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贅婿為王
贅婿為王 連載中

贅婿為王

來源:google 作者:我心獨白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劉宗林 林若雨

老婆是本市第一美女,小姨子是校花入贅三年,他卻受盡了白眼,受盡了嘲諷面對眼前種種,他不怒,只因火毒纏身如今,期限已過,火毒盡消他將攪動這一方風雲展開

《贅婿為王》章節試讀:

「方正,別動我的花。」
林若雨的臉上露出了一陣寒霜,滿身厭惡的在被稱呼為方正的人的手裡,拿回了她那盆花。
「我這盆花,是從外國進口的品種,也值不了多少錢,但是你不配拿它!」
一口一個不配,說話的林若雨寶貝似的捧出自己那盆花,笑容可掬的走進了別墅裏面。
沒有正眼看方正一眼!
方正動了動嘴,卻沒有張口說話。
他已經習慣了,林若雨名義上是自己的小姨子,可從來沒把這個姐夫當家人看。
包括下雨了,自己被丈母娘發配過來,幫她小女兒把這些花拿到屋裡去。
就在他跟在林若雨的屁股後面,往屋裡走的時候。
外面的雨已經下大了,還沒等他走進房門。
一個窈窕身影就堵在了門口,他抬起頭來一看,正是剛才進屋的林若雨。
「先別進來了,外面還有旺財。」
她伸手遞過來了做工精良的毯子。
方正隨後就緘默了。
這事情,他做了不是一兩次了。
旺財是小姨子的狗,而那毯子是給狗披上的!
不是給他!
他要冒雨到草坪里,牽出旺財,把毯子披在它身上。
在這個家裡他感覺不到任何的溫暖,他的地位甚至不如狗。
在別的人家看來,這也許只是一個故事,對於方正來說。
這是他三年上門女婿生活的真實寫照。
把旺財帶到屋裡,他全身淋得濕漉漉的,一言不發的準備走進屋沖個熱水澡。
可林若雨攔住了他道:「先別進屋了,一會要來客人,別踩髒了地板!」
這話剛出口,方正抬起了頭,認真的看了林若雨一眼。
「好!」
簡單的一個字後,他就走到了林家偌大的車庫裏面,盤腿坐在裏面,如同一個深山修鍊的道士一樣。
林若雨看到這一幕,不要到有些嗤之以鼻:「切,就是一個榆木疙瘩,一輩子就是個下等人!」
「要是我是你,就該卷着鋪蓋離開,省得在這裡礙別人的眼!」
那窈窕的身影轉身入屋。
閉目養神的他,睜開了自己的雙眼,他這三年,不知道聽到了多少噁心的話。
若不是真火逼體,他豈能沒有正常人都有的憤怒。
而這三年他忍了。
要是說白了,就是怕那個神奇的老道士,說他那一十七歲後,若動怒,便爆體的話。
傳法的老道是保住了他的一條命!
臨死,對方正的唯一要求就是:
他要活着,要活着。
找出害死他的真兇,替師報仇。
而現在他彷彿要跨過那個門檻了,體內的怒氣和怨恨越積越累越多,彷彿他有點控制不住自己的氣息了。
他坐在車庫裏面,外面是一道水幕,把他與世隔絕了一般。
突破最關鍵的那一關。
……
與此同時,林家門鈴響了,一個身材顯瘦。
衣着分得體的男人,風度翩翩的邁進了林家的別墅大門。
和他的丈母娘劉榮兩個人談笑風生。
「劉宗林,怎麼,今天有空到阿姨這裡來了?」
劉榮邊說,邊給劉宗林倒了一杯茶。
劉宗林一副風度翩翩的坐下,看着劉榮說道:「這不是要去人民醫院那邊當主任嘛,順道過來看看阿姨!」
話說的很暖心窩子,劉榮又是一個好面子的人。
聽到這話自然歡喜的不得了。
隨後她就意識到,人民醫院的主任?
「哎呀,小林子,你可發展的真快啊,都當上主任了!」
話出口的那一剎那,劉宗林的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絲笑意。
「阿姨,從小你就誇我,我可聽我媽說了,連詩雅也是總裁了!」
劉榮的臉上浮現了一股笑容,自家的女兒這幾年接受老公的公司之後,做出的成績她都看過。
打心眼裡高興!
「小林子,阿姨就喜歡你這嘴,從小就甜!」
兩個人說說笑笑的起來!
劉宗林喝了一口茶說道:「阿姨,我聽說詩雅結婚了?」
詢問林詩雅的情況,這才是劉宗林的真正目的。
聞言之後的劉榮皺了眉,長吐了一口氣:「可不是嗎?
你說就是當年她爸,跟那小子他爸,喝了酒之後,兩個人下了一個娃娃親的賭注!」
「可是沒想到,兩個孩子一出生,還真是一男一女!」
說這話的劉榮有些氣憤,自家的女兒可是得天獨厚的,現在是一家企業的總裁。
而另一家呢,以前也是橫行於臨江市的巨頭產業,後來一夜之間公司火災,一夜破產。
爸媽都死火災中。
他和林詩雅的結婚完全是一個意外,要是自己不告訴女兒那個娃娃親的事。
詩雅也不會叫那個死理,非要和在工地上打工的方正結婚。
而不是如此,她也生不出這三年的氣來!
劉榮一下子站了起來:「若雨,你姐夫去哪裡了?」
林若雨正處於叛逆期,聽到這話,一臉愁眉的回了回頭:「可能在車庫吧,我也不知道在哪!」
劉宗林看着身材窈窕的林若雨,不自覺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這姐妹花還真是漂亮!
妹妹都那麼美了,那姐姐豈不是更美?
「這是若雨吧,我在外地上學的這幾年,沒想到你變化挺大的,都長成一個大姑娘了!」
劉宗林的語氣之中略帶了一絲驚訝!
可他那些浮誇的表現落到了林若雨的眼裡,完全就是一個小丑在演戲。
不由得冷哼了一聲:「我長不長大關你什麼事?」
劉榮聞言之後:「這孩子怎麼和你哥哥說話呢?」
回頭瞅了一眼,臉色上略帶着一絲鐵青的劉宗林,不由得開口說道:「別著急哈,先喝口茶!」
劉宗林的臉上隨後就換上了一副笑容可掬的樣子,再次變成了風度翩翩的公子。
這傢伙對自己的表現據有十分的控制欲,而且她現在很生氣。
早年間他和林詩雅一起穿開襠褲的時候,兩個人玩過家家的時候。
包括後來上學分開,他都把林詩雅當成了自己唯一的女人,現在女人被人搶了。
是個男人都忍不住!
「阿姨,我想見見,詩雅的老公到底長什麼樣子!」
這句話已出口,原本還在教訓着林若雨的劉榮不由得有些錯愕。
看着劉宗林一臉認真的樣子,就派一旁的傭人王媽,去找了方正。
王媽到了車庫的時候,方正已經到了最關鍵的一步!
他體內的氣息已經達到了一個巔峰的狀態!
邁過那一步,他就再也不用擔心自己體內的那些火毒了。
「姑爺,夫人叫你過去,說家裡來客人了,讓你去招待一下!」
話說完的時候,王媽就離開了。
方正淡淡的睜開了眼睛,緩了十分鐘之後,調勻了自己體內的氣息,才站起身來。
讓自己去招待客人,難不成又想給自己一個下馬威?
這種橋段他已經不是碰見一次兩次了,所以,懶得計較。
而今日有所不同,他已經足夠壓制住自己體內的火毒。
可以正常的使用,師父教自己的那些絕技了。
他不再是以前那個任人欺凌的小上門女婿了。
他走進房門的那一刻,三雙眼睛全都盯緊了他。
不知為何,林若雨多看了幾眼方正覺得他今天的氣勢有點不太一樣。
不過隨後心中暗思道:「切,純粹就是豬鼻子插大蔥裝象!」
就是一副農民相打扮的方正筆直的站在他的身前!
有些粗鄙!
劉宗林終於見着那個正主了,不由得怒火心中燒。
搶老子老婆,老子今天非得讓你知道知道,老子有的是錢。

《贅婿為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