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後在他懷中嬌縱成癮
重生後在他懷中嬌縱成癮 連載中

重生後在他懷中嬌縱成癮

來源:google 作者:萬夢星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牧野 現代言情 鍾情

【重生+甜寵+雙向奔赴】鍾情直到死後才知道全部真相那個在高中時期一直默默無聞的牧野,原來一直是自己的救命恩人那麼多年,他一直心甘情願做個隱形人重回到高三那一年,鍾情撿拾起少年易碎的面具,成為救贖的光灑進他的世界-------照片上,陽光傾斜而下,向灑下金輝鍾情笑的很燦爛,而牧野神情不羈,嘴角勾出若有似無的笑容,望向鏡頭的眼神略微多了絲戲謔在小樹林的背景下,兩人坐在長椅上,距離靠的正正好,這是他們第一次的合照展開

《重生後在他懷中嬌縱成癮》章節試讀:

現在想起來,鍾情很感慨消失的高三時光,那時的岳淮待她也是用心,後來為什麼變了質……大抵是利欲熏心吧,很少有人能從錢眼裡鑽出來。

課間休息,沈妍拉着鍾情去上廁所,路上遇到兩個八班的男生,笑嘻嘻的對她喊了聲:「嫂子好!」

沈妍撲哧一聲笑出來,指着鍾情再指指他們,非常確定一定以及肯定鍾情肯定還瞞着什麼,她一定是談戀愛的了!一定是江樹中學的地下黨!

鍾情羞紅了臉,急急忙忙牽着她走開了。

考試正式開始,試捲髮下來的時候,鍾情看見大片大片空白的數學題,腦子裡空空的,什麼公式也記不起。

她握着筆仔細從第一題做起,在腦中搜刮一片,開始回憶當初岳淮教她的數學技巧。

回憶了一遍,沒什麼用。

八班又是體育課,牧野抱着籃球從門口經過,不經意的往裡看了一眼。

鍾情咬着筆,秀眉緊鎖,遲遲下不去筆,好半天才憋出一個選項不說,還不知道究竟是對的還是錯的。

全靠蒙。

「嫂子加油!」

靜謐的教室忽然響起一聲,同學們齊刷刷往門口看去,牧野跟朋友路過,其中兩個嬉皮笑臉的看向七班裏面。

鍾情注意到他們的眼神是看向自己,整個臉都漲紅了。再看牧野,下意識捂住那兩人的嘴,隨後眼神若有似無的瞟過來,耳根有些發熱。

一直認真做試卷的岳淮也抬頭看過去,雖然只看了牧野一眼,但認出來了那晚在**局跟鍾情在一起的人就是他!

他就是那個程咬金?

結合剛才那聲嫂子加油,岳淮心裏升起了一股巨大的危機感。

難挨的120分鐘終於過去了,鍾情看着胡亂解題的試卷,說實話有點不好意思,或許倒數第一名的寶座是她無疑了。

岳淮作為數學委員開始收試卷,在看到鍾情毫無邏輯的解題時,眉頭一皺。

「豆豆,數學好難啊!我預估了下,只能勉強及格,你呢?」沈妍哭喪着臉轉過來。

鍾情有些羞愧:「我好像……及不了格。」

女生的第六感很準確,據班長透露的小道消息,鍾情的確沒有及格,並且還很榮幸的登上倒數第一名的寶座。

已經榮獲兩年穩坐倒數第一名寶座的張衡同學高興的跑到她面前,抱着她的手握了握,感激不已:「謝謝你,我終於往前踏了一步!我不是倒數第一了!歐耶!」

同學都齊刷刷看過來,明顯是帶着嘲笑的意味,鍾情頓時想找個地縫鑽下去。

辦公室里,老羅邊批改試卷邊痛心疾首,他自認教學水平沒到特別優秀的地步,但也不至於落後。可誰能告訴他,為什麼能有人考了個29分的最低成績?

一看名字,老羅非常需要一顆速效救心丸。

角落裡牧野正在被班主任楊雪批鬥,他又在正課上睡大覺,從高三開學以後根本就沒用心聽過課。

楊雪眼睛毒,一眼就看出他是塊學習的料,可那股聰明勁兒偏偏不用在學習上,整日荒廢時光。作為老師當然想手底下的兵成才,楊雪也一樣,她想牧野走上正道。

「改卷子啊?成績怎麼樣?咦,29分?哪位大俠的?」

一位路過的老師好奇掃了一眼老羅的位置,看到學生姓名時,不自覺念出聲:「鍾什麼……鍾情?」

29……分。

牧野豎起了耳朵。

辦公室里其他老師紛紛過來膜拜,看到滿篇的紅叉時,不由得同情老羅。

「羅老師,後生可『畏』啊!」

「選項題都能全部選錯的人,也是不容易啊、」

「羅老師,這可是顆『好苗子……』」

眾位老師看笑話的意思尤其明顯,老羅也有些頭疼,鍾情以前考試的成績並不差啊,怎麼會考成這樣?

楊雪剛好借用鍾情的例子告誡牧野,「你看看,讓老師頭疼的只有差生,你想一直當差生嗎?」

牧野沒有回答,只覺得老師們打趣鍾情成績的口氣格外刺耳。

七班裡,鍾情一捲成名。

看到試卷上碩大的數字時,她的心都涼了半截,周末還是找家教好好補一補吧。

該死的數學。

餘暉灑在教學樓的台階上,金燦燦的很有意境。

沈妍有事提前走了,鍾情在教室里磨磨蹭蹭到最後才走,樓道里都空了。

她提起書包,將椅子往桌框里一抽,準備回家。

這時,教室門口湧進來一群女生,為首的是秦曉月。食堂里她沒有讓鍾情出糗,因此一直耿耿於懷,好不容易挨到放學才帶着好姐妹一起來對付她。

這下倒要看看,有誰會來救她?

女生之間的爭鬥無非就是扯頭髮,秦曉月和姐妹們都扎的丸子頭,鍾情已經看出了她們的意圖。

不過,她倒也不怕。

「這下你逃不了了吧?」秦曉月雙手抱胸,一副昂首挺胸的姿態,她作為高三年級小有名氣的女混混,想要對付一個狐狸精不算難事。更何況現在教學樓里的人都走了,任憑鍾情喊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她的。

秦曉月為自己挑的好時候沾沾自喜。

「其實你只要遠離牧野就行了,我講理,不會拿你怎麼樣。別不知好歹。」她繼續說。

偏偏鍾情並不那麼聽話,她不要做什麼,自己就要做什麼。

她將書包的拉鏈打開,隨手放在一邊,雙手一撐坐在課桌上,兩條修長纖細的腿交疊在一起,在桌邊悠悠晃着,聲音慵懶到了極致,「如果我說,我不願意呢。」

秦曉月就被掃了面子,此刻就像炸藥,一點就着,咬着牙擠出幾個字問:「你說什麼?」

窗檯邊上閃過一個熟悉的人影,趴在上面張望一眼,覺得事態不太對,馬不停蹄往操場上跑去。

「不好了不好了!」徐捷抱着籃球從教學樓狂奔過來,指着後面氣喘吁吁,斷斷續續的說:「嫂子……嫂子被秦曉月堵在教室里了!」

操場上的籃球局正進行的火熱,牧野剛好投進一個非常NICE的三分,大汗淋漓的他取過毛巾擦了擦汗,以為自己聽錯了:「你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