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公主一皺眉,禁慾權臣急紅眼
重生公主一皺眉,禁慾權臣急紅眼 連載中

重生公主一皺眉,禁慾權臣急紅眼

來源:google 作者:娜娜莉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姜嗣 李雲珂

【甜寵+雙潔+救贖+雙向奔赴】前世,她識人不清,所託非人,最後落得個被殘害致死、眾親皆亡的下場重生一世,她乖乖嫁入督公府,只為奔赴那守護了她十餘年的權臣大人新婚夜,李雲珂喝酒壯膽,使出渾身解數卻始終沒有撩動那位大人某天,李雲珂實在忍無可忍,怒道:「姜嗣!你是不是不行!」姜嗣無辜,摟着李雲珂的肚子,溫柔道:「公主,乖乖,別生氣,別傷着小寶了……」而某被遺落在旁的大寶無語:「……」您們就可勁秀死我吧!展開

《重生公主一皺眉,禁慾權臣急紅眼》章節試讀:

屬於少年沉穩的聲音從花轎外傳來,驀然激起了李雲珂心中那平靜的湖面。

姜嗣。

是姜嗣。

姜嗣終於來了。

「公主。」

月兒還在一旁喚着,她不知道怎麼姜嗣那個太監就來了,更不知道公主怎麼就昏迷了。

她看着公主,也不敢大聲叫。

聽見月兒的聲音,李雲珂心中的喜悅陡然消失。

想到現在還不是教訓月兒的時候,她也就忍下來了。

李雲珂假裝頭疼,悠悠轉醒,不知所以地問道:「月兒,怎麼回事?」

「公主,這……」

月兒微微皺眉,她有些狐疑地看着李雲珂,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不過這會兒,不管她說什麼,好像都沒用了。

看着愁容滿面的月兒,李雲珂瞬間明白了什麼,她猛然抓住月兒的手,忙道:「是不是我們倆可以換衣裳去找蘇陵哥哥了?」

「不是……」

李雲珂的力度不小,抓得月兒有些吃痛,而月兒也就在這刻,打消了心中那不切實際的想法。

「是駙馬來了。」她輕聲接道。

「駙馬!?」

李雲珂瞪大了雙眼,她一把抓住月兒手臂上的肉,又驚又氣道:「怎麼回事!你不是說蘇陵哥哥已經準備好人馬來帶本宮走了嗎!」

「世子是這麼說的,可是,可是方才不管奴婢怎麼叫公主,公主您就是沒醒來,還有,還有這駙馬不知道為何就來了啊!」

月兒吃痛,想甩開李雲珂的手,卻發現自己不管怎麼想把手收回去,都收不回,最後就只能任由李雲珂掐着自己。

「……」

兩人之間的談話被站在外頭的姜嗣聽得一清二楚,他漸漸暗下眸子,額間的銀色碎發擋住了他那攝人心魄的桃花眼,讓人無法看清他到底在想什麼。

花轎里的李雲珂和月兒還是僵持着,月兒為了大局着想,還是先下馬車了。

她撩開馬車簾,故意擋住姜嗣的視線,清了清嗓,高聲道:「公主無礙,駙馬爺,公主說,咱們還是快些啟程的好,不要誤了吉時了!」

月兒的高高在上讓底下的人都不禁唏噓一聲。

敢這麼和九千歲說話,她怕是活得不耐煩了!

眾人都在想着該怎麼承受姜嗣的雷霆之怒,可想像中的事並沒有發生。

許是看在公主的份上,姜嗣沒有發怒,只是用眼神警告了月兒。

他面無表情地看着那高高在上的人,冷聲說道:「既然公主無礙,那你還不快些滾下來?那上面,也是你一個奴才能站的?」

月兒被氣得吹鬍子瞪眼,可她也不敢和姜嗣面對面還嘴,就只好老老實實地從花轎上走下來了。

姜嗣命人清理了街道的血色,又重新讓送親隊伍出嫁了。

明明只要兩刻鐘就可以到達的地方,姜嗣第一次覺得這距離竟如此冗長。

李雲珂和月兒在花轎說的話還言猶在耳,原來,他是這樣被公主看不起。

花轎抬入偌大的督公府,前來祝賀的人絡繹不絕,但都各揣心事,想要看看這督公大人和清河公主究竟哪個更勝一籌。

拜完堂後,李雲珂被月兒扶進大紅喜房裡,姜嗣則在前堂應付着朝中的大臣們。

皇帝今日以身體不好為由,並未來觀禮,但卻讓身邊服侍的高公公送來了大禮。

高公公宣旨,眾人皆跪下接旨,只有那駙馬姜嗣,背挺得直直的,完全沒有想跪下接旨的意思。

高公公向他使眼色,他好似跟沒看見一般,直接忽略了。

想到姜嗣如今的地位,高公公也不敢多言,他宣讀了皇帝的旨意後就離開了。

皇帝給的大禮是一件紫龍袍,還有數位美人。

這禮雖大,但姜嗣心裏也清楚皇帝到底是什麼意思。

紫龍袍,是告訴他,讓他不要太得意忘形。

無論他姜嗣有多麼至高無上的權利,可君臣之間終究是君大於臣,且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另外,那數位美人。

北都京中,無人不知當今權勢滔天的九千歲是個宦官,是個太監,並不算真正的男人。

皇帝送來美人,無非就是在他的傷口上撒鹽,讓他看得見,卻又無能為力。

殺人誅心,刀刀致命。

姜嗣揚嘴一笑,也沒發怒。

他差人來收好這份大禮,又繼續敬酒去了。

入夜,督公府內燈火通明,喜氣洋洋。

觀禮的人都離開後,姜嗣才跌跌撞撞地走去書房。

今日一高興,他喝多了。

李雲珂在喜房裡等了好幾個時辰,腿都坐麻了,也沒見姜嗣進來。

直到亥時一刻,外頭才響起一陣輕盈的腳步聲。

李雲珂以為是姜嗣,當即擺好自己的姿勢,興奮地想着自己等會和他見面該用什麼表情才好。

哪知這精心準備,卻被外頭的人潑了一盆冷水,「公主,大人已經在書房睡下,還請公主好生歇息,莫要太過勞累。」

小廝告知完後,便就輕輕退下。

李雲珂坐在喜床上,愣了許久,最後冷着個臉把紅蓋頭給扯下來了。

紅燭暖帳,美人嬌俏,新郎官卻選擇了睡書房?

笑話!

李雲珂起身,心中有怨,她才不管姜嗣是怎麼想的,今兒個,她一定要把姜嗣給帶這來睡!

「明兒!」

李雲珂推開房門,朝着上空沉聲喚道。

明兒從天而降,「公主。」

「去替本宮把駙馬請來,告訴他,若是他今兒個不來,明兒個本宮就回宮讓外祖母處置了他!」

滿心歡喜撲了空,李雲珂此刻正在氣頭上,不僅腦子糊塗,說話也糊塗。

明兒扯了扯嘴角,抬眸看了公主一眼,提醒道:「公主,駙馬爺是宦官。」

「宦官?宦官怎麼了?宦官就能把本宮晾在這裡不管不顧了嗎!」

見李雲珂是真的生氣了,明兒也不敢過多頂嘴,她想,既然公主是因為駙馬爺生氣,那這氣還是讓駙馬爺自己來受吧。

「屬下這就去請駙馬。」

「等會。」

明兒欲轉身離開,卻被李雲珂叫住了腳,「月兒方才出了府,你去讓雲兒和星兒跟着她,看看她到底去了哪,注意,別打草驚蛇。」

「是,公主。」

明兒沉默一會兒,轉身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