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總裁別虐,夫人已經被你送人了
總裁別虐,夫人已經被你送人了 連載中

總裁別虐,夫人已經被你送人了

來源:google 作者:楊姜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姬栩瑤 現代言情 藍璟亦

「藍璟亦,我要跟你離婚」「好啊,那你去做件事,成了,我就答應你」「什麼事?」「取悅一個男人」五年前,藍璟亦作為目擊證人,將奶奶欽點的「少夫人」送進監獄五年後,女孩出獄,他卻深情表白哄騙其與自己結婚所有的手段糾纏都只為了報復,可是再狠的心卻也有一片柔軟落了空···展開

《總裁別虐,夫人已經被你送人了》章節試讀:

姬栩瑤趕緊躲進了窗帘後面,她瘦削的身軀被厚實的窗帘遮的嚴嚴實實。

「咔噠——」

門被推開了。

有淡淡的玫瑰香氣飄進來,她很清楚這並不是藍璟亦身上的味道。

那種不安又好奇的感覺讓她忍不住將窗帘偷偷拉開了一個邊角。

竟然是她!

如今炙手可熱的搖滾樂隊black x的主唱——夏蔚音。

她之所以爆紅不僅僅是她獨一無二的嗓音,更是因為她那迷人的臉蛋以及傲人的身材,還有她那一頭火熱的紅髮,無時無刻都散發著致命的吸引力。

姬栩瑤想起之前她們來家門口拍雜誌封面被圍觀的場景,簡直堪比歌友會。

如今近距離看,的確是個尤物。

可是她怎麼會跟藍璟亦攪在一起?她向來是沒有任何緋聞的,對外也是一副無欲無求高冷的樣子。

「蔚音。」藍璟亦溫柔的喚着女生的名字,「我先去洗個澡。」

說完,他便輕吻了一下女生的額頭。

姬栩瑤看着這一幕,心如刀絞。

原來他不是不懂得溫柔以待,只是對她,他不願意。

「等你~」

女生嬌羞的說著,然後充滿魅惑的將手指在藍璟亦腹部滑走。

這與她在外面的高冷人設完全不符。

藍璟亦進了浴室後,夏蔚音起身下床朝衣櫃走去。

她按下了衣櫃旁邊的按鈕,門便自動收進了兩側。

隨後,她輕車熟路的從衣櫃左邊的第三層格子里拿出了一套又薄又透的黑色紗裙換上了。

性感又誘人。

姬栩瑤不禁看呆了,這女人是那樣的充滿吸引力。

但是同時她又感覺心裏越發空洞,她深知眼前的女人對藍璟亦的卧室是那樣的熟悉,那麼他們兩個一定不只是第一次見面···

可是他今天都已經跟她領證了,難道還要繼續維持跟別的女人的關係么?

或許,她自己才是第三者吧。

想到這,姬栩瑤落寞的將頭低下,她的眼淚吧嗒滴落在了地板上。

這細微的聲音引起了夏蔚音的注意。

姬栩瑤趕緊將窗帘合上,然後緊張的將身體朝後面移了移。

她聽到女人的腳步聲逐漸逼近,玫瑰的香氣也越發濃郁。

這種做賊一般的感覺讓姬栩瑤心臟狂跳,她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等待着下一秒被抓包。

「寶貝,我好了。」藍璟亦此時擦着頭髮從浴室走了出來。

夏蔚音聽到聲音,這才轉身沒再繼續向前走。

姬栩瑤鬆了口氣,但還是忍不住去偷看。

她再次拉開窗帘,眼前的一幕讓她頓感受挫。

「璟亦,喜歡么?」夏蔚音嬌柔的走向藍璟亦,她的好身材被紗裙巧妙的襯出,讓人慾罷不能。

男人的眼睛都看直了,彷彿即將**焚身。

他隨即將毛巾丟到一旁,然後一把攬過夏蔚音纖細的腰肢,兩個人很快便熱吻在了一起。

藍璟亦,你到底為什麼要娶我!

姬栩瑤感覺臉部發燙,大腦一陣天旋地轉。

她差點沒站穩,還好手扶住了身後的窗沿。

「璟亦,聽windy說你今天還帶她去了『Galaxy』,」夏蔚音忽然將藍璟亦的身體推開,語氣里有一絲絲醋意,「她很漂亮吧?」

男人嗤笑了一聲,「傻瓜,她怎樣都與我無關,只是個迷戀我的臭女人罷了。」

「五年前我就知道她愛上我了,沒想到五年後她還是那麼蠢!」

臭女人?他還是說著那樣刺耳的話,用最難聽的語言譏諷着深愛他的人。

你的心真的這麼冷么?

「那你準備什麼時候跟她離婚?你可是答應過我的~我們的關係難道要一直···」

夏蔚音一邊說一邊委屈的嘟起了嘴巴,還故意將頭撇到了另一側。

藍璟亦見狀趕緊用手去摸她的臉,然後寵溺的揉着女生的頭髮,「放心,我說過不會超過兩年的,到時候我要讓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三樓的位置永遠給她留着!」

男人臉上閃過一絲狠戾與嘲弄。

「你真壞!」夏蔚音笑着撒起了嬌,然後一頭栽進了藍璟亦寬厚的胸膛里。

姬栩瑤聽的驚住了,她雖然不知道藍璟亦要怎樣對付她,但是她真的感到怕了。

這個男人有太多秘密,實在讓人琢磨不透。

三樓,難道就是白天沒讓她進去的三樓么?

一時間,她感覺心亂如麻。

正在這時,剛剛還在床上的兩人不知什麼時候已經來到了窗帘右側的書桌前。

夏蔚音被藍璟亦抱到了書桌上,她的長髮在窗帘上映出好看的影子。

沒過一會,她身上那股濃郁的香水味便讓姬栩瑤忍不住捂起了鼻子,她對濃香的敏感程度讓她有些控制不住想打噴嚏的**。

「啊嘁!」

姬栩瑤最終還是沒能忍住,噴嚏一個接一個的打了出來,「啊嘁,啊嘁——」

因為過敏,她的眼睛也癢的開始流淚。

藍璟亦跟夏蔚音被姬栩瑤的聲音嚇了一跳。

拉開窗帘,看着眼淚跟鼻涕同時流個不停的姬栩瑤,夏蔚音竟然笑出了聲,「哎呀,這是哪裡來的美少女,怎麼鼻涕一把淚一把的~」她沒有絲毫驚訝,反而淡定的從桌子上的紙抽盒裡扯了幾張紙巾遞給了姬栩瑤,「快擦擦,不然璟亦該心疼了~」

姬栩瑤接過紙巾,狼狽的望着對方。

她默默忍受着夏蔚音的譏諷,無力的擦拭着臉上的淚痕。

「姬栩瑤!你膽子真大啊?躲在我房間準備幹嘛!」藍璟亦厲聲呵斥着她,眼底的冷漠讓人不寒而慄。

難道是把她當犯人審么?

姬栩瑤無奈的搖了搖頭,「藍璟亦,你讓我噁心!」

說完,她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房間。

藍璟亦沒想到姬栩瑤竟然會對他說出這種話,他又怒又惱,想發火卻又沒有理由。

畢竟他現在已經是有老婆的人了,還帶其她女人回自己家裡屬實是有些過分了。

可是,他自認為對她又沒有愛。

那他娶她做什麼?

難道真的只是報復么?

可是看到剛剛姬栩瑤的樣子,竟然有些可憐。

一想到這個,藍璟亦便煩躁的攥起了拳頭,然後將拳頭狠狠砸到了桌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