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專屬特權
專屬特權 連載中

專屬特權

來源:google 作者:阮虞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阮虞 顧長夜

回到家,阮虞哭得昏天暗地,一把鼻涕一把淚地爬起來將顧長夜的微博取關,刪掉QQ,拉黑電話就像是跟過去的自己做了一場漫長的告別用一晚上的奮不顧身和一晚上的頭破血流更可恨的是,一早起來,阮虞就發現了QQ群的消息...展開

《專屬特權》章節試讀:

這本《專屬特權》是由作者阮虞所寫的,主人公阮虞顧長夜的故事精彩豐富,下面給大家帶來精彩內容:阮虞雖然才 24 歲,但被家裡催得厲害,半推半就走上了相親的道路。
第一次和相親對象看電影回來的路上,她和對方聊得還行,只是一回到小區樓下,就看見一個高大的人影立在門口。
看到那抽煙的姿勢,一瞬間她的腦子炸開了。
...看到微信名字「Cy」,起來上廁所的她嚇得瞌睡都沒了。
她愣在原地好幾秒。
才想起這是顧長夜高中時用過的微信號,但這個帳號從未有過動態,同學都說他早就換號了,所以這個帳號一直在通訊錄躺着。
阮虞也早就忘了。
她點開,看到了他發來的十餘種解題方法,每一種方法,過程多到她眼睛都看瞎了,頭腦發暈。
對,沒有一句廢話,除了解題,沒有一句寒暄或者問候。
誰稀罕他炫耀他的智商?
那一刻,她真的想刪掉,然後拉黑他。
可是她始終沒那麼做。
都過去幾個月了,她告訴自己,真正地放下不是刪除,消滅他留下的痕迹,而是哪怕他就在那裡,也已經引不起她內心的波瀾。
最終,她沒有回他。
第二天阮虞把解題方法發給表妹,表妹一陣驚嘆,求着阮虞告訴她是誰,她太崇拜他了,要拜他為師。
她的瘋狂,讓阮虞想起了高中的自己。
面對大家都解不出來的題,顧長夜就那麼風輕雲淡地甩出好幾種解題方法,把老師都震驚到扶眼鏡。
這樣的一個男生,又高又帥,打球也好,又高冷,那麼神秘,試問有誰能忍住不動心?
只是,他確實不是她能 hold 住的類型,僅此而已。
所以,阮虞能做的只有遠離。
阮虞雖然才 24 歲,但被家裡催得厲害,半推半就走上了相親的道路。
第一次和相親對象看電影回來的路上,她和對方聊得還行,只是一回到小區樓下,就看見一個高大的人影立在門口。
看到那抽煙的姿勢,一瞬間她的腦子炸開了。
顧長夜。
顧長夜也看見了她,那張揚不羈的臉在看到她的瞬間忍不住勾了勾唇。
即使看到了她身後的相親對象,他臉上依舊保持着笑容。
他很淡定,阮虞卻很緊張。
跟偷情被正牌男友發現一樣緊張。
阮虞氣自己不爭氣。
「小虞,這是?
」相親對象楊樹見到顧長夜夾着煙走過來,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阮虞也沒料到顧長夜會突然出現,還這樣直接走了過來,她有些不知所措。
怕自己和顧長夜的事被發現,她可恥地撒了謊,「我表弟。
」剛說完,阮虞就看見顧長夜沒忍住,低頭抽了一口煙,笑了。
他笑起來眉眼輕顫,他永遠是這樣放肆張揚,而她卻窘迫到僵硬。
「表弟?
」楊樹立馬熱情地上前去,主動去跟顧長夜握手。
阮虞看見他要去握手,緊張得連呼吸都快停了。
「你好,我叫楊樹。
」「嗯,你好。
」顧長夜倒是大方,且會演戲,也不生氣,伸出手配合她的表演。
兩人又寒暄一陣,最後楊樹給阮虞打了招呼,笑着說讓顧長夜多聯繫,有機會一起出去喝酒。
阮虞度過了最煎熬的幾分鐘,最後看到楊樹徹底離去,才鬆了一口氣。
她轉身看了顧長夜一眼,咬咬牙,欲言又止,最後嘆了一口氣,沒理他,直接朝樓道走。
顧長夜滅了煙,跟在她後面,也不說話,沒有一句解釋。
阮虞坐電梯,他也伸開長腿邁進來,站在她身邊一言不發,只是看着她笑。
阮虞出電梯,他又跟着她。
走到門口,她實在沒忍住,壓低聲音問:「你有什麼事?
」顧長夜也不急,只是盯着她,「我剛回來,看看你。
」「看看?
」她心裏升起一團莫名的情緒,他是想看看,還是覺得自己就那麼隨便,可以把自己看到床上去?
「你到底什麼意思?
」「我真就看看。
」他無奈笑着聳聳肩。
看見他的態度,她越發生氣。
阮虞都不知道是在氣他沒有解釋,還是氣自己過於認真,顯得像自己玩不起。
那件事已經過去了半年,他沒有一句話。
「那你看完了,走吧。
」阮虞突然沒了心情,回了他一句,然後開始用鑰匙開門。
「那個男的不行。
」顧長夜終究開了口。
什麼?
阮虞簡直被他的話震驚到了。
「哪裡不行?
」她覺得他有些莫名其妙,突然就想聽聽他還能多離譜。
「他身上有另一種香水味。
」顧長夜平靜地說,「不是你身上的。
」她蒙了。
「說話時直視我不超過 5 秒,是個經常撒謊的人。
」離譜。
「和我握手時盯着我的手錶看,他在算計我這一身的價格。
貪財。
」「顧長夜!
」她忍不住了,如果非要有個人來對之前的事做個了段,就由自己提出來吧,「以後我們就當不認識吧。
」顧長夜愣了片刻,最後笑着說:「行。
」阮虞開了門,心情有些糟糕,直接轉手將他關在門外。
在門內平靜了幾分鐘,她突然覺得有些悶。
她很迷惑,他為什麼對自己的相親對象指手畫腳?
他明明對自己沒那意思,卻又做出那些讓人誤解的舉動。
難道他不知道,他那些舉動只會讓她的心再次動搖嗎?
是的,他不知道。
阮虞以為自己說出來,自己就會好受些,可是並沒有。
一想到他輕輕鬆鬆地說行,同意以後兩個人當陌生人相處,她就心如刀割。
愛的人總是卑微到塵埃里,被愛的卻總是有恃無恐。
這一夜她失眠了。

《專屬特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