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黑蝶,倉海難為水
重生黑蝶,倉海難為水 連載中

重生黑蝶,倉海難為水

來源:google 作者:李小暖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墨初 紫葉

同樣是愛,為何此愛彼愛竟不同?天若不生你,我的宇宙萬古如長夜,心若鎖死,唯你才是那把重啟的鑰匙展開

《重生黑蝶,倉海難為水》章節試讀:

紫祖良火急火燎地趕到家。一進門就見兩個鄰居守在院里。屋子裡傳來媳婦潤源狼嚎一般地喊叫,他急得額頭上爬滿豆大的汗珠,三步並做兩步預闖進屋子。

紫祖良一隻腳剛踏進門檻,還沒有看到媳婦,一句話都還沒來得及說,就被接生的張阿婆推搡着趕到了院子里。

「出去,出去,這哪是男人待的地方,不吉利。」

「祖良,快出來,你怎麼能進去呢。」

「哎呀,祖良呀!你怎麼才回來呢?」

「這種時候,你就不要出去了嘛。」

「我,唉,我……」紫祖良搓着手,面露難色地瞧着你一言她一語的鄰居,支支吾吾。

「張家大嫂,這事也太突然了。」

「是啊,本來以為要足月的,誰知道這還沒足月就生。」

鄰居你一言我一句的。燒水的,端水的,張阿婆的聲音,以及院里鬧騰的一切,都讓紫祖良急得團團轉,但他也只能幹着急。

屋裡,張阿婆在水盆里洗了手,蹲下身子,用右手在紫祖良媳婦潤源高高隆起的肚皮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輕輕摸着。

「是臍帶纏在這孩子脖子上了。」張阿婆胸有成竹的說。

「這可咋辦?」一旁幫忙的人着急地問。

「只有把臍帶從脖子上慢慢繞開。」張阿婆解釋說。

「把孩子的臍帶從脖子上繞開?天呀!孩子在肚子里,這可怎麼繞開?聽都沒聽說過!」一個三十歲模樣的婦女說道。在她身旁幫忙的另一個婦女,則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半天合不攏。

「這又看不見,全憑一隻手的感覺?」那個婦女接着叫起來。

「溫的酒呢,溫的酒呢?別愣着了,我這是第二次遇上。我有經驗,你們都不要吵了,我來。」說著,張阿婆就高高地捲起袖子,讓人用燒溫的酒倒在她大半截的瘦胳膊上,進行消毒清洗。然後,她指揮着三個前來幫忙的婦女,把潤源從床上扶起來,讓潤源半坐着,張阿婆的一隻手和一大半截胳膊就伸進了潤源的產道里,她尋找着嬰兒的頭,潤源疼得高一聲低一聲的嚎叫。張阿婆費了半天功夫,總算是在子宮裡摸到了纏在嬰兒脖頸的臍帶,她的半邊臉緊貼在潤源高高翹起的大腿根處。過了一袋煙功夫,張阿婆抽回她瘦骨嶙峋的胳膊,滿手的羊水被帶了出來。

「好了,準備接生。」張阿婆已是一臉的汗水。交代完屋裡的人,她又衝著屋外的人喊起來,「這事,懸!快去城裡請王大夫來。」

方才被張阿婆的舉動驚呆了的那個婦女,此時慌慌張張的奔出裡屋,被門檻拌了一下差點摔了一跤。她一邊支撐着自己未摔倒的軀體,一邊沖紫祖良的表弟喊起來,「燦元,快,快去請王大夫來。要趕緊啊。」

雷燦元應着,一溜煙消失在紫祖良家慌亂嘈雜的院落,往戛納縣的城中心跑去。

黑夜佔滿蒼穹的時候,一陣新生兒的哭啼聲響了起來。

紫祖良再次闖進屋裡,張阿婆滿手是血的對着闖進房間的紫祖良說,「是個女孩。」

剛生完孩子的潤源昏死了過去。

屋子裡亂成了一鍋粥。王大夫不慌不忙的坐到床頭,抬起潤源的一隻手臂,閉目養神的把起脈來,他認真的診斷後,搖着頭對紫祖良說,「失血過多,怕是熬不過這劫了,早做準備吧。」 紫祖良一聽,傻了眼,忙求着王大夫一定要想辦法救媳婦,王大夫說他無力回天了。

張阿婆給嬰孩清洗血污,擦洗乾淨的小孩不再哭鬧,在張阿婆的雙手烘托下,好奇的注視着這個光明的世界。

紫祖良付了王大夫和張阿婆銀兩做為酬謝,然後恭敬的將他們送出門。

鄰居們嘆息着幫着收拾屋子裡的殘局,直到月上屋頂才告辭離去。

雷燦元看著錶哥家這一堆難事,也不知道怎麼安慰表哥。天色已晚,他也只得告辭。

人都散去了,屋子突然寬敞起來。

一種空落落的感覺溢滿紫祖良的周身。他嘆息着,軀體顯得越發的沉重,好似這肉身不是自己的,移動起來,竟如此艱難。他使出渾身的力量,終於挪動着雙腿,來到了潤源跟前。

潤源還沒有醒過來。

他看着她,扯了扯被子,輕輕的將被子按在她掖下的位置,生怕弄疼了她。她的一隻手耷拉在床沿邊,他將它握住,撫在他的面頰處,她手中有血跡,他用手給她輕輕抹去。「哇」的一聲,嬰孩又哭起來。他慌亂的將潤源的手放進被窩裡。跪着的一條右腿蹭的一下便站了起來。他走兩步,便到達嬰孩的所在,一個小小的木板床前。小木板床是他親自做的。從後山扛回來的樹木。

他抱起嬰孩,在屋裡踱着步,生澀的哄起孩子來,「乖,不哭,不哭,乖……」嬰孩不聽,哭的聲音更加洪亮。紫祖良的心亂成一鍋粥。

《重生黑蝶,倉海難為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