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醉浮生
醉浮生 連載中

醉浮生

來源:外網 作者:北方萌叔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北方萌叔

"/<>metaproperty="og:image"content="http://www.aiquxs.com/files/article/image/88/88160/88160s.jpg展開

《醉浮生》章節試讀:

天才壹秒記住『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君思林愁愁更愁,無言經此淚橫秋。【愛↑去△小↓說△網w qu 】心若比翼長久時,奈何長影對月中。我和你都不曾想到,我們第一個愛的人,居然不是彼此。誰又曾想到過,那次我們在禪水寺偶遇的那對姐弟居然會成為我們生命中愛的第一人。可是後來的變故太多,居然陰差陽錯的讓我們走在了一起。禪水寺對於我們來說,太不同,禪水寺是打破我們平靜如的生活的第一塊鵝卵石。 禪水寺是城外西山最大的寺,是一座特別堂皇的佛寺。寺內佛殿大大小小有二十多殿,幾乎把佛家的那些菩薩,羅漢全供奉了,寺廟裡還有三座供有得道高僧舍利子的佛塔。寺有前院和後院,前院是善男信女前來拜佛祈福的地方,後院是和尚們居住的地方。寺廟最鼎盛時期,寺內僧侶居然有兩千號人。可如今只有三百僧眾,但這卻也是這省里最的大寺廟。 每年農曆的七月十五是善男信女祈福還願最靈驗的時候,傳說每當這個時候,各菩薩羅漢普度眾生之後,都會回到寺里休息,等過了這個時間段兒,菩薩羅漢便又會環遊四方普度眾生。所以每年農曆七月十五就是這廟裡最熱鬧的時候。在記憶當中,從小到大,爹和安伯從來不會讓我們來廟裡,似乎對這個寺廟,倆個人有着禁忌。我也只是聽家裡的長工說起過,這廟是如何如何的美。 那年,是打小以來破天荒的一次。他們居然讓張叔和幾個仆子帶着我、你,還有大哥和二姐一起去禪水寺去祈願,真的,這事連我娘都吃驚。我真的不知道這寺廟到底是藏了什麼樣的秘密。當初還小,就知道玩,並沒有多想,只是想的,終於可以去寺廟裡看看佛像,而不是在娘的小佛堂里。人若是心情好,看花都是為自己開放的。一路上,我和大哥、二姐歡聲笑語,唯獨你,看着馬車外面不聲不語。張叔說,是那次我們一起去聽的故事,讓你變長大了。可是我覺得,你畢竟是個小孩,你能長大到哪裡去。我只看見,你一路上的不開心??我們是早上雞還沒打鳴就走的,等到了禪水寺還有一里地的時候,已經是響午了。路上勉強吃了點娘給帶的點心,等到了地方的時候,當真是控制不住自己了,感覺肚子里空空蕩蕩的,整個人都渾身無力。 「來,扶着少爺和小姐們下車,吃點東西再進寺裡頭,反正一天都是時間。」聽見張叔的話,感覺我是當真可以吃下七八個饅頭。這可一點都不誇張。 還沒有到廟呢,這地方就已經特別熱鬧了。這可真熱鬧。有擺攤賣香的,有賣花的,又賣吃的,各種小商小販。當然,最多的還是買高香的人,看樣子就知道,這些人都是來禪水寺上香祈願來了。 「走,咱去那福山客棧尋覓點吃的東西。」張叔指了指前面的一個小院,院子里的桿上正掛着「福山客棧」四個大黑字的紅色旗子。說罷,張叔帶着我們就去。剛進門,呵,人真多,院子都坐滿了。 「呦呵,這不是張輝哥嘛,怎麼有空來小店了,是來上香來了吧?自從柳二爺跟着幹革命以後,你可好些日子沒來了??」只見穿着一件青藍色長衫的禿頭穿過熙熙攘攘的人群,來到了我面前。手往長衫袖口一踹。嘴裏擠出兩排大黃牙。他就是開客棧的掌柜,後來做了土匪頭子的李四。 「幹革命?」我第一次從李四口裡知道,我二叔。他幹革命去了。這革命是什麼?為什麼爹從來沒有和我們說? 「張叔,這革命是啥?」大哥張着老大的嘴,就像是聽到什麼鬼故事一樣。你和二姐也是張大嘴巴的看着張叔。 「你們是想回去被老爺打嗎?最好不要再提起此事。不然,我也少不了挨罰。」說罷,張叔上去拉着那個人不知道說了點什麼。 「來,裏面有間屋子,裏面請。來人吶,快把我的那件屋子給打掃出來。有貴客臨門。好酒好肉招待着,可不敢怠慢了這幾位。」 「張哥哎,你先進屋裡等着,兄弟已經囑咐了一下夥計。您吶,先去那屋裡去。我過那桌子去瞧瞧。等一下子就過去和你敘舊。」 我們隨着夥計進了院角的小屋裡。夥計剛剛收拾好,那李四就拿着壺酒進來了。 「賴喇叭,你這個客棧的生意不錯嘛,這人這麼多啊??」張叔笑道「嘿嘿,也就這幾天。」李四賴喇叭把酒放到桌子上,用手抹了抹嘴巴子。 「我的二叔到底是誰啊?」大哥小心翼翼的拉了拉張叔衣角。【愛↑去△小↓說△網w qu 】 「這個,大少爺,你怎麼還問我這個事兒呢。這個具體我也不清楚,你就別再問嘍。我實在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張叔被這突然一問,反倒有點慌亂了起來。 「騙人,娘說,張叔和我爹是從小就認識的,從小就是爹的伴讀。你怎麼可能會不知道二叔呢?你騙人。」二姐咄咄逼人。 「好了,求求姑奶奶和大少爺。你們就別問了。你們就不怕被老爺打嗎?我不知道。快點吃飯吧,吃完還要上香。」張叔臉色變得特別難看。轉頭看向李四。「快讓上菜。」 我不敢問,因為怕惹爹生氣。大哥和二姐估計也是怕了爹,便什麼話也沒再說。低頭兩人在小聲嘀咕着什麼。 「來張哥,嘗嘗兄弟的這壺酒。」李四把張叔一搭肩。輕輕拍着張叔。 「兄弟實在對不住,我還得陪我家少爺和小姐上香。不能喝酒了。」張叔一臉道歉道。 「喲,是柳家的少爺和小姐。失敬失敬。咱應該再起一桌子,怎麼敢和小姐、少爺一桌子吃飯呢。」李四把手從張叔肩上脫開,略彎腰,把手在長衫上擦了擦。 「沒事的,我們不介意,我們把張叔當親人。」大哥說道。張叔老臉通紅,顫顫巍巍,似乎被大哥的話感動了。 「謝少爺。」說罷,還是讓李四重新擺了一桌子在拐角處。 吃飯當中,李四醉醺醺的,從他口中,我才知道,原來以前爹經常上香的。只是自從二叔幹了不知道叫革命什麼的以後,我爹就再也沒有來過。 離禪水寺還有一里地,我們在車上死氣沉沉的,也不說話了。不一會兒,我們就來到了禪水寺。人真多。我到現在還記得,感覺到處都是人,到處可以聞見汗水的味道。張叔讓一個仆子過去叫了一個僧人過來,很明顯,張叔是認識的。僧人對我們彬彬有禮。接着就帶着我們繞過禪水寺的正門,從後門進了裏面。 「張施主,有失遠迎,今年人太多了,只能後門讓你們進來。失敬失敬,還望見諒。」這是一個老和尚,奇怪的是,他沒有說書的講的那樣,有着一白鬍子,就像是神仙一樣。他披着袈裟,倒是有着另一番的佛家中人之氣。 「有勞老主持出門親自迎接。」張叔兩手合攏向那個人低着頭一說。我們也學着張叔的動作。 「想必這就是柳家公子和小姐。那位就是安家的公子吧。果然是氣質非凡。」那主持贊到。 「這就是我們的少爺和小姐,這位是安家的公子。」張叔介紹道。 「這個就是那個傳說中的安家少爺?果然非凡。」那主持看着你出神。 「你就不會說點別的了嘛!」大哥不耐煩的說道。 「主持別怪罪,我家少爺還小。還請主持不要見怪。」張叔急忙道歉。 「不打緊,不打緊。柳家大少爺快人快語,性情中人也。不怪,不怪。」 「什麼是性情中人?」大哥摸着腦袋問道。 「少爺別問了。我們還要上香呢!」張叔看着大哥道。 「清遠,來,帶幾位施主去前堂。」說罷,只見一個和尚從主持身邊閃出,上前引路。 「清兒,快來??」一個稚嫩的女孩聲音。只見一個和二姐個頭相仿,和你年齡一般的小女孩跑來。長得不得不說,那時候的她可真的喜人。就像是森林裏的百林鳥,水靈且精緻。如同源泉一清澈,一看長大就是一個美人胚子。 「姐姐等我,姐姐等我??」遠遠傳來一個小男孩稚嫩的聲音。 「小姐,少爺,等等我??」一個男人帶着喘息的渾厚聲音。 不一會兒,那兩個人的聲音便全部出現在了我們面前。是一個年齡大不了我幾歲的小男孩和一個帶着小鬍子,穿着羊毛坎肩微胖的中年男人。 「張輝兄,你怎麼才到?」那個中年男人開口。 「孫宇兄,路上慢了點。」張叔鞠躬回到。 我們幾個人獃獃的望着他們,那對姐弟在獃獃的看着我們。 「那好,那我們帶着幾個少爺小姐一起前去拜佛吧!」張叔微笑道。 「好!」孫宇笑着,向張叔做出請的姿勢。 「還有勞小師傅帶路??」張叔道。 「你倆叫什麼名字?」你終於說話了。 「我叫宋琪,這是我弟弟宋清。」小姑娘害羞道。就和當初的你一模一樣。 「你們呢?」小男孩反倒不怕生。倒是爽快。 「我叫柳復,這是我倆個妹妹,大一點叫柳芸,小的叫柳冬雪。」大哥道「這是安家的少爺??」 「我叫安小風」你搶言道「原來你就是安家的那位小少爺。」宋琪羞答答的回答。 「原來你就是姐夫。」小男孩大驚失色道。 。「酷匠網正%版9首 '…發$d 「什麼?」我們吃驚的看着宋琪姐弟。你也被眼前的一景驚的目瞪口呆。 「姐夫?」 風雪花寒夜,送齊送清怨。夜問誰人語,不見露宿鷹。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醉浮生》章節目錄: