞法戈又變成呆瓜了。

利用皮膚隱蔽身形?那特么不是變色龍嗎?什麼時候巨蜥也會這個了?

「所以…你們巨蜥和變色龍是親戚?」

瑞法戈實在是忍不住,張嘴就來。

「變色龍是什麼?恕屬下無知,確實不知聖主說的是什麼。」

艾迪夫尼關愛智障患者的眼神看着瑞法戈。

看的瑞法戈渾身發毛。

「既然如此,那你日後便隱蔽身形在本尊身邊保護本尊吧。」

「遵命。」

如果身邊有一個別人看不見,自己卻知道底細的高手潛伏着保護自己,就算是自己做了什麼作死的事情,想來也可以有機會活命。

暫時全部安排完了,瑞法戈靠在椅背上伸了個懶腰,想要努力記清楚每一位守護者對應的形象。

「聖主,您要的關於傳送法術的書籍全部在這裡了。」

拉修莉婭突然出現在身邊,打斷了瑞法戈的思緒。

「好的,放在這裡吧。」

拉修莉婭將書籍放在桌子上後,便退在一邊安靜的等待着瑞法戈接下來的吩咐。

「聖主,您要的關於偵查法術和鑒定法術的書籍全都在這裡了。」

諾加德也利用瞬間移動到了瑞法戈身邊。

「聖主,您要的關於武技的書籍全部在這裡了。」

艾布雷普斯同樣的方式出現在了諾加德身邊。

三大摞書籍堆成小山一樣的放在瑞法戈的面前。

瑞法戈面露難色,內心糾結無比。

「諾加德,艾布雷普斯,你們倆將神殿的運行情況整理了彙報給我。」

抉擇了半天,瑞法戈還是先將偵查和鑒定的書籍拿在手裡。

「拉修莉婭,帶我去近衛團吧。」

「遵命」

「……」

只見光柱一閃,拉修莉婭和瑞法戈消失在眼前。

諾加德和艾布雷普斯朝着光柱的方向行完禮便悠哉悠哉的離開了。

只留下還隱身的艾迪夫尼。

「見過聖主。」

看到瑞法戈再次降臨,黃道十二宮星官們上前跪拜。

「起來吧,你們也有傳送戒指嗎?」

「回聖主,有的。」

「你們檢查一下,有神殿的傳送坐標嗎?」

「聖主,我們不用傳送坐標,我們黃道十二宮星官,可以前往神殿的任何地方。」

「???」

瑞法戈傻了,什麼情況,那自己剛才要的傳送法術不是白費了?

「回聖主,守護者和近衛團不一樣,近衛團是聖主的眷屬,跟聖主有靈魂鏈接的。」

「眷屬?」

「是,若是聖主隕落,眷屬也會立刻死亡。所以眷屬往往會捨棄性命去保護眷屬。」

拉修莉婭解釋道。

瑞法戈看向拉修莉婭的眼神開始不對起來,看來十二星官的忠誠度明顯要高於守護者。

這不得不又讓瑞法戈緊張起來,隨後還不自覺的看向身後的空地。

「嗯?」

這時才想起來,自己好像在大圖書館落下了什麼。

「阿嚏!」

艾迪夫尼走在連接長廊里打了個噴嚏。

「怎麼一萬年了,竟然還打噴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