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七零:帶着超級商場成為首富
重生七零:帶着超級商場成為首富 連載中

重生七零:帶着超級商場成為首富

來源:google 作者:NO,Y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許青山 賈宛兒

[雙強][輕鬆搞笑][有逆子]剛買完房就碰上公交車爆炸是一種什麼感覺?賈宛兒表示:爽!真的很爽!超級爽!被炸到1975年這個一切都剛剛開始的年代,賈宛兒靠着自己的超級商場和對歷史的了解悶聲發大財:糕點市場看着不錯,搞!化妝品市場是不是有點單一?搞!廠里看着需要變革呀,搞!國家看着有點落後呀,搞!但凡她覺得不錯的,都搞!搞着搞着,她就把自己搞成了首富,還是世界首富……搞着搞着,她成了華國的國寶,活生生的國寶……展開

《重生七零:帶着超級商場成為首富》章節試讀:

1975年夏天**北部的一個小山村裡,一大一小的黑蛋蛋看着躺在炕上的面黃肌不瘦的女人。

「爹,這女人怎麼還不醒?是不是沒氣了?」

許二蛋話還沒說完腦袋上就挨了一個暴栗,「胡說什麼,還活着嘞。」

許青山說這話的時候心裏也沒什麼譜,畢竟就賈宛兒那小身板看着就讓人心發慌。

他其實不喜歡賈宛兒這樣身上沒有二兩肉瘦得不行的女人,娶她只不過是因為一個烏龍。

當然烏龍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賈宛兒這女人性格很軟適合娶回家給自家黑小子當娘。

許二蛋揉着自己的腦袋不服氣的反駁道:「就她這樣子和死了有什麼區別……」

就在他們說話的這個空隙,炕上的賈宛兒的眼皮動了動,慢慢的她睜開了眼睛。

入眼就是一片黃和黑,黃的是土牆,黑的是煙熏的。

賈宛兒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她不是剛喜提新房嘛,這怎麼突然就到這麼一個破屋子裡了。

這樣想着她轉頭,這一轉頭就和兩雙黑漆漆的眼睛對上了。

「爹,她醒了……」小黑蛋率先開口。

然後大黑蛋很是淡定的點點頭:「知道了。」

賈宛兒看着這兩個一大一小的黑蛋眼神很是疑惑,怎麼會有男人?

還TM一大一小!

一定是自己的打開方式不對,她扭過頭閉上眼睛,過了好久她才再次睜眼。

扭頭,還是兩個黑蛋!

突然她腦海里閃過一片爆炸的火光,一瞬間她什麼都明白了。

她死了,死在了買完房回家的路上!

想到自己剛全款買的房,一時間接受不了的她白眼一翻就暈了過去,她剛付完全款的房子沒了……

她的錢,她的房都沒了……

許青山看着暈過去的賈宛兒慌了:「二蛋,快去找劉瘸子。」

「知道了,真麻煩……」許二蛋一邊抱怨着一邊跑了出去。

幾天後。

賈宛兒蹲坐在破舊木門的門檻上,心不在焉的看着遠處嘰嘰喳喳尋食的麻雀。

她現在還是不能接受自己重生的事實,這他喵的也太扯蛋了!

她賈宛兒一個從小在孤兒院長大的女漢子,做n多年苦逼的打工人,每天沒日沒夜的搞錢,好不容易憑自己的努力全款買了房,就在她歡天喜地的回家時,坐的公交車爆炸了。

她就想不明白了好端端的公交車怎麼會爆炸。

爆炸也就算了,為什麼要把她炸到這麼一個鳥不拉屎的地方。

記憶告訴她現在是在**1975這個年份,這是一個一切才剛剛開始的年份。

她對這個只在書本上看過的時間是熟悉又陌生,不過她轉念一想這又何嘗不是一個機會呢?

她以前閑着沒事幹就喜歡看那些年代創業小說和電視劇,看着裏面的主角憑時機憑膽識掙錢她就高興。

現在她突然重生穿越了,那她是不是也能大幹一場賺它個盆滿缽滿。

想到這她突然就興奮了起來,她要發大財了!

想到自己以後要在錢堆里打滾,她就忍不住仰天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哈哈,老娘要發財了……」

剛從山上抓蛇回來的許二蛋在聽到這痴狂的笑聲冷不經一個哆嗦,這女人又在幹什麼?

這女人自從上次醒來後就像是換了個人一樣,整天鬱鬱寡歡的,臉拉得比驢臉都長,不知道還以為他們欺負她了。

賈宛兒笑着笑着就瞥到了頂着一頭黑黃幹得像草一樣頭髮的小黑蛋,視線下移她看到了他手裡那條垂得像弓一樣的蛇。

卧槽,是肉!

她一個健步飛到許二蛋的面前,很是自然的「搶過」他手上的蛇然後飛速沖向廚房:「今晚吃肉!」

許二蛋看着已經開始倒騰的賈宛兒一臉雷劈,他辛辛苦苦抓來的蛇就這樣被搶了……

這女人以前不是特別害怕蛇嗎?現在怎麼變得如此……如此勇猛………

難道是掉河裡腦子進水了?

賈宛兒能穿過來就是因為原主掉河裡被淹了,一個沒扛住就嗝屁了,至於為什麼會掉河裡這個賈宛兒可太清楚了。

賈宛兒這次穿越也不是干啦吧唧的穿越,她是有金手指的,她已經提前知道了她和許氏父子的未來,除此之外她有一個未開啟的致富商城,至於這個商場什麼時候可以開,她也不知道。

系統只說了一句等合適的時間商城就會開啟。

說完這句話系統就嗝屁了,咋叫都不回應。

不回應就不回應吧,有總比沒有好,開啟商城也只是時間問題。

這個系統和商城也算是對她莫名穿越的一種慰籍,好歹是有系統的穿越,總算是沒有那麼虧了。

不過,這不是現在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她終於能吃到肉了!

想她穿來的這幾天可是一點葷腥也沒沾,也不知道許青山這傢伙怎麼搞的,家裡連一點肉都沒有。

她一邊吐槽一邊手腳利索的處理着這條蛇。

「這肉也有點忒少了,不過有總比沒有的好……」

許二蛋剛進廚房就聽到這女人挑三揀四的話,頓時他心裏的那個火呀就蹭蹭冒了起來。

有肉吃就不錯了,這女人還嫌棄起來了?

「這本來就不是給你吃的!」許二蛋連盆帶蛇一起端走。

走的時候他還不忘對着賈宛兒哼一聲。

手上還在滴啦水的賈宛兒覺得很是莫名其妙,但是想到肉她甩了甩手就跟了上去:「二蛋,你先把肉放下……」

能不能等她吃到肉了再鬧脾氣?

許二蛋對她的喊叫充耳不聞,他將肉拿到院子里,洗洗手後就直接上手收拾了。

賈宛兒站在一旁嘖嘖稱奇:「想不到你小子還有這一手。」

這小黑蛋還真是深藏不露。

「哼……」

許二蛋表示自己的氣還沒有消,不想和這個女人說話。

收拾好後,許二蛋拿起盆就進了廚房,賈宛兒見狀立馬屁顛屁顛的就跟了上去。

許二蛋瞥了她一眼然後起鍋倒水,在他要將肉倒進去的時候,賈宛兒一把拿走了肉。

她將盆抱在懷裡一臉的不可置信:「你就打算這樣直接煮?」

「不然呢?」

白水煮熟吃行了,難道這個女人想要生吃?

這樣想着他看賈宛兒的眼神都變了。

這女人莫不是真的腦子進水了吧?

賈宛兒端着盆將許二蛋擠出了廚房:「你還是哪涼快去哪待着吧,這麼好的肉還是讓我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