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九零:富豪煉成記
重生九零:富豪煉成記 連載中

重生九零:富豪煉成記

來源:google 作者:青皮老瓜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夏小霞 蘇雲鵬 都市小說

48歲的文達集團董事長蘇雲鵬被小嬌妻謀財害命而死與自己的遺孤生離死別重生後,18歲的原主又是被村霸欺辱致死的兩世的凄風苦雨劈頭襲來,沒有比這更倒霉的事兒了他暗下決心,要用頭腦解決眼下的事情,破解命運的困局且看他是怎樣從一個鄉村窮小子,一路開掛,收割愛情,煉成富豪的.......展開

《重生九零:富豪煉成記》章節試讀:

「文達集團董事長蘇雲鵬出車禍了。」

「真是可惜了,正值壯年呀!」

「賺再多錢有啥用?兩眼一閉,啥都沒有了。」

「聽說他老婆很漂亮,比他小20歲呢。不知道將來要便宜誰了,人家要睡着他的老婆,花着他的錢,打着他的娃了。」

路邊閱報欄圍了一群吃瓜群眾,他們看着這個S市最著名的民營企業家隕落的爆炸性新聞,議論着,惋惜着,嫉妒着......

這是蘇雲鵬的靈魂遊離身體,離開醫院太平間,在街頭看到的一幕。

他的心像針扎一樣疼痛。那一對狗男女計劃的真夠周密,車禍發生的是那樣自然和慘烈。沒有給他生還的機會,也沒給**留下懷疑的蛛絲馬跡。

他的小嬌妻嫁給他,從來沒有真心愛過他,她只愛他的錢。她嫌他矮,嫌他丑,嫌他那方面不行。

其實,他早就知道小嬌妻出軌了。她把她的初戀男友巧妙的安排到他身邊當司機。他為了面子,故裝不知,勉強維持着這種婚姻關係。誰知道,這一對狗男女竟猖狂到謀財害命。

不過,他們謀劃的天衣無縫,恐怕這個秘密將永久淹沒在歲月的大海里。

想想自己無父無母,孤兒一個,白手起家,吃過多少苦,受過多少罪,才打拚到今天的輝煌。現在,卻被這對狗男女搶去家業。

蘇雲鵬的靈魂倍感凄涼。

他飛到自己的豪宅上空,他想回去看看5歲的女兒。前妻難產大出血而亡,留下這個可憐的小生命。我的娃呀,爸爸走了,你以後咋辦呀?

樓下的房間里,女兒在哭,哭的撕心裂肺。臉上還有一道紅紅的手掌印。

而樓上的房間里,那一對狗男女赤身**,浪笑着,正在床上幹着苟且之事。

萬箭穿心。

這樣的場景真是被那些吃瓜群眾言中了。

蘇雲鵬想踹開門,掐死這一對可惡的狗男女。可是,他像一縷細細的風一樣,意識在逐漸變淡。

他只得怨毒的,戀戀不捨的離開了自己的豪宅。

這一對狗男女,早晚會遭報應的。

蘇雲鵬的靈魂好像進入另外一個世界。

他被一束光牽引着進入時光隧道。忽然,隧道里出現一扇黑色的大門。他推開門,一下子跌進一片無底的黑暗之中。

他失去了意識。

不知過了多久,蘇雲鵬睜開眼,發現臉上蓋着一張紙。

他拿下臉上的紙。看到自己躺在一張床上,床頭有一張小方桌。桌上燒着香,燃着白色的蠟燭,蠟燭包裹的塑料外殼上有一個「奠」字。

他打量着這間房子。

這是一間堂屋。房頂的瓦片漏着光,房梁吊著蛛網,堂屋木門紅漆斑駁,破破爛爛。四周的牆壁黑黢黢的,東牆上掛着一幅掛曆,掛曆上顯示一九九零年八月。

難道是穿越了?這裡也太破舊了吧。蘇雲鵬用力想着,記憶一點一點慢慢恢復。

他想起他是被小嬌妻謀財害命了。

可眼前這具身體不是自己的。這個環境和年代,也不是他生活的二零二零年,這分明是一九九零年呀。

他用力搜尋着腦中的記憶。大腦即刻又出現另一個畫面。

一九九零年七月,他高考落榜回鄉。他的父親蘇大生被村霸李大奎欺壓,李大奎欠賬不還,他找李大奎理論,被李大奎家族圍毆。

難道是自己死了嗎?蒙臉紙、供桌、印着「奠」字的白蠟燭,家裡這陣勢是給死人辦喪事兒呀。

他腦子生疼,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二零二零年的蘇雲鵬,還是一九九零年的蘇雲鵬。

蘇雲鵬想坐起來,可是渾身無力,頭暈暈的。

突然,裡間傳來一個女人嚶嚶的啜泣。是娘在哭。

「娘,我渴。」蘇雲鵬弱弱的喊了一聲。

裡間只顧哭泣的王二妮沒有聽到蘇雲鵬的呼喊,繼續啜泣着。

「娘,我渴。」蘇雲鵬用力又喊了一聲。

這時,王二妮聽到堂屋的動靜,匆忙從裡間跑出來。她看見睜着眼睛的兒子,嚇的一屁股蹲在地上。

「他爹,娃兒詐屍了。」王二妮連滾帶爬喊叫着往裡間跑。

蘇大生從裡間躥出來。他看到睜着眼睛的兒子,也是一驚。

蘇雲鵬喊了一聲:「爹。」

蘇大生迅速鎮定下來。這哪兒是詐屍,是娃兒活過來了。他不敢相信,死了一天即將入土的孩子竟然活過來了。

「爹,我渴。」蘇雲鵬吃力的說。

蘇大生又驚又喜,他把兒子扶起來,對裡間喊:「他娘,快,快,娃兒活了,娃兒活過來了,快,快給娃兒弄點兒水。」

王二妮從裡間跑出來,泣不成聲,「我的兒呀」,她一下子撲到蘇雲鵬身上,差點昏死過去。

蘇雲鵬喝了水,吃了一碗娘做的麵條,身上有了力氣。

堂屋的床和供桌已收拾起來。娘把他安置到裡屋休息。

蘇雲鵬的頭腦已清醒。

他清晰的知道,自已是從三十年後的二零二零年,從千里之外穿越到一九九零年的河灣村,附體到這個也叫蘇雲鵬的十八歲青年身上重生了。

這個青年已死了一天,但魂還沒完全散去。

前世的事情記憶深刻,現在的事情他也沒忘記。他有些不適應這個蘇雲鵬的身體。

「我今年十八歲,三十年後剛好二零二零年,四十八歲。與死去的蘇董事長一樣大。不知道在蘇董事長有生之年,能不能有緣碰到他。」蘇雲鵬好奇的想着。

那一世雖然事業輝煌,但,自己被謀害而死,在生命的盡頭,也有太多的遺憾和不舍。作為著名的企業家,還有更多的社會責任沒有盡到。

現在自己已經重生了。人生可以像電腦一樣重裝一下系統,重啟一次。

那一世的煩與憂、成與敗、名與利,都已與自己無關。

這一世要好好活一次,但願事業和愛情不再重複那一世的錯誤。

眼下是解決目前發生的事情。

父親被村霸李大奎欺負,他咽不下這口氣。他已經長大了,要在村上為父親撐起這個門面。

蘇雲鵬在床上躺了一天,體力恢復過來。

天黑時,他走出家門,在村街上聽到李大奎老婆王大雲與幾個本家在議論。

「蘇雲鵬那孩子真是作死,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幾斤幾兩。也敢到咱李家要賬。」

「要賬也就算了,他還對咱家未來的兒媳小霞有意思。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就他家那到處漏風漏雨的房子,那破門爛院的窮酸樣兒,村長家小霞能看上他?想的美!」

「打死他,算他白死。他到咱家找事兒,這算正當防衛。找找人,把大奎從派出所弄出來。」

「他蘇大生要是敢鬧什麼幺蛾子,讓他以後在河灣村沒好果子吃。」

蘇雲鵬躲在黑影里,他聽着李大奎老婆王大雲和本家婆娘們那些惡毒蔑視的話語,真想衝出去暴揍她們一頓。可他不能像之前那樣衝動莽撞了。

被謀財害命而死,與自己的遺孤生死離別。重生過來,原主又是被村霸家打死欺辱。兩世的凄風苦雨劈頭襲來,沒有比這更倒霉的事兒了。

他暗下決心,要用頭腦解決眼下的事情,破解命運的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