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之拯救權臣計劃
重生之拯救權臣計劃 連載中

重生之拯救權臣計劃

來源:google 作者:琢樂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慕染 李昭

一個鐲子,串起了兩人的命運前世他位及人臣,卻在受封前夜莫名死於輝煌府邸之中十日後,在他墓前,眾人卻發現因和親而被封為敬遙公主從不離身的玉鐲眾人搜尋上月,卻未能找到敬遙公主的蹤跡殊不知她已然回到十年前,想要憑藉一己之力,扭轉他與她的命運展開

《重生之拯救權臣計劃》章節試讀:

陽春麵放在桌子上漸漸失了溫,慕染趴在桌子上,腦子裡不斷回想着李昭從父親書房受傷後倉皇而逃的身影。

現如今,她也只知道李昭作為謀逆罪臣之子,五年前的李家便死於爭羽衛的長劍之下,可是這李昭居然還敢來這天子腳下,他的心中,必定有更大的謀劃。

這麼想來,他在自家的一切順從,想必也不過是他佯裝的一個假象罷了。既然他搭了這個戲台,那她作為配角,就得陪他唱下去。

現下當務之急也不是探究李昭的目的了,而是他如今受了箭傷,若是被府中任何一人發現,都將禍水東引,她得想個辦法,幫他躲過這一遭,不然這通碧鐲不知又要如何折磨她。

一夜的憂思,讓慕染整晚都未能入睡。

一大清早,慕染砰一聲推開了李昭的房門,興高采烈地拿着一把小刀,手裡還提溜着一株散着清香的荷花晃了一晃,「沈懷逸你快看,我拿來了什麼!」

李昭昨夜受傷,現下還躺在床上,擔憂着今日如何掩蓋昨日行徑。他需日日起早練武,可這般傷勢,趙叔一眼便可看出他的不對勁。現下起床已然遲了,他將自己藏於被褥之下,只露出了一個頭,小心地掩藏着自己的傷勢,盯着慕染的一舉一動。

「你看你看,沈懷逸,我今晨泛小舟去采了荷花,等我一會兒將其製成荷花茶之後你也嘗嘗。」慕染晃着手中的荷花以及一同抓在一起的泛着寒光的匕首,看起來十分危險。

慕染好似並未發現任何異樣,依舊自顧自的跟李昭說著話,「你快起來呀,你去幫幫我忙嘛!」她邊說著便向李昭走過去。

李昭背後都滲出了冷汗,只要慕染一過來拉他,那一切事情都將敗露,他馬上就會被趕出慕府,又成了那個在破街的遊魂。

「啊——」慕染一不小心將自己絆了一下,閃着寒光的匕首直直刺向了李昭,李昭甚至還未來得及閃,匕首已經深深刺在了他肩上,而刺向的那個地方,正巧是昨日箭傷之處。

李昭看向了慕染,本以為他會看見的是驚慌害怕的眼神,可是慕染那一瞬間的眼神,分明帶着狡黠。但是只一瞬便消失不見了,隨之而來的是驚慌失措與自責。

慕染慌忙地捂着他正流着鮮血的傷口,語無倫次的說:「你怎麼樣了,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血瞬間就打**慕染的雙手,她趕緊朝院外跑去喚人,李昭趁此機會趕忙將身上包紮的布條取下,又重新躺下等着來人。

不一會兒屋子裡就圍滿了人,小姐闖下了大禍,竟然將李侍衛的左肩戳出那麼大一個窟窿,血流不止。

而在一旁看着這一切的慕染,心底里卻暗暗竊喜,這下不就好辦了嘛,這個主意她可斟酌了一晚上。先是自己將李昭再次刺傷,然後趁自己跑出去喊人的功夫他將昨夜處理的傷口痕迹掩蓋,造出是由她傷到的假象。

慕染滿意的瞧着李昭空無一物的左肩,還算聰明,不枉她如此安排一場。

李昭任醫士為他處理着傷口,抬頭盯着不遠處倚在牆邊面無表情的慕染,不知究竟在想些什麼。

他思來想去,今日之事,實在是太巧。

「慕染,你今日怎的如此不小心,將沈侍衛傷着了。」慕桓山神情嚴肅的看着女兒,希望她能給自己一個交代。

「爹爹,我不小心絆倒,然後無意傷了他,我下次一定會小心的。」

「那你可有向他道歉,你應當向人家賠不是。」

「我會的,我會好好賠不是,好好照顧他的。」

「手伸出來,打十下手心,以懲你今日莽撞之舉。」

慕染伸出手一下一下的挨着,等打到第十下之後手都有些微微發腫,滲出了血絲。慕桓山雖是寵她,但是大是大非面前絕不含糊。

腫脹的手無法彎曲,淑娘瞧見自家小姐被打成這樣,也是心疼極了。趕忙為她上藥,好好叮囑了一番。可是慕染的心已經飛到了別處,「淑娘我知道了,你別給娘親說,這事兒能瞞一時是一時,我有事先走了哈。」

看着嬌瘦的背影匆忙的離開,淑娘自顧自的說著:「夫人早知道了,不過是怕太過心疼你失了原則,所以才讓我來看看。」

慕染小心的推開門,看着斜倚在床頭的李昭面無血色,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沒有控制好力度,匕首插得太深了。她坐在李昭床邊,伸過手去摸了摸他的左肩:「對不起啊,我莽撞傷了你。」

李昭看着她這般愧疚神色,一把抓住了她伸過來的手,質問她:「你都知道些什麼?」

像碰到烙鐵一般,慕染倏地縮回了手,目光飄忽,「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

「昨夜之事,你是不是都知道了?」李昭的目光如利劍一般盯着慕染,想要從她臉上看出答案。

慕染繼續充楞,「你說的什麼話,什麼昨夜,我好好睡着覺,誰知道有什麼事。」

李昭一副明了的模樣,瞧着她這樣子也不知道能騙得過誰,「你別掩飾了,我看得出來,你今晨是故意如此的,你騙不了我。」

慕染當下有些慌了,她躲避着李昭的目光,顧左右而言其他,說著一些亂七八糟的話。

李昭瞧着慕染的樣子,心裏升起一股無名火,一把扯過她的手:「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幫我?你應當知道我是誰的,不是嗎?」

慕染被李昭抓住了剛被爹爹打過的手,拚命想要甩開:「李昭,你放開我,疼疼疼,手好疼。」

李昭立馬放開了她的手,將其手掌翻開,看見她的右手已經高高的腫起,面露狠色的問道:「誰打的?」

慕染支支吾吾的說:「是我傷了你,爹爹罰我的。」

李昭將慕染的手放下,蓋上被子轉過身去,也不再看她。

慕染全然摸不透李昭的脾氣,叮囑了幾句便離開了。她這幾日也累了,未脫鞋襪躺在床上很快便睡著了。當她醒來時,黃昏已至,點點餘暉落在她的梨花木妝匣上,空中的浮塵清晰可見。她摸了摸自己的腦門,滿手的汗,甚至醒來時心跳不停的加快。

「咚咚咚。」突然傳來的敲門聲嚇了慕染一跳,「小姐,夫人讓我來喚您用晚膳了。」阿苑輕聲在門外喚着,可慕染現在全然沒有心思吃飯了,她剛剛做了一個夢,太過詭異了。

「阿苑,我不吃了,你讓小廚房給我做一碟點心便成。」

「是,小姐,那奴婢便退下了,一會兒就將點心給您送過來。」

阿苑的腳步聲越來越遠了,慕染回憶起自己剛剛做的那個夢。

夢裡她成了公主,正在行冊封之禮,旁邊有許多人看着她,父親、哥哥、陛下、還有一個身着異族服飾的男子坐在陛下左手邊的第一個位置,甚至於她還看見了李昭。

昏暗的燭光下,每個人的表情不盡相同,父親和哥哥滿眼的不舍,陛下以及那位異族男子還有別的臣子喜笑顏開,至於李昭,他的上半張臉淹沒在黑暗中,讓人無法探尋……

夢及此,她便突然醒來。她怎麼會突然成了公主,在那樣的場合之下,又是作何的,李昭當真坐上了高位,可自己在初來此地時,夢裡唯有李昭的一座孤墳。

全亂了全亂了,慕染狠狠的揉了兩下自己的頭髮,敲了敲手中的通碧鐲,問道:「鐲子,我到底是誰啊?」

「因緣際遇,凡事不可多探。你只管完成我托你之事,它事終有一日會雲開月明。」

又是一些神神叨叨的說辭,慕染心中嘀咕着。想再次入睡,看能否接着剛才那個夢,可是再怎麼樣卻是睡不着了。

這邊的李昭待慕染走後,同樣也睡下做了一個夢,夢裡他躲在一個幽閉的暗室里,聽見門外的兩個人談論他們李家的巫蠱之禍。

那兩人說,巫蠱之事為高位者栽贓,並未有確鑿證據。可是又聽那兩人說,說他們李家鎮守西南邊陲多年,他們家所收集的巫蠱邪術,足以禍亂整個朝堂,所以上頭便急不可耐,先發制人,滅了他李家滿門。

夢裡的他聽見此等消息,怒不可遏,青筋暴起,就在這時卻又突然醒過來,現實中的傷口正在隱隱作痛。

巫蠱之術,又是這個。他作為李家獨子,倘若真有這般邪祟的東西,他又豈會不知。可這夢倒也給了他一些啟發,莫不是上頭那位怕他李家盤踞西南多年,起了謀逆之心,便先斬草除根,以絕後患。

可他從小所受的教導便是,這天下是陳家的天下,他們李家永遠都得忠心侍主,不可起半分謀逆之心。可是百年的忠心,最終換來的卻是上位者的猜忌,李家滿門徒留他一人。

既然他陳至衍做事如此決絕,那他便要看看,這其中究竟有多少魑魅魍魎從中推波助瀾,他要將那些人一個一個揪出來,掀翻這陳家的江山。

《重生之拯救權臣計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