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後我被大佬哄入懷
重生後我被大佬哄入懷 連載中

重生後我被大佬哄入懷

來源:google 作者:紅茶和布丁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行深 姜然 現代言情

重生+娛樂圈+金主+豪門總裁重生前的姜然被渣男欺騙感情,全網罵她小三!經紀人的背叛更是讓她心灰意冷,連自己的公司都狠踩自己,還被索賠巨額違約金在自己走投無路時卻因為一場意外,被宣判死亡當姜然再次醒來時卻發現自己重回到了20歲!這次她發誓,一定要重新規劃自己的人生,她要復仇,她要當影后,也要成為娛樂圈的頂流!結果想的挺美,現實里沒一件事是如願的,為了生活她只能暫時轉行當一名模特就在自己要放棄演員這條道路時,一名叫傅行深的男人向她提出一場交易,從此以後姜然就是他養的金絲雀了排雷:女主前期利用男主往上爬,有心機,不是傻白甜!介意勿入!展開

《重生後我被大佬哄入懷》章節試讀:

車子慢慢駛向山上的一座別墅,還沒下車姜然就被五顏六色的燈光閃瞎了眼睛。走近後發現,這裡像是在舉行着什麼派對一樣,迷亂的音樂,泳池邊的男男女女圍在一起喝着酒,女人這時注意到了牆上掛着的橫幅:祝趙楠老人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女人心想,這老人家還挺會玩。

姜然伸手挽着傅行深,很怕自己在這迷了路。

「老傅,你來的太晚了!」迎面過來的一位男人看上去跟傅行深年齡相仿,整身穿着夏威夷風格服裝,極其妖嬈。

「呦,還真帶來了!還不快介紹一下!」男人摘下墨鏡上下打量着傅行深身邊的女人,那表情就像哥倫布發現了什麼新大陸一樣。

「姜然,這位是趙楠。」

姜然看了眼趙楠,又看了眼橫幅上的字,瞬間明白了橫幅上的惡作劇。

「你好我是姜然。」

「真漂亮啊!那天老趙給我打電話說你帶位女人去他那吃飯,我還不信,沒想到是真的。」

姜然看了眼傅行深,腦子裡想到了那間敘利亞餐廳。

「閉上你的嘴巴,生日快樂。」

趙楠一把摟着傅行深到一邊說起來悄悄話,「沒想到平時不漏山不漏水的,玩的挺花,你別說這女人真漂亮,你在哪認識的?我也去那找找。」

「喜歡就給你。」

姜然聽到這句話時,有點驚訝,她明白自己的身份,但是沒想到自己從傅行深的嘴裏說出來到像是一件商品。

趙楠:「你可別開玩笑了,我哪敢要啊!我生日你怎麼沒給我帶禮物,你這麼有錢怎麼還這麼摳門呢。」

「禮物明天會到,前幾天下雨,有些耽誤了。」

「什麼啊?搞得這麼神秘,快跟我說說。」

這時一名男人走了過來,上前跟姜然搭上了話。

「美女,剛才怎麼見到你?一個人在這有什麼意思,跟我過去一起玩啊?」

「不好意思,不方便。」

男人不死心還在糾纏,這一幕被徐南和傅行深都看在眼裡。

徐南:「呦呵,真是招風。」話沒說完,就見傅行深走了上去一把拉住姜然,「不是讓你跟緊我嗎?這到處都是些不三不四的人,別嚇到你。」

搭訕的男人一聽這話不樂意了,雖然知道此人是傅行深,但還是嗆了起來,「傅總這麼清高,還來這幹嘛?」

傅行深摟着姜然,「要不是徐南生日,就憑你這樣的貨色,恐怕是一輩子都沒機會見到我。」

「總拿個架子做什麼?你家裡也沒幹凈到哪去吧?聽說你媽媽可是小三上位的。」

徐南看這架勢,怎麼有點不對勁?這哪像一個金主啊,不知道的還以為護着自己女朋友。接着在聽到男人說著這話後,徐南心裏大喊:不好,要出事。

傅行深眼神立馬變得兇狠,「把你嘴巴放乾淨點。」

徐南趕忙上去救場,「趙明你說這話就不對了,趕緊跟傅總道歉!」

「我憑什麼道歉?我哪句話不是真的?聽說他媽勾引傅老爺子很久才勾搭到手,還逼死了原配。」

傅行深表情越加兇狠,眼見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姜然在男人要出手時立馬抱着他的胳膊,和徐南一起把傅行深拽到二樓的一個房間里。

「你冷靜一下,老傅!趙明喝多了,說的那些話不是有意的,你就當他放屁!多虧我們把你拉開,不然大庭廣眾之下豈不是要打起來?你注意自己的身份,這種人你犯得上跟他動手嗎?」接着徐南扭頭看向姜然,「你勸勸他!我去把趙明趕走!」

徐南走後,房間里暗暗的,姜然剛伸手準備開燈,就被男人攔了下來。

「別開燈。」

傅行深靠在牆上,從褲子兜里拿出一支煙,抽了起來。

「對不起,都是我不好。」姜然走過去解釋道。

女人看到傅行深走到窗戶前,看到徐南帶着保安把趙明趕走後,他拿起電話不知道給誰打了過去。

「把趙明家股票做空……對……我要他家破產……」

其實那晚離開酒吧後,她跟模特圈子裡的人打聽過傅行深,說他接管父親的公司後,在商界心狠手辣的作風讓外界對他聞風喪膽,短短几年就做到了業界老大。姜然聽到後沒當回事,畢竟跟自己認識的傅行深不太一樣。

但是她今天清醒了過來,之前的相處好像讓自己一時忘了男人的真面目,沒想到傅行深心真的這麼狠。聽着電話內容,他是沒想放過趙明一家。

男人掛斷電話後,看了眼姜然,今晚她身穿紅色連衣裙,美的是那麼刺眼,不只是顏色火熱,布料的剪裁讓身體的線條感格外突出。就算不是趙明,還會有無數的男人前赴後繼的上前搭訕。

剛才趙明的話刺激到了自己的神經,他的出身是自己最想逃避的事實。男人望着眼前的女人,他這一刻認清了他們的關係,如果不是自己有錢有勢,女人根本都不會看自己一眼。

到達酒店門口時,姜然剛拉開車門下車,沒想到傅行深跟着走了下來。兩人剛進門口,就看到李銘在等着電梯。

姜然的胳膊從男人的臂彎處放下,這一舉動讓男人很不快。

「這麼快回來了?」李銘打着招呼,但是臉色慢慢變暗了。因為他看到了有一名男人摟着姜然的腰,男人彷彿在宣誓主權一般,見自己看到後,還親了一下女人的臉。

傅行深這莫名其妙的肢體接觸弄的姜然渾身不得勁,她沒想到在外人面前他這麼大膽。

電梯里,三人沒有說話,這時傅行深把嘴貼近女人的耳邊,輕聲說道:「寶貝,今晚要是表現好,我就再給你接一部戲。」彷彿就是說給李銘聽一樣。

此話一出,姜然馬上看向李銘,從男人的臉色上看的出,他聽到了傅行深說的話,並理解了這個意思。李銘一把推開傅行深,「離她遠點!她不是這種人!」

「哪種人?李先生說的那種人不會是出賣自己身體來換資源的吧?」傅行深說完看了看姜然,」你是嗎?「

李銘一把抓住男人的衣領,「閉嘴!」

姜然嚇的趕緊拉開李銘,再這麼繼續下去,後果不堪設想。

「李銘你鬆開他,你這像什麼樣子!」

傅行深忍不住大笑,笑聲傳進姜然的耳朵里都是寒意。

李銘鬆開傅行深,他拉着姜然的手,「你真的出賣身體換資源?你瘋了嗎?」

「把你的手拿開!」傅行深惡狠狠地看着李銘,姜然當然熟悉這個眼神,這就是剛才打電話的眼神,一模一樣。

姜然眼看事態發展的越來越控制不住,她一把推開李銘,「你別多管閑事!」接着拉着傅行深走向自己的房間里,把門一關。李銘在門外傻站着,好像一時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傅行深拍着手叫好,「臉皮還挺厚,就這麼承認我們的關係了?你那個老同學以前那麼喜歡你,他哪受得了這個刺激。」

「你調查我?」

傅行深伸手掐住她的脖子,「我是不是對你太好了?什麼時候輪得到你來質問我?」

「對……對不起。」姜然沒想到這一句話會激怒他,她也不知道男人今天是怎麼了。

男人低下頭看見女人身上那件刺眼的紅裙,接着他像發瘋了一樣開始撕爛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