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綜武世界的鐵匠
綜武世界的鐵匠 連載中

綜武世界的鐵匠

來源:google 作者:煎餅果子不加辣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寧 煎餅果子不加辣

打鐵就能獲得豐厚獎勵,這你敢信?本來就是鑄造師的李寧來到了這個綜武世界,還成為了一名鐵匠「叮,鐵礦成功打造成百鍊鋼,獎勵武學太玄經」「叮,百鍊鋼成功鑄造為青鋼劍,獎勵武學亂披風錘法」從此,綜武世界多了一個神級鐵匠展開

《綜武世界的鐵匠》章節試讀:

依然還是那副漫不經心的語氣「我說了,我的兵器五十兩一把,買不起的話,你可以走了!」

這下宋青書再也壓抑不住自己的怒氣,「嗆啷」一聲拔出佩劍,施展神門十三劍就向李寧刺去。

「不要!」聽到動靜來到鐵匠鋪的小昭看到自家公子陷入危機,想也沒想的就向著宋青書撲去。

可她畢竟武功有限,只是三流境界,又如何能追的上二流境界的宋青書,小昭人還在半空,宋青書的劍就已經到了李寧的面前。

聽到小昭的驚呼,宋青書非但沒有停下,嘴角掛着一絲獰笑,動作劍招更是迅捷了幾分,打定主意要讓這個惹怒他的鐵匠命喪當場。

突然,他嘴角的獰笑僵住了,只見自己勢在必得的一劍被兩根手指輕輕夾住,再如何運勁也是紋絲不動。

李寧皺着眉頭,眼中閃過一絲殺意,兩指一扭將劍尖折斷,順勢一甩,就向著宋青書的咽喉射去。

宋青書心中大駭,慌忙抽身後退,將劍身橫在面前,這才擋住了來勢洶洶的劍尖。雖然擋住了,可劍身也被撞擊的破碎,飛散的碎片從他身上划過,帶出一道道血痕。

宋青書整個人被這一擊打的飛出店外,砸在身後的師兄弟身上。再起身,只見他原來俊朗的面龐上被碎片划出三道血痕,身上原本華麗的衣服也被划出一道道口子。

「沒想到小小的鐵匠鋪竟然卧虎藏龍,竟然有閣下這種高手,這次我們武當派認栽,走!」宋青書滿眼怨毒之色,可是擅長察言觀色的他知道今天就算師兄弟一起上,也未必是這個人的對手。

能夠一擊將自己傷成這樣,怕不是一流高手的境界了,馬上回去向父親和四位師叔告狀,再回來找回場子。

「我讓你們走了么!」冰冷的聲音讓轉身的宋青書等人身體一僵,色厲內荏的說道「莫非閣下今天還想把我們留下么?你不怕武當派的報復?」

沒有理會宋青書的威脅,李寧還是說道「想要我的命,我就要他的命!想走?可以,把命留下!」

「好,那我就再來領教閣下高招。」宋青書嘴上說著漂亮話,卻指揮同門擺下真武七截陣,將李寧圍了起來。

「公子,我來幫你!」說著,小昭就要跳進戰圈,卻被李寧一股柔勁推了回去。「回店裡好好待着,別添亂!」雖然心中升起陣陣暖意,李寧還是冷着臉說道。

「真武七截陣,如果是武當七俠,我自當退避三舍,可如果是你們這些臭番薯爛鳥蛋,還是別出來丟人現眼了,平白的辱沒了武當張真人的名聲。」帶着一絲不屑的語氣,李寧背負雙手說道。

「上!」聽到李寧拉仇恨的話語,武當弟子再也忍不住了,齊齊的攻了上來。

武當七截陣果然名不虛傳,只是幾個三流武者,擺出此陣後就連二流武者也要吃虧。

感受着真武七截陣的各種變化,李寧心中暗道,不愧是張三丰創立的陣法,以弱勝強,不知道和少林的羅漢陣孰強孰弱。

觀察了一會陣勢的變化,運起身法在陣中從容應對,感覺這幾個武當弟子已經黔驢技窮了,一式獨孤九劍之破劍式使出,直接以指作劍刺向七名弟子握劍的手腕。

「鐺鐺鐺鐺鐺鐺鐺」七把劍不分先後,同時掉落。武當七人左手捂着不停顫抖的手腕,驚恐的說道「你這是什麼妖術!」

沒有理會他們,俯身撿起一把利劍,就向著宋青書走去。

宋青書滿臉驚恐,彷彿看着惡魔在向自己一步步走來,「你不能殺我!我是武當大弟子,我爹是武當掌門宋遠橋,我師公是張三丰,你殺了我,你也會被他們追殺至死的!」

沒有理會宋青書威脅的話語,李寧依然手持利劍向著他走去。一招有鳳來儀,直接刺向已經癱軟在地的宋青書。

「劍下留人!」一個聲音喊道。

李寧沒有理會喊聲,依然向著宋青書刺去。「嗆!」一道劍光閃過,只見刺向宋青書的利劍已經斷成兩截。

飛身後退,避過接下來的一劍,李寧站定身形後向著前方望去,只見宋青書前方已經出現一個中年尼姑。

那尼姑手持一把寶劍,在內力的加持下劍芒吞吐,足有一尺有餘!

李寧眯着雙眼說道,「倚天劍,你是滅絕師太!」

「正是貧尼,不知宋少俠如何得罪了少俠,老尼代他向少俠謝罪,不知少俠能否看在老尼的面子上放他一馬。」滅絕師太抱拳行禮,向李寧求情。

六大派圍攻光明頂在即,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個武功高強的少年,如果能將他拉到自己的陣營,那就又多了一大助力。

這才是滅絕的真實想法,這老尼姑一生最大的夙願就是滅了明教,為自己的愛人報仇,如今要看大仇要得報,卻是不想節外生枝。

李寧想了想,還是搖頭道「放了他,可以,打贏我!」自己雖然有一流的修為,可畢竟江湖打鬥經驗太少,如今好不容易碰到了一個經驗寶寶,那不得好好刷刷經驗。

李寧也知道現在的自己對付手拿倚天劍的滅絕絕無勝算,不過那老尼姑想要殺自己也是痴心妄想。

「既然如此,老尼得罪了。」滅絕本就性子剛烈如火,現在被李寧拒絕也是面上掛不住,所以二話不說直接開打,準備先給這少年一點顏色看看。

隨着兩人的交手,街上出現道道劍痕,逼得一眾看熱鬧的吃瓜群眾一再向後退,生怕受了兩人打鬥餘波遭了池魚之殃。

李寧是越打越痛快,拳掌爪腿刀劍,各種獎勵來的武功通通使了個遍,大成小成圓滿的武功也在打鬥中有了更深的感悟。

滅絕卻是越打越心驚,這少年是個什麼怪物,各種五花八門的武功層出不窮,而且最低也練到小成境界,有好幾門武功已經圓滿,一招一式如羚羊掛角。

要知道一些人一輩子學習一門武功也不一定能夠練到圓滿,這少年年紀不過二十上下,已經如此恐怖,這是哪位前輩教出的妖孽!

如果不是自己倚天劍在手,佔著兵器的便宜,怕不是已經敗下陣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